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6章困兽乎

    <---凤舞文学网--->

    1o314战国杂家吕不韦第3o6章困兽乎

    猛将你算什么猛将!在自只的军营里葛霍暴跳知竹。--凤-舞-文-学-网--指着负责攻城师帅的鼻子骂道:“我赵军几个年来。何曾打过这样的仗你简直是把我大赵军的脸面在吕国面前都丢得精光!”

    那师帅低着头闷声不响。

    赵军的确从来也没有打过这么窝囊的仗。只是这初次的攻城赵军就在降城之下抛下了近千具尸体军营中还有着数百的伤员在那哀号。

    骂了一通。葛霍压了压火气沉声道:“守城的原阳军确定了吗?真的只是两千多人!”

    “大人放心这报千真万确我军耳目亲眼所见昨这原阳正规部队才在吕不韦弟子蒋涛的率领下进入这降城之内!”那师帅赶紧说道。

    葛霍皱了皱眉头将目光投向城头赵军之内的军官对吕不韦的况都是甚是熟悉。他想了想说道:“这里恐怕有诈!吕不韦只得两名弟子。他怎么会让弟子亲犯险只带一旅之兵就来强守降城

    “8不韦。吕不韦真是莫不透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葛霍念叨了几遍。瞪着眼睛说道:“马上增兵再攻。降城必须拿下否则如何完成大将军。与吕国进行持久战的计戎?我就不相信了一个小小的降城还能挡住我五万大军的进攻!”

    降城战云密布赵军的士兵人数众多一眼看不到头黑压压的一片前方是投石机等攻城器械后面是虎视眈眈的大军战鼓声中最惨烈的攻防战终于开始了!

    攻者志在得守者意在死保猛烈的攻坚战从一开始就毫不保留的爆。杀声震天响彻云霄只杀得尸横城下血流遍野

    在数万人的攻击下降城就像是一艘汪洋中的小船一个浪头过来随时都有被淹没的危险但这艘小船却在一个比一个凶猛的巨浪打击下兀自顽强的生存在着。

    次两次三次

    降城始终牢牢的掌握在蒋涛的手中薛德也杀红了眼睛不管部下有多大的伤亡。只管指挥着部队一刻不停的进攻。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冲了上去。没一会却又抬了下来下来时却已是一具具失去了生命的

    体。

    赵军第七次动攻击的时候在他们近乎疯狂的冲击下降城的南门终于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赵军士兵蜂拥而上杀气腾腾攻防双方态势顿时急转而下。

    蒋涛立刻集中起全部的钢弩对冲进缺口的敌兵猛进攻暂时被遏止住缺口处倒下了一大片赵军的尸体。

    蒋涛急忙命人用木橱堵上豁口可走过不了多久木栅又被攻破敌人像的水一样涌了进来。

    刀剑对的砍录雷霆飓风的扫开始了。

    “是汉子的跟我上!”危急中一名穿麻衣的大汉挥动手上长矛大声喝道:“赵军若是攻下城说都别指望能活着!莫不如把命留在城头上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够一双!”

    “杀!”

    跟随着那大汉几百名降城之民出了异口同声的怒吼疯狂的向冲进来的敌人扑去。

    刀光剑影。血横飞亡命的百姓与赵军。进行这殊死的搏斗完全如同一群被狂化了的野兽。

    城门告急。蒋涛亲自督战他带着手下冲到豁口外面厮杀背后加紧堵塞豁口。泥土、石块、砖瓦找到什么用什么甚至连双方士兵的尸体也都一齐填了进去。

    终于。冲进城来的赵军士兵在守军不要命的攻击下渐渐地露出了畏惧一步步退出了原本看来唾手可及的降城缺口再次被勇猛的军民堵上。

    那麻衣大汉一股坐到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感到一丝的害怕被自己杀死了多少敌人?他自己也都不记的了。他只是记得一个个在他矛下因为绝望而惊慌失措的面孔。

    第七次的猛攻终于有惊无险的过去百姓们默默的走上城楼抬下一具具的尸体那些几个时辰前还和他们开着玩笑的士兵现在那年轻的脸庞上。却已经失去生命的迹象。

    个二十左右的士兵被抬了下来他看起来伤得很重不停的叫着疼死命的抓着抬着他的木板拼命用头撞着木板似乎这样能减轻他的痛苦。

    蒋涛正好路过他让抬着那士兵的百姓停下轻轻帮年轻的士兵擦去脸上的血迹尽量微笑着问道:“多大了。哪里人?”

    “二十了。我是集阳外落马寨人少将军我会我会死吗?我我不想死!”年轻的士兵勉力说道。

    “不会!”蒋涛紧紧咬着嘴唇握着士兵的手。说道;“我还要带你回去你在这打得那么勇敢回去后吕侯知道了一定会重重的赏你金钱、田地还有还有再赏你一个漂亮媳妇!”

