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1章久别之3171

    <---凤舞文学网--->

    ooo112116第331章久别之3171

    戎装的勃中尔雪白清丽的脸庞。--凤-舞-文-学-网--冷若冰霜。金灿咀”叹齿后飘散着束起的秀白色色胡服包裹着她高挑玲珑的材就像是寒冬腊月盛开的傲梅令人心生激赏和赞叹之

    骑着一匹纯白色的俊马。手提晚刀向前仁指这位冷艳的匈奴公主公开向着吕军叫阵挑战。

    其冷艳孤傲的气质酷烈熟悉的眼神脆动人的声音无不让陈天想起多年前的往事陈天眼神渐渐的温柔起来但猛地心神一震。

    这是两军两族对战的战场。却不是自己儿女长之时为了吕国为了中原华夏民族儿女私却有算得了什么!

    陈天想到这里两眼之内精光四下意识地一提马缰跨下战马一声长吼仿佛理解主人急切的心思一般奋蹄疾驰直奔骄狂的冷艳美人。

    远处的吕不韦望见一银色铠甲的陈天疾驰到一金色铠甲的勃宁尔之前心中不由一动。

    恐怕对华夏民族有着深厚感的陈天将要进行辣手摧花之事

    吧!

    想到这里导不韦忙带着王宫侍卫策马向前命令传令兵迅打出旗语希望可以阻止悲剧的生。

    到得近前的陈天望着昔人越的心头作痛但他却更清楚国家民族的利益远远高于自己的个人

    想到这里陈天算辣手摧花却听后方传来几声急促的号角。

    陈天回又望之却见旗兵打着旗语传来吕不韦的命令:活捉勃宁尔若有损伤军法从事!

    陈天心头一愕猛地醒悟过来大王吕不韦还记得当自己之言知道面前的勃宁尔实际等若是自己草原的妻子。所以才下如此命令希望自己的感可以的到完美的结局。

    陈天想通此处心下甚是欣慰勃然的杀机也渐渐收敛起来。

    勃宁尔细细打量来将只见他一银色铠甲拔似曾相识。可惜他的头盔之上却带着仅露双目的面具根本看不清其相貌。但一骁勇的装束却越显得其英武不凡尤其一双坚毅不屈的明眸望来之时更是出奈人寻味的深意。

    这个。人是谁呢?

    勃宁尔心中琢磨起来却是一时想不出此人到底在何处见过。

    想不明白就不去想这才是草原豪迈儿女的怀!

    勃宁尔眼睛出一敏锐利的光芒脆喝道:“来者何人可敢通名!小。

    陈天犹豫一下压低嗓音说道:“我乃吕国微末之辈说了勃宁尔公主也不认得勃宁尔公主是草原巾糊可愿与某一赌?”

    勃宁尔骄傲的一扬小脸。不让须眉地脆生说道:“无名之辈尽管划下道来本公主接着便是!”

    陈天提起变态狰狞的陌刀继续压低声音说道:“你我一战而决胜负若负你率军向我王投降!若胜某甘愿受大王责罚放开一条通路任你率军离去。公主可愿一赌?”

    陈天对勃宁尔的手非常了解毕竟两人在草原做了三年的夫妻怎能不了解其战力如何。陈天有完全的信心在不伤害她的前提下将其挫败擒拿。

    勃宁尔玉面之上不易察觉的泛起一丝红晕眼里一时间变幻莫测。

    对方开出的条件很是优厚。但在目前的形势下吕军怎么会如此大方行事呢?难道其中有诈!

    但转念一想十五万的大军若想安然离去恐怕也只有这一线希望她不由一咬银牙干脆的说道:“好就按你说的办!”

