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节 那些充满绝望的纠缠(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葳蕤 书名:脱线女主
    本文内容脱线女主176章节,如果你喜欢脱线女主176章节请收藏脱线女主176章节!
又见粉红票,心真的很激动,因为这几天一直在加字数补以前的欠账,就不另行加更了,连续几天的大更,亲们如果看得过瘾的话,就多投票支持下吧,不一定非得粉红,推荐票我也很感谢的说,其他书友正在看:!

    ————以下正文8048字————————————

    “嗯,”仿佛知道凌风的疑惑,强弱弱接着说,“私兵的意思就是,不从户部拨银子,不让旁人知道,只归我一人调度,秘密地训练,秘密地使用,成为朕的秘密武器。”

    “凌风懂了。”从户部出银子,莫说没有,就是有,在和平时期扩充军费也很麻烦,就等着大臣们上折子吧。

    再说,军队建成了,还是要交到兵部手里,就算是只归强弱弱一人调度,也难免被旁人知道,达不到强弱弱方才所说的,三个秘密的程度。

    “现在知道我为何一定要把你召回来了吧?”强弱弱笑着问凌风。

    这一直是凌风心里的一个心结,后、宫不参政,没有说不能从军,不仅辰国,各个国家自古以来都有男子从军,谁让女人的地位那么高,人数又少来着?

    别说当初讨论后、宫不可参政时,没一个大臣提出过凌风的问题,就是提了,强弱弱也完全可以置之不理,却没想到,一直坚持召回凌风的,反倒是强弱弱本人,好看的小说:。

    凌风委屈过,迷茫过,失落过,就是不敢在封君大典后提出来要回去,多年的训练让他养成了对强弱弱惟命是从的习惯,根深蒂固。不可更改,听话得让强弱弱心疼。

    强弱弱叹道,“你明白我的心意就好。”她怎舍得把一只翱翔天空的雄鹰就这么在后、宫中圈养起来呢?那样的凌风是不会快乐的。

    凌风的脸又红了,他总是不会表达自己的感,在也不会在强弱弱表达感时做出该有的反应,“那,那圣上打算建一支什么样的私兵,有多少人呢?”他选择继续讨论他擅长的工作问题。

    好在他会做啊,强弱弱想,勾起嘴角。轻轻吐出那个惊人的数字,“十万骑兵。”

    “什么?”凌风抱着强弱弱的铁臂蓦然收紧。他呼吸一窒后,心跳又开始加速。

    强弱弱寂然不语,等着凌风消化这个信息。

    “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马。”凌风恢复得很快,辰国地处偏南,根本就不出产形高大强壮的军马。都是要从外国购买的,“哪得多少银子啊。”应该是凌风想像不出的数量。

    强弱弱莞尔。凌风很能抓住问题的关键,他根本就不担心人员的问题,有男人的战场上,是不缺少士兵的,“我要是说,这笔银子已经准备好并送走了,你相信吗?”

    凌风立刻答道。“王爷的嫁妆。”

    强安的嫁妆其实不是送嫁那天一起走的,那里面只有十分之一的车上装的是真正的嫁妆,公子们进宫后,装好多少车便出发多少车,知道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

    而且这些提前出发的嫁妆,走的还不是相同的路线。甚至连到达的目的地也不一样,凌风也参与了守卫的分派和路线等事,很容易猜得到,而这么郑重其事,可见东西有多么的贵重,。

    强弱弱拍了拍凌风的手臂,让他放松一点儿,“你真聪明。”

    凌风还沉浸在这种震惊之中,不,现在应该说是憧憬了。

    阿豹听不太懂她们在说什么,有点不满地插言,“这些和我都没关系啊!”他还想着能不能今夜就搬家。

    “人归他管,马归你训。”强弱弱简短地对阿豹说,“而且十万匹马不能全买,会被人知道的,还得我们自己养一些,要养好、训好,真的很麻烦,没有你,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强弱弱最后的这句话,立刻让阿豹豪气万丈,他摆出专家姿态,搬弄着手指头说,“怀孕要一年,生下来后能干活儿又要一年,跑得最快最有力气,还得再一年,其他的我都没问题。”

