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卷古汨风云第四十五章坊市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背剑牧童 书名:尘仙
    <---凤舞文学网--->    现琥珀草的声音一喊耘来。--凤-舞-文-学-网--那摊子面前古刻围拢了山凡,八众人根本没想过买得起买不起的问题,能提高修为的东西,即便只是看看也大饱眼福。

    周诚和怀安也拼命地向人堆里挤进去。

    摊主是一男一女二人,男的壮实无比,约莫三十来岁,虬须的脸庞带着一股隐忍的霸气,目光三扫,居然不怒自威,穿着一细麻做成的袍子,料子不行但做工不错。女的十六七岁光景,一淡绿色衣着,虽然朴实,但整个人看上去犹如充满了清新的活力。

    男子抱着一把古剑,孑然而立,整个人透出的气势得那些普通修真者不敢站太近,形成了一个三步之大的圈子。少女手里捧着一个淡绿色的翡翠盒子,盒子大打开。里面有一朵流动着琥珀光泽的小草,琥珀草露出淡淡的灵气,即便人群站在三步之外,也能感觉到。

    众人眼中无不流露出贪婪和激动,只是那男子的气势太过人,不敢一哄而上去抢购,只是心里计算着,自己究竟有什么东西能拿出来换人家的琥珀草。

    周诚也是第一次看到能提高修为的琥珀草,以前约莫听门中弟子说过。虽然上百年年份的人摹也能提高修为,但比起琥珀草,还是差了一

    筹。

    算了下自己的灵石,周诚不摇头,看边这群修真者,不乏来头不小的,比灵石自己是铁定比不上。唯一能拿得出手来换的,只有那把化凡剑了。

    “没想到居然是琥珀草,在下罗浮派徐定天,不知二位道友是要卖灵石还是换宝贝一个羽扇纶巾的中年人,颇有番气势地说道,他边都没挤过去人,原来是罗浮派的人,修为看起来不低。

    “杨兄!没想到在这莽原六州也能见到你的仙踪,实属不易。”一个硬朗无比的声音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却是一个黑脸老者,气势也是不低,转向那兄妹二人拱手道。“在下云梦谷南宫董,二位想换还是想卖,只管开口。有我二人在,绝对没人敢强买

    “原来是晋国三大修仙派的罗浮和云梦谷。”

    “徐定天,难道是罗浮派那位结丹期的护法长老?”

    “南宫茔!!没想到今天能看到第二位结丹期高手。”

    众人一阵惊叹,莽原六州的处三国交界处,三国中以晋国的修真实力最强,别的不说。珍兽和飞剑这两大类修真之宝,其他二国拍马也赶不上这三家。

    据说当年这三大派还有一段秘辛,不然也不会造成实力远比周遭两国强大的局面。晋国三大派中。古混派最为神秘,珍兽一道是其他两派拍马也赶不上的。云梦谷则擅长飞剑和旁门左道。罗浮派的真宝却是三派中最强的。三派虽然有些不合,尤其是古泊派、罗浮派与云梦谷之间,历来都有争斗,但门下弟子,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过不去的死,仇。

    一听是罗浮和云梦谷的高手,而且还是结丹期的大高手。放在晋国三大派中都是护法长老了,放在其他两国吴国和唐国中更是护法大长老级的人物。众人不齐齐后退,圈子又大了一丈多。

    唯独有二人没退,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却是一锦衣公子,边跟了一个长须飘飘的老者,乍看去如同毫誉之人,年纪大的半只脚都好似踏进了土里。他这一笑,徐定天和南宫董二人才注意他的腰牌和后之人,这才想起这里是莽原城外。

    “没想到今天能遇到罗浮派和云梦谷的高人,就是不知这里还有没有古泊派的高人。如果有,可就是我莽原城的福了。三派齐聚,放眼整个南蜀也是盛事一场。”

    那锦衣公子修为不过引气后期。却丝毫不顾地表露自己莽原城的份,顿时有人认出了他:“原来是莽原城的少城主拓跋玉

    “见过拓跋少城主。”众多低级修真者不敢和那两大高招呼,却都躬向这位少城主行礼。

    “客气,客气,虚名,都是虚名。哈哈哈”那锦衣公子口虽如此说,却极为享用的样子。远处有两队高手赶来。一看就是莽原城知道坊市中出了琥珀草,派来了高手压阵。其中带头的修为最高的。走过来向这拓跋少爷行了礼之后。一挥手,援兵四下站好。这拓跋少城主却是笑道:“结丹期的高手,我莽原城也有那么两三位,大家放心交易,谁敢出强,本少爷可是不许的。今天这里有我莽原城做主,好东西,自然要让这二位道友卖出个好价