    勃宁尔说完眼里出狠然的光芒双腿用力白色俊马奋蹄向前冲去弯刀挥舞之中泛起金色光华凶悍地向陈天冲去。

    陈天嘴角浮现笑容陌刀斜提于后双腿一夹马腹高大的战马奋蹄疾驰。

    两马相交瞬间二人已是战到一处刀光闪闪而起大开大阖的杀戮向前颇有几分凶悍的气势;陈天的陌刀宛若游龙腾挪翻滚之间小四面八方疾攻而去。

    十几个照面下来陈天已试出勃宁尔与昔一般并无明显的进步不由越地气定神闲起来将手中陌刀舞动如翻江倒海、快若游龙却又点到为止存心消耗对方的体力。

    这下可让两军将士大开眼界只见战场中间一团银影围着一团金光四下游动不停分飞的光彩搅动在一起大有游龙戏凤的味道。

    时间一长勃宁尔雪白清丽小脸就累得已是潮红四起香汗淋漓一个疏忽之下弯刀被对方一挑之下已是脱手而去。

    勃宁尔暗呼不好却未及反应直觉一只有力的臂膀已是拦腰将她抱去瞬间自己已走到了对方的怀里。

    股浓郁的男气息顿时包围了她耳边更是听到敌人的开心大笑随后就是震天动地的欢呼声。

    勃宁尔心中一愤不由想起回返中原的郎不由一阵羞愧猛地张口打算咬舌自尽。

    在她齿与齿咬合之时。却感觉嘴里多了个厚实的手掌。

    勃宁尔抬起头来却听那戴着面甲的敌人说道:“公主这有何必

    勃宁尔凄惨一笑说道:“我乃有夫之妇被你如此紧抱。如何有面目去见我家夫君。”

    那人一愣笑道:“别说你们匈奴族内几足我中原大地小却也少有讲求如此道德伦理点人公辛1甲典秆

    勃宁尔一双明眸望着南方期许地幽幽说道:“我家夫君乃是中原宗家学派弟子讲究这些节与礼所

    陈天空着的手一堆面甲露出本来面目微笑着对勃宁尔说道:“公主你先抬头小看看我到底是谁?”

    勃宁尔疑惑万分抬起头来当见到那张自己夜牵挂的面孔眼里瞬间盈满了泪水声音呜咽地道:“夫君怎么怎么会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陈天笑着一手高举银光闪烁的陌刀一手将勃宁尔横搂在怀里放声大笑起来。任跨下战马在草地上转了一圈然后他面对勃宁尔率领的大军。大声喝道:“勃宁尔公主早已言明若败即率军投降你等还不放下武器马上投降我军更待何时!”声音清朗激昂洗若天神下凡。

    已无斗志的勃宁尔率领的将士们见素来骁勇善战的勃宁尔公主都被对方将领轻易俘虏。纷纷丢掉武器下马听候处置。

    十五万勃宇尔部大军就这般兵不血刃的被解决选锋军士兵立刻上前接管俘虏小收拢武器与马匹。

    朱雀军团各师团、猎豹军团各师团各归本部安营扎寨等候汉王的指令。

    陈天将勃宁尔带回营中安排稳妥麾下士兵正准备带着她去见大王却见吕粱忽然前来传令上前附在陈天耳边低语笑言道:“大王有令先叙离别之苦。再谈战事与两族关系。”

    陈天闻令愕然一愣还有这般荒唐而美好的命令?旋即摇头苦笑起来转行入勃宁尔所在帐中。

    勃宁尔眼角儿瞥了瞥陈天小声说道:“你不说要去见吕王吗?怎么难道是因为我”

    陈天见勃宁尔误会忙笑道:“大王深明大义之主给我放了个。假让咱们好好说些知心话儿!”

    陈天说着坐到勃宁尔边厚厚的羊毛地毯上看到他那灼而暧昧的目光勃宁尔顿时明白过来陈天心中在打着什么主意俏脸飞起两抹嫣红轻轻咬了咬樱唇忽然抬手拧了他一记笑着道:“你和你家大王没有一个好东西!”

    陈天笑着伸出手臂。揽住勃宁尔的纤腰将她整个人抱了过来揽入自己的怀中。

    陈天将勃宁尔带回营中安排稳妥麾下士兵正准备带着她去见大王却见吕梁忽然前来传令上前附在陈天耳边低语笑言道:“大王有令先叙离别之苦再谈战事与两族关系。”

    陈天闻令愕然一愣。还有这般荒唐而美好的命令?旋即摇头苦笑起来转行入勃宁尔所在帐中。

    勃宁尔眼角儿瞥了瞥陈天小声说道:“你不说要去见吕王吗?怎么难道是因为我”

    陈天见勃宁尔误会忙笑道:“大王深明大义之主给我放了个假让咱们好好说些知心话儿!”

