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残缺的记忆碎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佐耳钉oo 书名:异端教徒
    当最后一丝夕阳余晖敛去光华。黑白交替,天边的火烧云被夜幕逐渐掩藏起来,神学院的气温也在逐渐下降,升腾起一层灰白色的薄雾。

    如平时一般忙碌一整天的苦修者们终于得以放下手中还未曾完成的各项事宜,回到自己的住处,此时,神学院如同深夜般寂静,其实,除了做祷告的时候,神学院都是异常安静的,没有喧嚣,没有嘈杂。

    杰克拿出来的两本(禁jìn)忌魔法类理论书籍的确给他带来了许多方便,最起码巴洛蒙和麦仑已经沉醉其中,尽管他们对那上面的晦涩记录和未曾接触过的数据感到一阵头大,但还是显得兴致高涨。

    杰克悄然退出巴洛蒙房间,顺手带上房门,临走前,他只是说自己回去睡觉,理由便是白天那一趟深谷之行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嘱咐两人几句之后才退出房间。

    走到神学院广场边缘遥望天际,这是他第一次真诚的伸手在(身shēn)前做了个三角手势。目标是遥远的穆首城。

    祝福完毕,杰克转(身shēn)走向卡迪斯的住处,卡迪斯的窗户还透着昏暗的烛光,开着一扇窗户,烛影摇曳。

    在途中遇到两名神学院的教徒,各自一一见礼之后便又分开,在这个地方,别指望有人会主动搭讪,这些个一心潜修的教徒沉闷得好比移动的雕塑,似乎就连脸谱也不会有多余的表(情qíng)变化,刻上了虔诚者的标志。

    敲响房门,在得到应(允yǔn)后杰克推门进入。

    带着老学究眼镜的卡迪斯正捧着一本教廷经书在翻看,这个担任神学院副院长职位的异端对教廷的所有经书都能倒背如流,杰克知道,这是作为神学院副院长最基础的条件。

    看见杰克走进房间,卡迪斯放下手中足有四百多页的厚重经书,习惯(性xìng)的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怎么?是不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需要探讨?”

    杰克摇了摇头,随手关上房门往前走出几步,先是站在窗户跟前查看了一番,确定周围没有任何人之后,他才转(身shēn)神秘道:“我很想知道后山石室封印的是什么东西?”

    卡迪斯猛然站起(身shēn)形,两步跨到窗前把窗户关上,随手虚空一挥,在房间内布置了一个屏遮魔法阵,这才出了口气,扭头看向杰克。说道:“我很想知道只是一个巧合还是…?”

    “巧合?什么?”杰克疑惑道,卡迪斯的这句话含糊不清,没有确切意思,让他一时间抓不到重点。

    卡迪斯尴尬的摇了摇头,笑道:“是我没说清楚,是这样的,在你来之前,导师就在这里,当时,他老人家也是刻意去查看了后山的封印,你来之后他刚走,我也是在他走之前才知道原来我还有这么一个贵族师弟…”

    “什么?导师来过?来这里?难道他…”

    卡迪斯挥手打断了杰克的话,轻声道:“神学院的几个老古董一般(情qíng)况下不会现(身shēn)的,他们已经潜修了三十多年,长老院的厚重石门从来不曾打开过,估计他们也不会无聊到每天消耗精神力来探查神学院的动静。”

    杰克哦了一声,如释负重,他还真担心在神学院闹出什么事(情qíng)来,主要不是担心凯是否能够安然离开,他最担心的就是打草惊蛇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么,导师没有破除封印?”

    卡迪斯摇了摇头。说道:“具体(情qíng)况我也不知道,看样子是失败了,也有可能只是在试探而已,毕竟,要想破除一个封印,并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qíng),更何况后山的封印显然是顶级封印,万一有什么大动静,难免会引起关注,在神学院,估摸着导师也不会做出这种不智之举。”

    杰克的左手大拇指与食指轻轻转动(套tào)在右手拇指的指环,那种沁人心脾的微凉感觉让他觉得浑(身shēn)舒泰,这个动作他总是会无意中做出来,卡迪斯眼尖,看见杰克的指环,顿时陷入思索状,半饷,他毫无征兆的起(身shēn)走到(身shēn)后墙壁敲开一个暗格,从里面拿出一本看样子已经残旧不堪的泛黄手札,推了推眼镜,等不及回到桌前坐下,便开始翻看起来。

    “你在找什么?”杰克问道。

    卡迪斯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杰克的话,依然在书籍中仔细搜索着什么。

    “别找了,这是卡斯蒂罗遗留的黑暗审判之戒…”

    赫然抬头,卡迪斯膛目结舌,他直勾勾的看向杰克的指环,昨天他才知道杰克有神器,而他不知道杰克手中的指环竟然是圣器,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缓缓道:“它,它怎么会在你的手中?”

