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1 无题

    走了大约有两盏茶的时光,周妈妈觉得不能再走下去了,便让人抬来滑辇,准备把如抬回隆仙居,如死活不同意,说她子健壮的很,走这么点路,还不成问题,再走回去也不会有事的。

    但周妈妈哪里肯呀,最后如扭不过她,只得坐上滑辇,由四名强力壮的太监抬着回到隆仙居。

    滑辇进入隆仙居,直接穿过仪门,进入主屋,如下了滑辇,进入主屋之前,忽然见着品兰慌里慌张从里头出来,不由蹙眉,“站住。你怎么跑到主屋来了?”隆仙居的下人分为一二三等丫头,除了一等丫头外,其余奴仆一律不许踏足主屋半步,品兰是三等丫头,守在外头抱厦里,居然出现在主屋里,着实令她愤怒。

    品兰面色一慌,连忙施礼,“王妃,王爷回来了。因为王妃出去了,临时找不着人手侍候,奴婢这才……”

    如沉下脸来,“就算我出去了,屋子里也还有其他丫头,何须轮到你擅自作主?隆仙居的规矩当真成摆设了?”

    品兰神色一慌,连忙跪了下来,“王妃请息怒,刚才品荷说王爷回来了,也没个人侍候,所以这才让奴婢进来服侍,奴婢真不是有意要破坏隆仙居的规定的。”

    如懒得与她废话,只是冷着脸,对沉香道:“你是大丫头,知道该如何处置吧?”

    沉香恭领命,然后朗声道:“擅闯主屋,第一次罚银米一个月,第二次罚三个月银米,打二十戒尺。第三次,打二十板子,逐出隆仙居,降为粗役丫头。品兰,实在不好意思,还是尽快收拾了行李,去浆洗房吧。”

    品兰花容失色,正待求绕,旁边斜里杀出几个婆子来,把她死死扭住,推攘了出去。

    从里头奔出来的小顺子把此事看进眼里,却也未说什么,只是待品兰被扭送走后,这才颠颠奔上来,朝如夸腰道:“王妃,王爷回来了,有要事要与您相商。”

    如略有意外,连忙垮过门槛,进入里屋去。

    主屋左侧偏厅里,李骁正坐在红木掐牙边雕五福的圆桌上,上亦是早上穿的那件紫金色明蹙金绣螭龙长袍,头戴二龙夺珠紫金冠,贵气英,见着如后,连忙起迎向她,“有了子的人怎还四处走动?”

    如笑道:“王爷放心,我又不是水做的,哪那么弱。”

    李骁扶了她坐在榻上,瞧着她红扑扑的脸蛋儿,及脸上恬静又俏皮的笑意,也跟着放柔了脸部,低语,“真喜欢你的生龙活虎,但有了子的人,还是要仔细注意了。”他坐到她边,一手揽过她的肩,一手摸着她的微隆的肚子,“真希望是个姑娘,长的像你那才好。”

    如白他一眼,“人人都想生个儿子,你倒好,还想先生个闺女。真令人奇怪。”

    李骁失笑,“那倒也是。可我总希望你这一胎生个闺女,一个与你长的一模一样的闺女。”

    如好奇,“为什么呀?”

    “闺女贴心,小子太淘气了。”

    “话虽这么说是不假,可我仍是想生个儿子。”

    李骁想了想,“那还是先生个儿子吧。”然后伏下子,吻了她的脸儿,“反正咱们还要再生的。”

    如脸红,忍不住推他一把,嗔道:“讨厌,当我是母猪呀?”

    “就算是母猪,也是最美丽的母猪。”

    如气怒不已,作势掐他,“你这死鬼,敢说我是母猪,活得不耐烦了……”忽然觉得这样暴粗口着实有违妻子贤惠形像,如连忙捂住嘴。“我不是故意的……”

    李骁面上并无怒气,只是炯炯地盯着她,“你刚才骂我什么来着?”

    如心下一惊,连忙把头摇如拨浪鼓,“王爷,刚才妾纯属口误,王爷千万不要放心上。”

    李骁盯着她惊惶的脸,似乎她是真的怕他会发她的怒,不由一阵气堵,忍不住道:“咱们是夫妻,何苦这么见外?”

    如绞着帕子,讷讷地道:“祖母教过我,夫为妻纲,做妻子的要以夫为天……”

    李骁断然截过她的话,“你只把她的话当放。”见如一脸不忿地瞪他,连忙改口,“我的意思是说,咱们是夫妻,实在没必要相敬如宾。我……我喜欢你的率真。”

    如脸上陡然一亮,忍不住抬头望着他,吃吃地道:“真的吗?”

    李骁板起脸,“那还有假?难不成,咱们做一辈子的夫妻,你就要在我面前戴一辈子的面具?”这个妻子什么都好,就是在他面前装。

    如扭扭捏捏道:“可是,夫为妻纲……”

    “的妻纲。”李骁忍不住暴了一句粗口,见小妻子子一缩,又缓和语气,道:“你要记着,咱们已经是夫妻了。夫妻之间应百无忌,着实没必要压着自己的真。平时候你总是对我恭恭敬敬的,可我总觉得少了些什么……”顿了下,他双手掰过她的肩膀,强迫她直视他,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刚才你那句死鬼,倒让我找着了症结所在……在我面前,你没必要压抑自己。”

    “我,我哪有……”她一向是能屈能伸,不管走到哪,都是从容不迫的。

    “不,你有。在我面前,总是小心翼翼生怕惹怒我的模样。”男人越说越不满,“我对你还不够好么?怎么总是不长进?难不成,我会吃了你不成?”

