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小松口气

    不管如如何的郁闷,总之,镇国将军府已是喜气洋洋一片,因为余氏进门三个月,便被诊出了喜讯,这可乐坏了大家,如连夜修书与京城,告之这个天大喜讯。

    再来,京中派遣的户部侍朗也抵达大同,由傅原为首的一干文武众将官接待,并拟定与外族通市的前期准备要领。经过半月的方方面面的考虑,总算在庆元四年元月底正式颁发了大同与外族互市的措施。

    蒙古人别的没有,但马牛羊却是数之不尽的,一袋盐巴就能换取一区蒙古马,而一匹蒙古马则能卖百十两银子,重利之下,一些眼光毒辣的商人早已闻得浓厚商机,纷纷不顾山西险要的军事地理而奔赴大同。

    因山西与蒙古交界,大草愿上那些游牡民族天生善骑,又以抢掠为天经地义之事,而从蒙古人手里夺下江山的大庆王朝,也从未放松过对蒙古人的提坊,而山西紧邻蒙古大草原,尤其大同与蒙古只一墙之隔,蒙古人想要入侵我朝,必须经由大同进攻晋州城,再直取皇城,而山西又有皇城后花园之称,所以大同有着异常重要的军事地理位置。

    太祖皇帝打下的江山,却未把蒙古人这个心腹大窜放心上,而高祖皇帝雄才伟略,虽蒙古人早已被赶离塞外,仍是不敢掉以轻心,时常派轻骑出击,袭敌千余里,为了有效防御蒙古人随时的反扑,并把皇城从南京迁至北京城,由天子守国门,这小小的大同便有十万重兵把守。

    但,光严守死防实乃被动,边关将士苦寒这是不争的事实,傅原与知义合力推祟与蒙古人互贵互市,对大庆朝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一来可由小小的一袋盐与食物,获得价值奇高的蒙古马。二来,与蒙古人加深商品交易,有利于提高蒙古人的生存能力,却大大剥弱了蒙古人的战斗力(只要吃饱了,穿暖了,舒服过子了,谁喜欢成天坐在马背上打仗呀)这对于大庆朝来说,确是个极好的买卖。

    先前,傅老将军镇守大同十余年,深知蒙古人的厉害,从未掉以轻心过,然,先皇虽有大才,却未有伟略,虽重武,却又重用以廖成干,杨明芳为首的文官集团,这些文官时常以“我朝乃礼仪之邦,上天有好生之德,对付化外顽民,只须仁义便可感化之,若动用武力,有失天和”为由,极力反对对蒙古人用兵,只一味的严防死守。这也是傅老将军虽镇守大同多年,虽让蒙古人不敢掠雷池一毫里,然老百姓却时常受到蒙古人的扰侵掠,极是痛恨。

    新帝登基后,单看他登基后的那一系烈措施,便知此人是个极不安份的皇帝。而傅原却在不须动用兵力的前提下便能对付蒙古人的入侵扰,大大合他的胃口,对此极是欣赏,也准许了傅原提议的怀柔政策。

    庆元四年元月,大庆朝正式对蒙古各族采取怀柔和亲政策,在大同三设马市,数辟月市,久立小市,应鞑靼“通贡”,促进了长城内外社会生产力的恢复和发展。大同成为蒙疆胡族与中原地区经济交往的集散地和塞外商埠,总算出现难得的繁荣局面。蒙古胡族拿各自的特产与我朝交易换取盐,食物,御寒物品等各类不带铁器类的物品,鞑靼人在大庆朝的一番恩威并施下,倒也鸣金收兵,大庆朝也能够起到休生养息的至关作用。

    边关太平后,朝庭总算能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生产力与社会发展的问题上,继续丰盈国库,朝庭又把占税赋一半的盐业盯在了首位。

    方敬澜为朝庭任命的盐运使司,在庆元四年十二月下旬,启程前往江浙地区,重大查处越来越猖獗的私盐贩运,及巡罗整改盐商税赋。

    月底,方敬澜抵达阜阳,而这时候,以李骁为首的钦差队伍也抵达山西大同。

    *

    如担心李骁来到山西后,会找她的麻烦,一直提心吊担了好些子,不过她算是白担心了。李骁来大同的主要目的便是犒劳三军,其余私事很少参与,因为这回大同设立商市,各个官员都忙碌起来,再加上朝庭户部侍郎与李骁同时现场指挥,哪里敢偷懒,纷纷打起精神来应付,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官位,还是为了应付上级的指派。总之,庆元四年,这个节,过的很是凄凉。

    虽然李骁又来到大同,以钦差的份犒赏三军,并以副监的份留在了大同,协助大同与外族的商市成立,并进一步规范市场买卖规则,将军府位置就在南大街,李骁出入便要经过将军府门前,如先前一直担心这家伙一个心血来潮,又跑来将军作客,赶也赶不走。

    不过,总算她所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大概是知义是娶了老婆,这家伙总算通世俗礼仪,不再随意登门。因为,登门也不会有主人出来招待他。知义白里大都在军事衙门里,要晚上才能回将军府。

    而李骁,在大同半年时间,却未能踏足将军府一步,如总算小小松了口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的生存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