    杰克尴尬的笑了笑,这个问题凯也曾经问过,对于自己穿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qíng),他并不想说出来,所以,他再次说了与当年一样的话。

    “运气很差,花几个奥莱银币淘来的便宜货而已,谁知道这玩意竟然这么有来头。”

    卡迪斯差点没一头栽倒,要知道这审判之戒可是异端裁决所巨头的圣器啊,杰克竟然说花了几个奥莱银币淘来的,这种事就是打死他也不会相信,可是这个中缘由既然杰克不愿意说出来,肯定也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为了避嫌,卡迪斯只能一笑而过。

    两人也没有在审判之戒的事(情qíng)上展开话题,直到天色稍晚一些,两人才一前一后离开了房间。

    后山,(禁jìn)地石室,朦胧月华照(射shè)在石门之上,若隐若现的辉光从封印之上透出来,犹如鬼火,在这片寂静得让人心慌的树林中显得这么显眼。

    卡迪斯首先来到(禁jìn)地石室。杰克随后赶到,两人先是默契的在一处隐蔽处观察了一段时间,确定没有风吹草动,这才从新走到石门前。

    杰克还是如同上次一般把手覆上石门封印,片刻间,那种血脉相连的微凉感迅速在体内游走起来,仿佛全(身shēn)的细胞都有了活力,欢快跳动着。

    杰克进入一种类似睡眠状态,双眼紧闭,脸上的表(情qíng)复杂,卡迪斯完全不明白杰克会有这种反常状态。在一天前,导师也曾这般触摸封印,两人的反应大相径庭。

    无数残缺的片段在杰克的脑中闪现,意识中尽是一片血红,到处都充斥着血腥气息,金戈铁马的战场,肆意飚飞的触目血光,片刻后场景变换,虽然还是触目惊心的血色,但是,出现的不再是场面宏大的战场,对峙的只有十余人。

    六名长着四翼的‘鸟人’,这是杰克对所谓天使的称呼,加上四名看起来实力不俗的老者,这一方整整十人,而另一方则只有三人,一名全(身shēn)笼罩在黑袍之下的男子让杰克的意识霎时间有点颤抖起来,另一名则是杰克所知的卡斯蒂罗,他全(身shēn)被那(套tào)圣铠完全覆盖,看不清脸上的表(情qíng),手中的黝黑权杖攒动着游离不定的紫色光华,另一名魁梧壮汉如同一座小山,足有两米五开外的惊人(身shēn)高,浑(身shēn)充斥着暴力美学的视觉冲击,手中那柄巨型斧头还残留着未曾完全干枯的暗红血液,(身shēn)上纵横交错的伤口见证了他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剧烈搏斗。

    一时间,杰克只觉得头疼(欲yù)裂,意识中的画面变得有点模糊…肆意扩张的膨胀感突如其来,让他没有半点防备。

    还没等他有所反应,轰….脑中一声轰响,意识中的画面如玻璃般支离破碎,而他也像是其中的一块碎裂玻璃,完全失去了意识…

    无论发生什么事(情qíng),太阳照常升起。

    杰克是在第三天的傍晚撑开了沉重的眼皮,这种感觉就好像他刚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当然,出现的画面是截然不同的。他看到的不是宫廷式的装饰,而是神学院那种一如既往古板到单调的内饰。

    卡迪斯的笑脸像是清晨的阳光,杰克能明显感觉出这张笑脸后面隐藏的担忧,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沙哑的呜呜声。

    “你两天没喝水,没进食,还是先不要说话了。”卡迪斯随手把一直放在(床chuáng)边小桌子上的水杯端了起来,一遍凑向杰克的嘴唇,一边解释道:“很是奇怪,你昏迷以后竟然不能咽下去一滴水…”

    杰克歉意的呜呜两声,张嘴喝下了一整杯水,他发现自己浑(身shēn)没有一丝气力,想要试图运用核码,却发现自己自己一丝元素力量也没有,这一刻,他彻底急了。

    卡迪斯似乎察觉到杰克的异状,放下水杯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道:“别担心,还有两小时,你就会恢复,呃,在你昏迷后导师来过,暂时(禁jìn)锢了你的魔法力,他是担心你的实力被别人看出来,要知道,在你昏迷后,神学院老古董还正巧出来了一个,他曾给你做了三次圣光医疗,如果之前不是导师(禁jìn)锢你的实力,恐怕现在整个神学院已经鸡飞狗跳喽。”

    杰克这才恍然,慢慢回忆起当时的(情qíng)形。

    两小时后,杰克在房间中布下了一个高级屏遮魔法,把事(情qíng)的经过原封不动的对卡迪斯说了一遍。

    听完杰克的叙述,卡迪斯陷入了漫长的思绪之中。

    直到房门被人敲响,卡迪斯才收回思绪,杰克很配合的撤掉屏遮魔法躺了下来,卡迪斯则走到房门处打开房门。

    麦仑很恭敬的对卡迪斯行礼,在得到卡迪斯的回应后走进房间,这家伙每天至少会来看杰克三次,不过很少会在夜间过来,因为他知道‘奥加’一直都在照顾杰克,对这个不喜言辞的副院长他总有着一种近乎畏惧的感觉。

    有卡迪斯在场,麦仑显然要老实许多,至少不会像只有巴洛蒙、杰克和他在一起时那样肆无忌惮的打闹,他询问了杰克的(情qíng)况之后便又一茬没一茬的聊天,一段时间后,兴许是他真的惧怕卡迪斯,这才离开了房间。

    在麦仑离开后,杰克冲卡迪斯笑道:“麦仑似乎很忌惮你?”

    “这孩子是个好苗子…”卡迪斯答非所问。

    “对了,巴洛蒙的事(情qíng)恐怕你是知道的了?”

    杰克点头不语,略微思索后才开口道:“我想给他解开附加的傀儡术。”

    卡迪斯笑了,这个并不比杰克脑子笨的副院长走到窗前,说道:“用他作为一个里应外合的棋子,还真是一个最好的办法呀。”

    良久,杰克才说道:“看来,只有导师才能做到了?”

    这一晚,一个周密的计划在杰克的策划之下悄然拉开序幕….

重要声明:小说《异端教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