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天蹋下来有高个儿撑着

    如不明所以,又心惊胆战,迟疑地道:“哥哥,我也知道,私授外男礼物,确实有违闺训。可是,李骁让丫头红儿直接把盒子送了来,并扬言,若要退还,就亲自送到他的住处。妹妹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最后,考虑了好一会,只得硬着头皮收下……因为,若还回去,却有瓜田李下之嫌。”最重要的,李骁让红儿送药时,并没外人在场。

    知义蓦地起,来回踱着步子,英气的剑眉皱在一块儿,似有什么烦心事。

    如和余氏不解又焦急地望着他来回踱步的影,眼巴巴地互望一眼:难不成,这其中,又有什么陷阱?

    蓦地,知义停了下来,仔细打量如

    如被他盯得毛骨悚然,忍不住缩了脖子,弱弱地问:“哥哥,这么盯我做甚?难不成,这其中,还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确实了不得。”知义道,“我都快被你给气死了。”

    余氏如大惊,知义一向稳重威信十足,如今说出这番话来,证明事确实严重。可是,除了如有可能会被传出有损闺誉的名声外,难不成,还有其他更让人震惊的大事么?

    知义又继续踱步,踱了好一会儿,仍是没理出个头绪,最后,他忽然咬牙,沉声道:“好了,此事就此揭过,后不许再提。”然后对余氏道:“严厉管束下人,这之前发生的事,不许对外透出一个字,若有违背,乱棍打死。”

    余氏听出了这里头的血腥之味,又见知义脸色黑中带青,知道事不若外面这样简单,连忙点头,连夜吩咐下去。

    所幸,将军府下人早就深知知义的脾,铁血手腕,杀伐果断,甚至说得上冷血无,一旦犯在手上,不死也丢半条命。知义先前就下达了命令,下人们哪里还敢议论主子们的事。这回余氏又借知义的名义血淋淋地再度下达这道命令,也知道有些事是他们议论不得的,哪里敢造次。

    知义在临走前,又目光复杂地望着如,眸子里揉进了些许无耐及遗憾,最终化为一道长长叹息,遂恢复了冷漠面容,叮嘱如后离李骁远一些,不许与他私下见面,并且不得再私授其礼物。然后大步离去。

    知义虽未明着说出来,但如也从他脸上的神色知道事的严重,心里也是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区区两瓶药水会引出这么多祸患来,她不应该贪图御赐圣物这点小便宜的,应该把这交给知义,让他代为返还,岂不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了。

    窗外有炙烈的阳光了进来,透过薄薄的粉色窗纱,堪堪前,如在一室的金光下,无比懊悔着,但她始终想不透,李骁只是送她两瓶药水,还只是透过丫头送她的,为何知义会震惊成那样。

    又翻出药瓶,红花白底的汝窖瓷瓶,细长的腰,确实精致,药水也自带着一种好闻的芬香之味,搽在伤口上,确实很有效果。这应该是宫庭里的圣物,外头一般是不会流通的。但,即是如此,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李骁是皇亲国戚,宫里赏赐这些,也是家常便饭的吧,可为何知义却如此震惊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同时,如最后只能发挥出她的鸵鸟精神:管他的,反正天榻上来自有高个儿撑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的生存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