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攻燕

    9ooo612116第36o章攻燕

    蒋涛传令今军。列队雌备攻昌不韦在营帐内高

    “是大王!“蒋滴答应一声。快步出了中军大营。

    在方向鸣的指挥下战场上最奇特的一幕出现了。

    排列在前的数万吕军人马整齐的向后退去武阳城正门前千多步之内瞬间再无一人。

    这样的举动立即吸引了武阳城上燕军的注意只要能看得到的人。他们的目光就不由自主地集中到这块地方。

    辆高塔推车缓缓的在数千士卒的护卫下向着武阳城城门((逼bī)bī)近。

    燕军正门指挥官皱着眉头苦思不解。

    他实在想不出吕军在搞什么鬼这样的高塔推车由实心木所造高达十余丈一边喜有楼梯和滑梯。士卒从楼梯上到车上的顶台。

    站在顶台上可以直接登上城墙。或者弓箭手在高塔顶台上居高临下的(射shè)箭可以压制对方的弓箭手。确实是攻城拔寨的好工具。但它却有二个致命的缺点一是行动迟缓。二是不够牢固。

    因为造得太高所以虽然它的低下装有滑轮但还是无法快得起来。因为同样的原因它的坚固程度差了不止一筹。正因为有这二个致命的弱点所以它在大规模交战中作用不大。

    投石机正是它的最大克星因为慢所以成为投石机的打击靶子因为不牢固所以经不起打。

    在前几天的攻击中吕军也动用过此物但效果不好被城墙上的投石机打碎了数台不得已只好退去。

    只见这数千吕军步卒来到城门前八百米远处站定分为三队每队一千人上平

    正中一队最是奇怪当先一名吕军将领(身shēn)着银白色的钢甲手里拿着一柄丈半长的精钢戟。

    城头上的燕军士兵议论纷纷有一个燕军士兵嘲弄着道:“难道他们只凭这三千来人就想要攻击武阳城嘛。“

    这句话立即引起了城上众燕军士兵的哄堂大笑。

    这三千步卒排好阵形后面又出来了三千骑兵这些骑兵燕军可并不陌生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吕国铁骑军。

    后面又来了数百名辐重兵他们每个人都捧着二捆箭疾步跑到推车顶台毛上将箭枝放好。看这(情qíng)形。似乎是要弓箭手实行压制(射shè)击。

    “投石机准备一旦对方的推车进入五百步之内。就给我狠狠地(射shè)击!“城上的燕军将领冷笑一声。下达了命令。

    但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命令。竟然是他这一生中最后的一个命令。

    当所有的插重队全部离开时。十来丈推车的顶台上除了几个空位外都堆满了箭枝。

    随后一名(身shēn)着七彩斑澜铠甲的吕国将军在铁骑军队伍之后缓缓的策马走过沿着楼梯而行慢慢登上顶台。

    当他解下背上那张特大号的黑色巨弓取过箭支之后开始缓缓张弓。做势(欲yù)要进行(射shè)击。

    “他疯了么?这里离城门可有弃百步远啊!“

    无论是山坡上的吕军士兵还是城墙上的燕军士兵心头同时涌起了这样的疑问。

    整个战场在这一刻诡异的安静下来。所有人屏息注目看着此人的一举一动。

    在数十万双充满了惊疑不信和嘲弄的目光中他终于(射shè)出了这惊天动地的一箭。

    似惊雷似闪电根本就没有人能看出这一箭的轨迹他们只看到此人右手一松几乎同时武阳城正门高塔上悬挂着的燕国大旗的石杆。象是被千斤巨石击中一般出“咚“的一声巨响碎石四散石杆从中部断裂在无数双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眼睛里轰然倒下。

    站在石杆旁的燕军军官傻傻的转过了头他看到推车顶台上的那员吕将又一次的松开了弓弦然后他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他张开的口中飞了进去巨大的力道将他整个人都掀了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啊?是恶魔?还是神仙?这是他临终前最后的一点小思考。

