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5章收割者

    <---凤舞文学网--->

    oo1o12116第31章收割者

    :大将军我军骑兵只确定尽数阵卢了!”盛洛空洞的顺用。--凤-舞-文-学-网--甲着前方的战场声音沉重地说道:“不得不承认我军已经战败原阳军士气高昂。失去了骑兵单纯靠着步兵我们根本就不是原阳军的对手。大将军我们撤退吧”。

    从骑兵被围歼的那一刻起他就手搭凉棚铁青着脸观战。骑兵的覆灭给了他极大的震撼他没想到原阳军的怪阵竟然厉害到这等程度中原驰名的精锐骑兵深陷其中竟是毫无还手之力。

    “进攻!”廉颇看到眼前悲惨的一幕已经失去了理智他目露凶光地喝道。

    “大将军绍锋和葛霍两路大军也不知怎么样了。依末将看来那两处也未必能顶得住原阳骑兵的攻击。趁现在我军还算齐整咱们且战且走慢慢退回大河南岸吧。”盛洛小心地提议道。

    “不吕不韦手中只有万五骑兵绝对不可能是他们两路十万大军的对手。小。廉颇甚为肯定地说完望着前方的原阳军恨声道:“对面的原阳军六万来人。我们这里也有五万多士兵力量对比虽是略逊但我们还有两路大军未至只要绍符和葛霍两人能够有一人率军赶到吃掉前面的六万原阳军就绝对不是问题。只要敲掉前面军的步兵主力凭吕不韦手头那一万多骑兵也翻不起多大浪花。进攻!”

    “大将军三思啊”。盛洛大声叫道:“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现在已是入夜若是两军未至只怕”

    “进攻!”廉颇一鞭子抽到盛洛的上。喝道:“去组织部队进攻你打先锋!”

    “是。”减洛默默地行了个礼无奈地说道:“减洛愿战死于

    随着赵军号角的响起五万多的赵军步兵终于从骑兵惨烈的死亡中惊醒过来齐齐往阵中聚去开始布起阵来准备向原阳军动最后

    击。

    “禀庞将军。赵军骑兵已被全歼。我军阵亡三百一十四人伤四十六余人。小。司马尚吸了一口气大声向庞暖汇报着战果和战损。

    “进攻”。庞暖沉声道。

    长长的号角在原阳军中瞬间咐勿而起穿透夜空震得空中飞雪。都是略为一颤。

    返回军前的司马尚内心中还有些嘀咕这仗怎么打得如此轻

    ?

    回想起攻击绍锋之战的惨烈他有些迷糊起来:我军的战斗力究竟是怎么回事?时弱时强难道我军如今仍只长于野战而在攻坚占城上却还差之甚远?

    廉颇被原阳军的迎之而上搞得内心很是气恼这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以为能够吃掉我军不成?

    再看看边默默向前推进的士兵一个个面露沮丧。他知道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忙下令道;“前军弓箭兵出阵把这群不知死活的原阳军通通给我杀干净!”他恼火地指着原阳军大声吼道。

    三千名赵军弓箭兵飞快地冲到最前面阵前站定之后同时拉开大弓将手中的箭似雨点一样朝着原阳军的正面倾泻而去。

    风雪实在太大在这种恶劣的天气条件下箭效果自然可想而知。

    漫天羽箭因为弓弦受潮力道本就不足又被狂风一吹都失去了准头在空中乱飞了半天纷纷坠地。

    但是人数众多的原阳军走在最前面的士兵还是没能逃过这轮箭雨几乎每个人的上都被中三两支箭。可他们却好象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依旧冒着黑压压的箭雨持着手中的长戈踏着整齐的步伐为后的袍泽指示着前进的方向。

    两军终于遭遇在一起血腥残酷的搏战终于开始!

    大雪飘飞的冬夜里对原阳军和赵军士兵而言都是一个注定难忘的夜晚。

    在此之前交战双方都没想到冷兵器的战争。居然能打得如此

    。

    随着两军的靠近。天气对弓箭的影响已经降到最低。

    赵军弓箭兵终于开始有模有样的进行击黑压压的箭支从他们的头顶腾起。

    还没等箭支落地。原阳军的长戈并就已是与他们短兵相接所以这一阵箭雨就落到了阵中。

    羽箭钉在原阳军的铠甲上出叮叮当当的声响。虽然原阳军士兵上的铠甲厚实。但因为敌人的箭实在太多还是有箭从铠甲的缝隙中钻了进去有的士兵甚至还没看到敌人就无声无息的倒在地上。

    上的血飞溅到前面袍泽的上然后淋漓地流淌下来。

    但是赵军的弓箭兵毕竟躲在长矛兵的后只能仰

    随着原阳军长戈兵的靠近一阵“刺挑一勾的呐喊中整齐的长戈做着一致的动作。就这么简单的三个动作排列整齐的赵军阵型前排。便倒下一大排大声呻吟的伤兵反而将后面没有遮挡的弓箭兵地暴露在空气中。

