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时不我待

    9ooo4[o]12116第364章时不我待

    乘着青骡驴吕不韦讲入武阳城城门。高大的拱门下很清风呼呼透人心脾脚下青石横陈巨大而光滑大概是马匹和人走得多的缘故石面上有不少坑洼。

    吕不韦满面含笑看着午马都围从前方奔至双手呈上一份盖着火印的书信。

    伸出了手就在吕不韦的双手接触到了这分书信的时候他乙经知道了吕都呼和浩特那边的结果。

    秦始皇赢政已然降生到了人世!

    不他真实的名字已经叫吕政因为他是吕不韦和秦怡人的儿子但为了最后占据强悍的秦地吕不韦不得不按照历史的步伐将自己与秦怡人的儿子赢政送去秦国。

    如今吕国虽然强悍但西秦数百年的基业尤其是近几十年的奋图强实在是撼之难摇。所以吕不韦打算用(阴yīn)柔之法与秦国先行瓜分战国诸国之后再与其一决高下一战而定乾坤。

    虽然秦军的装备远不能与吕军比较但秦国的二十等级爵位制度在战国时代却是诸国之中极为先进之法很能激励士兵用命之

    。

    吕不韦独自一人来到了空空如野的大(殿diàn)之上那一把崭新的燕西军帅椅。仍旧耀武扬威地横在大(殿diàn)的中央威严不可一世。

    过了片刻金浩急匆匆的来到了吕不韦地(身shēn)边施礼说道:“大师傅回王都的军队已经安排完毕您打算什么时候动(身shēn)回都?“

    “嗯金浩我马上就动(身shēn)今晚过后燕西占领之地的防护等事。就完全教给你了。“

    金浩一怔问道:“师傅事(情qíng)真的如此紧急吗?“

    吕不韦微微一笑说道:“对于其他人不太紧急但对于为师却是万分紧要!这个人我已经期盼见他多年了!“

    “师傅您说的是谁?“金浩随口询问道。

    不过随后他就觉。自己问了个不该去问的问题世上又岂有(身shēn)为下属和弟子者还要掌握大王和师傅行踪的道理。

    好在吕不韦深知他的(性xìng)子也不会就此见责只是缓缓的说道:“我儿赢一政”“

    呼和浩特城里的这个夜晚一如既往的充释着靡靡歌舞乐声弥漫在坊市的沉沉夜幕下繁华的呼和浩特如今是战国所有富贵之人的理想之地。

    这里绝对不会有战争。和平的呼和浩特背后是吕军空前强大的军事实力在绝对武力的面前任何诸侯都望而生畏不敢挑战其威严。

    夜色越来越深一条街上的灯光逐渐变得昏暗起来萧索的秋风裹夹着片片落叶漫天扬起倚门而立的丰腴故女早已回了自己的安乐窝而多数人的安乐窝中这个时候都有了一个肯花钱与她共度寂莫长夜的男人。

    应该说战国时代的((妓jì)jì)女。与其他朝代乃至后世的故女有着极大的差异。

    虽然他们出卖色相和**都是为了换取生存的钱财但对于战国的((妓jì)jì)女来说。在利益的拨取间还混杂着一丝丝不愿意遮掩的玩乐

    。

    男人”对于她们而言。不仅是铜钱的来源还是打寂宾长夜的工

    。

    无(欲yù)不欢极度开放的民风直接导致了糜烂的升腾即便是故女也概莫能外。

    端庄秀美如蔺惜儿这样的贵族女子在心怀敞开之后(床chuáng)第间也是**(裸luǒ)的竭力需求。而就算是内敛羞涩如水湄这般在与吕不韦欢娱时的表现也足以震撼掉诸多后世人的眼球了。

    食色(性xìng)也孔老夫子的这句话在这战国时代得到了最直接、最彻底的诠释。

    吕不韦风尘仆仆的回到呼和浩特却没有直接进入王城而是直接来到坊市之处上了一座三层的小楼之上。 华丽的飞檐上悬挂着的一排粉红色的灯笼依旧在风中摇曳着而那一间间闺房里虽然喧嚣了一天的歌舞乐声已经平息。但其间却次第传出各种各样的喘息声、呻吟声。

