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赵宫争

    ooo212116第339章赵宫争

    时整个邯郸王宫!内。只经是哭声片宫内随处可吧滞孝服的(身shēn)影每经过一处门廊都会遇到(禁jìn)军的仔细检查。

    闻讯赶到的赵国百官跪倒在惠文王的寝宫外哭嚎之声响彻夜空。

    在外面巡视的安全幼看到吕不韦出来悄悄走了过来引着他进入侧室低声说道:“韩妃让我告诉吕王若是还念昔(日rì)之(情qíng)就不要参与到宫斗之中。这不只是她的意思也是平原君与平阳君的请求。别人答应您的条件。她可以加倍给予无论是任何条件。”

    吕不韦点了点头道:“韩妃已经与平原君他们联手了吗?”

    安全勤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现在两位有继承权的公子自然都要有些外援。从吕王的角度来看平原君他们支持的公子丹即位总比廉颇支持的公子寂即位要好吧!刚才几位大臣动议公子寂登基惹得韩妃了一通脾气。”

    大概是看出韩嫣对吕不韦十分的重视安全动对吕不韦的态度已是相当尊敬。没有了再次见面时的敌意。

    吕不韦整了整衣袖从正门进入灵堂之内安全动指引吕不韦来到灵堂的左侧。吕不韦来到公子寂与公子婉儿的(身shēn)边。一脸悲恸的跪了下去。

    公子婉儿早已哭得美目红肿看到吕不韦小(情qíng)不自(禁jìn)的向他肩头靠来吕不韦心中一凛慌忙用眼神制止住她没想到公子婉儿双目一闭竟然倒在了吕不韦的肩头。

    吕不韦张臂揽住她的纤腰紧张地道:“公子 ”

    公子寂转过脸来好在眼前(情qíng)况特殊他并没有生出任何的疑心声音沙哑的对吕不韦说道:“吕王麻烦您先扶婉儿去房间休息。顺便找位御医为她诊治一下”

    吕不韦点了点头和安金面架起公子婉儿来到侧室幸好御医革耙一直都候在这里。他为公子婉儿检查了一下长嘘口气说道:“不妨事只是伤心过度让她休息一会儿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qíng)。”吕不韦这才放下心来。

    这时听到门外一阵(骚sāo)动却是平原君与平阳君一起来到安全勤忙离去招呼两人随手将房门掩上。

    吕不韦透过窗格向外望去却见平原君与平阳君穿着一(身shēn)孝服脸上的表(情qíng)都是肃穆之至唯一不同的是平原君的脸上多出了几分郁闷和无奈他的手中拿着一份诏书显然是韩嫣交给他的那份遗诏。

    吕不韦内心忍不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只要平原君宣读完这份遗诏公子赵丹就会顺利登上王位韩嫣一系就可以成功执掌大赵的政权。

    公子婉儿忽然出一声长长的哀叹她在(床chuáng)上移动了一下(娇jiāo)躯缓缓睁开双目说道:“不韦”。

    房间内除了两人并没有其他人在昱不韦也就没有太多的顾忌来到(床chuáng)边公子婉儿含着眼泪扑入吕不韦的怀中。”公子婉儿凄凄艾艾的说道。

    吕不韦轻轻吻了吻她光洁的前额安慰道:“没事的一切都会过

    。

    公子婉儿紧紧抱柱吕不韦的(身shēn)躯泣声道:“答应我永远留在我的(身shēn)过 不要离开我

    吕不韦重重点了点头这时外面响起大声的咳嗽吕不韦慌忙放开公子婉儿站起(身shēn)来。

    却是安全幼进来向公子婉儿说道:“公子(殿diàn)下平原君就要宣读遗诏了您是不走过去一下?”

    公子婉儿点了点头在安全动的扶持下向门外走去来到门前她转(身shēn)向吕不韦道:“吕王!你不去吗?”

