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心比天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背剑牧童 书名:尘仙
    <---凤舞文学网--->    孙煜站在木宗宗主尘风后面,眼中闪过一丝得色,这小子资质不行,不知道是怎么讨女人喜欢的,都怪他命不好,资质不行也就算了,还跟了一个下三滥不务正业,玩珍兽没玩好,连弟子都整死了的师父,此番刚好欺负欺负他。--凤-舞-文-学-网--

    自己来头可是比他大多了,而且这里不是其他仙门,而是古汨派,师尊也得看自己几分面子。这下刚好借势,压死他,最好破了他道心,让他从此修为停滞不前,连记名弟子都只能做个最下等的。

    恍惚间,孙煜好像见到了后蓬头垢面的周诚,而自己正牵着王巧儿,在漫漫仙路上一路前进。

    周诚犹如听到了一声晴天霹雳,他根本没想到孙煜居然敢在那水宗宗主面前提出来上次的怨事,在他看来,那不过是两人私下的恩怨,为什么这人死活要和自己过不去,天下间为什么有这样步步紧丝毫不饶人的人?

    你不过是比我出好,你不过是比我资质好,你不过是比我起步高,为什么低看我,为什么苦苦相

    他想起了青龙门时候,那个因为想打自己一耳光而没成,自保之下削了他手掌,就一直对自己怀恨在心,甚至要自己的命,最后惹了刁老头出手。他不指望庚老头有刁老头那样强势,如今却是需要看他自己的了。

    当年陈刚想扇自己耳光,把自己当畜生看,自己不乐意,没有把脸送过去给他打。今遇到这种纨绔子弟,资质又好的狗屎运之徒,自己难道要摇尾乞怜。

    不,绝不。

    庚老头停下脚步,看向周诚,丝毫没有询问的神色,好像完全支持周诚一样。

    “庚师兄请留步。”

    木宗宗主尘风也微微皱眉,闪过一丝不忍,但被弟子当面说出委屈,他为师尊和宗主,心里虽然也恼孙煜不识相,但却只能出声叫住了庚老头和周诚,说道:“庚师兄,门中弟子可是严私斗的……”

    “哼,我相信我弟子不会肆意妄为的,倒是你的高徒,怕是要好好管管。”庚老头也是古怪,根本不问周诚,直接推个干净。

    尘风显然不理庚老头的话,只是盯着周诚,就要问话。

    周诚忍住心里的滔天怒火,这孙煜牛皮糖一般缠着王巧儿也就算了,偏偏猪一样的人还有好资质,更懂得陷害人,心里火起,也不管那尘风修为深不可测,强忍着那股人的压迫感,站在他面前,昂首说道:“当孙煜师兄为难弟子一位故人,弟子看不过去,才出手制止。孙师兄纠缠调戏弟子故人理亏在先,有传功阁弟子作证。修为不及我在前,辱我骂我动手被打才在后,不然弟子资质不及他,又怎么能当场掌掴他。”

    “好,好!好一个理亏在先,修为在后。”

    尘风差点没被当场气死,忍了好半天才忍下来,这个弟子居然有这种胆色,他为宗主,虽然现在只有自己宗下新弟子和周诚师徒两人,但脸也算丢了。原本以为凭着宗主份,这小子不论对错都会道歉,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自从筑基有成,甚至一举步入筑基后期后,尘风从未遇到这样刚硬不阿的记名弟子,心头怒火起,一股威势顿时不自觉地向周诚扑过去。

    “噗通!”

    周诚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心想原来高手不经意的发怒都有这种威势,一下挡不住,半只腿已经屈跪在地。

    “噗!”

