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13 我要散架了

    晶莹剔透的水晶吊灯,黑白相间的格子地砖,大厅中央可的浮雕小天使正捧着罐子朝池子里缓缓注水。音乐悠扬的漾在美丽的堂,穿着华服戴着美钻的贵族们迈起优美的舞步,今夜的皇族枫白宫分外明亮。

    洛洛穿了一件白色薄纱褶裙,乌黑的盘发嵌上祖母绿的宝石泛着迷人的光泽,此时的她远远看去,犹如一个真正的贵族小姐端雅地挽着恋人的胳膊。

    肖斯看着迎面走来的中年男子,轻声对洛洛叮嘱:“待在这里不要乱走,我一会儿就过来。”

    洛洛绷着的神经立刻松懈下来,公爵大人刚刚离开,她就匆匆跑到一处极不起眼的角落,把脚上足有十厘米的高跟鞋脱掉。

    看着高高肿起的脚踝,洛洛憋在心里的委屈噌噌冒了出来。这是虐待啊!果然自己遇主不淑。

    就在洛洛将虐待狂公爵大人从头骂到尾的时候,一双白皙修长的手递到了她的面前。

    苏洛洛抬起脸蛋儿,眨了眨氤氲着一层雾气的双眼,当场被对方俊美的容颜吸引住。

    材高大的金发男人微微弯着腰,始终微笑着朝她伸出手掌:“小姐,你可迷人的脸蛋儿犹如绿森林里的精灵让人着迷。我叫肯,今夜可以邀你共舞一曲吗?”

    洛洛注视着对方宝石般闪亮的蓝眼睛,仿佛着了迷一般将手慢慢伸过去:“啊,你好。我叫苏洛洛。”

    得到对方的同意,肯立即握住洛洛的小手,轻轻一拽便将洛洛带入了怀里。然后蹲下,又替洛洛穿好高跟鞋。男人额前金色的流波温柔地拂过洛洛的头顶,淡淡的香味萦绕在鼻尖,大的一角暧昧悄然滋生。

    这个怀抱不是冰的。

    洛洛惊讶地仰起脸蛋,一点刺眼的紫光却让她的背脊一僵。好像自己成了一只断翼蝴蝶,正在扑向别人朝她撒开的巨网!

    她认得那个东西!紫——晶——钉!这个人正是那晚被她看见吸血的过程,然后想将她赶尽杀绝的金发男人!他是不是认出她了?现在、现在是来找机会杀她的吗?或者也是来吸她的血的?

    明显感觉到怀里少女的恐慌,肯低下头柔声问道:“怎么了?”

    洛洛没有回答,试着把手从对方的手心抽开,但他把自己抓的太紧,努力了几次却是白费力气。

    “那,那个,我肚子不舒服……想上厕所。”苏洛洛不敢看他的眼睛,笨拙地掩饰着内心的恐惧,眼睛却在四处寻找公爵大人的影。大的人太多,环顾一圈也没有看见肖斯公爵。

    “你是在找他吗?”肯的脸上此时已经露出一丝不悦。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趣的目标,我绝不会把她让给你——血族公爵肖斯!

    苏洛洛赶紧解释:“不是,我是真的想上厕所。”

    苏洛洛被肯说中心思,原本还有点血色的笑脸顿时变得苍白。这个男人不仅力量强大,连脑袋也聪明得让她感到害怕。到底什么时候他才愿意放开她的手啊,呜呜,手都被捏肿了。还有肩膀,拜托帅哥能不能少使点力气啊!

    “你是肖斯的新伴侣吗?他这次的品位倒是很独特嘛~”肯向前轻迈一步,洛洛连忙向后退一步,再进,再退,没来得及收脚的苏洛洛同学被男人重重踩了一脚,疼得龇牙咧嘴。

    “抱歉。弄痛你了吗?我不知道你不会跳舞,那我们慢点跳。”肯顺着洛洛的背,安抚地摸了摸,微微垂着头,专注地看着小家伙笨拙的舞姿,竟觉得有那么点儿可

    洛洛同学这次是真的怒了,踩了她的脚还来揩她的油,没门!于是继续挣扎,继续到处寻找可以解救她于水深火之中的英雄。

    肯的目光扫过左侧方向,不顾少女的挣扎,接着低头吻上她的脸颊!只听咔吧一声,有什么东西散架了。

    维克尔:“嗯哼,越来越有趣了。”

    珊朵拉:“是吗?我倒不觉得。”

    维克尔:“喂喂!你去哪儿!”

    公爵大人此刻坐在椅子上轻抬着一只手,两指夹着水晶高脚杯。杯子里的酒红艳似血,那双魔幻的紫眸透过杯壁凝望着角落里的一男一女。

    “肖斯公爵,我们半人族很乐意为你们血族提供优良血种,但是我们有一个要求。”半人族大臣放下手中的酒杯。

    肖斯晃了晃酒杯,移开目光,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我们希望血族能善待成为血宠的半人族族人,不要将他们的血液一次吸干,否则这等于杀害我们的同胞。”大臣试着唤道,“肖斯公爵?”

    肖斯似乎没有听进男子所说的话,依旧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时,只是嗯了一声,便突然起大步离去。

    大臣得到对方的应,激动地连续灌了几杯葡萄酒入肚!他要将这个好消息通知国王!

    “肯。”珊朵拉打量眼洛洛,径直走向肯,然后自然地将洛洛从肯的边推开,“你忘了等会儿我们还要去旺普约会吗?”

    旺普是今晚他们执行任务的地方,肯并没有忘记。只是他没有料到珊朵拉会突然过来找他,微微愣了一下,说:“你不是和维克尔在一起吗?去旺普还有一个小时,现在不急。”说完,想要过去伸手扶住几近跌倒的苏洛洛。

    虽然肯在和自己说话,但珊朵拉看得出来,他的眼神始终胶在那个黑发黑眼的奇特少女上!

    她从小就是个孤儿,加上又是半人族变异而来,天生拥有一般人所没有的能力,被伙伴叫做怪物,被族人歧视。就在她被世界抛弃时,是肯大人不嫌弃她的份将她从孤独中解救,让她改头换面得到重生,这次晚宴正是因为肯大人的缘故,她才能偷偷参加。她知道他风流,边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她慕他,明白他对每个女人的兴趣只能持续短暂的时间,于是默默守候、默默等待。但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就像维克尔说的那样,这个女孩长相很特别,肯大人对她的感可能会持续更久!

    明明感觉对方没有使多大力气,为什么自己的体像失去了重心一样会往后倒呢?洛洛被推倒的一瞬,看到女孩眼中闪过的一丝厌恶,心里竟然莫名地难过起来,却说不出什么原因。

    “只要你说一声,我就会过来帮你解围。”男人有力的手臂一把将苏洛洛托起,低声说道。

    ------题外话------

    某扇:“洛洛被别人又亲又摸的,你当时看到了怎么不赶紧去帮她呢?”

    肖斯:“你不应该写那段的,我最讨厌我的血宠跟其他男人拍吻戏!”

    某扇:“咳咳。”

    肖斯手里的杯子,咔吧散架。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