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卷古汨风云第五十章离奇的矿难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背剑牧童 书名:尘仙
    <---凤舞文学网--->    []第二卷古汨风云第五十章离奇的矿难】

    诠讨卜次件敌夜袭事件后。--凤-舞-文-学-网--周诚原本以为耸砌山会切仲口丁静下去,没想到这次不是来自外部的敌人,矿下反而出事了。

    无道经的修行参悟戛然而止,这次顿悟最大的收获是体内神府中产生了三花五气,虽然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雏形,甚至那法力也只是牛毛一丝,但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前所未有的惊喜与收获了。

    芒砌山虽大,御剑之下也不过小半会儿功夫,空中四处耳见剑光,都是赶往同一个方向,甲字号矿坑。

    偌大的甲字号矿坑,坑口方圆几十丈,一条车马道绕着矿坑的岩石壁向下呈蛇盘状,此时的车马道上乱糟糟的一团,塞满了争先逃命的矿工,呼天抢的的。彼头散,衣衫凌乱,随时都有人被撞倒,被撞向车马道的石头护栏o

    “死人了。死人了,”

    “矿里出妖怪了

    “有鬼。有必”

    乱糟糟的一团。周诚赶到的时候,几个引气后期的弟子在那位筑基初期弟子屠天的带领下,维持住了秩序,琅青小也在里面,见周诚来了,朝他点头示意。

    屠天御剑站在空中,斥道:“芒砌山乃是仙门矿场,尔等乱成一团成何体统,什么有妖有鬼的,给我站出来说。”

    修真者的威严根本不是凡人能抵抗的,即便这些矿工每天都能见到这些高高在上的古泪派弟子,但那种骨子里的卑微和恐惧是难以去除

    。

    上矿来的人越来越多,前面最早出来的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说后面的人喊有鬼,死人,有妖怪,自己就跟着跑了。

    屠天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周诚,有些微怒道:“方才就你来的最晚,下去把最后的几个人给我提上来。”

    周诚也不愿忤逆这位筑基期的师兄,领命就御剑向下飞。预感到矿坑里的确出了事,他打定主意不深入的同时,也暗中警戒万分。

    飞剑一下便沉入矿坑,几十丈方圆的矿坑很大,周诚向下飞了不久,见逃命的人越来越少,也就警惧地适当再下沉了一些,这时候已经偶尔才能看到一个人跑出来了。

    周诚飞高了一点,这里差不多是安全距离了,渐渐的就没有人出来了,正当他准备飞上去把最后一个人提走的时候。一团白雾从下方坑中缓缓地升腾起来。同时还传来一个声音。

    “有妖怪吃人了,有妖怪吃人了

    一个人忽的从白雾中卢命一般地跑出来,几乎是常人三四倍的度,全带血,周诚见了。心里一紧,知道下方出大事了,飞过去一提他,火的升了上去。

    “师兄。下面有一股奇怪的白雾从万丈矿坑中升起来,我不敢深入,只把这最后一人救了上来。”虽然是件小事,周诚还是做得滴水不漏,他既不想表现的异常低调,也不愿高调行事,和普通人一样的做事态度,才能大隐于市。

    果然屠天满意地点点头,随即喝道:“琅青山,徐甫你二人带队警戒矿坑,一有异变,格杀勿论。”

    随即,屠天带了最后出来的几个人,包括那个全血迹的矿工到了一旁的驻地。开始仔细询问起来。

    服了点丹药化开的保命药水,几个凡人不时便恢复过来了,前面几个矿工轮流将下面的事说了一遍,大体就是听到呼救声和惨叫声后开始逃命的。具体的只有最后那个矿工知道。

    活禀仙师。小的叫陈阿牛,当时,”

    那受伤的矿工开始讲起矿下生的事。原来他属于挖矿组,在一些武功高手将大块的矿石敲碎后,他们就负责挖。

    当时他正好看到一块大石中隐隐透出一丝白黄色的亮光,惊喜无比,长期的挖矿生涯告诉他那是一块含有灵石的原矿。挖到一块原矿可是有极高银钱奖励的。

    然而,正当他要去挖的时候,一声惨叫响起,等他回头看,只见同组的矿友阿牛正被一只头有蛇冠的白色大蟒一口吞下。

    面对这种级别的怪蛇几个矿工没有去救人,直接转就跑,结果那蛇一口一个。又叼走了其余四个民夫,唯独他逃了出来。

    小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只觉得两腿,一下就跑了出来,只有后背被那妖怪咬走了一块。多谢仙师救治,还请仙师为矿友们报

    陈阿牛说完。砰砰地磕头几下,屠天伸手一抬便把他扶了起来,说道:“区区妖物,自然有我古泊派仙人对付,你大难不死,临死逃了一命,我古泊派自有奖赏。你回去告诉那些矿友,就说没事了,休息几天,等妖物除了,大家再安心下矿。”

    周诚站在一旁。忽然听到屠天传音:“我看你做事稳妥,你带点银钱送他回去。安抚下那些矿工,顺便看看能不能从那些矿工嘴里探听到更多的消息。”

    周诚领命出去。屠天微微皱眉,心里寻思道,“花冠白蟒,难道真是成了精的妖物。看来还要多加小心,那赵如才是芒砌山主事,我还是少拿主意的好。”