    吕不象的手下们这个时候早就各自拥抱着一个个姿色过人的高级((妓jì)jì)女沉沉睡去网网做了一番剧烈运动就算是这些粗鲁的汉子也有些疲倦那双手还径自握着一团高高鼓胀的丰盈不愿撒手。

    而怀中((妓jì)jì)女的丰满(胸xiōng)脯。虽大多已被柔捏得松软涂满脂粉的脸上也在疯狂后被汗水冲开了一道道的沟壑一但这一切却更是让他们心下舒畅和满意与那些肮脏的、浑(身shēn)散着胞气和汗臭味的下等((妓jì)jì)女相比这些香啧啧地、极会挑逗男人的女子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女人。

    他们宁可将自己积攒的所有家财献出来换取这么一个可以让他们(身shēn)心极度欢娱的女人。

    吕不承的手下们心满意足的睡去可是他们的主人却很不爽。嗯非常非常的不爽甚至可以说非常非常的惶恐和害怕。

    不仅是因为他眼睁睁的望着面前趺坐在(床chuáng)榻上的那个(娇jiāo)滴滴风(情qíng)万种女子不能扑上去享用。还因为他(身shēn)前的案几之后坐着一个与他面貌三分酷似的青年而青年的(身shēn)后还站着几名杀气腾腾的雄壮汉子手中的利刃分在不同的角度但吕不象可以断定只要那青年有任蚓罗匠新卑书请到脚联盯加此o

    “; …忍二占此利刃就会毫不留(情qíng)地刺讲他地(身shēn)体奋尖他的(性xìng)六

    这一集他毫不怀疑。

    吕不乘是一个心(性xìng)(阴yīn)沉的人喜怒不形于色多年的颠沛流离与四处迁徙也锻造了他(阴yīn)冷肃杀的坚韧意志。但此刻他确实是感到了端于内心灵魂深处的恐惧和慌乱。

    虽然脸上并没有多少变化,可他的额头上乙经渗出了一层细密地

    珠。

    在对面青年和他的手下们跟前吕不乘头一次有了无力的感觉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

    因为这个青年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他的面前更因为这个男子方才揭开脸上的黑谨露出里面那张年轻俊逸的面孔。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回来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找到自己他只是直觉的触摸到他那淡淡的杀机。

    大大王。不知大王找到臣下有什么话要吩咐吗?“昌不未颤声说道。

    “我原本是要有事找你诚如你所言。“男子正是吕不韦他淡淡笑了笑说道:“但是我见到你突然又想直接干掉你。“

    吕不韦没有说谎这就是他现在的心思。

    他找到大哥吕不象其实是与楚国熊氏有关但是真的当面见到这个没用而荒(淫yín)的大哥时。他就产生了一种直接将他弄死一了百了的冲动。

    吕不承浑(身shēn)一震。面色有些煞白。

    他虽然在人前嚣张彪悍但是他却是依靠着自己是吕王吕不韦的亲兄长的(身shēn)份其实他很怕死而且比一般人都要怕死。他跟弟弟吕不韦不一样吕不韦有着(胸xiōng)襟和囊获天下的野心但他却只有着风流人生的想法而已。

    而他更加明白。对于如今吕不韦这样的大人物来说弄死他这种血缘上的所谓兄长。就跟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吕不韦有很多种办法让吕不未可以彻底。无声无息的离开这个世间。

    而到了最后就算是父亲大人得知真相恐怕也不会为了他这无用的长子而与吕不韦这风华绝代的次子反目。

    只是吕不象很是不明白自己跟吕不半虽然接触越来越少但兄弟间却没有生任何直接的冲突自己在吕不韦的面前。只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人物吕不韦何以要跟自己过不去呢?

