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庶出与嫡出的婚嫁差别

    如也知道余氏表现确实软弱了些,但这时候也不得不跳出来给她解围,“哥哥,你也不能一味的责怪嫂嫂。嫂嫂这么做,还不是为着哥哥嘛,我想嫂嫂的原意万一把黄夫人给得罪了,那哥哥在官场上,岂不多树一个敌人?嫂嫂,妹妹说的可对?”

    余氏连忙点头,“对对对,我确是这种想法,夫君,我知道那黄夫人确实可恨,可,贸然把人家给得罪了,那夫君在官场上,岂不多树一个敌人?”

    “敌人?”知义冷笑一声,从容坐了下来,“区区一个黄家也配与我树敌?自都难保了。”

    然后知义也不瞒她们,解释了他和李骁及傅原已大量掌握了黄家勾结响马贼的确切证据,只因快到年关,不宜杀戳,暂时忍下来罢了,待明年开,第一个开刀的便是他们了。

    如听得拍掌直笑,又问了如果勾结响马贼罪名成立,那黄家下场会如何?知义回答:“革职,主谋斩首示众。不过,如今我改变主意了。”知义说得轻描淡写,却又杀气腾腾,“革职,抄家,主谋斩首,三代以内家眷全贬入籍,看他们还得瑟自己份高贵。”

    *

    大雪飘飞的除夕夜过得温馨而其乐融融,如得到了知义夫妇合力的打赏,余氏打赏的是厚厚的玫紫色绣珍珠荷包,里头全是饱满圆润的金豆子。知义则送了一整金银头面,如接过玲珑几乎抱得手酸的盒子,打开精致镶银的红木匣,那明黄的颜色几乎晃花了她的眼,忽然很是无语:这个腹黑至极的兄长,先前还说他有品味来着,是个内敛而低调的有钱人士,如今一瞧,可还真是十足十的捡到金矿的大暴发户。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才得了圣上御赐的真金白银,这一匣子的首饰,全是用纯金打造,簪子,珠叉,大挂珠叉,抹额,耳环,金脚坠,手镯,项链,护锁等等应有尽有……可这么沉重的头面,戴在头上上,估计脖子都会压酸了。

    知义说是给如提前准备的及笄礼,刚开始如高兴来着,如今,却是一肚子的苦水了……

    不过如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么如此齐整的头面,虽然腹诽黄金俗气,仍是抱着木匣子乐了好半天。

    外头响来阵阵爆竹声响,为怕惊着了两位小少爷,将军府却是一片清静,如上回过了一回鞭炮瘾,也不再放烟花爆竹,只坐在屋子里,和沉香玲珑一并数她的私房。

    而这个时候,知义却踏着一的风雪来到琳琅园。

    “哥哥,这么晚了还有事吗?”如连忙把匣子放到,从炕上趿了鞋子,下了地,迎接刚从外头进入的知义。

    沉香亲自接过知义上的玄黑锦绒大氅,挂在一旁的木架上。玲珑赶紧倒来茶,又拿着钳子把炉子里的火给拨旺了些,室内温暖如,薰炉里淡淡的密合香袅袅升起,红木高束腰的方几上放着枚白底青花的美人觚,觚里插着一束开得正艳的腊梅,此刻正绽放着清香的气息,知义深吸口气,与如只隔了窄窄的掐牙边的小方几,鼻间索绕的香甜气息,不知是出自腊梅,还是出自畔的妹子上。

    如只着米色束腰小绫袄,头上珠叉全无,只是把头顶的秀发往后梳,以一枚金丝绞纹链束住,齐眉刘海上,一双沉静的大眼在羊脂玉般的烛火下映出奇异的火花。

    知义细细打量这个妹子,粉脂未施的脸上,稚气未脱的圆润小脸上是恬静的憨纯美,又有不符这个年纪的成熟与忧郁,抛开份不谈,这个妹子颜色确实生得好,不若张姨娘年轻时的柔弱与婉转,也没有映成郡主那种张扬极具侵略的美,也无飞燕的媚与侵入骨子里的媚态,但这个妹子却是越看越令人舒服的,向家公子他没见过,但如嫁到向家去,确实委屈了。

    可是……

    如奇怪地望着知义,轻声道:“哥哥,又有什么烦心事吗?”

    知义转眸,甩甩头,淡道:“没什么,只是明年开你就要回京了。只是有些感慨罢了。”

    如也一阵黯然,在这儿呆了两年,虽然也曾遇到过堵心的事,但总体来讲,比京城的方家还要自在舒适,这个二哥虽不擅表达言辞,但却用他自己的方式默默地为她付出,嫂子余氏对她也很好,她在这儿过得如鱼似水,也实在不愿再回到那个处处充满算计争斗的方府。

    可是,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呀,唉……

    如挤眉笑道:“哥哥舍不得妹妹么?唉,其实我也舍不得哥哥的,还有嫂嫂,还有源哥儿,淳哥儿。”早知道大同这么好玩,她当初就不应该早早就订婚的。

    知义静了好一会,忽然道:“与向家订下婚约就不能再更改或是退掉么?”

    如怔住,讶然望着兄长古铜色的脸,她的二哥一向是英俊的,岁月与战争的磨砺使得他全上下都充满了令人心折的威仪,此刻,却英眉却微隆,不似烦燥,却似在谋划着什么。

    如轻声道:“既然已订下婚约,便断无取消的道理。”订下婚约,并立有文书,便有了法律效力,轻易不得取消的,除非一方犯了重大错事。

    “哥哥为何这么问?”如知道知义一直不怎么看好向家的,向家门弟低,怕她嫁过去受委屈。但如却觉得向家还算不错,向家人口简单,没必要应付太多。再来,她一个庶出的,能找着向家那样的婆家,也算是不错的了。庶出的与嫡出的在闺阁时还看不出好歹来,但在择婆家时,却能一显高低了。

    虽然如也曾憋闷过,但她还没有勇气和毅力与整个宗族礼教抗衡,再是不满,也只能藏在心底,自我安慰一番,入境随俗了。

    知义望着如好的面容,微微叹口气,不再说什么。只恨如在议亲时,自己没能在京城守着。

    ------题外话------

    中秋节来临了,吃货们开始涌进店铺里来,今天发货就忙得脚不点地,直到最后一个快递离开了,这才有空更新,不好意思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的生存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