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返乡 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背剑牧童 书名:尘仙
    <---凤舞文学网--->    一次失踪了五名弟子,青龙门里起了不小的震动,时间一久就有人追查起来了,尤其是张五行那里,迟迟不见陈刚那小子照自己说的去做,掌门张镇黔再一催,他心里一急,一查之下才查到了半个月前陈刚纠集几人去锻宝崖惹事的事。--凤-舞-文-学-网--

    锻宝崖的事,他多少知道一些,自问惹不起锻宝崖的那位主儿,禀报张镇黔之后,那老头不知道如何想的,居然亲自来了。

    “老师傅,老师傅,外面来了个糟老头。”

    周童正在外面雕台斗那大雕玩,看到一个老头不用骑雕就飘飘而来的老头子,也知道来人厉害,一边跑一边喊起来。

    “刁居士,别来无恙。”

    张镇黔一道貌岸然,看在周诚眼里,心里多少有些鄙视,那次从陈刚和张五行的嘴里偷听到的事,他可并不是一无所知什么都不懂,反而隐隐猜到了一些东西。这个四处搜捕孩童的掌门,居然有这样谦恭的一面。

    刁老头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周诚和周童后面,只是看了一眼张镇黔,根本没有因为前不久挥手间杀死几个青龙门弟子而有任何不安,反而神色笃定,看不出任何神

    “你走吧。”

    刁老头的声音冷冷的,丝毫没有感,仿佛对面站着的不是青龙门掌门,而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子。当场打脸,别人一来就撵人,也只有刁老头才这样。

    张镇黔稍显尴尬,拱手道:“镇黔有几句话想问前辈,不知前辈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刁老头依旧淡淡地说道:“他们不是外人,你要说就说,不说请便吧。我寄居此地,并不欠你青龙门什么。”

    周诚和周童在一旁看闹,尤其是周诚,哪里想到那个在张知命的登阁大典上看到过一眼,高高在上的一门之主,堂堂仙家下院掌门张镇黔,此时却像一个后生晚辈一样,说是卑躬屈膝也不为过。

    “前辈言重了。前辈能驻足青龙门,已经是我青龙门万幸。”张镇黔不经意地看了眼周诚和周童,神色落到周童上的时候,有些不自然,却说道:“前辈神通广大,想来已经知道晚辈来意。”

    周诚闻言,心里一突,暗道难道是来问罪的?虽然自己有拉虎皮扯大旗的想法,但此时怎么能退缩,堂堂三尺男儿,也就说道:“掌门若是来问罪的,只管拿弟子问话就是了。前些子,五位师兄无端上门寻仇,意杀我。弟子收手不及,将他们重伤之下,不慎全数打落绝涧。”

    “死了?”张镇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色先是一黯,也没看这个打杂弟子一眼,一顿之后说道,“死了倒是好的。”

    “……”周诚一阵无语,这哪里像是来问罪的,虽然青龙门只是仙门下院,但对方这样轻描淡写地揭过门下弟子死伤的事,不是有所忌惮,就是那五人做了弃子,

    “你走吧,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下苦种,自然会有苦果。当年老夫不劝你,今亦不会救你。”刁老头一张脸大半被白发掩盖,浑浊的眼神看向半空,周童那小孩儿靠过来,刁老头顺手抓住他的小手,若有所思。

    “也罢,晚辈再寻良策就是了。”

    张镇黔也不多问,有些神不守舍地走了,倒是让周诚有些意外,上次偷听到的事,不是隐这老东西不正经吗?怎么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坏。

    张镇黔的突然上门,吓了周诚一跳的同时,也让他嗅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似乎整个青龙门风雨来。

    每里周诚照着刁老头的吩咐滴十滴指尖精血在那块碧鎏石上面,每里反复捶打,在风波不起,王巧儿也再未来过后崖的子里,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一年过去。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蓄点滴无以成江海,周诚懂得道理不多,也就那么一些,家里的老爷子早些年走四方见识广,周发财家的藏书也有不少道理典故,没真正地上过学,但凭着一股子韧劲和求知**,他也是懂得不少。

    修仙难,难的不是那一丝仙缘,更不是那些前方挡路的敌人,难的是一直坚持走下去,从不放弃,充满希望和坚持,总有一天仙道可期。

    作为一个农家小子,既没来历也没有地位权势金钱,能拜入青龙门这个仙门下院,全靠那株投名状——百年人参。

    他虽然有个九龙鼎,但除了侥幸依靠沾上了一口饱含人参精华的精血而炼了斧头外,到现在还是无动于衷。他不急,先天可期,过了先天,只要能顺利通过摸骨大典,以后有的是时间摆弄那玩意儿。

    所以,他异常坚持,即便他没有大仇大恨,没有生死迫,但正是那一条仙路,让他止不住拼搏。普通人的是三餐五食,好一点的追求金银财帛,抑或美女权势,周诚要的是仙道。

    这或许是因为当初九龙鼎在他脑海中留下的那些缥缈印象,他方才有这种看起来遥不可及的抱负。

    整整一年,他没有大突破,甚至有种寸步未进的感觉。他从未放弃,偶尔会有些气馁,但一看到刁老头那冷冷的眼神中包含着的一丝期许,他便觉得浑都是劲,这个怪怪的师父或许非常另类,却总能让周诚信服。

    这一,周童一大早就来敲门,推开门,原来是师父找自己有事,周诚简单收拾了一下,清洗过后便跟着去了。

    “为师叫你来,是有些事想给你交代一下。”

    周诚拱手站在一旁,感觉怪怪的,刁老头越是正式,他反而越不习惯,实在不行训斥自己一下,反而会感觉好些。

    刁老头:“除夕之夜,我将会再次赴约,为了师父的道,也为了你的道。如果我死了,周童会告诉你以后怎么做。如果我没死,我会回来。”

    “徒儿知道了。”

    “为师知你心有仁孝善,出门两年,让周童陪你回去一次吧。”刁老头起站起,望向窗外,似乎想着什么,久久才说道:“一时不回,或许一世难回。”

    周诚哪里会不想爹娘,有些手足无措忐忑道:“徒儿老家离此不下千里,若是以前来去怕是得两个月,即便如今脚力快了许多,轻功有成,来去也得半个月。若是师父准了探亲假期,徒儿自然欢喜。”

    刁老头微微点头,说道:“你归乡路途遥远,我早有算定。我给了周童一样东西,凭借此物,他自会带你回去。来去不过朝夕之间。去吧。”

    周诚道谢过后正要退出,却又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转走回,问道:“师父,年前听一位师姐说一年后就是摸骨大典之期,不知徒儿能不能赶得上。”

    “你回家便是,那些小事,我早有安排。”刁老头不多说,一挥手便将周诚送出屋子,房门自动关上,又不知道忙碌什么去了。

    http://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尘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