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 010 他不是在吻她!

    夜色渐沉,黑色蝙蝠绕着高耸而起的哥特式尖顶盘旋起舞,狭窄的小巷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得僻静森。

    跟在洛洛后的芭芭鸟胆小地瑟缩着脖子,偶尔有几只蝙蝠低空划过,吓得芭芭鸟几乎扑到洛洛的背上。幸好洛洛躲得快,要不然真会被那只大鸟压成酱。

    一边小心地牵着芭芭鸟前进,一边不忘警惕地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快到拐角处的时候,极其轻微的“嘶嘶”声让苏洛洛浑细胞紧绷起来。停下脚步,洛洛紧贴着墙壁将脑袋探出一小部分。芭芭鸟很通人,见女孩不再前进,便乖乖地停下脚步静静地站在她后。

    不远处的一男一女,他们半边体隐没于黑暗,另外半边体则被笼罩在一层冷白色的光线之下。黑暗与光明交织,更显得神秘几分。男人材高大,双手紧紧地搂着怀里女人的曼妙腰肢,低头埋入对方的颈窝之中,一对看似深拥吻的恋人,却让偷窥的苏洛洛流了一冷汗。

    他不是在吻她,他,他在咬她!

    鲜血从锋利的齿间滑落,血液流进喉咙的声音,像是在歌唱着最后的生命晚宴。

    苏洛洛再也看不下去,收回脑袋的瞬间却与对方晶蓝色的眸光对个正着!

    完了,这下完蛋了……

    苏洛洛从没像现在这么灵敏过,手脚并用快速地爬上大鸟的背,接着猛击鸟股。芭芭鸟根本顾不上股上的屈辱,男人强大的气场让它条件反一般拼命逃跑。

    “快,再快点!他要追上来了!”洛洛抓紧缰绳,忙不迭地回头查看不远处黑影与自己的距离。

    唉?哪去了……

    苏洛洛左望右望,却发现追赶她的黑影已经不知所踪。就在这时,芭芭鸟倏地来了个紧急刹车,瑟抖着翅膀朝后退了两步。

    金发男人一动不动地站在苏洛洛的面前,颀长的影在朦胧狭窄的小巷里神秘诡异。夜风拂动,碎发飘逸飞扬,露出他左耳的一颗紫晶钉。

    男人的面容恰好融入黑暗,苏洛洛看不清他的长相,只知道此时她对面的这个金发男人不好惹,惹不起。

    恐慌地回头张望,苏洛洛准备再出手击打芭芭鸟的股让它朝反方向逃跑。可惜天不遂人愿,悲摧的苏洛洛同学还没来得及下手,就被下的大鸟出卖了——

    男人魅惑地勾勾唇,慢慢走向跌倒在地的女孩。

    苏洛洛握拳捶地,心里不断哀嚎:老天,你这是要亡我吗?

    (苏洛洛被出卖镜头回放:芭芭鸟扇动翅膀,倾斜着体将背上麻烦的累赘往下甩。洛洛死命抓住芭芭鸟的羽翼,却在芭芭鸟起飞的瞬间,被对方一脚踹了下来。于是某女啃了一地灰不说,还摔出大把鼻血来。为什么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这只臭鸟会飞?)

    “你是哪一族?”男人低眸望着地上的一摊血迹。

    洛洛见对方盯着自己脚边的血,慌忙拿袖角试图把鼻血擦干净。贝拉跟她说过,她的血一旦曝露出来,将会给她带来比平时大二十几倍的危险!

    但是对方显然比她想象地要冷静很多,既没有像公爵那样扑上来就对她又吻又的,也没有像店主那样发疯似地攻击她。男人只是缓缓地,缓缓地扬起一只手,紧接着露出一把纤细的利剑对准苏洛洛的心脏!

    苏洛洛几乎颤抖着捂住心口,肯求道:“这里不能刺。”

    女孩罕见的表现让肯立时来了兴趣。本来他只是想一剑快速了结这个偷窥的家伙,现在看来似乎能玩上一会儿,再杀了也不迟。

    “那你说,我能刺哪儿呢?”肯举着剑从洛洛的额头比划到脚趾。

    苏洛洛又立即捂住自己的脚趾,楚楚可怜地摇了摇脑袋,却不敢说不。

    无论是吸血鬼的世界还是吸血鬼猎人的世界,只有强者才能真正生存下来。面前这个女孩明明很弱,却不断试着逃跑,在落入敌人的手里后,竟然不惜放下尊严求自己放过她。自以为穿上他们一族的衣物就可以隐藏份,孰不知他们一族的女子是从来不戴抹额的。

    “杀你之前回答我一个问题,回答得好我可以让你死的舒服一点。”

    听到对方势必要杀了自己的话,苏洛洛甭提有多后悔。早知道打死她都不走这条路。都怪自己自作聪明以为挑小道走不容易被公爵发现,没想到却遇到一个杀人吸血的大魔鬼。

    “你跟血族肖斯是什么关系?”男人不等洛洛回答便径自发问。

    苏洛洛登时长大了嘴巴,连忙低头寻找上哪点暴露了自己的份。抹汗,皱眉,冥想,仍然找不出答案。

    肯看着少女焦急疑惑的表和动作,忍不住道:“别找了,你上有他的味道。”

    苏洛洛抬头,顿时恍然大悟。对方的鼻子真是比狗还强上百倍。

    “我……”

    “她是我的血宠。”清晰的声音从教堂顶端传来。黑色的披风在风中猎猎作响,眨眼间,公爵大人已经站在洛洛和肯的中间。

    公爵大人的形象从未如此高大地出现在洛洛面前。此刻,苏洛洛同学几乎泪崩地扑向公爵大人的脚边,恨不得整个人扑在地上向他膜拜。

    “公,公爵大人……”洛洛连忙用布团塞住流血的那只鼻孔,低声唤道。

    肖斯低眸淡淡地望了她一眼,便转过拔剑攻向肯。

    两人蓬勃的杀气令周围的蝙蝠迅速消失在黑夜之中,寂静的夜里,剑刃相击的声音让人闻声丧胆。

    苏洛洛连忙爬到墙角边,躲到堆积的木箱后面。

    教堂高耸的两个尖顶上分别站着两个高大拔的男人,高空的风翻卷着他们的发丝和衣摆,仿若王者的人物进行着暗夜里无声的对峙。

    肯看着对面优秀的血族将领,血液迅速循环膨胀,刚才短暂的交手不过只是战前预

    为了尽快了结对方,肖斯提着剑疾速攻了过去。二人的影立即又交缠在一起,看得苏洛洛眼花缭乱,已经分不清谁是谁。

    虽然很感激公爵大人您救了我的命,但我也不想被你捉回去吸血。洛洛趴在地上啃了两口公爵大人之前送给她的青果子,然后头也不回地跑进小巷深处。

    打斗声越来越远,穿过迷宫一样扭曲的巷道,洛洛扶着墙壁开始不停地喘气。

    忽然,一颗青色的果核骨碌碌转了几圈,最终停在她的脚边。

    ------题外话------

重要声明:小说《娇宠—我的邪魅老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