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豆腐渣工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咖啡加点蓝 书名:出仕
    “朱部长,我这可是真心的,你与周副县长都是为人光明磊落,近半年來,在你的照顾之下,我才能够成长的这么厉害,因而我决定要追随你们。”余明芳这话可是真心的,要不是朱明成抱着撕破脸皮的决定去争取,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走向副部长这个职位,既然承蒙领导这么的信任,心里的感激何止滔滔江水。

    “你可要想好了,刘县长与周县长之间,迟早会有矛盾,官场斗争,无论是谁都无法避免,包括我与刘之间。”朱明成这话也沒有吓唬人的成分,纵使周副县长这样的文雅之人,到了官场这个环境,玩一些手段,与别人斗争可是无法避免的,再说一向以來,就视刘为自己最大的对手。

    对手的女朋友却是自己的麾下,怎么说都是一件很不合理的事

    “朱部长你放心,要是你与刘哥真的斗起來了,我谁都不帮。”余明芳拍拍脯说道。

    朱明成无奈地笑笑,真到了那个份上,估计谁都是不由己了,只是世事难料,如今离那一步还有相当长的距离,到时候是什么况也是未可知了。

    ……

    自从朱明成牵线,让周副县长与朱书记见面之后,周副县长与朱书记见面则是颇为频繁了,经过几个月的切磋,估计已经缔造了除了不亚于自己的关系了,要是朱明成沒有猜错的话,朱书记已经将周副县长定位最佳继承人,估计已经将自己能够协助的力量都递给了周副县长,要是沒有意外的话,周副县长可以荣登书记的宝座。

    毕竟朱书记在龙岭县任职几十年,沉淀下來的资本可不是随着一纸退休手续能够灰飞烟灭的,完全有足够的能量将一名本來资质就不差的候选人推上一把手的交椅,毕竟朱书记选定的人上台了,对于朱书记手下的旧部也会特别的照顾,朱明成不得不感觉周副县长走朱书记这条路是对的。

    当李卫华与刘玉娟县长都在上串下跳地拉票关系的时候,周副县长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门路。

    一朝天子一朝臣,估计李卫华与刘玉娟都忽视了朱书记属下的实力要高于任何一方。

    沸腾的五月伴随着喧嚣的呼声而过,更加残忍的六月已经來临。

    县委大院的气氛已经达到了一种极为奇妙的地步,人与人之间再次变得扑朔迷离,有些墙头草一般的干部作风比街上下赌注的民众还犹豫,今天投入到了刘县长阵营,明天有转向了李卫华的麾下,摇摆不定。

    朱明成倒是沒有时间折腾这些事,心里有了底,做事也有了底气。

    六月将有两件重大的事发生,第一件就是朱书记退休,新书记上任,第二件就是龙岭旅游基地一二期竣工,也就是可以对外开放,第三期是作为扩展地区可以延至今天地开放,如今已经基本上完成,已经进入了扫尾阶段。

    从龙潭水库为中心,沿着藏龙江南北方向的干线上,布置着十几个景点,沿着水路双线延伸,秀丽山水,景色宜人,第一期的宣传片已经投入电视台及江州市各大媒体,引起了一股小小的轰动。

    虽然第三期有着蝴蝶谷等这样的重大项目,但是经过项目中最终决定,第一二期完成后,就举行竣工仪式,对外开放,第三期可以作为下一步的扩展,为了到达预期的效果,花了重金的宣传费用,只为到时候能够取得成功。

    朱明成也一再惦记周副县长强调的话,这工程只能够胜利,不能够失败,所以很多都是自己亲手把关,包括工程的质量,施工的位置等,抓的紧紧的,做到万无一失的境界。

    然而,就在这骨节眼上,还是出了问題,令朱明成极为的懊恼。

    位于龙潭水库上游地带的一座刚刚建好的乔竟然一夜间崩塌了,一石激起千层浪,网上发出了激烈的口水战,说这是豆腐渣工程,完全是劳民伤财的,这样的工程质量,谁敢过來旅游,來一个死一个,什么恶毒的评论都有。

    好不容易打开的宣传,估计因为这个桥塌事故而毁于一旦。

    本來周副县长的优势已经凸显的,在朱书记的帮衬下,呼声很高,已经几乎尘埃落定了,沒想到却是上演了这么一出,这龙岭县虽然是朱明成负责,可是第一责任人却是周副县长,这样的敏感时期,追究责任的时候,当然是挂到了周副县长头上。

    当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朱明成感觉眼前一黑,想死的心都有了。

    要是仅仅影响的是自己,就是抓起坐大牢也就认了,可是还要影响人家周副县长的前程,这骨节眼上,说不准书记当不上就算了,脸副县长都保不住是事大。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沒一天时间整个东陵市估计都知道了。

    去见周副县长的时候,朱明成已经做好了极大的心理准备,这周副县长肯定会狠狠地批自己一顿,无论怎么说,朱明成都想好了心里肯定不会有什么怨言,这工程这桥可是自己监督的,如今出了问題,责无旁贷。

    然而,周副县长却是意外地沒有骂自己,而是十分的镇静,朱明成觉得很反常了,这么重大的事,难道周县长一点都不担心,于是还自告奋勇地说道:“周县长,我知道这件事上,是我做的不够,你要是觉得生气,就骂我吧。”

    “骂你,骂有用么……你有沒有分析这桥为什么会塌,你敢不敢保证这桥的质量是过关的。”周副县长依然是极为的冷静,沒有一丝生气的意思。

    “周县长,你指的是,我敢保证,这桥的质量一定沒有问題。”朱明成拍拍脯保证,这工程可是自己亲自监督的,应该相信自己,看來周副县长根本就沒有怀疑桥的质量,而是怀疑有人故意使坏。

    “这事我已经让公安局介入,你也带领一批人到现场给我查一下,看看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題,有沒有什么线索。”

重要声明:小说《出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