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珍兽大典 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背剑牧童 书名:尘仙
    <---凤舞文学网--->    虽然专门来了一趟珍兽阁,但王巧儿说的话,一共也就那么两三句。--凤-舞-文-学-网--周诚将她送到谷外,两个人从一开始的淡漠到后来的相“静”如宾,一直有一种淡淡的东西牵着彼此,却又隔纱隔雾。

    “木宗的人欺负小师弟,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刚闭关完后就过来看看。小师弟没事,我就放心了。希望小师弟别忘了我们说过的话。”

    王巧儿脸色怡然,带着淡淡的恬静美,嘴角微微勾起,隐隐能见到小酒窝。

    这个醉心修行的女子,似乎很难有事再让她在意,除了淡淡的那份牵挂——小师弟。

    周诚点点头:“只希望我们早修炼有成,小师姐放心回去吧,我没事的。”

    王巧儿点点头,定定地望了一眼周诚,然后翩然而去,仙子乘风来,仙子御风归。

    周诚微微嗅了嗅鼻子,似乎周围还有小师姐的淡淡清香。

    “唉,仙女儿姐姐走了。”

    周诚回头望去,小孩不知道什么骑着白虎站在小山岗上,朝自己做了个鬼脸,一催白虎,蹦蹦地就跑过来了。红色的肚兜小孩,白虎,红白相间,煞是可

    “小小年纪,就知道瞎起哄。”周诚拍拍他的头,翻坐上白虎背,白虎懂人一般地就跑动起来。

    周童偏着头,小家伙斜靠在周诚壮实的胳膊上,四五岁的小家伙,居然还有些气地问道:“师兄,仙女儿姐姐那么漂亮,可不许别人抢走了。别人不许娶她,只能做我的仙女儿嫂子。”

    “你个小家伙,怎么什么都懂,小小年纪。”

    “师兄,别敲我的头,会敲傻的。你忘了,上次你说的那个故事,地主的女儿嫁给了一个大官,然后秀才就很伤心……”

    ……

    夕阳下,骑着白虎的一大一小两人,三个不同的影子重叠着,慢慢地走进深谷。

    离上次王巧儿来,已经有一个月了,周诚每里除了必然会秘密地修炼铁打术外,还会打坐炼气。

    打坐炼气,吸纳古汨山脉中充足的灵气,虽然引气入体的速度极慢,但却能感觉到上丹田灵台处的真元一丝丝地增多,灵气入体,洗髓伐体,再接着转化为真元,也算是按部就班的修行了。

    只是他越来越觉得修行的单一,自己不会画符,不会炼丹,不会医术,不会道术,不会法术,似乎什么也不会。无奈之下,他只能慢慢地引灵气入体,打算花一个月的时间尝试突破铁打术。

    整个月的修炼过程中,体内的人气虽然越来越充裕,中丹田檀中的位置甚至有一股隐隐发胀的感觉,但铁打术始终难以突破,虽然“一招之下,一息两攻”的双倍人气爆发效果让他已经比较满意了,但想到木宗那个老不死的已经是筑基后期,甚至连那个小不死的资质也远比自己强,不留点保命本事,睡觉都不安稳的。

    虽然庚子谏说过要全力保他,但这种事,他从不敢太过相信。当年青龙门还有古汨派这座大山靠着,还不是一样在自己眼前慢慢倒下,崩于朝夕,最后门派上下千余人,都落了个丧家犬的下场。

    对青龙门,周诚谈不上太多感,倒是庚老头和小孩,小师姐这几个人对他的影响很大。虽然那陈刚也影响了他不少,甚至周诚的心成长,还有他的功劳在里面,但可惜死得太早,没那命和他再一斗高下。

    铁打术迟迟不能突破,周诚又将心思转回了灵气的方向上。

    因为珍兽阁只有一个弟子的原因,入门这么久以来,他都不知道别的弟子们学了些什么。

    庚子谏没教他什么特别的功法,只有一些引灵气入体、御剑飞行、御剑攻敌、打坐调息的基本法门,其他的符、箓、宝、丹、法、术,一概没有教过,想来想去,周诚总觉得这和自己在那本修真小札上看到的不太相同,也就动了去问问师父的心思。