    众人一阵低声议论,这下虽然买不到琥珀草,但至少能看闹了。

    周诚心里暗想,这位少城主一看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只是纨绔子弟的作风,享用那些溜须拍马。似乎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

    那兄妹二人见了如此阵仗丝毫不惧,仿佛眼前这几十个修真者只是普通的客人而已,那壮汉望了一眼少女手中的翡翠盒子,说道:“这局是两百年年份的琥珀草,放眼整个南蜀,也绝对是稀奇之物。在下也不多讲废话,谁能拿出一把能比肩我手中飞剑的上品飞剑,这琥珀草就是他的

    “砰!”

    壮汉说完,手中带鞘的飞剑被他大力插在脚下硬石地面上,力道恰到好处却出极大声响,随手一拔。一把晶莹无比的上品飞剑顿时耀花了众人的眼。

    人群的几个人心里一凛,这壮汉的修为不低,而且隐隐让人看不透,似乎有什么宝贝遮盖了修为。就连那徐定天、南宫皇和拓跋少城主后的二人见了,也是暗暗揣测不已。

    周诚猜不透这壮汉什么修为,但听到人家换的是飞剑,心型一喜想到怀里的化凡剑,不由心动气氛有些压抑,那少女却说话了:“奴家兄妹二人初来贵地,也是想换一把上品飞剑。我二人人生地不熟,却诚心想换把好飞剑,各位道友请了。”

    不少修真者自己的飞剑都还是刻光斑驳不纯的下品抑或不入流的货色,一听人家要换飞剑,心思也活络开了。

    一个獐头鼠目的落魄修真者最先站出来,从怀里掏出一本破破烂烂,古旧无比的:“飞剑我没有,但有一本传家的古籍。一换一。换你的琥珀草,两不吃亏”

    “哈哈哈”众人如同看叫花子一样,笑话起这个落魄的修真者来,拿本破烂也敢出门,还什么传家古籍。

    “笑什么笑。你们没有传家宝贝,就笑话我的。哼,这可是我百八十代的祖宗们传下来,不信你们可以看看。”那破落户儿见大家笑他,拉了旁边一个人,一把将手中古册塞给他,“来来来,你看看是不是好东西。他大爷的,以前我家还有一本传家古册叫兽语古鉴,不知道被哪个无良的族人拿走了,如今只留了这一本,换不了琥珀草,其他东西也成。”

    众人一阵笑声,原本因为橱白草出现的轰动已经淡了些,那人翻了翻书,一把扔回给那破落户儿,骂咧咧地说道:“去去去,一本什么破篇。乱七八糟的,还养气在前,入道在后呢,瞎扯一通。”

    “哈哈哈

    养气在前。入道在后!!周诚一愣,方才他还在惊讶那落魄修真者说的事。兽语古鉴不就是自己上那本吗?他隐隐知道这落魄户不是在说假。正要上前索要来看看,却见那拓跋少城主后面的毫誉老者上前说道。“给我看看。”

    “哈哈哈。看你们这群不识货的家伙,还是高人才识得好东西”哈哈哈,随便看。看中了,您呀,给个百来块灵石买。或者拿上品丹药飞剑换,拿走就行了。”

    众人停下笑声,难道这落魄户儿拿出来的真是什么了不得的传家宝,连结丹期的高人都能看上。周诚更是紧张,万一这极有可能是无道经的一部分。那自己决不能错过,他隐隐知道这无道经是极其重要的古籍,从养气篇就能看出来了。

    “果然是好东西!”那老者极为难得地开口赞道,众人瞪大了眼,难道真是什么宝贝,却听他继续说道:“如果放在十万年前,它一定是抢手货。现在的它,一文不值。”

    能让那老者如此评价,徐顶天和南宫董与拓跋那边的第二个结丹期高手。三人也轮流看了看,结论都一样,现在的世道,这本书一无是处。

    “通篇上下。极似一种道门经义,但晦涩难懂。前后不通,十块灵石,我便买了。”南宫量想了想。居然出了一个价。

    “十块灵石?我呸。你以为自己是结丹期高手了不起?就给我乱出价!我告诉你。我祖上一堆元婴期化神期高手。改明儿云游回来那么一两个,别说十块灵石,一万块老子也不换了。”

    那破落户儿不知为何,骂骂咧咧一番便将那古册子收了起来,抱着袖子看戏,也不说话了。

    这一番闹腾下来,那兄妹二人丰的兄长神色不变。那绿衣小姑娘却微微有些急。

    “我有上品飞剑一把。”