    站在顶台上之人正是吕国雷霆将军王剪他那绝世无双的箭术在此刻挥出了最大的功效。

    第一箭他(射shè)到了燕军引以为傲的旗帜给了对方当头一棒。

    第二箭他的箭枝从对方的前沿军官的口中穿过更夸张的是,竟然将对方胖大的(身shēn)躯带起深深地钉入了后面的木板上一缕鲜血顺着他的背后蜿蜒而下说不出的恐怖凄厉。

    随后王剪一箭快过一箭面前的箭枝很快就(射shè)光了王剪(身shēn)后的二名士兵不断的将四周的箭枝。放到他的右手边方便他来拿取。《小》休息休息一下吧《说》书名号部分是文字版网站《屋》 天空中留下了一道道箭枝的残影。不停地传来雷鸣般的“嗖嗖“破

    声。

    是的正因为箭的度太快几乎是在王剪松手的那一瞬间箭技已经到了它行进的目的地所以空中只能留下残影而如此快捷的利箭。已经过了音波的传递度小所以人们所听到的也只是先前的声音。

    如此恐怖的箭术已经出了人类的认知范围既然连看也看不见。又要如何抵挡王剪的每一箭都要带走一条以上的人命燕军军官是他重点照顾的口一。凡走出现他(射shè)程内的燕**官无一幸免。

    很快当王剪(射shè)出第五百箭的时候正城门的一段百步城墙上已经是没有半个活人。

    他竟然以一人之力成功的控制了整整百多步的战线。如此威势如此战绩就算是亲眼所见也让人难以置信。

    个正常人能(射shè)中百步之外的目标已经是一个难得的精箭手了能够在百五十步内(射shè)中大多数目标便可以称之为神箭手!

    但是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射shè)中二百步之外的东西。

    王剪在此战之中竟然表现出了远人类极限的水准竟然能够在八百步之外。做到箭无虚而且所有箭枝都是入石三分显然犹有余力。

    人力有时而穷。就算是投石机的(射shè)程也不过是六百步之内而已。

    何况世上也没有哪个弓会有八百步的(射shè)程更何况就算是有了这样的弓箭人的眼睛又怎么能看清八百步之外的东西而做到箭无虚呢。

    “箭神后具一“燕军士兵悲声惨叫。

    “王将军威武一“军士兵高声欢呼。

    就算是吕军阵后的昌不韦等人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良久吕不韦抬头看去只见(身shēn)边众人都是如同自己一般呆若木鸡。他咽了口吐沫。涩声叹道:“大舅子神箭绝技看来又是大有进步而且修为更是达到天境之畔只怕突破将不久已啊!“

    “大王此言不错。王将军这段时间修为艺技进步神;而且不只是王将军 陈将军的修为也是令人叹为观止等下大王亲见之后定然更会大为赞叹。  “庞暖出列躬(身shēn)说道。

    “什么?难道陈天如今的境界也是已经”

