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欲焰杀戮

    召不韦眼神迷蒙中。那双年终千迈是抚卜了那饱满的丰暖“下意识地,捏住那颗鲜红的落蕾转了一转。

    秦怡人生育之后还未与其有过闺房之乐突然被他这么捏了一捏极其敏感地私处不由浑(身shēn)颤抖了起来整个(身shēn)子都酥成了一团泥喘息着呻吟着俏脸上那勾人的媚色更加醇厚。

    直到她地(身shēn)子被这个男人翻了过来微微有些粗野地揉搓着她的私密,并稍稍有些犹豫地(挺tǐng)(身shēn)而入之后秦怡人终于心满意足地放声呻吟起来。

    而伴随着她那勾魂摄魄地呻吟她眼角轻轻滑落两颗晶莹的丹花儿在昏暗地灯光下出诡异的光芒。

    (情qíng)还是(欲yù)?

    吕不韦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自己这一生。怕是再也逃脱这个女人给自己设下的温柔陷阱了。他神(情qíng)复杂地望着全(身shēn)肌肤浮现着桃红的秦怡人扯过被子给她盖在(身shēn)上默默的穿着自己的衣衫。

    “我不要名分只是希望能做你的女人”你去吧什么时候想我的(身shēn)子了就去秦地探视下我。或者派人招我回来无论什么时候”“秦怡人轻轻道。

    吕不韦长出了口气探手去为她拂去了额前的一抹乱俯(身shēn)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说道:“怡人。你好好休息我一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吕不韦轻轻为秦怡人掩住门。脚步轻轻地离开了这座小院。而房中的秦怡早已心满意足地沉沉睡去。

    剧辛与燕东众将争论了很久但郭叹、燕旭和孟骄阳为了保存实力为了保住各自的(身shēn)家(性xìng)命。谁都不愿意冒险率军与吕军决战。

    剧辛无法说服三人最后只好同意撤军向着东北撤退企图以滦平为根基与吕军进行对峙。

    行军计划,已定之后剧辛立即派人通知驻守在凤城、舆安的守军弃城而撤同时命令大军分三路先后撤过了干渠水。

    庞暖接到燕军撤退的消息后大为兴奋急忙指挥大军进占燕东之城准备随时渡干渠追击。

    李牧的战报送到了庞暖的手上。燕南已被吕军攻占燕国大部土地已经被吕国占领的捷报立时传遍了吕军大营将士们欢呼雀跃,士气空前高涨。

    庞暖和王剪等人高兴之余也开始有点担心起来。

    由于剧辛先于吕军得到燕南失陷的消息他带着军队以最快的度撤离了东部头道防线并且迅渡过干渠水开始向东北逃逸。而庞暖因为(情qíng)况不明没有及时起对其的攻击结果让剧辛给跑了。

    剧辛撤得快留给李牧骑军部署兵力的时间就少吕军在燕南到东北一线阻击燕军撤退消灭其有生力的难度就增加了许多。

    庞暖决定立即追击这时申猴派人十万火急地送来了一封急书魏国有举兵北上的动向。

    庞暖霎时呆住了这个消息来自中原之地。秘报中说魏国是突然开始集结军队向着北地而具体意图却是不明。

    现在中原形势混乱各诸侯的打算和目的都甚为不明朗。

    王剪建议立即停止攻击做好挥师而南迎击敌军的准备。

    庞暖心中也是十分的犹豫。侵燕之战已经进入最关键的合围阶段如果此时为了魏军而撤军侵燕之计不但要前功尽弃而且大军极有可能,被后面追来燕军反戈一击惨败而归。

    尤其是已经燕南转往东北的李牧军他的处境最为危险现在他的前面有十几万的燕军稍有不慎的话就是全军覆灭之局。 “魏人无耻!“庞暖咬着牙低声自语道:“此事大王会如何应之实在是左右为难啊!“