    修真小札上面,可是将修行描绘的精彩无比,小札中形容修真者,也是多用神通广大这个词。

    一个月闭关,除了偶尔将古汨剑放进九龙鼎中煅烧祭炼一下,其余时间都在摸索怎么突破铁打术的屏障和修真的问题上面,上次铁打术的第一次突破是刁老头帮助的,这次他却摸不着门路了。

    “你终于来问了。”

    庚子谏倒是没有意外,反而笑着让周诚坐下,开始给他讲起一些修真小札以外的东西。

    “这古汨派的修真小札,确切的说是自古就有的,后人不敢妄动先祖言训。而且,我们古汨派是一个非常墨守成规的修真门派,如果不是这样,也无法传承这么久。所以,这个修真小札,其实已经不适用如今的修真氛围了。”

    庚子谏开始缓缓道来:“修真小札上说,人们修真有成,呼风唤雨不说,降妖除魔捉鬼拿精伏魅都是小本事,翻云覆雨,翻江倒海才是大本事,甚至厉害的人能料定吉凶,算尽天机。但是,这些并不是指现在的修真界,而是不知道多少万年前的修真界。”

    “唉,修真界人才凋零,天材地宝匮乏,灵气稀薄了太多,功法流失。上古经义晦涩难懂。你上次拿来问我的两本秘籍,我考证了一下,没想到居然是我古汨派藏经洞中的法术秘籍与上古残篇。你一个记名弟子都能随意取走,可想而知,这些东西多么的无用。”

    周诚疑惑道:“师父,修行人才凋零,天材地宝匮乏,灵气稀薄,功法流失,这些都不能改变。但是,既然有了秘籍留存下来,为什么没有人能悟透呢?天下之大,能人异士何止千千万万,这……”

    “上古时期,修行的人便将修行定为道、法。懂天地黄庭之道的人,懂道在先,领悟了道以后,就会以道作法。道经在前,以道成法,才有了道法,也就是你们常说的法术。”

    “然而道经晦涩,道法凋零,法术行不通后,终究有前辈高人研修出了道术,模拟道法的神通,化**为小术,也是前辈高人运筹帷幄,才将高深莫测的道法神通,分解成如今的道术。”

    “道经晦涩,道法凋零,也是有原因的。真正的黄庭道经,道祖真言,谁能听懂?上古有大神通之人,开山布道,讲大道小道几十上百年,尚且万中无一人能懂,何况如今,无人讲解,空有典籍,实在是望山空叹。修行不得其门而入,唉,现在别说天地大道,就是道法都几乎没人会了,全是一些道术,虽然威力大则大矣,但比起那些威力足以天崩地裂的法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周诚疑惑道:“难怪,原来是这样。弟子上次误入法术典籍的藏经洞,见满地狼藉,都是无人问津的道法古籍,”

    庚子谏:“上古至今,时太久,真正的修仙大派中,或许还有那么一两个老古董会一两手道法神通类的法术,也是托了前人的福气。只是,能施展道法的人,都是精通天地变化的人,也就是说,这些人必定能领悟上古道经典籍。于是,这些人无一不是修仙有成,早早飞升而去。可是,即便这些有前人庇佑和教导的修真奇才留下各种注解,各种传音镜像与神识印符,但依旧是杯水车薪!随后修真界历经大变,妖魔道佛大战,高手无一不是冲锋在前,针尖对麦芒,心思活络的那一批高手死的干干净净,心思守旧的另外一些高手,一心向道,不问世事,或者老死山林古洞,或者飞升成仙。”

    周诚叹道:“原来是这样,我说为什么入门一年多了,符箓宝丹法阵术,一门不通,也从未见师父提起,今天才斗胆来问师父。”

    庚子谏:“嗯,好学多问,这才是修真者的学问之道。至于符箓宝丹法阵术,等你进入引气中期后,会接触到符箓和道术。炼丹、炼宝和阵法,这需要极高的天赋,引气后期有机会接触到。至于法术,以你的资质,为师又不懂那大道经义,你想学是基本不可能学会的。”

    周诚叹道:“空有典籍,望道兴叹”

    庚子谏:“回去好好闭关,五个月后就是珍兽大典了,期间不许外出,否则到时候拿不到好的珍兽,你这辈子的修行路,可就难走多了。”

    周诚依言闭关,五月时间转瞬既过。

    http://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尘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