    “至少要三年哦,”强弱弱压下心焦,“也好,饭总得一口口地吃,活也得一点点儿地干,凌风,你先找地方,列个训练计划,再研究下阵型什么的。”这些凌风早就接触过,一点问题都没有,“我想着,至少先训练出三千人来,然后一万,等到京城附近藏不住了,就弄到西北去,这一万人到时候就是主力和领导了。”

    “凌风明白。”

    强弱弱继续交待,“阿豹,你得到军马场去看看,能用的先用着,再教教那些人怎么把马养好,但是不能动声色,只说你喜欢就好,反正你一直没事儿做,没人会怀疑的,买回来的马匹陆续到,都归你管,该你们两个人配合的时候,就不用找我了。”

    阿豹连连点头,“这个差事我很喜欢。”又好奇地问,“弱弱,十万匹马,那得有多少,跑起来什么样儿啊?”

    “我……”强弱弱语塞,“我真没见过。”

    “我也没见过,其他书友正在看:。”凌风感叹了一句后,和强弱弱一起,把目光朝向那深不见底的夜空,没有星星,也看不见月亮,那里就象一个由深深浅浅的蓝黑色组成的海洋,酝酿着谁都不可预知的未来。

    可凌风知道,星星和月亮总会出现的,璀璨得能把整个天空都照亮,就象圣上那博大的志向,能让他的人生也变得波澜壮阔一样。

    “上次我们去和离国打架,那是多少骑兵?”阿豹还在计算。

    “带去的是三千,总共调动的加起来是一万。”凌风说,辰国目前的骑兵总数不过才区区两万,而十万骑兵能做什么,那个答案在凌风的心里呼之出,每当想到就能让他激动得乱了呼吸。

    可他从来没怀疑过,他的圣上能够做到,换言之。如果这个天下,真有一个人能做到那些,那么,非他的圣上莫属。

    阿豹仰躺了下来,“十万匹马跑起来一定非常好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自由和狂野啊!

    “圣上,”凌风思虑良久才提起这个,他一直在想的话题,“我们是不是也从离国多贩进一些马匹?”安亲王的嫁妆虽然多,可最后都落到了诺国境内。

    离国、诺国都出产马匹不假,但其实最大的马匹出产地还是最北方的勇国。强弱弱之所以给强安带了那么的嫁妆。实际上有三个目的,一是建立几条属于自己的专业贩马队伍。以商业的形势参与军事,只有这样才能化整为零,少量长期,持续不断,不引人注目。

    二是迅速增长晴天的实力。对诺国的朝臣能拉拢就拉拢,不能拉拢的就打压。哪怕诺国女皇一时退不了位也没关系,务必将晴天支持成诺国真正的皇帝,也把诺国从辰国的盟国,直接变成属国。

    三是借助晴天和勇国建立关系,最好能把勇国变成自己的大牧场,就因为勇国和辰国之间别扭地横亘着整座仙凤山,没一点接壤的地方,好看的小说:。辰国对勇国的各种策略才不得不假他人之手。

    现在强弱弱这么着急,这么需要军马,又不想引起注意,从离、诺两国双管齐下,将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这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的事,所以凌风才会有此一问。确切地说,是个合理化建议。

    本来继诺国之后,辰国和离国的关系,可谓上了一个新台阶,说起来,和强弱弱有婚约的离醉月,关系不应该比做为好友的晴天差,况且,离醉月这个皇帝,是全靠着强弱弱的支持才当上的,当初强弱弱那般忍辱负重,不是也正因如此吗?

    强弱弱努力地吸进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才回答了凌风这个触动她最深处心事的问题,“离国的事,以后再说吧。”

    凌风没听明白,再说?怎么个再说法儿?他不是好奇和打破砂锅问到底,他只是得清楚,需要他执行的是到底是什么命令,“那以往从离国进的军马,还要不要继续进啊?”