    庞暖神秘的捻须轻笑却并不言语。

    “怎么?庞老将军和本王打哑迷吗?你这不是掉本王的胃口嘛!“吕不韦无奈的摇头叹道。

    两人相视一眼。同时哑然失笑起来转过头去继续观战。

    庞暖早就猜测过。王剪甚少离(身shēn)的那柄黑色巨弓就是传说中的神器后弃(射shè)(日rì)弓。此玄已经更是完全肯定下来王剪手上拿着的整是此弓。

    不亏是天下传名的神器此弓威力果然无比巨大更令庞暖想不到的是世上竟然还有王剪这等修为高深的神(射shè)手。

    神弓配王剪。更是如鱼得水挥出了不可思议的功效。

    “大王有令前进攀墙!“

    推车之上响起一道雄厚深沉的声音以顶台为中心远远传开数里之内就像是在耳边说话一般。清晰可闻。

    城头上的燕将们再度动容一员燕将脱口而出道:“好精湛的修为此人内力之强足以跻(身shēn)地境之列想不到这吕军之内竟是如此藏龙卧虎啊。

    何慕林一看。原来说话之人正是自己手下的悍将任劳。

    如今重新组建大燕国西路军何慕林为主将手下分置两名都尉正是他的得意手下任劳任怨兄弟。

    “任劳此人修为较你如何?“在何慕林的心目中任氏兄弟已经是骁勇的高手仅次燕氏王族的长老奉供们而已。

    “回禀将军。属下怕是万万不及以属下看来只有宫中的长老与奉供们才能与其比肩。 “任劳当年被王剪带军所败后更是在武阳城被吕不韦轻易击败如今再也不感傲然遇事无不谨慎小心所以如今实事求是的躬(身shēn)答道。

    “什么?竟有如此厉害么?那么这又是何人?“何慕林转向对吕军将领极为熟悉留意的任怨却见他也是一副大惑不解的模样不由生气地道:“任都尉想必不知道此人的(身shēn)份吧。 “

    任怨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硬是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艰难的道:“此人甚为年轻而且穿戴的盔甲更是华丽,怕是怕是吕不韦的两名弟子之一!“

    原本守卫在推车前的三个吕军士兵在听到号令后左面的队伍整齐的向前跑去。

    经过这十天的攻城虽然没有攻破武阳城但城外的护城河已经被吕军用自己的血(肉ròu)填满。

    他们踏着自己同胞的尸体、石块和杂物跑到城墙之下架起云梯开始向上攀爬。

    中间的队伍也开始移动他们向前奔出五百多步。在距离城门三百步处停下。

    这已经处于投石机的(射shè)程内但他们正面城墙上的燕军士兵都已被王剪(射shè)杀干净所以没人((操cāo)cāo)纵投石机这也就不会对他们构成威胁。

    看到吕军开始攀爬城墙燕军的指挥军官按捺不住下了死命令无数的燕军士兵被迫冲上城墙想要阻止汉军的前进步伐。

    王剪仿佛看到了最可笑的笑话他那张粗扩豪迈的脸上微微扯动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小'吟((荡dàng)dàng)的分割'说'吟((荡dàng)dàng)的广告“屋’ 王剪再度举弓(射shè)箭新出现的燕军士兵立即尝到了他们袍泽生命尽头时的滋味。《小》休息休息一下吧《说》书名号部分是文字版网站《屋》 不过这一次。王剪并没有直接(射shè)杀他们而是(射shè)穿了他们的手脚将他们牢牢的钉在的上与墙头。

    受了箭伤的燕军士兵由于(身shēn)体被贯穿钉在墙上遭受着极大的痛楚他们忍耐不住杀猪般的术“嘣来一时!墙卫鬼哭狼嚎好不(热rè) 。※

    然而这样的效果。却是十分的明显燕军士兵不再理会军官们的催促就是不愿意往前冲是以第一队的三千吕军士兵顺利登上城头。

    此时武阳城的正前门突然大开一队队的燕军骑兵疾驰而出他们的目标就是推车上的王剪只有除掉这个级威胁武阳城才有可能守

    。

    “糟了是燕军骑兵我军前军都是选锋步军。如何可以抗衡的了?“赵寂的脸色一变惊呼出声道。

    燕军的骑兵重新建立起来十分的不容易所以武阳十万的燕军只得骑兵二千多人。

    但是骑兵一旦冲了起来其声势浩大威不可挡。

    他们勇往直前。所有阻挡在骑兵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都将被他们彻底撕碎。

    燕冥是燕军骑兵的统军师帅他自问勇武过人每次冲锋妹都是冲在第一个今天也不例外。

    他最喜欢看到每次冲锋时前进道路上的敌人军队。慌乱躲避骑兵的模样。

    现在他的面前。就是吕军的步军根据以往他的经验这些步军应该要惊惶失措的逃跑才对但现在他却看不到任何波动。

    不会是吓傻了吧那个气势强悍的吕军将领站在那里不知道在傻笑些什么难道他想凭着那杆丈半长的大戟抵挡自己的二千骑兵吗?