    其实惠文王的遗诏跟吕不韦没有任何相干可是以吕不韦的(身shēn)份参与其中也算的上合(情qíng)合理吕不韦连忙跟了过去。

    吕不韦和公子婉儿重新来到灵堂此时韩嫣已经来到灵堂之中平原君与平阳君交换了一个眼色平原君来到正中大声宣读遗诏道:王室不造天祸未悔先王创业弗永弃世登遐”

    遗诏的内容很是乏味吕不韦主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公子寂的(身shēn)上却见公子寂原本充满信心的面孔突然变得苍白他不可置信的望着平原君公子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平原君在关键时刻竟然会依然与韩嫣站到一处。

    公子寂双目就快被仇恨燃烧他握紧双拳正(欲yù)站起这时从群臣中已经站出一人此人是大赵司寇官郑朱为官向来清正为人网直不阿一直都是公子寂的坚决拥护者。

    郑朱大声说道:“吾王在世之时已经定下公子寂为继任新王又怎会在临终前仓促改变?”

    平原君没有想到会有人站出来如此质问王后肥鸾已是神秘的失踪不知去了何处。他本以为大局已定却没想到郑朱会跳出来。

    平原君并不慌乱平静地道:“郑大人遗诏的确是王兄亲口所述。

    郑朱哈哈大笑起来。冷声道:“好个亲口所述!大王说这些话的时候究竟有谁在场?。

    他环视(身shēn)后百官继续说道:“我等来到宫中大王已然驾崩难道大王临终之时。君侯始终守在君侧?”

    平原君脸色已是有些难看起来在此之前他和郑引 六人等。都可算是交(情qíng)不错但到了拥古!事时却汛鹰”成两派。

    郑朱冷笑着道:“废长立幼违礼不祥。公子寂乃是王后所处更是嫡出之长小是天命所归我等绝不承认君侯手中的那份遗诏”。

    平阳君上前两步。怒声道:“反了!郑朱!你(身shēn)为大赵司寇居然敢在先王灵前小大放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辞你眼中还有没有先王?”

    郑朱冷冷道:“郑某一颗忠心对天可表今(日rì)便是拼得一死我也不会让(奸jiān)佞小、人的(阴yīn)谋得逞!”

    众臣之中又有几人站了起来公子寂的脸上闪过一丝安慰他起(身shēn)道:“(欲yù)加之罪何患无辞!寂一心为国出力为父解忧自问没有任何的错处父王绝不可能留下这份遗诏。”

    直都未曾言的韩嫣冷冷说道:“公子寂!你父王病重之时你来(床chuáng)边探视过几次?又怎知道大王不会留下这份遗诏?”

    公子寂冷笑着道:“寂对登上王位并无苛求只是寂不会让大赵的江山平白无故的落入外人之

    韩嫣冷笑道:“外人?难道在你的眼中只有你才是赵氏嫡亲的子孙吗?”

    公子寂怒道:“我父王重病之时委次我来探病你都百番阻挠今(日rì)又不知从何处弄出这份遗诏!却不知你究竟是何居心!父王突然驾崩韩妃好像并未向大家交待死因?”

    韩嫣冷冷的道:“赵寂你难道真的想知道大王的死因?”

    她转(身shēn)向平阳君道:“逃逸的张妃带到了没有?”

    平阳君恭敬的道:“启禀韩妃那逃逸的张妃已经带到。现正在宫门外等候落!”

    公子寂的脸色突变。要知道去年此时是他指使张妃给惠文王服用长命丹的可是事后张妃已经逃往楚国却不知又怎么会落在平阳君的

    中。

    韩嫣微笑着道:“你还要不要和张妃当场对质?”

    公子寂额头冷汗簌簌而下要是张妃将此事拆穿他恐怕再也没有翻(身shēn)的机会。

    吕不韦心中暗自奇怪之前并没有任何人透露口风说惠文王是因毒而死。而且从公子布事件之后吕不韦很难相信惠文王会再次中毒。

    难道其中还有着什么隐秘吗?

