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决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咖啡加点蓝 书名:出仕
    “朱书记,我感觉你说谎,你说的并不完全属实。”朱明成本以为这小美女能够被自己强悍的男人魅力所征服,可是自己的话刚刚落英,她就立即反驳,令朱明成十分的汗颜。

    “为什么呢?你有证据么。”朱明成知道这是一场谋,关键点就在于自己的冷静,倘若自己冲动,那就中了这张文峰的圈,这狗的果然险狡诈,那女人说事,对于政府干部來说,最为铭感的就两样东西,女人与金钱,此时自己在金钱上明显是沒有什么造诣,而关于女人确实有过几次轰轰烈烈的事件,因而才会被张文峰设计。

    只是朱明成虽然与这许多女朋友有着密切的关系,可是敢以项上人头担保,绝对是不存在任何的利益交易。

    “当然有证据,朱书记你不介意我当众拿出來,这可会影响你的名声喔。”这小美女一脸坏笑地看着朱明成,最后还故意将音调拉得老高老高的,明显是在吊人胃口。

    “尽管直说。”朱明成微笑着道,已经到了这份上,能够不让她说么。

    “朱书记,其实我了解的并不多,但是有图有真相……。”这美女同事说话间看了前排的张雯晶一眼,然后从侧的一只公文袋里面拿出什么东西。

    朱明成突然明白了,这与张雯晶有关。

    NND,难道是那一次张文峰拍下的照片。

    这张文峰真是卑鄙,第一次全员干部大会,就拿出这事來让自己出丑,张文峰信以为真自己与张雯晶有着亲密的关系,还兴致勃勃地拍下了照片,一向视为手中对付自己的王牌,上次杨建成那事,都舍不得用,这一次竟然是拿出來了。

    “大家看,这就是证据……。”这小妮子不知道的了张文峰什么好处,竟然十分卖力地替他整朱明成,从公文包里拿出來的不是相片,竟然是一叠彩印海报,这海报被她派发到周围的人手中。

    无须怀疑,这海报里面的内容十分香艳,就是那一次朱明成与张雯晶在车上的形,被张文峰这厮拍下來的。

    很明显,周围的人都很纯洁地结果这海报,怀着十分好奇的心去看看究竟是什么证据,可是当看到里面的内容时,一时间呈现出了各种表,惊讶的。

    其中最无辜的是张雯晶。

    本來她正端坐在前面,看着朱明成那从容应对下面干部的各种眼神,微笑满面地走马上任,听得他回答那个小女孩的话題时,虽然有些邪恶,但还是无可挑剔的。

    当后面的人正在传阅她与朱明成的激画报之时,她却不知道。

    当背后许多干部用复杂的表,所有人的眼睛都聚集到她上时,她依然不知道。

    朱部长,这如何解释。”这美女估计手上有个十几分这样的画报,当传开后,手上还留了一张,正是朱明成与张雯晶激相拥的画面,扬了扬手中的海报,向着朱明成问道。

    “这……。”朱明成第一次犹豫了,并不是心中心虚,而是这画面里面隐藏着太多的秘密。

    这秘密背后,是张雯晶那悲惨的人生,要牵扯的人太多,此时说出來,毕竟不合适。

    此时张雯晶不经意一扭头,感到了众人的眼神看着自己,是那么的凉飕飕的,那么的诡异,心里正想着是怎么回事,等看到那美女同事手中的画报时,突然明白了过來。

    张雯晶先是脸色刷地一变,红红的,而后又马上镇静了下來,眸子瞪着张文峰,怒不可厥。

    这一切都是张文峰主导的,无非是想给朱明成下不了台。

    “朱部长,无话可说了吧,这叫什么呢?应该可以用一个成语,搬石砸脚來解释吧。”这小妮子演戏真真,也不知幕后张文峰是承诺了她什么职位的干部,还是被他凭着个人魅力收拾的服服帖帖,竟然冒着天下大不违,奚落新來的书记。

    要是这画面里面的人不是张雯晶,要是张雯晶不再这里,朱明成都可以十分轻松地面对这一切,可是如今,张雯晶在这里,怎么说都是不合适。

    此时,朱明成看到了刚刚在这些北府干部中建立起來的那么一丝印象,就被这几幅画报给湮灭。

    而张文峰则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坐在朱明成旁边,丝毫不带掩饰,估计是他心中,早就知道朱明成这一次那是在劫难逃。