    吕不承不是傻子他立即想起了和自己合伙经营生意的熊太。

    定了定神后吕不未撩衣跪倒说道:“大王在上臣吕不象见驾但要大王有命。臣下莫不遵从。

    吕不乘本就是胆子奇小之人不然当年也不会被妻子季氏欺负得如此窝囊要不是吕不韦出头8不象怕是要做一辈子的妻管严。

    “我在你心里是大王吗?只怕是兄弟都算不上吧?“吕不韦嘴角浮起玩味的笑容。

    吕不乘没有说话嘴角抽*动着但他的神色证明了一切。

    “既然这般我就说两句!“吕不韦摆了摆手抬头看了看那个已经被吓傻了的妖娆((妓jì)jì)女。一名王宫侍卫上前一掌就让她送入了昏迷之

    。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假冒盐商与你接触之人应该是楚过派来之人吧?而且(身shēn)份绝不会低起码也是王室之人可对?“

    “这”是的!“吕不参略一犹豫之下见到吕不韦那冷漠的眼神马上明白过来。此时自己若是再有隐瞒的话只怕是很难活过今夜。所以他回答的马上干净利落没有任何的推谭。

    这一点倒是让吕不韦心下略为消气省了很多的力气。

    “不要说什么大王不大王的你若是还认我这个兄弟的高。我希望你继续拖延时间与楚国之人接触并且要将我吕军的动向绝对真实的透漏给他们。而且在关键的时候可以随其一起离开吕国!“

    吕不乘略一犹豫。低声说道:“大王能不能保证臣下的安全?“

    “当然可以我非但会保得你的安全还是给予你升迁的机会事了之后我会封赏你为郡守你喜欢楚地的美女那就在楚地选个地方吧如何?“

    “楚地?你的意思是。是你真的打算侵楚?“吕不乘心下一惊。

    “我建立吕国。为的就是争露天下不侵略别国如何一统天下建立我吕氏千百年的基业!“吕不韦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古怪望着吕不未的面容越来越是不屑起来。

    他几乎可以预见到。一旦自己的子孙上了王位必然会将其这一支丢人现眼的亲族彻底的灭绝干净。

    想到这里吕不韦的心头却是突然一怔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yīn)险?竟然把自己厌恶之人。留给后世子孙来屠杀!

    几乎是在吕不韦暗中布置想要利用吕不象这条线迷惑楚人的同时齐北百姓的搬迁。已经在田沫傻的全力支持下开始拉开了序幕。

    十几万人扶老携幼。带着全部的家私驱赶着成群结队的车辆沿着齐赵两国边境北上准备先期到达燕西然后在燕西略作休整后再在吕**队的保护监督下。沿着吕国修建的国道直入吕国境内。目削地是大河之东的一块水草丰茂的土地那是吕王吕不韦专门入且。他们这些无产无业之民的士 顺理成章之下赵国被秦占而后被吕国光复出来的赵民百姓们也重新获得了一个合法的平民(身shēn)份在吕国文官们的帮助下一路向北而行在大河之南安(身shēn)立命了。

    对于这批人数高达数十万的新民来说吕国朝廷的这番举动无疑是给予了他们再生的机会。

    平民的(身shēn)份再次获的土地这些都是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qíng)。如果不是这次移民他们乎乎孙孙还是会沦为贵族们的奴隶继续过着暗无天(日rì)的生活。

    数十万翻(身shēn)的百姓们欢天喜地对吕国朝廷的感恩戴德之声通过各地官府的奏报雪片一般地汇集到呼和浩特城里来这让吕王吕不韦心(情qíng)非常舒畅。

    与移民计划,所带来的政治和经济效应相比虚荣的吕不韦更喜欢这种被子民欢呼膜拜的感觉。

    吕不韦听闻田沫嗯移民之时感了风寒犹豫再三之下亲自前望探视。

    吕不韦在其榻前还没等说上三句却被田沫傻一把抓住了手。田沫嗯的手温润而火(热rè)痴痴地道:“不韦你说你是不是本郡主命中的魔障?本郡主”“

    吕不韦无语对之。

    面对这个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不正常的丈母娘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尤其是跟她独处之时他竟然有些心慌。