    公子寂转(身shēn)不住向后张望平阳君已是轻蔑地笑道:“公子是不是等待你雇佣的那些宗家学派弟子以及你那两卫的城门卫前来谋反吗?小

    公子寂脸上终于露出极为惶恐的神(情qíng)声音颤抖地道:“你一

    平阳君冷笑着道:“难道公子忘记了我是如今的赵阀兵家宗主赵国兵家弟子都在军界我已经让(禁jìn)军将那一帮逆贼全部拿下公子恐怕等不到他们了!”

    公子寂听后面如土灰韩嫣对形势的把握远远出他的想像。

    看到势头不妙。郑朱(身shēn)边的几名臣子又悄然退了下去只剩下郑朱一个人仍然站在原处。

    韩嫣淡然说道:“郑大人还有什么话说?”

    郑朱向前走了两步。目光如炬((逼bī)bī)视平原君说道:“君侯难道不记得大王的恩典了吗?当(日rì)你在我们面前的一番慷慨陈词如今却为何突然变卦?”

    平原君心中有愧不敢面对他那咄咄((逼bī)bī)人的目光。

    平阳君却已是怒道:“混账大王尸骨未寒岂容你在这灵堂之上胡闹!来人!把他给我押下去!小。

    郑朱哈哈笑道:“平阳君你当真好威风好煞气!”

    他手指平阳君道:“边境战事正急你(身shēn)为我赵阀兵家宗主居然不顾国家安危潜回邯郸之内意图废颗公子寂却不知你维护的究竟是何人的利益!”

    平阳君怒道:“攘外必须安内我赵豹一心为我赵氏江山若是不及时回邯郸你们这帮乱臣贼子恐怕要违背王命让王兄含恨九泉。

    门外几名持剑的(禁jìn)军士兵冲了进来将郑朱团团围住郑朱却是面无惧色大声吼道:“我乃大赵寻寇谁敢拿我!”

    几名(禁jìn)军士兵被他的威势吓倒居然犹豫着不敢上前郑朱怒冲冠环视众臣恨声道:“你们一个个都是贪生怕死之辈眼看着先王一手创立的大赵基业就断送在这帮逆贼的手中!”

    目光所到之处。群臣纷纷垂下头去不敢面对郑朱的目光。

    吕不韦暗暗赞叹。郑朱此人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忠臣

    忧

    郑朱跪倒在地上。向惠文王尸体的方向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起(身shēn)忽然向着韩嫣猛冲了过去。

    平阳君及时挡在韩嫣的(身shēn)前却见那郑朱一头撞在韩嫣(身shēn)边的抱柱之上鲜血沿着他的额头迸(射shè)出来所有人几乎同时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下去。

    郑朱手足不住**口中仍然喃喃道:“我 以我血”荐”苍天”眼中渐渐失去了光彩终于他的呼吸完全停滞。

    平原君用力咬住下唇双目中已经满是(热rè)泪他忽然跪了下去所有人都明白他此拜。并非为惠文王而是为了直臣郑朱。

    韩婷黯然叹了一口气说道:“郑大人也算一颗忠心不过

    她向平阳君说道:“君侯还请你让人把郑大人厚葬了吧

    平阳君连连点头答应下来。

    郑朱的死非但没有激起群臣的愤慨之心反而让他们仅存的那点正义全都消散的无影无踪一个个哪里还敢再多说话。

    平原君颤声把遗诏读完公子寂似乎也失去了往(日rì)的锐气脸色铁青的跪在原地。

    平阳君率先来到公子丹的(身shēn)前屈膝跪到在地大声道:“臣赵豹拜见大王万岁!万万岁!”

    他这一引头其余众臣忙都争先恐后的过来参拜起新即位的大王孝成王赵丹!

    韩嫣看到大局已定唇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吕不韦和公子婉儿站在角落里静静看着赵丹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开心眉宇间的忧虑和无奈。始终挥抹不去。

    吕不韦忽然有些同(情qíng)起他来万人向往的王位对某些人来说也许更似是一副无形的枷锁。

    郑朱的尸(身shēn)已经被移走地上触目惊心的血迹仍然未干在一片白色的海洋中显得更为突出他的死只是政权更迭过程中的一个插曲更只是一场屠杀开始的序幕。

    吕不韦在黎明时离开赵宫。赵丹上位已成定局自己再继续留下已经没有太多的作用。

    等候多时的吕梁见到吕不韦出来长长舒了一口气道:“大王若在不出来只怕我就要招呼陈将军他们带军攻入邯郸了

    吕不韦笑道:“赵王新丧你等就急不可奈了吗?”