    陈天看到庞暖的神(情qíng)不对。急忙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庞暖把申猴送来的书信递给了陈天自己提笔埋头疾书。

    他希望申猴可以想尽一切办法拖延魏军几(日rì)一旦攻陷燕国全境立即就可挥军击之。

    接着他又写了一封书信给吕不韦希望吕不韦暂时紧守要隘把所有的兵力都放到大河一线。一旦魏军真的侵犯吕境只是闭门不战等待大军回转来攻。

    陈天冷笑一声把申猴的书信。放到了案几之上说道:“庞老将军这可是最好的时机了我们可以借此机会瞬间拿下魏地。“

    王剪却挥手阻止道:“此事虽好。但却万万不可为之。毕竟按照大王的计哉”拿下燕地之后用四个月来安抚百姓收拢民心而后南下击齐。我们若是下得燕国全境之后仓促对魏用兵的话只怕齐人会迅争夺燕地而且很可能将面对三晋与齐国的联军。若是我吕国与四国同时用兵的话只怕秦国也会趁火打劫那样的话一“

    “我看此事还应交给大王决断毕竟我们的眼光和判断都没有大王的锐利和正确。“王剪激动地说道:“我们是帅军之将君命为先至于决断并非我们擅长之事。“

    “恩王将军说得对我支持你的意见!“陈天毫不在意地说道:“我等只女川漆下的兄弟负责。能把他们带回尖与家人团聚就成“※

    “命令各军明天渡河继续东进!“庞暖毅然说道。

    淮水之畔黄淮平原”

    当探知十余万燕军已经从沽水急后撤而来庞暖急忙命令各分散东进之军在准水之西集结。

    庞暖马上摆下六万余人的六个步军方阵每个方阵配备一百驾钢臂弩机。方阵的左翼是的金浩率领的铁骑军右翼是王的带领的轻骑军吕军八万多的大军在大平原上一字排弄绵延数里气势磅礴。

    郭叹和孟骄阳率先赶到平原之地。两人不顾麾下将士的疲劳立即指挥大军向汉军起了攻击。

    四万燕军在震耳(欲yù)聋的吼叫声里铺天盖地的杀了上来战马奔腾的巨大轰鸣声直冲云霄。

    冲在最前面的燕军遭到了吕军六百架钢臂弩机和选锋军万弩齐的疯狂(射shè)击几千名燕军士卒在短短的时间内灰飞烟灭战场上霎时间血(肉ròu)横飞无数的燕军士卒踩着他们的残骸席卷而过。随着“轰”“一声巨响双方开始了血腥大战喊杀声惊天动地。

    左翼的铁骑军与右翼轻骑军象两支出鞘的横刀一般呼啸而出迎着燕军的两个侧翼狠狠地杀了进去。

    吕军的铁骑军无论走过去还是现在都是吕军的绝对主力将士们的战斗力非常惊人。

    郭叹麾下的士兵非常不幸地遇上了吕军实力最为强悍的铁骑大军。他们就象满地落叶一般被这三股飓风刮得晕头转向稍稍抵挡一阵后随即开始四下逃窜溃不成军。

    郭叹气得破口大骂指挥亲卫连杀数名逃兵但士兵已然全无士气只顾打马飞逃郭叹根本无力阻止溃败之势。

    张布赫从远处狂奔而来狞狰丑陋的面孔上沾满了血迹让人望而生畏。

    他竭力吼叫着手中横刀上下翻飞挡者披靡郭叹大吃一惊转(身shēn)就走。

    张布赫看见郭叹的战旗迅向后移动顿时急得睚眦(欲yù)裂张嘴狂吼道:“弩(射shè)弩(射shè)(射shè)死他”“

    弩箭呼啸而去郭叹的数个亲兵。猝不及防之下中箭坠地。 郭叹的战马也连中数箭痛嘶横空飞起一头撞在了前面飞驰的战马上。郭叹随着战马撞击的惯(性xìng)飞出十几步开外。