    “以往照旧。以后不要再拿离国的事来烦我,我想睡了。”强弱弱说着话,已纵跳下屋顶,飘然远去了,留下阿豹和凌风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刚刚还很好的气氛,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

    同样的十一月,辰国刚零星落雪,位于它东北方的离国京城已是白雪皑皑,夜已深,皇城内清冷的梆子声响过三下,在雪光的映衬下,让人更觉凄清。

    离醉月理事的政和内仍然灯火通明,他伏案的影象一株被看不见的压力压弯的劲松,不再拔却依旧有力。和大门口已经没精打采的侍儿们不同,刘公公焦躁不安地移动着的脚步,看起来分外地有活力。

    “就是铁打的子这样熬下去也受不了啊……”刘公公自言自语道,可着急的他再也不敢劝了,抬头间见精心装扮过的阿灵端了托盘,腰肢轻摆地走来,犹如见到了救星。

    “灵姑娘。”刘公公换上讨好的笑脸,。

    “嗯,”阿灵矜持地点点头,脚步不停,“我去看看圣上。”她只是交待,不是请示。

    刘公公做出“请”的恭敬姿势,等阿灵进了门后,便屏息凝气地守在门口,静听里面的动静。

    “圣上,用些汤水吧。”阿灵将手中的东西在一旁的小桌上安置好,才款款唤道。

    离醉月没应声,只是在看完了手中的这本折子后,从善如流地放下了笔,站起来。

    阿灵亲自服侍他净手,离醉月端起玉碗慢慢地吃着,良久才说,“味道不错。”喝下去的东西,在胃里暖暖的,形成了一股奇怪的量,他紧张的精神和体,得到惬意的松动。

    阿灵立刻面带喜色,“圣上喜欢,阿灵就命人常做。”

    离醉月看了眼碗里的东西,想了想,“不要了,偶尔吃一次还好。”

    “为什么?”阿灵很不解,她发现,最近离醉月的胃口不好,饮食习惯也改变了很多,这让她感到奇怪。却打听不出来,她相当讨厌这种失去掌控的感觉,毕竟,她对离醉月原本不多的控制,已经变得越来越小了。

    离醉月没回答。

    阿灵站到离醉月后,熟练地帮他按摩起来,离醉月开始还是排斥的,“这种事让侍儿做就好。”

    “我喜欢。”阿灵的语气里带着嗔和执拗。

    离醉月心中一动,便不再坚持了,任由阿灵继续。

    手下离醉月的体渐渐放松。双目也闭上了,阿灵就悄悄地对他说话。“很累吧。”

    “嗯,。”离醉月的回答中有浓重的鼻音。

    想是出了汗,阿灵上原来若有若无的香气,变得馥郁起来,和刚刚喝下去的东西相应和,让他的呼吸有些急促。

    “我侍候你歇下吧。”阿灵换了称呼。用软软的声音在离醉月耳边蛊惑着,“没看完的折子。明天再看,不然你睡了以后,我帮你看也行。”

    离醉月的体有点瘫软,他知道这是为什么,可这种感觉真的很好,让他在发脾气和就此沉沦之间犹豫着。

    阿灵的手,已经从离醉月的肩头慢慢垂到了他的前。迟疑了一下后,还是试探地探触了起来,“你过得太苦了,何必这么苦着自己呢?”

    这个问题就象一颗落入离醉月忧沉心湖的石子,让他的眼底和心里都变得**的。恨不得大哭一场才好。

    阿灵的手已经探进了他袍子的襟口里面,隔着薄薄的中衣。摸索着,象化雨的风吹过荒凉的原野,带来一片融融的萌动,离醉月不由探出手臂,将阿灵从后拉进了怀里。

    阿灵努力克服着这种男主女从给她带来的不适感,乖顺地伏在离醉月的口处,听他已经乱了节奏的心跳,“辰国女皇不会怪你的,她不是给你写了后、宫的那些封号吗?我不敢奢望后位,只是……”

    阿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离醉月狠狠地推了出去,跌落在地上,阿灵抬起头,并不说话,一双大眼睛里,泪水颗颗滴落,在她苍白消瘦的面颊上画了两道湿痕后,悬垂在尖尖的下巴上,静静闪亮,让她看起来楚楚可怜。