    周诚大怒,这宗主居然以气势压人,咬破舌尖,一口精血提神,上丹田的灵气,中丹田的人气一起调动起来,背后的斧子自动飞出,一把抓在手中,拄在地上,这才没有跪下去。

    “尘风,你……”庚老头见状大怒,手势一起,居然想动手,却听周诚在那说道。

    “尘师叔,你好大的威风,居然向我一个师侄辈的刚入门弟子出手。我周诚上跪天地,下跪父母亲长,却偏偏跪不得你。”

    周诚嘴角溢血,头发散开,无比坚毅地说道。

    “哼。”尘风见自己无意中让这个记名弟子丢了脸,本来有些不忍,但看他一副倔强的样子,只是收了那股气势,也不理周诚,更别提道歉。

    “师尊,这小子长了一副刀子嘴,你可千万别听他瞎说。他资质差,区区记名弟子,连跟你老人家说话的资格都没有,还想强辩道理。哼,废物。”

    孙煜脸带讥笑地在一旁戏谑道,根本不顾他那师尊一副脸沉得快滴水的样子。

    庚老头看不过去了,过来一把要拉起周诚,却觉得入手极沉,区区一个引气入体初期的弟子,他居然没有一把提起来,怪不得刚才尘风的威势没将他压倒。

    “尘风,你为老不尊,枉为一宗之主,枉活两百余岁,我庚子谏从此与你势不两立。”庚老头也是动了真火,弟子不愿起,他只觉得好似千般委屈,万般委屈了周诚。

    周诚向庚老头点点头,示意他不用担心。嘴角带血,望向尘风和那一脸猪头样,在那笑的孙煜,一字一句地说道:“尘师叔,你今是非不分,欺我修为低,我半跪。我周诚今在此立下毒誓,除非你今天胆敢造反破了门规杀了我,否则后必让你感同受我今之苦。孙煜,你小人得志,欺我压我辱我毁我,后我周诚若不百倍还你,誓不为人。”

    “哈哈哈……好,好,好……”尘风怒极而笑,震得后包括孙煜在内的弟子都踉跄倒,“庚师兄,你收了个好弟子。我尘风不但不怪罪他以下犯上,我还等着他。两年之后,珍兽大会的时候,他如果连我这小人得志的劣徒都斗不过,可别再说我木宗以大欺小。”

    木宗宗主尘风可是筑基后期的大高手,整个门派里除了那些隐修不出的护派长老外,他算一等一的高手了。今天没想到在一个普通弟子面前丢尽了脸,当下挥袖而去。撂下了狠话,那孙煜也恶狠狠地盯了周诚一眼,气势嚣张地跑了。历来欺负人欺负惯了他可丝毫没有因为师尊发火而害怕,反而以为自己成功地将祸水东引,以师尊筑基后期的修为,这小子可就难逃被惦记了。

    尘风走的时候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以前遇到不听话的晚辈弟子,别说直接责问,就是盯他一眼,也得吓软了对方的腿。这小东西不但顶住压力没跪下,反而口出狂言。他倒要看看,二年后,一个仙骨废物如何与自己那资质绝佳的“小人得志的徒儿”斗。

    见到孙煜远远地跟上来,尘风目光如电,斥道:“你仗着是飞蝗洞的大少爷,有护法长老庇护你,就敢这样忤逆犯上。今我为了木宗面子,丢了自己两百年的老脸,回去给我闭关两年,寸步不许出来,两年后如果败给那废物,就算护法长老出面,我也要把你逐出木宗。”

    孙煜一副不痛不痒的样子,心里窃喜,想到自己腰间老祖宗塞给自己的几枚丹药,哪里听得进去,答了一声知道了就算完事。虽然老祖宗让他不得宣扬份,但这位师父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不然他也不敢那样耍小聪明。

    正是一开始就料准了这个师尊不论出于木宗的脸面,还是自己的份,都不会对自己如何。孙煜看似猪一样的人,实则佞无比。

    聚仙宫经此一闹,也多多少少传了出去,新弟子里面,周诚和孙煜为了某位女弟子起冲突,以及庚老头罕见地护短、尘风以大欺小,都成了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古汨派的流言蜚语。

    http://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尘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