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回京,在这儿,她只是方府庶女

    庆元五年光明媚的三月下旬,如整装行箱,准备回京。

    望着在这儿生活了两年的足迹,想到估计今生今世再也不可能再回来时,心头一阵唏嘘,与知义夫妇的分别之语暂且不表,如带着依依不舍的心,坐上刻有镇国将军府标志的浅碧色乌轮平盖马车,在一干护卫下,一路畅通无阻地回了京。

    大同至京城的路上,并无多少美景,有的也只是漫天的黄沙,及荒凉毫无人烟的山坳。直至出了赣州,才多少看到了喧哗的人气。正逢天气和暖,延路花红柳绿,澄净的天空下飞鸟不拘,风景独好,先前因离别带来的沉郁,总算大好。

    如坐在宽大的马车里,下垫着厚厚的羊绒锦毯,马车虽然颠簸,却也忍得过去。玲珑彻了壶清香无比的铁观音,递到如跟前,如轻轻呷了口,放到小巧别致的漆花磁坐上,茶杯是铁制的窄口径,放在磁甚浓的小桌上,马车颠簸也不到轻易撒出来。

    因官道上并无人烟,如遂烹一炉香茶,摆几碟瓜果,开窗观景,马上帷幔是用棉纱织成,从里头望出去,那是一览无遗,但外人很不易看清里头的光景。一路上,言笑晏晏,看着两岸庄稼地里忙碌的农夫,还有偶尔经过畔的车队行人,这也算是天下太平么?

    一路上姑娘们嘻笑吵闹,一路说东说西的,最后又说到如给京中诸人准备的礼物,玲珑道:“姑娘,待回了京,就要行及笄礼了,不知二姑娘三姑娘给姑娘准备了什么礼物?”

    如笑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拿着铁制的茶盖硌着杯滑动,闻言好笑道:“你呀你,都这个时候了,还惦记着那些俗物。你姑娘我现在可今非昔比了。不差那些礼的。”

    这回知义确实够意思的,他知道金银器玩黄金白银的极占地方,还容易被人惦记,便给了二十张每张面额一千两的银票及十张面额百两的金票。这些银子,足够如吃一辈子吃不完了。但也让如得出结论:大同确实贫脊,但越贫脊的地方,挣钱越是容易。知义得天独厚的将军份,官商勾结……咳咳,军民合作下来挣的钱那才叫可观。虽然仍是比不得那些富商巨贾一掷千金的派头,但对如来说,知义也算是十足十的隐形暴发户。

    比起先前死领工资但却是月月光的月光族,那么如今,如也就成了十足十的超级富婆了,银包里有了大把的钱,腰也粗了。

    如善已经及了笄,如没在京城,她这回也是准备了一支錾梅花嵌红宝纹的金簪,如美的则是镙丝衔珠梅花瓣形赤金簪,老太君,方敬澜夫妇,及何氏林氏及小侄子侄女们都备足了礼物,

    马车一路来到京城正阳门,便见周福家的率着一众丫头婆子已等在城门口,如坐着马车向方府的方向辘辘而行,如与周福家的同坐马车,如笑问她老太君体如何,又问她不在的这两年里,府里可有发生什么好玩的事儿。

    周妈妈笑呵呵地道:“老太君体硬朗着呢,就是有些想念四姑娘。至于咱们府上,还能有什么大事,好事还一堆呢。”然后与如简单说了府里诸人的事,“老太爷此去江浙地区,听说已有好消息传来,估计再过半年便能回京了。听上头明言,老爷估计又要升官了。”

    如拍掌,喜道:“还真是件天大的喜事哩。”自家父亲升了官,她这个当女儿的,也是水涨船官。如何不喜。

    周福家的又笑了笑道:“大老爷也升了官,如今已是从五品侍讲学士。还有三老爷,也已中了进士,眼下就要启程去外地任知具了。三夫人正收拾箱笼呢。”

    如喜道:“三哥哥也中了进士么?那真是太好了,总算苦尽甘来了。”知廉属于少年得意,青年失意之人,先前几岁十来岁时,才气非凡,出口即成童,但十余岁后,便渐渐不大行了,先前参加秋闱,连续考了两次都不中,把方敬澜给气惨了,直恨烂泥扶不上墙,张姨娘也被骂得极惨,所幸,知廉顶住了一切压力,奋发向上,总算不负所望,考了功名回来,虽然何氏在信里提到是排名一百二十七名,虽然排名末尾,但总算中了,也算是圆了方府书香门弟及走科举正统出的名声。

    行得半便到了方府门前,这时候,马车直接入了方府后院,一路行至二门处,如下得马车来,伸伸懒腰,望着久讳的方府,一种没由来的压抑从脚底升了起来。

    如今,她也不是将军府里那个可以为所为可以横着走的当家老爷妹子的份了,而是一个庶出的,上要看长辈脸色,中要讨好嫡姐兄嫂,下要拉笼下人的方府庶女。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的生存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