    一个中年人捧了一个玉盒,一打开,里面果然有一把上品飞剑,众人暗自惊叹于坊市间藏龙卧虎的同时,也暗自可惜,难道琥珀草就这样

    了。

    “剑倒是上品飞剑,可惜剑刃含了一丝杂质,先天不足,不换。”那壮汉只是瞥了一眼,就不看了,示意不换。绿衣少女先是一喜,随即听自家大哥说不换,有些失落。

    “我有珍兽一只,这可走出自古泊派的上好珍兽。”

    一个声音响起。顿时再次引起了众人注意,那人果然拿这个古泊派特有的珍兽袋子。打开来,放出了一只小兔子。

    好可的小兔绿衣少女神色一喜,回头看自己大哥。

    “凝神兽。换我这琥珀草虽然也可以,但我们却不需要。不

    众人又是一番掏家底似的拿东西出来给那兄妹二人换,期间也有好几把飞剑,但都入不了那壮汉法眼。众人渐渐死了想法。

    杨顶天见众人停了下来,朗声道:“上品飞剑,又能入道友法眼的,我虽然没有。但却有真宝一件,不知道能不能入阁下法眼。”

    场中一亮,只见杨顶天手中多了一把小飞剑状的真宝,居然是一件攻击的真宝。

    “攻击真宝!!”

    “罗浮派果然财大气粗,连这种真宝也能随手拿出来交换。”

    “是啊。名门大派就是这一点好,宝贝多。”

    南宫董神色微变,也不说话,倒是那拓跋少城主高兴地说道:“早听说晋国三派的富有。古泊派的珍兽。罗浮派的真宝,云梦谷的飞剑。杨道友有真宝,想来南宫道友也有飞剑了。你们先拿出来看看,等下我再换。”

    出乎众人的意料,那壮汉见了攻击真宝丝毫不为心动,就是那绿衣少女也只是瘪了瘪嘴,不理睬。

    壮汉:“不换!”

    两个字简单无比。

    杨顶天不愧是结丹期的修真者,讪讪地一笑,收了真宝了事。

    南宫董手中一翻,一把晶莹无比的小飞剑出现在手中小剑灵十足。在南宫董手中跳动不已,一看就绝穿上品飞剑,也不知是何等级的飞剑。

    “灵剑?”壮汉眼中出一道精芒,看了看那小剑,半响却叹了一口气:“可惜。

    南宫董自嘲了一下,说道:“虽然是受损的灵剑,但应该足够配你这琥珀草。”

    “话虽不错,但却不适合我家小妹,不换。”

    场面一时间僵持下来,众人都拿不出什么合适的上品飞利,冷场了一阵后,那拓跋玉却手一扬,亮出一物,“我用它换。”

    “剑钢!!”周诚一见之下,不慎失声喊道,那拓跋玉一眼就瞧见了他。顿时高兴地说道:“咦,这位小兄弟倒是好眼色。不错这就是剑钢,而且还是上等剑钢。”

    剑钢其实是一种笼统的称呼,飞剑一般是追求强度和灵。剑钢就是各种矿料制成的。用来加强飞剑的强度。

    “换!”

    “不换!”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那兄妹二人居然异口同声地说道。绿衣少女说换,壮汉说不换。

    绿衣少女拉了拉兄长的衣服,“哥,换吧,剑钢可以给你的飞剑用的。”

    “不行,这琥珀草只能给你换飞剑,除了上品飞剑,什么也不换。”壮汉的语气极其坚决。

    “这样的上好剑钢。你拿出去随便也能换一把上品飞剑。有了它,一把上品飞剑的威力足够提高五成。”

    周围看闹的人越来越多,周诚低头在怀安耳边说了几句,自己一个人慢慢挤出了人群,走到一个人后,轻轻拉了下他。

    “你,你干什么?”破落户儿正觉得闹好看,忽然觉得后有人拉自己,回头一看,不爽地说道。

    周诚小声道:“道友来来来,我和你说说你传家之宝的事。”

    两人走出人群,跑到一旁,周诚问道:“在下周诚,不知道友如何称呼。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传家之宝。

    “呃?好好。嘿嘿。给你看看也好,有眼色的人,给你看看也值得。那些家伙有眼不识货。哼,十块灵石就想换。

    我叫王大仙,你叫我大仙就行了。”没想到这破落户儿居然取了个名叫王大仙。周诚差点没笑喷了,忍着笑意,拿过那本古册子看起来。

    “天下无道,故无人的道。养气在前,入道在后。感天地之气,入道之门。悟己之力,是为法”

    果然是无道经的一部分,和养气篇的联系就是前后两篇,周诚忍耐住心中激动,说道:“可惜了,没想到万年前的宝贝,如今却被世人如此轻视。”

    “可不是,唉!如果不是我族中多少年没出过资质高绝的人,我岂会卖掉它?哪一天我祖上那些老祖宗们云游回来了,凭我世代单传的嫡系份,什么莽原城,还不配给我提鞋的。”

    周诚点点头说道:“大仙哥说得对,这古册吧,是他们不识货。不过,大仙哥究竟想换什么东西?是那琥珀草?”