    女人的哭泣、哀求,无论真假,总能让离醉月想起强弱弱那时的样子,有一刻的迷离。

    明知道自己此时已没了内力,阿灵又负武功,离醉月还是站起来,去扶起阿灵,“摔疼了吗?”为她拭去脸上泪水,柔声哄着,“别哭了,是我手重了,好看的小说:。”

    阿灵借势扑进离醉月的怀里,“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知道后、宫不可参政,我愿意。”

    离醉月抵挡着怀中柔软的体带给他的燥,“此事以后再说,”略略推开了阿灵一点儿,用两只手的食指分别指着阿灵和桌上的那只空碗,“这样的事,以后别再做了,不然我就恼了。”声音还是哑的,神色却很严肃,让阿灵不得不信他此话的认真。

    离醉月移动脚步,想要离去,阿灵从他后一把抱住了他,“为什么?我做的还不够吗?你明明也……”阿灵的手顺着离醉月的腰际下滑,正要顺着他的小腹再向下,却被离醉月的大手捉住,攥得紧紧的。

    离醉月几乎是在低吼了,“这几个月不行,我说了,以后再说!”话音未落,他已狠狠地甩开了阿灵,脚步踉跄地进了他在政和就寝的内室。

    阿灵独自站在大大的书房内,愣愣地想着离醉月刚才的那句话,“这几个月不行”,有什么东西呼之出,却让她没法儿抓住。

    “圣上歇下了?”刘公公走了进来,欣慰地看着阿灵,“谢过灵姑娘了。”又指挥着侍儿道,“快把这些都收拾了。”

    侍儿端着空碗从刘公公旁走过,刘公公忽然一皱眉,上前一步抢过侍儿手中的空碗,嗅了嗅,转看着阿灵问,“这……,这个……”

    阿灵挑衅地一扬眉,“我弄的,怎么了?圣上也喝了啊!”

    刘公公本就不顺畅的问话,更加迟疑了起来,最后只讷讷成一句,“灵姑娘以后还是不要擅用此物的好,圣上现在的子受不得的。”

    阿灵的疑惑得到了证实,“知道了,早说不就完了。”

    刘公公在阿灵后又紧追了两步,。“灵姑娘,此事还需慎言,不为别的,现在朝堂不安稳啊。”还有辰国的女皇也一直没派人来求娶。

    “嗯。”阿灵脚步匆匆地走了。

    刘公公马上派人去熬药,可他再去看离醉月时,离醉月已经睡熟了,刘公公在外边守了一夜,第二天一早离醉月刚一叫人侍候,刘公公就先冲了进去,“圣上子可还好?”

    “无碍的。父太过担忧了。”离醉月淡淡地答道,穿衣洗漱。

    刘公公松了口气。也不讲究规矩了,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这是男人的大事,怎能不慎之又慎?一旦有事对圣上子不好,更对不起辰国女皇。”

    离醉月眉头皱起。那个女人吗?一别就是一百多天啊,她没有只言片语的消息。也罢,是自己先对不起她,原也知道她会一去不回头的,他一次次地用理智告诉自己,可又有谁能告诉他,他该拿自己的心怎么办?

    那种渗入骨髓的思念,浓烈时如汹涌的潮水瞬间将他淹没。让他痴,恨不得抛下一切,立刻赶到她的旁,清淡时,象花香似流水。缠缠绵绵经久不散,缠裹得他就快要窒息。每一次呼吸间都带着她给的痛,这样的子,真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我国的大丧已过半月,为何辰国的礼部还没有消息呢?”刘公公似是自语地说,并偷偷观察着离醉月的脸色,“灵姑娘是很不错,容貌美,胜在对圣上痴一片,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圣上边服侍,鞍前马后的,”见离醉月还是没有反应就继续说,“可生为男子,总要,总要,哎——”

    刘公公有些说不下去了,别说谈论男子该恪守的礼仪是触了圣上的霉头,就是每天看着圣上过的这种苦子,他的心里都不好受,尤其是辰国女皇临走之时还留下了那样的后、宫封号,让他更加的师出无名。

    对了,两个月前辰国女皇还特地为了圣上,把她自己的后、宫封号都改成了“君”,这连正主都这么纵着,旁人真是不好多说什么,。

    刘公公眼前忽然一亮,想到了说辞,“辰国女皇对圣上一片痴,宠有加,就是女子娶夫侍,也不好在正夫未过门之前,弄得三夫四侍的,所以……”

