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酒后壮胆

    如想通了这里头的名堂后,嘻嘻地道:“哥哥,你好厉害哦,一石三鸟耶。得高,实在是高!”

    回应如的,是知义的淡淡一瞥,“在代王府里的中毒事件,妹妹也与我解释解释吧。”

    如滞住,拧着帕子期期艾艾地道:“谁知道郡主当真那么狠心,先拿貂毛来恐吓我,后又以大不敬的名头要治我的罪,全被我挡了回去后,居然又在我碗筷上下毒。实在是天家女子,不敢恭维呀。”

    知义望向沉香玲珑,下巴微扬,“在外头守着。不许放任何人进来。”二人迟疑了下,担忧望了如一眼,一前一后退了出去,并顺带把门关上,一人守在离门口五步远的地方,一个守在窗下。

    知义扫了两眼,又收回目光,对着如似笑非笑:“这儿没外人了,妹妹还是与我说实话吧。”

    如苦笑,她就知道,这个兄长是不好唬弄的,于是一五一十地交代了她的无耻计谋。

    这个映成郡主实在欺人太甚,如决定是得给她些颜色瞧瞧。但,她一个小小的庶女,又不敢明面上与她呛声与她对骂,只得暗地里做些小动作。最后,想了十多种报复的法子,最后只能找了个温和又隐晦的计策来。首先,她事先找着一处青苔,再拿自己的手帕狠狠擦试在帕子上,然后在开饭时,趁人不注意时,装作拿帕子拭碗筷的动作,再以谨小慎微又惶恐无助的表惹得同桌妇人的怜悯与同,虽然她碗里被“下了毒”只有同桌的人才能看到,但只要是女人,没有不八卦的,相信她们回去,自会向自己的枕边人讲,或是朝闺蜜友人讲,这样,一传十,十传百,代王府的映成郡主毒辣狠的名头便不径而走。

    如晴原本只是想破坏这人的名声的,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报复,但老天也在帮她呢,居然好死不死地与洪夫人同坐一桌,恰巧洪夫人又是郡主的未来婆婆。这亲眼让婆婆瞧见了未进门媳妇的刁蛮无礼任刻薄还心狠手辣,相信只有脑袋不笨的婆婆都不会再想着结这门亲事。

    当然,如晴也不指望洪家与郡主退婚,毕竟代王府地位在哪,哪个脑袋被驴踢了敢退郡主的婚事?只不过想着这郡主将来嫁到洪家去,吃些暗亏罢了。

    但,她没有料到,兄长居然也在暗中布局,这两件事撞到一起,一旦涉及自前途,洪家就算得罪代王府也不在话下了。

    知义听了后,脸上并无愤怒,只是神色古怪,如晴惴惴不安着,知义十三岁从军,如今已有九个年头了,能挣到如今这份功名,不说暂杀万人,自少也是杀人如麻了。但,男人与女人思想不一样呢,男人杀人那叫为势为名,有所为,有所不为。而女人,不说杀人,就单说设计陷害他人,也会被冠上毒等罪名。

    如见兄长一言不发盯着自己,神色诡异,不由慌了,忍不住解释道:“哥哥,我知道我这么做,是毒了些,可,那郡主实是太可恶了。妹妹也不过是小小报复她一下。谁又能料到,哥哥也在暗地里布局呢?”想到这里,如忍不住嘟唇了,为什么男人险狡猾无耻只会被冠上腹黑,而女人就只能被冠上行事毒,心狠手辣?

    不公平,真的不公平呀!

    知义盯着如晴,缓缓道:“妹妹果真险无耻卑鄙下流……”

    “……”如木住,委屈二字在口脸上打着转。

    “不过,我喜欢。”

    如:“……”她除了呆住外,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过了良久,她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忍不住忿忿不平地道:“哥哥太不要脸了,怎能抄袭妹妹的话呢?”

    门外偷听的玲珑忍不住额上黑掉三根黑线,在心里道:“姑娘,你更不要脸呀,居然把俺的话占为已有。”

    如晴想了想仍是心头不忿,又抄了知义面前未喝完的白瓷楚窖青花酒杯,忍着喉咙里的燥意,一口下肚,烈酒入喉,喉咙和胃顿时火辣辣的,过不久,便头晕目眩,她捏着自己的拳头,一拳捶在知义肩膀上,模糊的视线还能看清知义竖起的眉毛,张着发直的舌头,嘿嘿地解释着:“不能怪我呀,这叫酒后……壮……”然后头一歪,“咚”地醉倒在知义怀中。

    ……

    如醒过来时,月亮已升到树梢,头痛裂,头重脚轻都不能慨恬现下的难受,沉香一边拧了帕子与她洗脸,一边念道:“姑娘,您也太大胆了。怎能动手打老爷呢?幸好老爷不与您计较,否则,定以不分尊卑为由好一通喝斥了。”

    如晴一边揉着额角和太阳,一边暗自吐舌,在心里偷笑,就是因为怕知义骂她,所以才喝酒嘛。

    沉香一边替她整理头发,一边念道:“还有,老爷是一家之主,姑娘怎能打老爷的脸呢?就算老爷疼你,也不能这样任意妄为的。”

    如晴木住,她明明只是打了哥哥的肩膀嘛。

    这时候,玉琴越过落地式仕女图屏风,对如晴福了子,脆声道:“姑娘,朱妈妈已让人抬了一箩筐的鞭炮进来,姑娘现下要放炮么?”

    如晴一听便来了兴致,忙趿了鞋子道:“要,肯定要罗。”然后动作迅速地下了地,自己穿好鞋袜,沉香把她按倒在上,忍不住道:“姑娘头不痛了?”

    如晴摇头,“不痛了。”

    沉香沉下脸,如晴连忙道:“还有些痛,不过,只要能转移注意力,就不会痛了。”她说的是可是实话呀。

    “不行,万一跌倒可怎么办?”

    玲珑一个箭步上前,说:“姑娘,您放心,妨婢一直跟在你边,如果您想晕倒就倒在奴婢上吧,我力气大,定能接住你的。”

    如晴泪眼汪汪地望着玲珑,什么叫忠婢,这就是呀。

    沉香额上冒出三根黑线,忍不住斥道:“又在吹牛皮了。人还没姑娘高呢,就你那些点力气,别丢人现眼了。”

    玲珑道:“不会的不会的,今年过大年时,我还帮厨房的妈妈捉过一头猪呢,那猪可肥了,不知比姑娘肥到哪去了,它从假山上跳下来,也压到我上,我不也没事嘛。”

    沉香:“……”

    如晴:“……”

    ……

    ------题外话------

    亲拉,留爪咯,因是新手,还不知乍个回复亲们的评论,正抓耳搔腮中~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的生存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