    王大仙摇摇头,说道:“没有没有,就是手头最近有点紧。只是那人居然十块灵石就想换走我的传家宝,太看不起人了,我如果换了,岂行,还是少了

    周诚见他样子,心里有些笑,这祖宗要是知道有这样的子孙,指不定就是又哭又笑。

    “我看王兄是极其看中义气的人,倒是有意和王兄做今生意。”周诚笑道。

    “嘿嘿,算你有眼色,别的不说,这义气二字,可是我王大仙素来最看重的。以我王家的招牌。我虽然修行不成,但却时灰以祖训自勉,所以才不愿卖了传家宝。说吧说吧,我看你也是重义气的人,便和你做今生意也无妨。”

    周诚:“我有一把飞剑。叫化凡剑,想和那人交换琥珀草。但王兄你是明眼儿人,像我们这种穷乡僻壤的修真者,怎么敢抛头露面去换这种宝贝。我把飞剑给王兄,王兄去帮我换,不知道王兄意下如

    “飞剑?哇,果然是上品飞剑。品质如此出众。奇怪,看起来有些特别呢。好东西,好东西。”那王大仙一看周诚露出一点的化凡剑,虽然没看透这把剑的秘密,他也看不出来九龙鼎炼制过后赋予化凡剑的秘密。周诚自己用的古泪剑,附带了五行中火系的攻击,这把化凡剑也有类似的神效。

    他却是信了,低声看看四周无人注意,说道:“不行不行。你这样岂不是吃亏了,万一我拿了飞剑跑人,你可就亏大了。年轻人,做事要谨慎,不要轻易相信人。当然,我这种有份有地位的人除

    周诚说道:“这倒也是。我虽然相信姜兄人品,但”这下却也找不到别人了。”

    “有了,我把传家宝给你,你把飞剑给我,我去帮你换琥珀草。我看你这人不错,识趣的。值得结交,今天就帮你一把。”王大仙脑子不太灵光,但想了想还是想到了办法,高兴地说道。

    周诚忍住心里的惊喜,说道:“这如何使得

    “没事,就这样说定了。你这飞剑也非凡品,比起我这无人识货的传家宝,也不差。你等着。我去给你换,让那些没品的修真看见识见识也好。”王大仙一副我帮你,你放心的样子,只差没拍着周诚的肩膀说,看吧,你相信我。就是对的。

    周诚点头道:“那就有劳王兄了。”

    王大仙把那道经古册递给周诚小心翼翼地接过去上品飞剑,狂奔几步。大喊道:“他吗的都让开,都让开,让你们看看,什么是上品货色的飞剑。”

    人群被他一闹,众人的视线再次盯在了这个自称修仙级大家族后人的上,虽然人人都觉得这个自称“祖上有一大批元婴期和化神期高手”的人是破落户儿中的泼

    。但坏是被他年中的卜品飞剑吸引了注意,“

    “咦,你从哪里得来的如此好剑!”

    最惊讶的无过于南宫董,云梦谷的飞剑极为有幕,他是一眼就看出这把小剑的不凡。杨顶天和拓跋玉后二人也是眼漏惊讶之色。

    “不是灵剑。但却比上品飞剑强了两倍,不论是卖相还是品质,换两三把上品飞剑都绰绰有余南宫董继续评价道。

    “哈哈哈,我都说了,老子祖上是修仙大家族。区区一把化凡剑,还是拿得出手的。”王大仙这下出尽了风头,心里都快感激死了那个伯乐一样的周诚小兄弟,相信自己不说,还给了自己一个这样出风头的机会。

    那壮汉眼神中闪过一丝异色,从开始到现在他可是第一次变色,绿衣少女也看出了什么端倪,心激动无比,壮汉说道:“好剑,好剑!!没想到我龙战生平还能见到如此好剑。

    换,换,小妹,把琥珀草给他。”

