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节 后患无穷的一夜、情(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夜葳蕤 书名:脱线女主
    本文内容脱线女主020章节,如果你喜欢脱线女主020章节请收藏脱线女主020章节!
PK分100分加更,在美好的劳动节里,我努力地劳动着,亲们,再奖励我几张PK票吧,!

    ———————————————————————

    离醉月蓦然瞪大了眼睛,这种奇怪的论调他还是头一次听说,这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啊?!不脱口问道,“小姐难道是被自家侍妾给打了?”

    “他没打我,我就是害怕了,才跑出来的……”强弱弱羞愧地把脸埋在双膝之间,是她害得凌风做不成侍妾了,好看的小说:。

    离醉月嘴也瓢了,手也抖了,说也不会话了,都这样了,这女人还在护着她那侍妾,这次还没动手就把她吓成这样,那以前得打的多厉害啊?!

    “说来说去,都是我不好,”强弱弱还在检讨,“他们明明不喜欢我,我却不尊重他们的意愿强弄了来,”她想到了寒冰玉和花颜,“害他们不开心,我真是太坏了!”

    “尊重?”离醉月咀嚼着这个词汇,抬头仰望那浩淼的星空,这是个从来没人用到男子上的语汇,他想到,他自幼便在姐妹兄弟之中表现得出类拔萃,可母皇从来不分派给他重要的差事。

    偶尔被他催问得急了,女皇也会说,“小小男子,以后寻个好人家,安安分分地嫁了才是本份,怎能象女子样整抛头露面,成何体统?!”

    眼见着大姐、二姐,在战场上被辰国的强鑫打得滚尿流,母皇也不肯让他这个领兵奇才出征,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因他是个男子,会失了闺誉,丢了皇家的体面。

    这次,他为了得到母皇的重用,细心筹划以涉险,想要会一会那位王女强鑫,他深知自己容貌平常,只想用雄才大略得到她的赏识,能够共同携手各取所需。

    哪成想,他这边受到冷遇,那边母皇为惩戒他的不听话,就立了和他一向不对盘的二姐为太女。

    母皇近年来体弱多病已是强弩之末危在旦夕,大姐人虽莽撞些却是个襟怀磊落的真君子,一旦继位也能对他多些包容,真诚以待,更可以让他治国安邦一展才华。

    二姐对他的韬略一直深以为虑,这次得了权势,等待他还不知道将是怎样的命运,归根到底,他处处艰难的根源,无非就是,他是个无权争夺皇位的男子罢了,好看的小说:。

    “小姐为女子,哪知男子的艰难,有些事在世人眼中,女子做得,男子却是做不得的,所谓尊重只是说说罢了。”离醉月看着天上的圆月,郁闷地灌了一大口酒。

    强弱弱闻到酒香咽了一口口水,“男子女子各有各的艰难,有些事不尝试一下又怎能知道,”如果花颜和寒冰玉现在对她说出心愿,她是会毫不犹豫地放他们走的,甚至愿意帮上他们一把。

    “是自己先顾忌着男女有别,存了轻慢自己的心,总归是不能全怪旁人吧?”这已经是强弱弱为自己辩解的极限,而且还不是对当事人,只是对一个陌生人的随口倾诉罢了。

    夜风吹过,耳边的树叶飒飒地轻响,听在离醉月的心中就如同轰鸣的战鼓般,一阵紧似一阵,让他血脉贲张,再难平静。

    是啊,是谁说的那王位只有女子才坐得,他这男子就坐不得?同样是母皇的嫡亲血脉,为什么他就非得甘居人后?到底是因别人对男子的偏见造成了他的困窘,还是他自己因为男子的份,先失了斗志?!

    离醉月忽然对边的女子来了兴趣,她简直就是上天派给他的使者,他想看看这女子的容貌,还想……,不知是酒的作用,还是刚刚想到的事让他过于激动,他觉得自己脸红心跳,手心微微出汗。

    离醉月递过了手里的小酒坛,“小姐不嫌弃的话,就请和我共饮吧!”

    强弱弱迟疑了一下儿,没接,她有女孩子惯有的矜持,嘴里却说,“我没有银子……”

    离醉月哑然失笑,“小姐这是从何说起,你当我是卖酒的?些微小事何足挂齿,也太小家子气了!”

    强弱弱这才接了酒坛,狠狠地喝了一大口,她早就馋了。这时,离醉月又好奇地问道,“小姐又怎会没有银子?”她的穿着打扮上可是看不出来啊!

    “我的银子都是男人们管的,其他书友正在看:。”强弱弱说,在府内是寒冰玉当家,在外面是凌风埋单,其实在王府外院自然有强弱弱可随时调用的大笔金银,只是她还不知道罢了。

    这女人不会是个靠男人吃饭的小白脸儿吧,离醉月感到有些膈应,想看她容貌的心立马淡了,随口问道,“不知小姐以何为生啊?”

    强弱弱想了想,她是有俸禄的,不过那样就在陌生人面前暴露了她为官的份,她今晚的表现实在是太丢辰国女人的脸了,便顾左右而言他道,“家母及祖上留下些许产业。”这在封建社会十分常见,一点都不丢人,而且也不算撒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啥不是她那个母皇的啊?

    听起来是一切正常,不过这女人对夫侍的态度实在是太过奇怪,离醉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他很想弄明白这个女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是小姐的祖上吗?既是如此,小姐又怎会在用度上受夫郎所制呢?”这话已是既犀利又无礼了,但凡换个女子都会怒从心头起的。

    可强弱弱不会,“哎——”,她幽幽地叹息了一声道,“是我的祖上不假,却是我甘愿交与他们手上的……”

    离醉月啼笑皆非,“小姐何以畏惧夫郎至此啊?”这女的别是有啥毛病吧?

    强弱弱想起她老爸的家训,“老婆的话永远是对的”,也想起丈夫对她的无抛弃,难免悲从心中起,泪在眼边生,“这怎么能是怕呢?这是敬、是,是心疼,是发自内心的宠,”又想起自己多年来在家里做免费保姆,这要是折换成小时工,哪怕是打对折,也够她老公的工资了,“他们持家务,难道就不是付出吗?不值得关心和护吗?”

    ———————————————————————

    烈推荐完结文:《若能相依》婚姻不是的坟墓,只是需要更多包容和坚守(推荐位里有直通车)
拉牛牛超速提供脱线女主020章节全文字阅读,如果你喜欢脱线女主020章节请收藏脱线女主020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脱线女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