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只要秘密不外露,一切好说

    知义在如挽雪脸上来回扫视,这时开了口,让挽雪先出去,挽雪言又止的:“老爷……”声音很是凄楚。

    知义眉毛微皱,轻声道:“你先下去吧。让丫头上点儿药。”

    挽雪心有不甘,却也不敢再说什么,福了子后便离去了,如待挽雪一走,便向知义解释:“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知义拉了个凳子放到如前,大马金刀地坐下,笑道:“我知道,如今就你我兄妹二人,你就不必再向我藏着掖着了,说吧,刚才究竟做了什么梦?肯定不会是梦到靼鞑。”

    如低头,很是不好意思,“可不可以不说呀。”这要她乍个说呢?太难为了,也不好解释的。

    知义倒也没有穷追,道:“行!不过,你总得与我说说,李骁溺水,你用了什么法子救的他?”

    如傻眼,吱吱唔唔地道:“也没什么呀,就是,按他的肚子,再按他的膛,就,就这样把他给按醒的。”

    知义蹙眉,“一般溺水之人是不容易救活的。你倒好,居然神奇的把他给救了。我问李骁的护卫,他们吱吱唔唔的说不清楚,只说是你救的。问你的丫头,一个个吓得活像受惊的小白兔似的,结结巴巴的半天也说不清楚。我很想知道,你究竟是如何施救的?”

    如一个头大,也跟着结巴道:“哥哥,我可不可以不说呀?”

    知义瞪她。

    如受不得他这张棺材脸,捎捎头,撒道:“哥哥,妹妹求你嘛,别再追问了,这是个秘密,任何人都不能说的。”

    知义看她半晌,如又继续撒,他微微叹气,只得作罢。“刚才梦见谁了?”

    “李骁!”如捂着双唇,懊恼无比,忍不住拿了枕头扔他,“哥哥你使诈。”

    知义接过枕头,笑问:“他在梦里又如何惹你了?连骨头说出口了。”

    如眼珠子转了几转,道:“他很可恶嘛,仗着救过我一命,大说我的坏话。所以我就忍不住打了他,没想到,却打到了挽雪嫂子。哥哥,我真不是故意的。”

    知义表示知道,“刚才我去了李骁那一趟,也送了些礼以表谢意。他也回赠了我两瓶雪肤金创药,说是给你用的,效果奇好。”说着从怀里掏了两个红花瓷瓶,交给如,“等下让丫头们给你上药,李骁说这是皇上御赐的圣物,治疗外伤极是有效。三天功夫就能愈合,并且不留疤痕。”

    如从被子里伸出雪白耦臂,飞快地接过,然后迅速又把自己藏起来。她这个动作也只是无意识的,但对知义来说,也才明白过来,为兄长在妹妹闺房里极是不妥当的,然后立马起告辞。

    *

    如养伤期间,极是无聊,不过幸好包打听的玲珑时常与她说了最近大同的八卦事儿,倒也不至于无聊到数苍蝇。

    李骁受马贼袭击,在山西地界引发了大地震,因为李骁马上就要回京复命,却在临走前几天被马贼袭击,实在是猖獗目中无人。一来怕李骁回京后在皇帝面前说他们治理不力,二来也怕李骁怪罪下来,他们也担当不起,是以,最后以代王及巡抚为首的高级将官,开始了清匪行动。

    再来,李骁回去后,也受了场风寒,不过代王府的御医去看过后,开了几贴药,吃了也没啥大碍了。最近又生龙活虎起来。

    如晴闻得此事,好一通鄙视,亏他还是练武之人呢?同样落水,她至今仍是生龙活虎,偏他居然还病倒了,果真是贵的王爷呀。

    最后,李骁还特意来了将军府一躺,知义在前头接待,听说是特意来感谢如并进行慰问的。可惜如是深闺中的女子,不宜见客,李骁也不强求,只是留下好些补品来。

    紧接着,李骁离京了,因为前些子与马贼作战,狠是损失了好些护卫。所以知义亲自派了将士,把李骁送出山西地界,并一路命人护航回京。

    如长舒了口气,拍拍脯,“很好,总算回去了。”这回她不怕秘密被泄露了。只要李骁边的护卫不说去,应该不会有大问题的。

    *

    ------题外话------

    亲们,收藏哦,老读者们来了哪些了?上来冒个泡吧,俺好先握个爪。新读者也不要害羞嘛,让俺香个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的生存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