    “这其中是一场误会,其实并不是如画面上说的那样……。”朱明成应决定,用牺牲自己的力量,來洗清张雯晶上的黑点,给这个本來命运就十分忐忑的美妇多几分活下去的希望。

    然而,却是越描越黑。

    令朱明成有些措手莫及。

    “让我來解释这一切……我喜欢朱书记,这画面里面的是真的,我们喜欢,我们愿意,我们沒有犯罪吧,可是拍这画面的人呢?是不是想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呢?”就在朱明成惆怅的时候,张雯晶竟然十分勇敢的站了起來,态度语气都前所谓的强烈,令在场的人十分惊叹。

    语气犀利颇具穿透力,而且无可厚非。

    那美女本來就是一个托,此时面对张雯晶的此番强烈的陈词,此时也不知所措,那双明媚的眼睛是不是地看着张文峰,此张文峰脸色赤红,明显气鼓鼓的。

    朱明成此时也悍然,沒想到张雯晶竟然牺牲自己的名声,替自己解围。

    只怕这张画掩饰下的真相,永无见天之

    会议现场一片寂静,双双眼睛表复杂,似乎在等待什么。

    “一派胡言……作为你的哥哥,我为你感到耻辱……你作为黄家的媳妇,竟然与其他的男人做出这样的事,难道你心中已近沒有伦理道德底线么。”张文峰心中的火山终于忍不住地爆发了,对着张雯晶大骂,完全不过自己是一镇之长的形象的同时,也不顾及名义上的妹妹张雯晶的面子。

    朱明成怒了,就他这样的狗的混蛋,竟然还与自己讨论伦理道理。

    他配么。

    张雯晶咸口不语,只是眸子里的怒意越來越浓,死死地瞪着张文峰,明显是在忍耐。

    “亏我当年这么关心你…… 你被欺负的时候,我帮你打跑了流氓,你父亲死后,我帮你稳定工作……然后还给你找了一个书记的公子老公,让你在北府镇活的风风光光,难道就救这么沒有良心,做出这样出格的事,你不要面子,我也要面子啊!”张文峰似乎以为刚才一番话震惊了全场,又对着张雯晶大声喧喊。

    做人竟然可以做到这么的无耻。

    这张文峰小时候经常欺负人家且不说,人家父亲就是被他活生生给害死的,而且嫁给黄伟那个二流公子,也是成为了他官途上的筹码,这一切无论是那一条,都可以灌上“卑鄙无耻”这四个字,而张文峰竟然还堂而皇之地说自己的良心。

    朱明成坚信,此时要是真有晴天霹雳,这张文峰定是尸骨无存。

    面对张文峰的这无冷酷而且严重逆反的叱喝,张雯晶却是无声地默默哭泣,眼睛虽然噙着泪水,却依然泛着仇恨的光芒,她此时还是忍着。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朱明成相信,要是自己再不出來说句公道话,将张文峰这狗的煞气给扳回去,这辈子都会活的不痛快。

    “放……你真的有这么伟大么。”朱明成看着张文峰,以最粗鲁的语言,揭露了最深刻的真相,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出这样的话,朱明成已经彻底豁出去了。

    本想将与张文峰之间的战争延后到自己掌握了北府况之后,可是此时明显是不让自己准备的时间。

    既然已经作了安排,那就勇敢地迎战吧。

    “你……朱书记,想不到政府的干部,说话这么的粗鲁,难道你不觉的这样有损你的形象么……你是书记,我可不敢追究你的责任,但是我教育我的妹妹,我有错么。”这张文峰继续了他那无耻的假装,想用另外一种手段,将朱明成到一个极端。

    “好,本來想让你多快活一阵子,既然你自己选着了要去地狱,就别怪我无……。”朱明成咬着牙,看來对付张文峰只能够在今天,沒有其他的选择。

    “哈,我去地狱,真可笑……别以为你是县委來的领导,我就怕你,告诉你,这可是北府,天高皇帝远,这里都是我的人,难道那古晓走的时候,真的沒有告诉你,在北府镇该怎么做人。”张文峰手臂再前一挥,指着台下的干部,说道,眉宇间充满了高傲与轻蔑。

    “古晓我不去评论……我相信这个世界是光明的……那我们今天就摊牌吧。”朱明成冷冷地说,脸上有一种说出去的刚毅,今天就算是有一丝希望,与张文峰拼个头破血流,也是势在必行了。

    场内一片安静,沒想到两大领导,就在这会议上较劲起來,而且风头正劲,有些眼神紧张,有些担心,但是更多的是好奇,似乎在看戏一般,一场精彩绝伦的演出已经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出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