    就在燕军手忙脚乱地抢救自己将军的时候张布赫纵马杀到横刀犹如空中闪电转眼间连杀四人。

    燕军士兵蜂拥而上长矛如林长箭如雨顿时把张布赫杀得连连后退。吕军铁骑随后杀到双方挤在狭窄的空间内杀得难分难解。

    郭叹在亲卫的保护下狼卑不堪地跳上战马急后逃掌旗兵举着战旗。跟在他后面歪歪倒到地紧紧相随。

    张布赫眼睁睁地看着其离自己越来越远气得吼声如雷呼号叫啸道:“杀上去杀上去夺下战旗夺下战旗”“

    吕军竭尽所能奋力杀进攻击的浪潮愈猛烈。

    张布赫连杀数人一马当先追了上去。他眼见追赶不及对准掌旗兵脱手掷出了手中横刀。

    横刀厉啸着戈,空而过狠狠地扎进了掌旗兵的后背洞穿了掌旗兵的(胸xiōng)腹然后一头钻进了战马的背脊。

    那名掌旗兵连人带马轰然栽倒郭叹的战旗随之到地吕军霎时欢声雷动激昂的喊杀声响彻在平原大地。

    燕军的右翼被金浩的铁骑击破左翼也受到了王剪所帅轻骑军的疯狂攻击。正面攻击的孟骄阳在失去侧翼保护后已经难以支撑急忙下令撤退苍凉而急促的号角声在平原上呜呜咽咽地响了起来。

    王剪、金浩督领骑军往来追杀溃败之敌战场一直向着平原的东面延伸而去。

    突然剧辛耸着大军出现吕军铁骑慌忙放弃追击迅后撤。

    剧辛率军在平原的东面扎下了大营他派人绕道而前赶到前阵报信。希望可以合其十余万大军一举击溃吕军。

    同时他召集郭叹、燕旭和孟骄阳。仔细商量破敌之策但吕军尾随而至的度之快阻击人数之多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目前吕军的作战策略已经一清二楚。燕军已经被吕军合围而且危在旦夕大军如果不能抢在李牧赶到平原之前冲破庞暖的阻击败亡也就是早晚之间的事。

    现在平原战场上燕军依然占有人数上的优势所以剧辛打算集中主力。猛攻吕军的侧翼以求迅撕开吕军的防线成功突围而去。

    剧辛说道吕军现在占据了平原西面的有利地形虽然我们在人数上。占有一定的优势但我们没有地利之便。

    如果吕军初战失利后即刻退出平原。然后依托大青山南麓起伏的山势。设下更多的阻击阵势那我们想迅突围就很困难了。

    因此我们要旧能把吕军拖在平原之上决战要大量杀伤吕军士兵这样我们才有可能一战而胜。

    第二天双方再战十几万人马纠仙几圆十甲左右的战场兰奋勇康战杀毒冲 剧辛在正面战场上投入了六万大军孟骄阳率三万兵攻击吕军方阵郭叹和燕旭各带一万五千士兵。在他的左右两翼予以保护。下午之时剧辛指挥三万燕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杀向了吕军右

    。

    两军加在一起有四万五千人而王剪所率的轻骑军一共也不过万多人而已双方兵力悬殊吕军一时之间难以抵挡步步退却。

    庞暖毫不犹豫立即命令左翼的金浩铁骑军不惜一切代价撕开郭叹的防守杀进燕军的中路从而牵制孟骄阳的部队;减少燕军对吕军正面攻击的压力。

    又命令靠近右翼的陈天率部向右翼轻骑军的后方移动以支援王剪的轻骑军阻击燕军的攻杀同时命令司马上立即带着两百架钢率弩机赶去支援。

    燕北大军犀利无比三万之车对准王剪率领的轻骑军的结合部位起了猛攻其强悍的攻击势头一浪高过一浪吕军拼死抵挡苦苦挣扎。

    吕军新贵刘天。带着本部两千人马一直在正面阻击。最后只剩下了两百多人。浑(身shēn)浴血的刘天面对排山到海一般杀来的敌人夷然不惧他举刀狂吼道:“重整队列重整队列兄弟们杀上去”“