    这些8军也太小看我们的骑术就让我来教他们一下吧。

    燕冥想到这里。突然看见了令他无法相信的一幕。

    燕军骑兵笔直的向推车冲来当其冲的就是驻扎在城门前三百步处的陈天一部。

    望着里面奔来的洪流陈天却开心的笑了起来。双手握住精钢戟的长柄。

    这时最前面的燕军骑兵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只见他双手向前一挥那燕军骑兵连人带马像是纸糊一般被他狠狠的砸到了半空之

    。

    “我这是在做梦么?可是为什么这么痛啊?“那燕军骑兵临终前还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一切。

    陈天挥舞起手中的精钢戟率领着手下的众选锋军士兵向前冲去他手中的精钢戟。虽然比不得神器仙器但锋利程度上却也实是恐怖无比当真是碰者伤筋断骨擦者断骨伤筋。

    如果说骑兵在战场上是一枚无孔不入的钉子。那么陈天如今就是一个无坚不摧的铁锤他就这样迎着敌人的大部队冲了上去以硬碰硬力强者胜当先的近百燕军骑兵被他带着步卒打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小》休息休息一下吧《说》书名号部分是文字版网站《屋》 号角声响起。后续的骑兵勒马转向他们朝二边绕了过去。从来就是一往直前的骑兵。在更加强悍的陈天面前被迫选择了退让和回避。

    “天境修为。个人战力完全达到天境啊。“吕不韦兴奋得只想开口大呼自从他回到呼和浩特以来还没有如此激动过。

    若非要自重(身shēn)份他早就跳将起来纵骑下去也一显自己的(身shēn)手但他晓得那样的话必会令众将有怨。

    此刻吕不韦只能是满面(春chūn)风地道:“庞老将军陈天何时达到的天境这家伙的修为进步比我怎么强了如此之多。“

    “回禀大王这是墨老宗主前段时间教授了他三(日rì)之后陈将军的修为就开始突飞猛进了起来。老臣认为陈将军的进步定然与墨老宗主大有关系。

    “庞暖连忙上前解说道。

    看了庞暖一眼。吕不韦心中很是奇怪地想难道岳父他老人家能够令地境之人几(日rì)达到天境不成?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吧难道他老人家已是突破天境。达到了仙人的境界?'小'吟((荡dàng)dàng)的分割'说'吟((荡dàng)dàng)的广告“屋’ 燕军骑兵们绕过陈天所部他们的目标直指推车顶台的王蓄此玄围绕在推车前的就只有(身shēn)穿布衣手持长戈的千多选锋军士兵。

    虽然在他们的(身shēn)后还有着数量三千的特种骑军士兵但谁都知道这三千的特种骑军是留着冲击城内之敌所用。

    然而面对越来越近的燕军骑兵人马皆挂黑甲的特种轻骑军士兵非但没有上前护卫反而在吕不韦的命令下开心向后退去了数十

    。

    如此一来燕军骑兵面前就只剩下一千的吕军步兵。

    终于燕军骑兵的第一波攻击正式开始动起来。骑兵们斜举长矛对准面前的敌人想要把他们一个个对穿起来。

    当前一排十余名吕军选锋军士兵突然矮下(身shēn)去他们滴溜溜地贴地滚向骑兵们冲来的方向。这是一个多么蠢笨的动作在万马奔腾的铁蹄下冲进去岂不是立剪就要被踏成(肉ròu)酱。

    但是惊人的一幕再次上演当马脚踏上他们的(身shēn)体时他们并不躲闪而走向着马腿挥出手中长戈将马腿勾断刺折。

    疾驰中的烈马。突然失去一蹄一个个的摔倒了下去。马上的燕军骑兵更走向前狠狠的飞了过去。

    第二排的选锋军士兵早就等候多时他们飞快的刺出长戈对准摔得头晕脑涨的燕军骑兵们的脖子就是快捷的捅了过去讣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