    一路上陈阿牛束手束脚,似乎连“郭别扭了。不知道该井堕左脚坏是右脚,打从娘胎甲出知没收到过这样的待遇,居然有仙人亲自救自己,还送自己回去。

    “仙长,您。您还是回去吧,我,我一个人回去就好,就好。”说话都有些打结巴,这个仙长虽然看起来年纪轻轻,他可是连正眼都不敢看的。

    周诚也不御剑带他走,这陈阿牛年龄也就周爹一样大,看他那般拘谨,周诚反而有些怪自己。都说披黄袍万般金贵,自己也是农家牧要出,如今让老实巴交的民夫如此忐忑,又是为了哪般,如果是爹遇到了同样的仙人,会不会也低声下气。

    “陈伯,你不用见外,我也是农家牧童出,只是命好了些。”周诚一边和他拉家常,一边有意无意地问些东西,“你这次命可够大的,那花冠白蟒也没奈何你。”

    “仙长客气了。说起来,我这辈子虽然没有什么出息,但也算是老祖宗余荫,传了些强健体的小技巧。从小到大,同龄人里还没有能跑过我的。”陈阿牛自豪无比的说道。

    “呃小技巧?”周诚随口问道。

    陈阿牛:“也就是一些老祖宗留下来的把戏了。仙长既然好奇,等会儿去小老儿家中看便是,那些破玩意儿,我也不大识得。”

    两人不时便到了矿工们的聚集地,俨然一个大镇,想想芒砌山四大矿坑,矿工们拖家带口的就是眼前这几万人了。七纵八竖,和寻常镇子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人口比较密集。

    陈阿牛住的比较差,即便在这个矿工居住的芒砌镇里,也是贫苦无

    了。

    周诚好奇究竟是什么强健体的办法能让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跑过一只恐怖的妖兽。一般人,甚至是屠天可能都会认为他是临死迸了求生的**。才侥幸逃脱,但周诚不同,他可是亲眼见陈阿牛在昏厥的边缘还能以四倍常人的度逃命,这就绝对不是侥幸了。当然,这一点他自始至终没有在屠天面前说起。

    “寒舍贫苦,仙长…”

    “爹”

    “孩子他爹;你没事吧,呜呜呜,,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娘儿俩可怎么活啊,

    话没说完。一个妇江、就冲出门大哭起来,旁边一个穿着破烂的小孩倒是目光笃定。虽然也极为高兴,但却没有那份懦弱,这是陈阿牛的家人。

    陈阿牛脸一虎。斥道:“号什么丧,我还没死了。没看到仙长在吗!!”

    他生怕这些家长里短的哭闹惹了周诚不高兴,周长拍拍他的肩膀,示意道:“陈伯不用客气,我老家也有小妹,和这孩子一样大,嗯,是个好孩子。”

    “陈靖,还不见过仙长。”也许是被仙长说好,陈阿牛很高兴,急忙让那小孩见礼。他到是没听出周诚话里另外的一层意思。

    能让修仙者说好的孩子,试想除了大善夫才。还有什么?那就是

    !

    这居然是个有仙骨的摇子。别看他一破破烂烂。却实实在在的有一根不错的金系仙骨。

    “你叫陈靖?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爹死在了矿下面,你会怎么做?”周诚蹲下。有意地问他。

    “我会下矿去,赚钱养我娘。”

    “没别的了?”

    “不孝有三。孝义为大,有后次之。”陈靖虽然也有些怕这仙长,但还是弱弱地答道。

    “陈伯,今天我倒想叨扰你了一顿饭了,也算是代表古汝派,给你压压惊。”

    “仙长哪里话。”他也不多说,毕竟这个仙长看起来人还是极好的,也就让自己女人去取了家中仅有的一点钱,去买好酒好菜了,“正好仙长也好奇小老儿那点祖传的东西,那就委屈仙长了。”

    “哪里话。陈伯不用再客气了,我也是农家子弟出。”

    一顿饭吃的倒是高高兴兴,陈阿牛更加对这位仙长刮目相看,丝毫没有其他仙长的那分高高在上不说,脾气也出奇的好。心想果然是贫苦农家出来的孩子。没什么架子。

    “你们先出去。我和仙长说几句话。

    陈阿牛将陈靖和自己女人打走,关上门。回屋对周诚说道,“仙长。我也不敢瞒你。此番小的给你看祖传之物,一来是仙长救命在前,二来仙长也亲眼看到,我无法搪塞,这边取给你看。”

    陈阿牛进屋去。不时拿着一个黑漆的木企走了出来。拿出一本古老无比的册子,递给周诚,“现在看吧,都在上面,大部分字我们都无法识得。其中能看懂的都是后人注解,我也就照着上面的练。”

    周诚也多少猜到陈阿牛的心思,说是感激和无法搪塞,肯定是有的。但多少还是有其他心思,他也不管,拿过来就看。

    翻开一层细细的封皮后,他看到了书名,上面写着:“上法

    正当周诚准备细看的时候,忽然收到传音,“众弟子听令,火支援甲字号矿坑。十万火急。”(未完待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尘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