    原阳军的长戈战法说起来非常简单所以的士兵都在军官的命令下同时进行着统一的动作完全无视对面敌人的进攻。

    但因为这一排长戈的动作太过整齐划一加上赵军手中的武器又没有原割叶中的长戈平眨眼!间。前排的的赵军就被扫掬世州

    现这一点的赵军弓耸兵们都是膛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们都没有想到前的精锐步兵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没有金铁交鸣。没有激烈的厮杀就这么随意的三两动作间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弓箭兵因为不用搏手上自然没有武器在现面前就是凶狠联原阳军后所有的人都惊叫起来相互推挤试图躲避敌人锋利的长戈。无奈队型实在太密集弓箭兵们根本就没有任何腾挪辗转的空隙反倒全都挤在一起连仅有的反抗之力也消失。

    “刺。

    钩魂摄魄的声音再次响起眼前是密密麻麻的长戈密集得让人绝

    。

    锋利的长戈利入牛皮甲内带着衣服的碎片刺入人体。一勾之下边上的小枝收回之时必会带出体内的器官。

    转眼地上毛经躺满了将死未死的赵军士兵。

    弓箭兵们现在就犹如带宰的羔羊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有的士兵胡乱举着大弓试图去格当刺来地长戈;有地人家扔掉手中的弓箭。抽出腰上的短剑向前冲;可前面地长戈是如此之多根本就没办法靠近。

    空气中尽是纵横来去地长戈即便是刺在空气中;原阳士兵依旧同时做着连续不断的统一动作没有一玄停歇将整个攻击之法挥得严密无比。

    “这该死的原阳军阵法怪不说攻击之法也是如此怪异攻击之时。怎么会这么密集动作会如此的整齐戈!一!”打前锋地盛洛抽了一口冷气。眼见着面前的弓箭兵很快就要被人杀鸡宰羊一样被人屠个干净他忙提起精神下令让弓箭兵都撤了下来。

    因为原阳军的长戈战法实在太过厉害他也没想好要如何去破这怪阵只得无奈地让后面地两队盾牌手顶上去。

    盾牌手一上。就意味着他准备采取防御战术。网开始时盛洛因为一味追求冲击度将盾牌手放在后面可轻步兵网一碰到原阳军的长戈并就已是吃了大亏。

    他现在也自后悔早知道就不应该这么着急让盾牌前阵一点一点推进。虽然不会一下子在敌人阵中打出一道缺口却也不至于弄得如现在这般不可收拾。

    随着已经被刺得吓破了胆的弓箭兵如潮水一样退下两军阵前出现了一片开阔的空白地带。这片空地之上如今已经被尸体和鲜血填满地上的积雪也被成千上万人一通践踏已经露出下面的烂泥。

    负责进袭的司马尚看到自己手下如此神勇哈哈大笑着高举起横刀狠狠地从一具尸上踩过去下令道:“咬住敌人的弓箭兵不要让他们逃了。长戈兵蹲!”

    随着这一声大喊长戈手们突然下蹲露出后面平端着钢弩的原阳士兵。

    现这个变化的盛洛瞳孔收缩心中一片茫然。作为一个素以智计见长的将领。应该在最短时间内随着敌人的变化做出相应的战术调整。

    可看着上满弩箭的原阳军士兵他只感觉头皮麻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两军之间相隔不过三十步而原阳军手中的钢弩程却达两百步这么近的距离之内万弩齐。

    而赵军的弓箭兵们却正在混乱的撤退盾牌手还在后面没有跟上来不管他现在如何调整阵型时间上都已是来不及了。

    令人牙酸的破空声传来眼前全是银亮的光芒箭头的反光犹如一轮当空的烈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可怜那些赵军弓箭兵上只穿着轻便的牛皮铠甲被这强劲的弩箭中往往直接被透体而过死了个彻底干净。

    原阳军的士兵显然是练已久用的阵更是名声甚宏的三叠。士兵们整齐的排成三排。前排的士兵在扣动扳机后迅后退将位置留在后排的战友。

    这些士兵大多是新招募来的选锋军在各项练中专攻弩机使用和阵之法。而此刻正是检验练成果的大好时机。

    只要赵军被这种万弩三叠法缠住往往就会陷入混乱再没有重整部队的可能。

    碰到这样的阵连来去如风的骑兵也是头疼无比更何况行动迟缓的步兵。

    其实这三叠阵也不是没办法动摇。一遇到这种况。最好的应对之策是不顾死伤向前猛冲在最短时间内同敌人搏。

    然后在这个时候盛洛却正好命令将弓箭兵都撤了下来。

    弓箭兵们都转逃跑反给原阳军留出了击的空隙被这如再的弩箭一。弓箭兵们全乱了起来失群的野蜂一样在阵前乱跑将赵军的阵势弄成一团糟连跟上来的盾牌兵也被他们撞得东倒西歪。

    见形不对。盛洛大喝道:“盾牌兵把弓手给我撞开乱我军阵者杀无赦!”