    “好了,”离醉月终于有了反应,他真想告诉父,辰国女皇对自己恨之入骨,不会再来娶他了,无论他做什么她都不介意,而且她有意给他留下男子后、宫的封号,实际上是委婉地告诉他,她们两个自此后路归路桥归桥,这样的抛弃还真是别出新意。

    这些话在离醉月的脑海中转了又转,出口时却改为,“我现在这样子,还能干什么?”他的手又不自觉地抚上了小腹,“父多虑了。”

    他是真的不忍告诉刘公公真相,还是心中也存着一丝希翼呢?这个问题,离醉月不敢深想,怕这仅有的希望,有朝一给他带来更大的失望,那将会是他难以承受的。

    我是当着她的面儿吃下的育果,随后便是圆房,就算怪我,也不能不要孩子吧,辰国诗礼传国,最重礼法,强氏嫡支又仅存强鑫一个,她们怎可让皇室血脉就这么漂流在外呢?就算要把我打入冷宫,总得先娶入宫中后再说吧,那样至少能在迎娶时再见她一面,离醉月还是忍不住想着。

    刘公公大大地松了口气,“是老夫糊涂了,想那辰国女皇的四位贵君,跟随在她边多年,到现在却没一个有孕的,可见女皇有多重视圣上的嫡出子嗣,想来是我太着急了,毕竟这女帝娶男帝要怎么个弄法儿,迎娶之后要住在哪国,还真得好好参详参详,”又担忧地道,“到时辰国女皇硬要圣上入后、宫怎么办?”

    “父!”离醉月略带不满地说,“象你这样没完没了的心,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话虽如此,他的心里还是很感动的,这样的温暖,对他来说真是少之又少。

    “呵呵,”刘公公笑了,“心我也高兴啊,!”随即想起一事儿来,“还有四十来天就过年了,辰国女皇的年礼要备些什么?”

    离醉月一下子愣住了。国与国之间的年礼,离国还真是没有先例,诺国和离国不接壤,历来交往极少,辰国和离国一直是打来打去,至于和勇国的关系,与辰国也差不多。要说岁贡嘛,还是蛮有经验的,至于年礼,还真是小伙子上花轿头一回呢!

    刘公公就知道离醉月没想过这事儿。礼部本来已经备好的礼品被刘公公给压下了,刘公公想借此机会。表达一下离国和辰国的友好关系,再委婉地催促一下婚事。

    于是刘公公开口劝道,“上次的离辰之战,本是辰国胜了,出于对圣上的义。辰国女皇并没索取岁贡,后来圣上登基也多亏了女皇鼎力相助。还有给圣上的聘礼,也是丰厚得很呐!”

    见离醉月面容平静,刘公公又说,“所以今年过年给辰国女皇备份厚礼,于于理都不过份,”还能彰显离国和辰国稳固的友好关系,让离国那些心有异动的人。多老实些时,“金银珠宝有些俗了,而且在四国当中辰国这些的宝物是最丰厚的,所以我想,不如送给辰国一些宝马。听说,女皇的豹贵君马成痴。这样一来也可以显得圣上心宽广……”毕竟人家女皇对圣上的后、宫采取了那么大度的态度。

    离醉月勾起嘴角,那是一个满是嘲讽的苦笑,表示自己的臣服之意吗?他也表示过了啊,可她还是没答应,算了,再多一次有何妨?

    说到后来,刘公公真的有些紧张,圣上的霸道,有目共睹,要不是怕圣上嫁过去之后和这些贵君们处不好关系,他也不会想到这样的主意,毕竟,在女皇的四位贵君之中,他们只和豹贵君有过交往,送礼也不显得突兀。

    “就按父说的办吧!”离醉月的回答,让刘公公喜上眉梢,赶紧侍候着他用早膳,圣上可鲜少有脾气这么好的时候,都是托辰国女皇的福啊!