    战鼓雷动这最后两百多名士卒紧依在刘天的左右一字排开。

    “杀”“刘天横刀前指纵(身shēn)而前奔。

    两百多人紧随其后打马狂奔他们高举武器纵声狂吼道:“杀!!!“

    两百多吕军勇士就象一粒石子投进了波涛汹涌的江河瞬间就被燕军吞噬。

    陈天连砍三人。再朵两敌然后就被数支里面刺来的长矛挑上了半空。一柄长刀横空而过刘天的头颅连同喷溅的鲜血冲天而起。

    司马尚带着步卒将士以最快的度赶到大军的右翼后方列好了方阵此时钢臂努机已经在方阵前面严阵以待。

    司马商抬头看看越来越近的燕军举臂高呼道:“擂鼓”“

    霎时之间弩机齐放巨大的轰鸣声惊天动地。 第三天的战斗。更加激烈而残酷。

    上午剧辛把主攻方向放到了吕军的右翼。

    金浩率领的五千铁骑在昨天的战斗中先是撕开了郭叹的阻击然后又狠狠地连番冲击孟骄阳的中路攻击大军。

    虽然在他们的策应下左翼的轻骑军守住了防线但金浩的铁骑军却折损严重今天剧辛以主力猛攻其部正是看出他的兵力不足意图从右翼率部突围。

    庞暖命令一万选锋军步卒赶到左翼支援正面战场上只留下五万来人结阵防守。

    不料到了下午。剧辛再次变阵他集结了五万大军。向吕军的正面起了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击。

    吕军虽然有弩机助阵但燕军人数太多吕军根本无法抵挡五个方阵几度被艳军攻破。

    位居正中的帅阵更是遭到了燕军的连番重击选锋军士卒死伤惨重方阵炭可危。

    庞暖命令其余四阵向燕军轮番反攻庞暖说你们攻得越凶正面的阻击压力就越小”

    快到黄昏的时候。中军的方阵终于因为人少。无法组织有效的防御。被燕军再一次攻破了。

    在中军左侧的张布赫立即带着三百人赶来支援。

    庞暖也带着一千亲卫杀进了战场双方将士誓死血战。谁都不愿放弃在两百步的范围内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指挥攻击的孟骄阳眼看突围在望非常兴奋亲自冲到了最前面督战。张布赫看到他的战旗越移越近遂起了突袭之心。

    他带着十几个亲卫边战边向孟骄阳所在的位置靠了过去。

    庞暖心领袖会。指挥士卒们奋力杀进一步不退。

    距离孟骄阳三十步时张布赫突然大显神威横刀左右开合连劈数人最疯狂的一刀竟然凌空砍下了四颗人头。

    燕军警觉起来。孟骄阳的亲卫们蜂拥而上孟骄阳自己也打马往后

    。

    “(射shè)品(射shè)!“随着张布赫一声大吼十几个亲卫同时举起了钢弩对准飞扑而来的亲卫们出了凌厉一击燕军猝不及防之下纷纷滚落马下。

    这时张布赫就像一头敏捷的猎豹以夷非所思的度。冲向了孟骄阳。

    围在孟骄阳(身shēn)边的七个亲卫望着呼啸而来的张布赫一个个惊慌失措地大吼大叫着。他们有的纵马上前阻敌有的挡在孟骄阳的前面有的挥动马鞭猛抽孟骄阳的战马。

    张布赫一手执刀。一手举起了钢弩在电光火石的瞬间杀死三人砍断四条马腿。

    接着他高高跃起。用尽全(身shēn)的力气一刀朵了下去喝道:“杀!“

    孟骄阳连同他坐下的战马被这雷霆万钧的一刀砍开了(胸xiōng)腹鲜血连同内脏喷泻而出战旗轰然倒下。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