    如呆了呆,这世上居然还会有自动讨骂的人存在,真是不可思议呀。

    ……

    之后一整个下午,李骁与如简单了最近朝堂里的事,紧接着,因为白莲教在山西起义一事,今天总算议论出一个可行的方案来,皇帝任命左都佥御史方知礼为山西巡抚,节制山西一省军政要务。庆昌侯杨启泰随后率兵剿灭邪教。

    至于李骁,则以靖王的份进入山西,此为暗查。

    白莲教在山西越演越烈,甚至公开与朝庭对抗,目前已激杀了数名知府,一名知州,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不知杀了山西多少官员,虽说这里头也有不少是贪官昏官,但也是极打朝廷的脸面。

    尤其前阵子前去山西的巡抚也被刺,差点一命呜呼,消息传至上京,皇帝震怒,扬言肆要把白莲邪教一网打尽。

    但是,白莲教来无影去无踪的,想要把他们捉住,谈何容易,所以,也只能智取。

    而这个智取,则就难倒文武百官了。

    “最近朝堂上几乎吵得不可开交,可惜都没能想到一个最好的法子。”李骁说得感慨,“皇上只能重新指派巡抚,另外派出五万大军前去镇压。而上一任巡抚被重刺,至今无法下得来,再来,剿灭邪教,谈何容易。功名虽重要,但命更重要。朝中居然无人敢应此职。所幸,知礼毛遂自荐,愿勇挑大梁。”

    如又喜又忧的,以知礼的能力,能以四品左都佥御史的官升任正二品一省巡抚,如果功成,方家会更上一层楼,在京任职最低也是正三品侍郎的官位,若外放,最低也是一省甚至数省巡抚。但若是失败……

    李骁知道如的担忧,道:“知礼为人稳重,若无八成把握,亦不会如此的。你大可放心便是,还有我呢。”

    如无意识地点头,就算失败,但有何家,杨家,钟家,靖王府作靠山,也不会伤及元气的。

    “王爷在朝中并无职务,怎么皇上却还要派你去?”

    李骁沉默,如见状知道事关朝廷机密,也就不再追问,只是可怜兮兮地道:“真要去么?”

    李骁面露歉意,伸手抚摸着她的小腹,“对不住,这回,是我主动请去的。”

    如挑眉,“为什么?”

    李骁苦笑,“白连教去年就已经在山西猖獗,只是那时候还未像现在这般发展壮大。若是去年就杀将过去,哪还会有如此的威势。”他目光歉疚地望着如,“可是,去年为了早早迎娶你,什么都不顾了……这回白连教一朝坐大,也是因为我自私所致。所以……”

    如目瞪口呆,好一番捶顿足,“你你你,你居然为了个人私事,就置国家安危不顾,你,你……”果然是超级纨绔子,只晓得吃朝廷奉碌,却不为朝廷做贡献。忽然她一个瞪眼,质问道:“如今可有人说我红颜祸水?”

    李骁呆了呆,一脸好笑,“怎会呢,我媳妇贤惠孝顺,聪明端庄,温柔似水,与红颜祸水可沾不上边。”

    如嚷嚷道:“可是你居然为了娶我,而置皇上圣命不顾……那时候皇上都已下了赐婚圣旨,你还怕我会改嫁不成?”

    “但我仍是怕夜长梦多。”男人的目光带着些许怨怼与委屈,“我那时候也好害怕,生怕你趁我去了山西向太后进馋言,让皇上收回成命。我只能想着先把这只可恶又可的鸭子煮熟了,再作其他打算。”

    如晴嘟唇,“我现在就已经是煮熟的鸭子了,所以王爷可以高枕无忧去你的山西了。”

    李骁把她拥在怀里,轻声道:“你不愿我去?”

    如闷了会,自己跟着男人吃皇粮,享受朝廷优越贡奉,就得作出牺牲,很公平,享受了就得还回去,这是义务,于是她振作精神,问道:“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大概,就这个月月底吧。”

    今儿都二十有三了,月底,也不过几天时了。

    “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李骁握着她的手,放在唇边细细亲吻,小妻子的手细滑柔腻,白皙圆润,让他不释手,但话又说回来,也不知是她给他下了迷药,还是给他使了媚术,他总觉得如上下都可的紧,甚至连小腹上那一层薄薄的肥都那么柔软富有弹

    “这次你的俱体任务是什么?”据她所知,这家伙自小就跟在老王爷边,字没识几个,武枪弄剑倒是在行,让他辅佐知礼处置政务?不托后腿就成了。但让他随杨启泰一道杀那群道士,也不现实。

    李骁沉默了下,回答:“我的任务很简单,再是轻松不过了。”他望进如的眼,“不过关乎着朝廷机密……”

    如连忙捂着他的唇,“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说了。我,我相信你。”

    李骁心下感动,紧紧握着她的手,“对不住,你有了子,我不应该再外出。”尤其他这回的差事,虽然看着舒服,实则暗藏诸多凶险。

    如闷闷地道:“若要让我在充满活力又不驯的雄鹰,和驯养温驯的金丝雀之间作出选择,我愿选择雄鹰。”她目光微展,望着男人的双眸,坚定地道:“我不能为着一已之私,就把雄鹰拴在自己边,使他失去斗志和抱负。”对于男人,还是要给他一片广宽展翅的天空,若成里拴在边,也不是事儿。

    李骁心下感动,但他的表达方式却是把她紧紧搂在怀中。

    ……

    ------题外话------

    脑子累抽了,实在不想再动筋子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的生存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