    “慢!”见了壮汉激动的神色,王大仙仰着又。这下轮到他装大哥了,“区区琥珀草。要换我的化凡歹”言。方才不识货,说我的传家宝不行,这下又想欺我,低价换我的化凡刻。不行不行。”

    周诚在外面听了,不由暗暗恼,算来算去,没想到这王大仙又摆起架子了,这事要是黄了,自己可不得后悔死。有了这琥珀草,引气后期基本是铁定能跨过去的。

    正当他想使眼色的时候,却听那壮汉说道:“阁下说的也对。这把化凡剑确实远普通上品货色,而且另有神秘。不过我兄妹二人落难至此,上没有带其余配得上如此飞剑的宝贝。”

    南宫茔走到杨顶天边,低声说道:“杨兄可能看出此剑的神秘之处?”

    杨顶天:“看不出来,不过此剑隐隐很是不凡。只是我等看不出来而已,莫非那兄妹二人真个。识宝。”

    王大仙可不认账,说道:“能拿得出琥珀草的人,居然说自己上没有宝贝,骗小孩还行,骗别人可就不行了。你如果不换,我可就把这飞剑换给别人了。”

    “换给我!我这有”

    “我要换,你看看,我这是

    “我出十块中品灵石!”

    众人不倒吸一口冷气,尤其是听到有人愿意拿十块中品灵石来换,不感慨有钱有灵石的人,确实很多。

    王大仙得意洋洋地向壮汉示意,“瞧,好东西就是好,不愁没人

    。

    “哥”。绿衣少女拉住自己哥哥的手臂,对那飞剑极为中意。壮汉拍了拍她肩膀,抱拳说道:“诸位。我兄妹二人确实是落难至此,我兄妹二人也一时回不去。只是我家小妹修为到了。函需一把上好飞剑。本来只需一把普通的上品飞剑,没想到却能在南蜀遇到如此的宝贝。如果谁能借给我一些宝贝换下此剑,他凭借此物。只要遇到我族人,皆可以求助一次。”

    壮汉拿出一个令牌,居然非金非铁,非玉非石。不知何物制成,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龙”字。

    “这是什么”众人一阵交头接耳,居然没人认识这件东西,壮汉一见,神色有些不好,那绿衣少女更是神低落。

    众人都不识的。岂料那拓跋玉后的老者却神激动异常,附耳在拓跋玉边说了几句什么。拓跋玉神猛地一震,随即想也不想地大声道:“龙兄,我交你这个朋友,借你剑钢,也好让你凑一凑,换了宝贝。”

    那自号龙战的壮汉大喜,说道:“既然拓跋少城主识得此物,我便借你剑钢一用。今少城主救急之恩,他龙家必报。”

    “不王大仙见龙战要用剑钢加琥珀草换,哪里愿意,网想喊不行,却见周诚在外面向他猛打眼色,到口的话也就变了。“行,你就再加几块灵石,我这传家宝就换给你了。”

    结果让周诚很意外,这王大仙一折腾,化凡剑居然换回来了一块上好的剑钢,一株琥珀草,五块中品灵石。

    众人渐渐散去,琥珀草虽然珍贵,但还没人愿意为了它而冒险和莽原城为敌。莽原城的规矩,凡是珍惜之物,都会派出高手护送买方离去,也算是坊市的一种福利了。

    私底下,王大仙拒绝了莽原城的护送,跑到一旁隐秘处找到了等候多时的周诚。

    “嘿嘿,周诚小兄弟,哥哥没让你失望吧。来,把东西收着,我出面换,没人敢找事儿。”王大仙把东西塞给周诚,笑嘻嘻的也不急着要自己的传家宝。

    周诚心里一动。把五块灵石中的两块递还给他,说道:“哥哥手头紧,小弟也没什么可送的,这两块灵石就算哥哥的报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要你的灵石。”王大仙却脸一虎,坚决不要,说道:“我和小兄弟一见如故,视为知己。这灵石我不能耍。”

    周诚说道:“哥哥怎能不要小弟也是落魄户儿。哥哥还出不凡,这灵石用处。小弟却知道。有了这些灵石小弟拿出一两块,也能换一本两本秘籍。哥哥也别卖传家宝了,拿回去,留给子孙后人。这灵石,就当是我送哥哥应急的。”

    王大仙想了想,一拍大腿,说道:“瞧我这笨的。不如这样,我把秘籍给你,这两块中品灵石就归哥哥了。你我两不相欠。如此甚好,哈哈,甚好。你可不能不答应,不然哥哥就生气了。”

    “好,哥哥爽快,就依哥哥所言。”(未完待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尘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