    离醉月咀嚼着口里的饭菜,心思有些恍惚,阿豹,会接受自己这样的道歉吗?她,又会接受吗?或许是怀孕的缘故吧,离醉月觉得自己越来越多愁善感了,。

    “灵大人……”还没进门,阿灵就被一张张虚伪的笑脸给包围了。

    “我算什么大人。”阿灵满是不屑地说,“众位大人不要乱叫。”也不谦让,率先走入了大门。

    这是离国京城近郊的一处别院,属于离国一位二品大员名下,以冬盛景而著称。

    踏过被打扫得没有一丝雪痕的青石路,院子里的美景随即进入眼帘,这别院依山而建,借着山势修筑得极有层次感,从下自上看去,只见在枝繁花盛的掩映下,亭台楼阁飞檐画栋,似美人般犹抱琵琶半遮面。

    那腊梅开得真是好,淡黄色的羞,玉白色的孤傲,粉红色的撩人,还有些白瓣红蕊和黄瓣红蕊的珍品,经过独具匠心的修剪和枝干上寥寥积雪的映衬,可谓美不胜收。

    随着脚步的移动,眼前的景色不断变幻,有时不象是人在走,而象是微笑的花朵和精美的楼台,纷纷凑到你的边来一样。

    阿灵呼吸着寒冷空气中那清冽沁人的梅花香,连来的郁闷被涤了个干净,心大好。

    举行酒宴的地方在这别院的中段,是幢二层小楼,底层的厅堂十分宽敞,阿灵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门去,立刻有侍儿上前,侍候她除下外氅,还贴心的找出一双簇新的丝履,帮她除了厚重的靴。

    两扇大大的雕花木门在阿灵的面前敞开,一股带着梅香的气扑面而来,现在她知道,侍儿为何帮她除靴了。

    厚毯铺地,踩上去柔软无声,不见火盆炭炉,想来这么暖和是因为拢了地火,也没见熏香,只是四角都摆了大大的落地花瓶,里面是新采的梅花,挨挨簇簇的,散发出来的味道正好和外面的相应和。

    多棱的雕花窗也就罢了,有几扇窗子竟然是大块琉璃制成的,还罕见的通透,不知是费了多少的心力和银子才得来的,无需推窗,窗外的美景便尽收眼底,这琉璃窗设的位置、角度都大有讲究,真是抬头见景,人在画中,其他书友正在看:。

    酒宴还未摆上,一张铺了亮锦的大圆桌上,摆了果品茶点,不多的座位,告诉阿灵,她是最后一个到的。

    “真是费心了啊,”阿灵对坐在自己四周的几位官员说,“各位大人先说说吧,今请阿灵所为何事啊?”

    阿灵出不高,自幼习武受苦,后来得了离醉月的赏识又随他奔波多年,四处办差,真是没享过几天福。

    不过,这不等于她没见过市面、没头脑,当初离醉月重用她,除了她的武功外,就是因她的精明,带后来她借着偶然受伤的机会,为讨离醉月的欢心自废了部分的功力,离醉月对她的使用中,就以计谋为主了。

    “灵大人,哪里话来,只是久慕大人风采,心仪已久却一直没机会讨教,这才略备薄酒,幸得大人在百忙之中赏光,真是蓬荜生辉,荣幸之至啊!”当主人的,一开口就是寒暄,却没一句重要的话,而众人也只是一意地附和,没有点明主题的意思。

    阿灵也不急,或许她们真的只是怀着拉拢之意,自离醉月登基后,这样的人她遇到的太多了,或许她们有别的意思,那么就总有说出来的时候,没什么可着急的,实话实说,她今欣然应邀,不也是怀着交往的目的吗?

    “徐大人太客气了,”阿灵露出进门后的第一个笑容,“阿灵是个粗人,只怕承受不起众位的厚,到时弄得不欢而散就不好了。”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她阿灵就是吃了你们的,也不会嘴短,拿了你们的,也不会手短。

    “哈哈哈,灵大人真是直爽,不过实在是多虑了。”主人挥手叫人上酒菜,第一轮交锋就此结束。(未完待续)
拉牛牛超速提供脱线女主176章节全文字阅读,如果你喜欢脱线女主176章节请收藏脱线女主176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脱线女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