    听到这个命令盾牌兵们都是一楞然后将手中的盾牌同时向前一堆。将扑过来的弓箭兵们全部都推翻在地。

    “盾牌兵。前进!”

    轰隆一声。那些穿铜甲手持长剑的盾牌兵同时上前一步川洱地上不住惨叫的弓箭兵大声呐喊着向前奔去六赵军虽然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在盾牌兵进入战场后形势终于稳定下来。

    只见一道平行移动的墙壁在阵前缓缓推进转眼已经冲到原阳军阵前。而原阳军的钢弩在那些用生牛皮做的大盾牌上只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见敌人的阵失效。赵军士兵同时出欢呼好似已经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司马上一愣之下。挥舞着手中横刀大声叫道:“弩机兵停止击前排长戈手起立刺!”

    又是一阵噗嗤的戳刺声站起的长戈从盾牌与盾牌的接缝处狠狠地戈而上小直没入赵军盾牌兵的肋下一勾一扫之下

    “啊!”

    长长的惨叫声连绵不绝传来。

    赵军的盾牌兵。虽然用大盾在阵前布成一道矮墙按说应该能防住长戈兵的戳刺。可是原阳草用得却是刃侧带着横支的长戈并不像赵军使用的长矛戈比矛优秀之处就在于刺过之后还可勾挑!

    盾牌兵都是左手举盾牌右手提着武器。在防御的时候盾牌也都放在体的左侧。这样一来体的右边就会出现一处破绽。

    而原阳军的长戈因为实在太过密集很自然地从这道缝隙里刺了进来盾牌兵就算想防也防不住。

    转眼之间小第一道的盾阵已是被破。

    “怎么这么简单就被破了?”盛洛盯盯站在阵中眼睛直直的望着交战之处怎么想也想不通这是什么道理。

    不等他多想第二队盾牌手也已赶上。

    “需要把他们撤回来吗?”盛洛用失神的眼睛看着整齐上去送死的赵军士兵不心下计较道:“可是把他们都撤回来又该用什么兵种顶上去呢?难道这个长戈群击法就真的无计可破了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世上例来都是一物降一物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

    可是可是我真想不出来呀!”

    不出意外小这队盾牌兵成为纯粹的消耗品。

    加上先前的骑兵。到现在赵国的这支八万多人大军已是损失过半。

    全军总共八万多人。如今就已是消耗大半剩下的兵力却又经得起几次这样的杀戮?而面前的原阳军的六万多人却损失甚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天啦原阳军怎么能制造出这么恐怖的杀敌数字来!完蛋了打不下去了!

    盛洛只觉得一阵深重的无力感袭上心头他抬头又看了一眼战场在原阳军长戈阵中突然摇摇晃晃地推出数十的投石机和弩圆滚的石弹和粗大的弩箭直接开始装填起来。

    “居然居然还打算使用这东西?这这也太过分了吧!”

    强力的打击武器之前骇得面如土色的盾牌兵们都同时大叫起来。

    盛洛看见近百名控远程武器的原阳士兵将装填完成的投石机和弩分别进行瞄准和校正。

    “”

    “这么近的距离。遇到强力的打击武器!”盛洛无奈中。只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在震耳聋的喊杀声中赵军阵前像是专起了一阵飓风破碎地盾牌、铠甲、人体地血四下飞溅。

    在这样密集地阵型中大型器械让赵军士兵付出了巨大地伤亡过千名赵军士兵。被这些原本只是用为攻城的武器快的夺取了生命。

    侥幸活着的士兵们。也都被震慑得失去了斗志有的人已是丢掉手中的武器转头向周围逃跑。

    “好!”陈天兴奋地大叫起来走上前去狠狠地拍了那个带队的冈石肩膀一巴掌笑道:“小子可以啊!这些攻城的大家伙已是在你手上鼓捣出花来了!”

    网石嘿嘿一笑。手上也不停依旧在指挥着手下麻利地装着弩箭和石弹。

    这些原阳军中最的奇怪的士兵露在雪花中的胳膊上绷出钢铁一般的肌线条。

    网石见到手下动作敏捷秩序不乱这才对陈天笑道:“陈将军下官可不敢贪功。这啊。是吕侯安排下的他说将来咱们向南面打的时候南方多水道骑兵根本无法挥作用。所以让我们这些以后的水军先行熟悉水战。不满您说咱手里还有比这厉害的家伙等到时候打楚国时定让陈将军大开眼界。”

    “好!这次对赵之战结束后我和庞老将军、司马将军来给你们水泊旅请功!”

    说话之间小原阳军的长戈兵们还在不停进行着简单有效的三式杀阵。

    这个时候他们的面前已经没几个尚能站立的赵军士兵了很多的长戈都面对着空气。进行着无为的挥舞出呼呼的破空之声。

    又是数十石弹抛去伴着数百的巨箭出赵军阵内再起一片人体的残肢断臂。

    司马上看到前方。已经没有多少敌人了立即下令戈阵向前移动所有的长戈兵同时收起长戈向前缓缓去。

    防:起点改变巨卡中一天未登陆上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