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12 不要随意露脖子

    连续十多小时的高速飞行,骑在飞龙上的苏洛洛再也支撑不住,抓着龙刺的双手逐渐失去了力气。要不是公爵大人超常的反应速度,她现在恐怕已经摔成一块饼了。

    “唔……放,放开。”艰难地从对方的膛脱离,涨红了脸的苏洛洛立即伸手抱住部。

    公爵大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口,被小家伙挠过的地方渗出几点血花。

    苏洛洛本来想控诉他占自己便宜,但看到公爵蓝色军装上绽开的红梅时,愣住了。他刚才救了她,她却一不小心把他抓伤了?

    “对……对不起。”觉得自己做了坏事的苏洛洛,垂着脑袋向对方诚恳地道歉。

    男人对她的话置若罔闻,解开军装的纽扣,将里面的衬衫撕开。白玉雕刻的膛上赫然露出一颗子弹大小的伤口,伤口四周的肌肤散发着一层黑气,血汇成一条小溪不断往外流淌。

    “那个,要我帮忙吗?”触目惊心的伤口让洛洛看着有些害怕,力量强大的公爵大人也会伤成这样,“你们吸血鬼不是有很强的自愈能力吗?怎么还会……”

    肖斯只是迅速地瞥了她一眼,接着手指探进伤口,猛一用力,取出一枚银色的子弹。

    “因为中了银制的子弹,所以阻碍了伤口自愈。”肖斯穿好衣服,驾着飞龙朝地面飞去。

    苏洛洛还想再慰问几句,但看到公爵的伤口已经恢复差不多,便乖乖地任由他将自己抱下龙背。

    “在这里休息一个小时,我们再出发。”肖斯跳下龙背,将洛洛抱了下来。

    这是一片长满奇异植物的地方。

    高大的绿色茎干上长满带着倒刺的叶片,轮形状的艳花瓣,厚度起码五六厘米,加上不断散发出一股股迷人的花香,妖异与美丽并存。植物的中间有一汪水池,水质清澈,却如死一般的寂静,没有鱼虾,没有其他任何生命的迹象。

    苏洛洛不可置信地跑到一株巨花下,认真观察起这种在地球上从未见过的奇异植物:“这个是什么?”回头询问公爵大人。

    公爵大人顺手撕下一片花瓣,扔到前面的小水池中:“天堂之舌。”

    望着残破的花瓣落入水中,洛洛走到水池边,不由自主地蹲了下来,随着水池泛起粼粼波光,洛洛渐渐觉得大脑有些浑浑噩噩,不过几秒钟的时间,手已经不受控制地伸向水中。

    水花四溅,被肖斯扔到池中的花瓣突然长出绿色的根须,自根部衍生而出的红色长舌疯狂地袭向水边的苏洛洛!

    被淋湿的苏洛洛顷刻间清醒过来!想要挪动双脚,脚跟却像钉了钉子似的怎么也挪不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怪物恶心的舌头冲向自己。也在这一刻,她明白了什么叫“天堂之舌”!

    一双大手及时拽住她的衣服,千钧一发之际,洛洛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放下苏洛洛,肖斯上前抓住怪物的舌头,伸长的尖利指甲刺入怪物的长舌,红绿色的浆液飞溅,巨舌被撕成碎屑!刚才还凶猛无比的怪物萎靡地没入水池。

    惊魂甫定的苏洛洛趴在潘多的边,抹了一把冷冷的汗。这是个什么世界?!谁能告诉她。怎么什么生物都想吃她!这也危险,那也危险。心脏不好的人早被吓得一命呜呼了!

    “以为凭你的能力,还不至于被天堂之舌的香味迷惑,看来贝拉和乌丝布说对了,人类是连喝口水也可能被呛死的生物。”肖斯轻轻叹了口气。

    “那只是亿万分之一的概率。人类有时候坚强得连他们自己都难以置信!”

    理了理湿漉漉的头发,洛洛坐到潘多的脑袋边,任由潘多沉重的鼻息吹在自己的上。湿漉漉的发丝在自然吹风机下很快就干了一半,接着解开外衣的纽扣,洛洛对着潘多龙开始烘衣服。随着高领纽扣被一粒粒解开,洁白柔软的脖子毫无保留地露了出来,黑色微湿的发丝紧贴着洁白的肌肤,淋湿的外衣与体亲密接触而略显透明,勾勒出撩人的香艳画面。

    洛洛微微甩头,伸手又将领口朝外拉开一点。潘多龙睁了睁眼睛,将脑袋别到一边。此刻的洛洛同志,已经忘记她穿高领上衣的初衷了。

    公爵大人的视线在这一刻恰好对上拉领子的苏洛洛,拨弄戒指的右手停顿几秒,目光移开忍不住又移了回去。

    由于潘多突然的不配合,洛洛顿时失去了天然吹风机。一阵冷风吹过,洛洛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擦去鼻涕,抬头看见公爵大人已经站在她的边。

    双臂撑在龙背上,盯着那片白花花的脖子片刻,突然俯凑了过去。迷恋地将洛洛的脖颈从上到下闻了个遍,男人停在她的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喃喃:“你欠我两次血。”

    洛洛原地石化……

    这厮竟然记得这么清楚!

    “我记得只有一次,是不是你弄错了?”洛洛的眼神看向潘多,试图反驳。

    公爵大人眯了眯眼,轻轻挑开她脖子上的发丝:“你逃跑之前欠我一次,加上今天的,一共两次。”

    满头黑线苏洛洛,心里开始嘟嚷:什么时候超级有钱的公爵大人也会跟她斤斤计较了?!

    “我从逃跑到现在又饿又渴,一直没有休息过,加上小巷那个金毛男的追杀,刚才怪物花的惊吓,还有公爵……要是现在再被你吸两次血,就真的要去天堂了。”苏洛洛一脸幽怨。他只记得吸她的血,可是一路颠簸,她把前面二十来年的没吃过的苦全吃了个遍,不管是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而现在,她真的很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睡上一觉,仅此而已。

    公爵大人看着那片洁白陷入了沉思。

    “下次别在我面前穿湿衣服,做这种勾人的动作。”肖斯说完,愣了一下,“否则我会把你撕碎了吃掉。”其实他早就想这么说了,每次回想起小东西血液的味道,他都会有种扑过去把她吃掉的冲动!

    苏洛洛不解地瞅了两眼自己的衣服,刚才的动作哪里勾人了?她不过是露了一点脖子而已吧。脖子~对方是吸血鬼,这个还真的不能随便露。

    “肯今天是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不如你自己问他更清楚。”

    少女敏锐的目光朝四周打量一番,便定格在不远处一个黑发女孩的上。

    维克尔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推了推眼镜,顿时了悟:“这下你该清楚了。吸

    血鬼猎人一族有名的花心贵公子,对一切新奇事物都会充满探索的兴趣。那个女孩可是独一无二的,啧啧,珊朵拉,你又要多一个劲敌了。”

    珊朵拉伸手摸了摸两侧的红色长辫,一脚踢向维克尔的小腿:“闭嘴!”

    “下手一点都不留,小心你的肯大人这次真的被人夺走!”维克尔吃痛地揉着小腿。

    是吗?她才不相信那个其貌不扬的女孩会夺走自己的肯大人!少女握着酒杯的手微微用力。她,绝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题外话------

    洛洛:“以后再也不在肖斯那个混蛋面前露脖子了,%>_<%”

    某扇,摸头:“这才乖,等下给公爵大人一点惩罚。”

    洛洛:“……”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