    陈天说着小坐到勃宁尔边厚厚的羊毛地毯上看到他那灼而暧昧的目光勃宁尔顿时明白过来陈天心中在打着什么主意俏脸飞起两抹嫣红轻轻咬了咬樱唇忽然抬手拧了他一记笑着道:“你和你家大王没有一个好东西!”

    陈天笑着伸出手臂揽住勃宁尔的纤腰将她整个人抱了过来揽入自己的怀中。

    勃宁尔俏脸绯红。美眸已经羞得闭了起来长流瀑般垂在脑后陈天轻轻在她雪白地颈部吻了一下扯开勃宁尔地领口。露出她弧线优美的双肩。

    勃宁尔扛声说道:“你放我下来说话!”

    陈天俯下去。嘴唇用力揉搓着勃宁尔地樱唇勃宁尔张开了檀口嫩的舌尖渡入陈天的口中。

    陈天用力吸吭着她的柔舌手指从她的领口探入轻轻地捏住她粉红的突起轻柔的抚。

    陈天力惊人的掌心抚摸着勃宁尔的丰盈双丘指尖轻轻捻动两点嫣红勃宁尔嫩的双峰已经起伏起曲线柔美的下颌略力后仰任凭陈天亲吻着她的粉颈部。

    两人从地毯之上滚落下去勃宁尔抓住陈天可恶的双手近乎祈求般说道:“等等等

    陈天抱住勃宁尔的躯手指温柔地抚摸着书她敏感的耳朵、颈部然后慢慢地滑向柔嫩的肩膀。

    两人的躯在帐篷内厚厚的羊毛地毯上翻滚一旁的兵器铠甲将他们的躯遮掩住。陈天的手指滑过充满弹的后继续深向勃宁尔平坦细腻的小腹。

    勃宁尔黑色的长散乱在洁白的羊毛地毯之上露出光滑白暂的美颈。

    陈天温柔地吻着她的玉颈勃宁尔鼓胀高耸的脯起伏得越来越剧烈陈天扯开她的衣带将勃宁尔的长裤向下褪到膝弯。

    火炉中跳跃的红焰。让勃宁尔羞涩的捂住俏脸却终于还是被陈天的抚摸和亲吻撩起。

    她用力搂住陈天的头。扬起俏脸艳的樱唇迎向陈天两人的嘴唇凑在一起互相吸。然后变成唇舌激烈的交缠在激烈缠绵之中勃宁尔的长裤已经被陈天褪下足踝因为陈天体的阻隔而不得不分开陈天品味着伊人的樱唇极度膨胀的体用力摩擦着她间的那点嫩。

    勃宁尔的躯已经变软却在用力抬高。圆诬最薪童节语至腼曰肌肌口川侃火而待他的凡经是矛法抗拒的人陷轻轻野凹水来在勃宁尔适应了他的动作之后猛然全力一击。

    勃宁尔失声出一声呼双臂搂住陈天的躯向前玉、颈极度后仰。雪白的双峰在炉火下泛起感而充满媚惑的光晕她兴奋的剧烈喘息着享受着陈天充满深的冲击。

    勃宁尔咬住左手的手指竭力控制自己不要出声音然而她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还是暴露了此刻真实的感受。

    躯宛如像飘浮在半空之中美眸之中充满了迷乱的。

    “不行了”我”我不行了”勃宁尔的声音颤抖着。

    陈天感受到她体内突然湿润的力他用力抱紧了勃宁尔用尽全力的挤压着她人的躯一股股滚烫的流从体内爆而出。

    勃宁尔出凄艳哀婉的呻吟她的双手用力将陈天的体拉向自己两人用力相拥久久不愿分开。

    微微的细汗呈现在陈天的背上还有一滴滴落在勃宁尔雪白的香肩上。

    陈天用嘴唇吻去落在她肩头的汗水勃宁尔轻轻抚摸着陈天的面庞为他擦去额头上的细汗嗔着道:“你这个荒唐的家伙竟然在光天化之下

    陈天微笑着在勃宁尔的鼻子上轻轻一点笑道:“怪只怪公主太过人我连一刻都无法忍耐。”

    勃宁尔轻声啐道:“快起来了。若是被人看到我们这样羞也要羞死了!”