    “媳妇。媳妇!”年轻的士兵嘴角露出了笑意他仿佛看到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新郎穿着大红的衣服。和羞涩的新娘坐在一起。

    很快蒋涛感觉到那士兵的手变得冰凉冰凉最后软绵绵地垂落”禾六笑容永这冻结在了十乓的脸卜他死了带着一绷知维灯的幻想死了!

    “兄弟。走好。”蒋涛轻轻地说道:“从今以后你的家人就是我原阳军的家人只要我原阳军还在你的父母就由我原阳军供养!”

    “少将军。石头、箭枝都快用空了!”城主薛德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喘着粗气说道。

    吕不韦皱了皱眉头忽然说道:“拆房把城里所有的房子都拆了木梁、砖瓦所有可以用的东西全部都给我运上来!”

    城主柒德大吃一惊颤声道:“少将军。拆了房子的话城中的百姓住在哪里?”

    “拆!”蒋涛厉声吼道:“给我拆出了什么事都由我来担着。只要能够守住降城哪怕把全城的房子都拆了。只要人活着就什么都能有!”

    整整七次不间断的攻击之后赵军在降城之下遗尸多达四千余具。而城内的守军也同样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三百多的原阳军精锐七百多的降城守军士兵都为此付出了生命!

    司马尚听了吕不韦的话后面色沉不定。犹豫了半晌咬牙道:“吕侯放心。我司马尚明白事之大小不会再妇人之人这次就让我亲自带队进攻吧!”

    “等等一。吕不韦看了看前方突然说:“张布赫攻击不顺等等再说。”

    此时前方的战况却是又已生了变化。

    越过壕沟的冰面之后张布赫的攻击部队疯一样朝敌人的墙跑去。

    回过神来的赵军士兵猛烈地将箭雨来不断有奔跑的士兵被体像是被抽了一鞭般猛一停顿然后再次跃起。

    转眼之间。阵地前已经插满了箭矢尾部的白色羽毛像是一丛正在开花的芦苇

    在军官们的带领下选锋军的士兵们沿着被投石机轰出的通道在鹿砦丛中冲过然后抓着插在墙上的弩箭奋力往上攀登。

    不过。因为这片鹿砦实在太过密集而四百多的士兵挤在一起行动已是慢了下来。有些不耐烦的士兵试图从刺猬一样地鹿砦上爬过

    。

    可惜醒过神来的赵军的箭矢却是异常的密集。白色地箭雨连成一片鞭子一样朝他们头上抽去。

    很多人网一爬上鹿砦就被大型子弩出的箭矢直接的钉在上面上更是被不断的中疼得大声惊呼。

    转眼鹿砦之上已是挂满了停止呼吸的人类体凄艳的血水顺着鹿砦地木桩流下淋了下面的士兵一头一脸。

    挤非常的挤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相互碰撞的体。

    “怎么搞成这样?”张布赫握紧手中横刀红着眼睛盯着前方恶声道:“该死的赵人伤我麾下士兵之仇我定让你们百倍偿还!”

    站在阵后的原阳选锋军士兵都呆呆地望着那血色的墙通红的眼中无不出嗜血的仇恨之光。

    张布赫部终于爬上了墙一声呐喊之后手中的长戈同时挥舞与赵军士兵杀成一团每一戈下去都带起一道血雾。但先上去的人却实在太少。十几个人瞬间就被赵军的人潮吞没。

    “啊!”一个材矮小的原阳军士兵被赵军一把长矛刺中口喷鲜血从上面落下直接钉在底下一支尖头的木桩上。

    上面杀的昏天黑地后面跟进的选锋军士兵则也是一只手抓着墙上的弩箭。一支手擎着长戈奋力朝上刺去。百多支长戈掀起雪亮的浪花在墙前开放、翻卷。

    人影如落石一样从上面摔下有赵军士兵也有原阳的悍卒。

    被原阳军悍不畏死的冲锋压制赵军的弓箭手。在第一时间就被冲得七零八落。很多弓箭手都扔掉碍手的大弓。抽出长剑扑了上去试图将这个被打开的缺口堵住。

    可是。迎接他们的是一排刺来的长戈。

    “突破了。突破了!”挤在下面的原甄军士兵同时出欢呼之声。

    可就在这个时候头上突然传来毁天灭地的呼啸声数不清的箭矢倾泻而来。不分敌我地把城头厮杀成一团的士兵笼罩其中。

    因为距离实在太近子弩的威力大得惊人很多人都被直接钉在地上。到处都是被得弹起的模糊尸体破碎的肢体带着人类的内脏四下挥洒散开。

    原来绍锋见阵地就快要失守索子弩不顾一切地开火无分敌我。

    已经登城的选卑军士兵见势不妙都已是撤了下来躲在墙根之下用喷火的目光盯着头上不断落下的尸体。

    墙之上。不由为之一空交战的双方同时停顿下来。

    子弩还在击须臾又是一队赵军士兵登上已经被鲜血彻底沁透的矮墙上手持长矛疯般往下刺来!下面的选锋军士兵也都站起来再次向上爬去。

    雨点一般的箭又来张布赫一咬牙提着横刀冲了上去一的筋因为紧张而绷紧脚下的土地虚浮略微有些使不上劲。

    他一口气冲到一个鹿砦底下还没等他糊与一支丈长的弩箭正好在耳边的木桩卜整山一介都在颤抖。

    “嗡”的一声耳朵如同失聪了一般整个阵地上的声音都消失了眼前的画面无声无息。放眼望去无数人都张大嘴巴在呐喊一阵风吹来连天白雪组成一片白色的门帘。

    个士兵中了一箭狠狠倒下直接砸在他的肩头上。

    所有的声音在一瞬间涌进耳朵几乎将张布赫轰得晕过去。

    头上。有人大声喊道:“原阳军万胜!”