    “胆小鬼!“

    田沫傻面色有些绯红嘴角浮起一丝挑逗地微笑似是喃喃自语。

    战国贵族女子的着装本来就非们毛暴露尤其是那(胸xiōng)前更是(春chūn)光无限。田沫嗯人生得更是极其丰腴(胸xiōng)前更是波澜起伏。

    吕不韦无论怎么回避。近在咫尺的田沫傻(胸xiōng)前那白花花粉嫩地一片以及那(诱yòu)人的深邃(乳rǔ)沟。随着她那有些紧张和迷乱的呼吸而起伏着地两团跳动地丰盈都毫无遮挡地进入他地视线。

    正在这时涪台月枝缓缓走进房里见到吕不韦已经起(身shēn)正在面色尴尬地为躺在(床chuáng)榻上的田沫傻诊脉不由掩嘴嘻嘻一笑说道:“母亲大王!“

    田沫俱面色红润抬头来瞪了语台月枝一眼说道“月枝你看母亲为了你们的事都累成什么样子了你们到好如今才晓得来探视

    。

    涪台月枝盈盈走过去。赔笑着道:“母亲我家大王给你诊脉这得是多大的缘余“

    田沫傻这会儿已经定下神来了恍惚间却有些明白自己与吕不韦方才那独处的机会很可能是涯台月枝的故意安排难道”

    田沫傻笑着盈盈向涯台月枝那边走了过来袍袖在挥舞之间到达吕不韦的(身shēn)侧时吕不韦突然觉愕有一只玉手轻轻在自己的腰间抚摸揉捏了一下。

    吕不韦愣了一愣猛然似乎也明白过来了什么哈哈笑着一如既往习惯(性xìng)的丝毫不顾及田沫傻在场一把就将涯台月枝拥在怀里放在了自己的腿上。这种亲密的动作谤台月枝早是见怪不怪但心里装着(春chūn)事的田沫傻神色间却愈的迷离了起来。

    要是在以往之时涯台月枝会很自然习惯的躺在吕不韦的怀里;但这一番她却微微觉有一丝丝的别扭和尴尬。

    她面色有些绯红妩媚如水的大眼中闪出一抹复杂的眼神匆匆在吕不韦淡定自若的面容。扫了一眼后迅收回然后轻轻对着其母田沫嗯招了招手。

    一场吕宫王族内的**之时即将在此间展开一 傍晚时分吕不韦才与涯台月枝离开田沫俱的居所另类的欢娱给吕不韦带来了特殊的乐趣无论是在生理上还是在心理上吕不韦都是万分满足不已。

    吕不韦紧紧地将谤台月枝拥在怀里柔声安慰道:“月枝本王本王真的没有想到你你竟然会如此的 “

    瞻台月枝在吕不韦的怀里展颜一笑但她旋即感到自己的男人似是又有了一些异样不但(身shēn)子(热rè)呼吸声还变得急促起来。

    她一怔之下绵软的(身shēn)子在吕不韦的怀里一扭突然感觉吕不韦的手抚向了自己丰满(挺tǐng)翘的香(臀tún)当即涨红了脸网要推拒又想起网网的**瞬间就又瘫软在吕不韦的怀中。

    吕不韦的手伸进涯台月枝的小衣畅通无阻地抚在了那浑圆(挺tǐng)翘的香(臀tún)上那只手顺着香(臀tún)一路向上他轻轻为涯台月枝脱去小衣看着她那白雪肌肤间的两点嫣红周围一道道的淤痕不由心下更为满足起来。

    “大王”“(诱yòu)台月枝忍着羞意转过(身shēn)来(胸xiōng)前两颗饱满的丰盈一阵晃动(乳rǔ)波((荡dàng)dàng)漾。她紧紧地抓住吕不韦的手缓缓向自己的饱满上放去口中喃喃自语着道:“大王我这里是不是一点不比娘亲的差“

    入手温(热rè)而有弹(性xìng)。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让痞台月枝浑(身shēn)一颤忍不住挪开手俯(身shēn)下去一口含住了那颗鲜红的落蕾。

    谤台月枝瞬间似是要晕厥过去羞不可抑地扭动着(身shēn)子两条修长的**拧成了麻花儿一般脸上羞红得能滴出水来那呼吸也顿时变得急促起来低吟着道:“大王我要死了 “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