    吕梁呵呵笑道:“这几(日rì)赵宫之内定然风波不断我们还是远离静观的好大王咱们可一直等着这个好消息呢

    吕不韦点了点头韩嫣下一步恐怕就要对付王后肥鸾与公子寂这些人了当然还有自己最讨厌的廉颇!

    王后肥鸾的突然失踪令吕不韦心里很是困惑却隐约感觉到了些什么1这王后肥鸾关键时刻的失踪。应该与自己有着某些隐秘的联系。

    赵丹既然已经顺利即位(身shēn)边又有平原君与平阳君等人不遗余力的相助1中间不会再有异常的变化。毕竟两位赵氏君侯的支持就对于是整个赵国南方派系的支持。

    如今赵国以北大部分领土都已是归入吕国之内北方派系地盘的减少1使他们的言权越来越低再廉颇兵败吕不韦手后北方派系更是一蹶不振隐约间已是面临倒闭的可能。

    如今的邯郸街道上到处都是来回巡视的赵军士兵百姓因为惠文王的驾崩一个个脸上都是愁云惨淡气氛显得压抑之至。

    车子前行的中途吕不韦忽然想起了赵括这场大赵宫廷的夺嫡风云这位马服君子却是一直都未骡面实在是古怪得很。也许自己应该先去拜访他下将眼前的形势向他禀明好争取令其离赵而归吕。

    见吕不韦对赵括很有兴趣。吕梁不由回想当年苍山之上五人一起大破千多匈奴的往事也愿意和吕不韦一起前往去见见这当(日rì)并肩战斗的故人。

    车驾来到昔(日rì)的大将军府。府邸已是不现往(日rì)的繁华两扇大门虚掩着吕不韦两人推门而入却见一位中年美妇正站在院中想来就是赵奢的夫人史上留下一笔的赵括之母。

    吕不韦轻声说道:“小请问夫人君子括可在家中我是马服君昔(日rì)好友吕不韦。”

    赵夫人听到吕不韦的名字(身shēn)体不由一颤接着故作平淡地道:“括儿出去有一眸子了马上就会回来您就是亡夫经常提到的吕王(殿diàn)下?实在是年少有为惊世之才!”

    吕不韦笑着点了点头却见她双目始终盯着别处美眸毫无神采看来这赵夫人对赵奢的惨死依然念念不忘尚还沉寂在悲切之中。

    “吕王请屋中饮茶吧”。赵夫人轻声道:“亡夫三年孝期已将尽大王却又(身shēn)故这孝我等却还要继续持之。”

    吕不韦和吕梁对望了一眼。还是随着赵夫人走进了屋中赵夫人三十多岁的年纪大概是长期室内生活的缘故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请随便坐!桌上有茶吕王请用!小

    吕不韦看了看桌上一切都有准备难道赵括知道自己来了邯郸必要来这里找他?

    赵夫人温婉的笑道:“括儿说(殿diàn)下今(日rì)可能会来他果然没有猜

    !”

    吕不韦点头赞道:“小君子括未卜先知的确算得是当世奇才。”

    赵夫人笑道:“天下间这么夸他的恐怕只有你我二人而已。他父在世之时经常说他华而不实说其之实际能力若是能及吕王十之一二1而为我赵氏成就不世之功。”

    言语间谈到赵奢赵夫人流露出无限的明怅。

    赵夫人忽然说道:“小妾(身shēn)还要谢谢吕王将亡夫的头颅寻回并杀掉那歹人给亡夫报了大仇。”

    吕不韦摇头叹息道:“可惜不韦却无法将凶顽一举歼灭愧对君侯昔(日rì)抬举栽培之恩啊!”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