    抬头看去一个已经被成刺猬的士兵正坐在鹿砦上大声呐喊他上的铠甲已经变成夺目的红色。

    他一戈将一个赵军士兵刺倒在地再次大声咆哮道:“原阳军万

    四把长矛几乎同时刺中那士兵的体他的战斗彻底的结束了。

    张布赫站起来声嘶力竭地大叫道:“向前向前向前!”

    接着。他提着手中横刀一边大喊一边踩着血泊沉稳地向前走去边全是落下的箭矢但他却是恍若未觉。

    张布赫只感觉内心中有一只野兽在低低咆哮一声声催人心肝。体内的血沸腾了不可遏制的澎湃起来。

    他猛的跃上鹿砦踏着挂在鹿砦上面密密麻麻的尸体朝墙上奔去。

    边不断有箭矢掠过每一箭几乎都贴着他的体而过可却就是不中他。

    “杀呀!”一冲到墙之前他直接跳上被人血涂得滑溜溜的土墙手中的横刀旋风般扫出一个大弧。

    赵军士兵没想到有人竟然有这样的方式上墙。一时不防都齐齐的退了一步。也就是这个空隙给了尾随张布赫而上的选锋军士兵一个决佳的机会。

    十几名选锋军士兵几乎同时翻上墙来森林一般的长戈出现在

    上。

    十几个声音同时吼道:“杀赵军大营的防线终于开始动摇起来不断有被刺破了胆的赵军士兵狼狈地向后撤退。

    收割了大量命的子弩被推翻在地。然后被火把点燃。

    已经杀红了眼睛的选锋军士兵不断将手中的长戈一刻不停歇地狠辣朝赵人上刺去。

    此玄。赵军的防御失败几乎已是成为定局死守下去已是没有任何效果绍锋就算现在把部队都拉出去野战也是没有任何的胜算赵军士兵的勇气已经彻底的失去。

    而这个时候更多的选锋军已是登上土墙。远处整齐前进的选锋军已是随之而上。

    “辰旅、午旅出击!不能给赵军任何喘息的机会彻底把他们的防线打烂。打垮!”又是两旅的选锋军在司马尚的命令声中踩着轻快的步伐向前推进。

    吕不韦长出了一口气低声询问道:“张布赫麾下伤亡如何?”

    陈天犹豫了下回禀道:“多还剩下四成人。”

    吕不韦心中也有些黯然喃喃地道:“死伤虽达六成但却振奋了军心。”

    “禀吕侯南面大河现大批赵军!”几名游奕军士兵慌忙地跳下马来。跪地禀告道。

    “难道是廉颇率领的赵军主力到了?”吕不韦有些莫名其妙询问道:“多少人什么旗号?”

    “上游位置是两万步兵打头后面跟着万多的骑兵。下游位置是三万步兵为中军左右两翼各有万多骑兵护着敌翼。这两路大军都打着赵军廉字旗号。”那游奕军士兵飞快地回答道:“应该正是廉颇的主力部队!”

    “想要包围我们?”吕不韦静静地点了点头。笑道:“来得正好若是他们不来。我还不知接下来咱们这仗将如何去打!”

    陈天望着前方已是投入战斗的三旅选锋军士兵神色黯然地道:“吕侯敌人兵力占优把前面选锋军的人马撤回来吧。”

    吕不韦又看了一眼那道已经变成红色的墙。

    他叹息一声摇头道:“真是意外啊廉颇来的度比我预计的快了些!”

    事到了这一地步这仗再打下去已经没有意义。

    如果时间足够一口气拿下赵军先锋大营然后依托其现成的防御攻事莫说只是廉颇的主力到来就算此次的十八万赵军全至吕不韦也有信心守住阵地。

    谁都没想到廉颇的主力竟然来得如此之快。居然在最后时刻赶到战场。从这一点来说战争还真是充满着无限的意外。

    不过。能够吸引廉颇主力到来也算是牵制了其主要兵力间接支援了被围的降城。

    可是。眼见着就能拿下赵军前军大营就这么撤下来实在是太可惜。

    吕不韦也想再一口气再坚持一下呢?但是廉颇的用意很明显三角形的包围圈已经形成若再拖延下去一旦前方攻击不顺近七万的原阳军就将处于万劫不复的地步。

    吕不韦开始犹豫了他举起手半天没有落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