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一个字忍!两个字,再忍!

    向夫人又好奇地望着如,“如,你也在山西呆过两年,我那侄儿也在那呆了不少时,可曾听说过,他在那有了中意的姑娘?”

    如反应还是满快的,闻言立马道:“这个倒是不曾听说过。山西也没什么好玩的,我大多时候都是在呆在屋里做做针线女红的,靖王爷的事,还真不曾听说过。不过,哥哥和靖王私交甚笃,应该有点眉目吧。”丫的,你想借着靖王府的声势给自己壮威,姑娘我也有法宝呀。

    向夫人讪讪地笑了下,“哦,我倒给忘了,镇国将军与我那侄儿算得上是同门师兄弟,感一向不错呢。”

    如也跟着笑道:“是呀,我在山西的时候,王爷还时常登门,说的最多的便是‘咱们即将成为一家人了’。”

    向夫人眸光一闪,略有欣喜,“他当真这么说?”

    如点头,“这还有假么?”

    向夫人捏着帕子,似在想什么,如也不打扰她,又拿了瓜果来吃,然后一句“噢,肚子吃得好饱,不好意思,伯母,请问贵府茅厕在哪?”

    向夫人连忙让丫头领着如去茅房,如跟在丫头后,一边如厕一边想着对策,这向家母子都是有意要把童青雯收进房里了,就只差让她点头同意了。

    老太君刚才那番话还是起了震摄作用的,使得向夫人不敢轻易提出来,但却拐弯抹角以童青雯“借孝”的名义迫使她同意童青雯进门。

    这事儿还真有点棘手,因向家门弟不若方家,所以向家在这方面没多大底气,但如今却把决定权抛到她手上。她同意呢,自己又怄得吐血。不同意呢,就是冷血无,并心狭窄不容人。

    不过所幸向夫人因为顾忌方家,所以一直没敢明着提出来,如也乐得装糊涂。但,这样的糊涂也只能装一次,若是向夫人豁出老脸提了出来,她又该怎么办呢?

    如也想不出好的法子,一路心绪混乱地回到小花厅,却见童青雯跪倒在向夫人跟前,但跪的方向却是向着老太君的,童青雯抬着泪眼汪汪的脸,对老太君道:“……这有何难,只要……只要方姑娘一句话,自是两全其美了。”然后发现了如,又跪倒在如跟前,哭求道:“方姑娘,我知道您是个心善的,您就可怜可怜我吧,让我有个容之地吧。”

    如连忙起,退开三大步,淡道:“表姑娘请慎言。我确实是个心善的,可再怎么心善,也不能管到别人家的私事吧?”她望向向夫人母子,语气轻柔,“这是表姑娘与向家的私事,如一个外人,如何管得着?”

    “可是,方姑娘已与表哥订了婚事,这马上就要嫁过来了,到时候就是表哥的妻子。这个主,定是能作的。”

    如望着童青雯,一脸讶然,“表姑娘要求也求不到我上呀,表姑娘父母双亡,如今能替表姑娘作主的便是向伯母了。你应该求向伯母才是吧?”然后不解地望着老太君,一脸的不解且惊讶,脸上明明白白写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老太君面无表,起,对向夫人道:“夫人,真的很不好意思,贵府的私事,老婆子实是不好插手。如一个还未及笄的未出阁的姑娘,更是不好插手此事。还请夫人恕罪则个。”然后对如道:“晴丫头,时候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

    向夫人也跟着起,一脸的焦急,“亲家老太君请留步,我知道这事儿确实让如为难,也让贵府为难,可青雯是我兄长唯一的女儿,若因守孝耽搁了终大事,实是终的遗憾。所以还是恳请老太君发发慈悲,可怜可怜青雯这孩子吧?”

    老太君仍是面无表,但双目炯炯,声音奇静,“夫人又在说笑了。京城多的是待娶男儿,表姑娘要借孝,百内也是挑得出好人家的。老婆子说一句难听的话,难不成除了翰哥儿外,京城的男人都死绝了不成?”

    向夫人滞住,向云翰也是满面通红。

    如盯着向云翰,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她咬着唇。轻轻地问道:“向哥哥,表姑娘除了委屈与你做平妻外,难不成,就真的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妈的,还平妻,平妻也不过是商户里才流行的掩耳盗铃的称谓,想不到居然还出现在她上。很好,真的很好!

    向云翰不敢看如的目光,吱吱唔唔地道:“表妹才来京城,无依无靠……”

    如微微地笑着:“所以,向哥哥就舍成仁,牺牲自己成全表姑娘的孝道和终大事。”

    向云翰正想点头,但又见如脸上的讥诮神色,脸色蓦名一红,又连忙解释:“晴妹妹……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因为,除此之外,实是找不出更好的法子了。表妹,孤苦伶仃,又没了父母,确实可怜……”

    “表姑娘确实可怜。”如点头,满脸的怜悯,“那么,向哥哥也是同意迎表姑娘进门的吧?”

    向云翰迟疑着,又拱手道:“……为了表妹的孝道和终幸福,恳求晴妹妹成全。”

    如口怒火高涨,几乎喘不过气来,很想破口大骂给他几记拳头以泄愤怒,可是,她不能……深吸几口气,她强迫自己镇定,用眼神示意老太君,让她不必急着替她解围,而是轻轻地笑了:“向哥哥可能要失望了。表姑娘痛失双亲,确是可怜。可,表姑娘的事,如一个外人,如何能插手呢?所以,这事儿,向伯母和向哥哥自己作主便成。不必过问如的意见。”

    向云翰滞住,向夫人也滞住,一时无言。

    老太君暗自点头,稍稍把心放回了膛。很好,她的晴丫头,真的长大了。

    倒是童青雯急了起来,泪汪汪地望向如,“时常听表哥说,方姑娘善良又大度,可怎么,连这点活路都不给青雯?您真的不顾青雯的死活了么?”

    ------题外话------

    亲们,本月28号入V,特此通知。还未充值的赶紧充值咯~谢谢你们一路来的支持,感谢你们,熊抱,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的生存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