Blood 014 血宠的五星级待遇

    苏洛洛看着男人傲慢的脸庞,支支吾吾半天,最后只是道了声谢。

    “为吸血鬼猎人一族尊贵的肯皇子,什么时候也对我的血宠产生了兴趣?”肖斯大人抬手拨开红发少女,淡淡扫了眼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吸血鬼猎人只吸食血族的血液,或者是浆树的汁液。如果您对上次摩拉城的比试不满意,我随时愿意跟你再战一场,那颗银制子弹我正找机会还给你呢。”

    大的人群有些动,不一会儿便凑过来好一些看闹的无聊贵族,有来自血族,也有来自半人族以及少数强大的吸血鬼猎人。

    原来她是他的血宠,是那晚差点被他杀死的骑鸟少女!自己竟然没有认出她,刚才小家伙是不是认出他了?所以才那么害怕他。

    肯仿佛没有听到肖斯公爵的话,绕过公爵走向摔倒在地的珊朵拉。

    珊朵拉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讶,然后将手递过去。肯抓住她的手,轻柔地将她带入怀里:“受伤了没?”

    珊朵拉侧目瞟了眼自己刚才被肖斯推过的肩膀,摇摇头:“没事。”

    “看来已经淤青了。”肯轻轻抚过珊朵拉受伤的地方,忽然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声音很低,夹杂着一丝无奈,“我想你应该吸取教训了,下次做事不要再这么鲁莽。会受伤的人是你而不是我,也不是其他任何人。”

    “都说我们血族人比换衣服还勤快,现在看来并不一定。”肖斯轻笑。

    肯并不在意对方的讽刺,眼睛越过肖斯看向后沉默不语的苏洛洛,却是对肖斯说:“至少我们吸血鬼猎人从不强人所难。也许有一天,她会心甘愿地走向我这边。我很期待那天公爵大人您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比我想象中更加有趣。”

    公爵大人并不反驳,伸手捞过后的洛洛,声音冷冽:“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但是现在她在我的边。肯皇子,难道不是吗?”说完,将怀里的洛洛搂得更紧,力道之大恨不得将小东西嵌入骨髓。

    肩膀已经散架,手腕已经发肿的苏洛洛,灰化……

    肯抱着珊朵拉的手不由地握了握,接着不失风度地从公爵大人的边走过,像所有贵族一样有礼道:“那么,后会有期。”

    “啊……公爵大人你先放开我好吗?”苏洛洛仿佛听见自己骨头散架的声音,“你们要吵就到外面吵,我最讨厌被别人围观了。”

    是的,孤傲的公爵大人,面子的肯皇子,讨厌成为焦点的小人物苏洛洛,华丽丽地被一群贵族和大臣们围观了~并且他们有理由相信,这场对峙将会成为无聊媒体的火爆炒点。

    “维克尔医生,听说您是吸血鬼猎人肯皇子的好朋友,对于今晚发生的事,您有什么看法吗?”联合报的记者手拿纸笔,期待着对方的回答。

    维克尔眼镜后的双眼发出精亮的光芒,不徐不疾地擦拭着随携带的手术刀。

    记者看了一会儿,从兜里摸出一沓纸币。

    维克尔收好纸币,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个问题比较**,我们换个地方谈,如何?”

    记者:“好,好。”

    公爵城堡。

    “啊,等一下我还没有准备好。”

    “快点,这事得速战速决!不然你吃的苦头更大。”

    “嘶……轻一点行不行?疼,疼……”哀求。

    “乖哈,不要害怕。等会儿保证你舒舒服服的。”哄。

    “真——的——呢,啊,再用力点,往前往前。唔……舒服多了。”呻吟。

    “嘿嘿,我说的吧。不要乱动哦,我要加快速度了!”

    “嗯……,来吧来吧。”

    “你们俩玩够了没?!”公爵大人的声音如原子弹爆炸的强波,瞬间震平上两个女人聒噪的对话。

    苏洛洛犯了一会儿怔,登时意识到什么,慌忙拉起被子遮住露在外面的背。

    贝拉第一次被公爵大人可怕的声波吓到,拍了拍脯:“肖斯公爵,我正在帮洛洛疗伤。”无奈地关掉手中的微波按摩器,“这种严肃的时刻,进来之前一定要先敲门,不然我跟洛洛真可能被您吓死。”

    “哦?是吗?我第一次知道疗伤也能让人有上的感觉……”公爵大人的声线,瞬间下降到冰点。

    贝拉:“……”

    洛洛:“……”

    毫不温柔地夺过贝拉手上的微波按摩器,公爵大人眼里最后一点暖意消褪殆尽,无声的眼神闪过星星妒意,就像被夺了玩具的小孩。

    贝拉愣了愣,连忙离开洛洛的边,临走前不忘叮嘱:“公爵大人,记得轻拿轻放,地球人的体可是很脆弱的。”

    不耐烦的公爵大人一边试图掀开洛洛上的被子,一边说:“贝拉你可以走了。”

    苏洛洛使劲拽着被子,可怜巴巴地瞅着走出房门的贝拉,心里叫嚣:呜呜,贝拉你不要走啊!不要~

    跟公爵大人较劲的下场只有惨烈。被子不但被公爵大人抢走,还被残暴地撕成了碎屑!

    洛洛伸手去够公爵大人的微波按摩器:“这个我自己来就好,贝拉已经教会我使用方法了。”

    公爵大人面无表,抬手便将不安分的小家伙钳制在上。打开微波按摩器,有模有样地在洛洛的背上推拿按摩。

    “你的伤是怎么回事?”公爵大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洛洛顿时崩溃。始作俑者既然在她面前摆出一无所知的样子,还来问她是怎么回事!要不是暴力公爵在金毛男面前把她搂得死紧,她也不至于现在浑酸痛,简直跟半死不死差不多。她是人类啊,血族的力气她怎么能承受的了!

    于是公爵大人看到下的血宠用控诉的眼神狠狠瞪着他。脑子里突然蹦出贝拉临走前的那句话。啊,他忘了,要轻拿轻放。

    本来以为会惨遭虐待的苏洛洛,舒服地躺在上,任由公爵大人替她按摩。虽然穿的曝露了一点,但想想能有公爵大人亲自上阵替她按摩,这种待遇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嗯……差不多应该有五星级的待遇了。

    看着趴在上一副惬意表的苏洛洛,肖斯微微惊讶地挑眉:“你怎么不叫?”

    洛洛迷惑地抬起脑袋。

    公爵大人顿时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就像刚才你跟贝拉那样。”

    后知后觉的洛洛同志满头黑线……

    注视着手中的微波按摩器,肖斯低声喃喃:“这样上……真是让人不爽。”

    ------题外话------

    PS:筒子们。收藏跟起来~更新跟起来~**跟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