    陈天不由的哈哈大笑这里是他的行军帐篷。而且得到吕不韦的指令后更加不会有人来此扰。

    两人罩上衣服。偎依着靠在一起。

    勃宁尔望着炉中燃烧的火焰如花般的秀靥。露出羞涩的笑容陈天从后拥住她的躯闻着她的香轻声说道:“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

    勃宁尔转向陈天撅起樱唇说道:“想我还是想那件事?”

    陈天故意装出糊涂的样子道:“哪件事?”然后忍不住大笑起来。

    勃宁尔红着俏脸在陈天的了一下然后抱住他的双臂问道:“你怎么加入吕国的而且还成了昌军的将军?”

    “你可记得当年我为了通知中原匈奴既将侵犯而离开你和我们的家园”陈天幽幽的说起从草原归来这些年的往事面孔上流露出骄傲的笑容。

    他的经历正是见证了吕不韦的成长与吕国的崛起。

    勃宁尔听完。柔声说道:“看来上天果然是公平的你失去我的这些年很是经历了男人所希望的历程完成了男人的事业。”

    陈天深说道:“过去我曾经埋怨过上苍对我不公。可是自从回到中原尤其是结识了大王之后我便觉得上天当真待我不薄之前的种种无非是对我的磨砺。不经历挫折我可能永远也学不会珍惜二字!”

    勃宁尔轻轻点了点头躯偎依在陈天的怀中:“我何尝也不懂得珍惜这两个字的意义遇到你之后我方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有仇恨还有其他值得我去留意的东西。”

    陈天双手轻抚她的双峰故意道:“你是说那件事?”

    勃宁尔红着俏脸啐道:“你好没正经故意曲解我的意思!”

    陈天看到她如此撩人地羞态不住又凑了过去。轻轻吻了吻她的俏脸。

    勃宁尔的俏脸。原本红潮还未消褪又因为陈天的亲吻变得更红。轻声说道:“我现在真地有些怀疑你究竟在意的是我的体还是我这个人?”

    陈天笑道:“有分别吗?我想得到的是完完整整的勃宁尔不但要你的芳心。还要你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毛。”

    咐厌!”勃宁尔感觉到陈天的双臂越雅越紧。轻轻挣扎了一下说道:“我部族内的士兵你的大王打算怎么处置他们?”

    陈天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勃宁尔的丰低声说道:“暂时押解在那里等到后彻底消灭你那单于老子的军队在放他们回草原却做畅快的牧民。”

    勃宁尔皱眉说道:“你的意思是你们还没有消灭足茫图的军队吗?可是刚网小”

    陈天点了点头。说道:“那可是四十几万的大军。我们怎能轻易消灭。不过上次战役我们却已经消灭了大半敌军现在延芹图边的匈奴骑兵我估计还剩下不到二十万之数。”

    勃宁尔叹了口气道:“看来我匈奴一族的厄运已是应验在吕国之上。”

    陈天淡然笑道:“其实我看此战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你看你前任的右屠者王察木达不是带领他的部族在我吕国境内生活得很是开心快乐吗。”

    勃宁尔叹道:“右屠者王察木达的部族得到了他们一直想要的安宁的确很是应该满足的了。”

    陈天微微一笑说道:“你的部族也可以的!”

    说着他的嘴唇凑了过去舌头探入勃宁尔的檀口之中小勃宁尔含糊不清道:“正事还没有说完呢”只觉着后被硬邦邦的一物顶住

    陈天轻声道:“这样谈正事岂不是更加的有趣?”

    s

    s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