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7章双寇患

    <---凤舞文学网--->

    1o3o战国杂家吕不韦第297章双寇患

    导牧率领的游骑军最早讲入战千多人的游骑军只”小是最为严重。--凤-舞-文-学-网--

    虽然全歼了赵国骑兵的编外风骑大军但自却也折损了近千士兵。对惜兵如命的原阳来说职胃也是伤亡惨重。

    这场秦境阻击战原阳以千多骑兵殉职的代价获得了胜利。

    但这场千多士兵消耗的战役。却改变了整个赵国的历史也影响了整个战国时代的历史展。

    寅虎气喘吁吁地策马而来人和马就象是从水里方捞出来一般汗水淋漓而下。他带给了吕不韦一个巨大的惊喜。

    “吕侯果然如你所料洪盗已是由齐国东北出向着原阳近!”寅虎的眼里带着敬佩的神色说道。

    “那支响誉西北的沙盗呢?”吕不韦淡笑着问道。

    “在洪盗向原阳进的第二沙盗也已开始在赵秦北部边境集结并且已经扎下营寨但却迟迟未动看来他们还在等待时机。寅虎将最新的报向吕不韦进行汇报。

    “吕侯这四大寇东打一下。西打一下看来是让咱们劳于奔波可其真正意图却是难以琢磨啊。”李牧沉吟着道。

    吕不韦略一思考却是笑了起来。说道:“他们这是手段赵国的贼寇风骑只不过是他们利用的工具。真正打算算计我们的是齐国的洪盗和秦国的沙盗。沙盗陈兵于西做出打算与我军对峙之态实际却是为了掩盖齐国的洪盗对我原阳的袭击。”

    “就怕他们不敢来来了就杀的他们片甲不留!”金浩兴奋地说道。

    吕不韦笑着连连点头吩咐道:“命令游奕军暗部全力监视沙盗主力的动静。”

    寅虎忙跪下接令而后上马向西南而去。

    “告诉陈天、司马尚叫他们立即率部带上补给在十里坡等我们。”

    “传令各部立取集结准备出

    急促而嘹亮的号角声立即撕破了黑夜的宁静在沃野之中!连绵不绝地响了起来。

    天空中依旧飘着雪花但飘雪的夜色却是分外的明亮清冷柔和雪花轻轻地洒落在广袤的平原上。满天的红芒如同女子害羞的面颊。好奇地窥探着下面白蒙蒙的大地。

    吕不韦带着原阳游骑军的士兵们沐浴在洁白的雪夜中风驰电掣一般向东飞奔而去。

    此刻洪盗领田武心事重重绪很是低糜。

    他有气无力地坐在战马上随着大军不急不缓的向西北而行。

    只要过了华屋山和治水河之间的那个狭窄地带再往前行。就是一马平”的大平原了。从那里可以直达平邑城也就可以直接进入草原边缘地带面对毫不设防的原阳城。

    田武心急如焚他内心深处。对于原阳很是有些惧怕。自己带着洪盗前前后后也打了十几年的仗。而且与燕赵军队多有交锋但战局却从来都是互有胜负他从来没有想过燕军会如此的惨败在原阳军

    里。

    这一次燕军不但败了而且极有可能把整个燕国的将来都陪进去。对原阳一战的代价之大已经过了任何人的想象。

    去年手下的一部分洪盗在燕西掠夺财物之时还差点被燕西军围歼。两千多人的部队折损了大半。这种打击之下他对燕西军的战斗力可算是有了相当深刻的认识。

    这次被齐王派出前来原阳名义上是大肆掳掠一番以填补对燕之战的巨大损失;可实际上在田武的心里这种属于自杀式的行动完全就是以卵击石一般。

    他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可以在不知不觉间于原阳势力范围的边缘处抢上一把然后马上遁回齐境。千万不要碰上原阳的军队尤其是万人可乱燕国的原阳铁骑。若是真的碰到那无敌的骑兵。自己手下万多人的洪盗必将走向灰飞烟灭的下场。

    田武正在皱眉苦思田震却是驱马赶上来大声说道:“命令部队加快行进度咱们快窜过这治水。”

    “兄弟们从清晨开始行军到现在已经四五个时辰没有休息必然非常疲劳;而且如今是大雪方停之时天气更是清冷无比。现在突然命令他们急行军恐怕大家的体力。都是难以为继呀?”田武担心地

    。

    田震忧心仲仲地说道:“自从前听说原阳骑兵与风骑接战的消息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传来。只有两种况可能导致我齐国的报系统传不出消息。一是风骑的部队已经被原阳军包围消灭大王不想让我们知道消息;二是两军还没决出胜负没有新的报送到国内。但无论是那种况我们都应迅行军。

    如果风骑已经被击败那么原阳军骑兵就很有可能腾出手来迅赶到前面切断我们的行军路线。”

    田武迟疑了一下。信心不足地道:“风骑不是很厉害的吗。而且是数千的全骑兵原阳军吃掉他们。恐怕是要费上一番功夫。我估计他们两军应该还在秦境东北处胶着厮杀。”

    田震嗤之以鼻十分不满地说道:“这也是我心里的期望但“下!是我们的想象。期望总是美好的。但事实却是残酷的“的事就是敌人已经在我们前面出现。如果风骑已败或是被原阳军所灭。原阳军一定会东来前面的平邑一带就是骑兵作战的最好战场。而我们如果要摆脱险境唯一的办法。就是以最快的度通过平邑而后继续北上延赵国的长城边缘处西行折而南下进入原阳势力范围。”

    “假如原阳军已经赶到前面我们一过治水就遇到原阳军的话我们该怎么办?”田武沉默了半晌突然问道。

    田震面色一变神态坚决地道:“作为田氏子弟我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意向吕氏之人妥协。你愿意吗?”

    田武神色一暗摇摇头声音低沉地说道:“那是我田氏子弟永远无法接受的耻辱。你说得对小我们就把自己的命赌上吧!”

    “传令下去如果想活着回去。就加前进!”田武大声对传令兵吼道。

    吕不韦抬头望着前方白茫茫的四野。心里已是等得十分焦急。他无法得知现在洪盗的准确位置派出的十几支侦察伍队。还没有传递会有效的报。

    吕不韦回对紧随后的李牧问道:“前面就是平邑城了洪盗的行踪为什么还是没有消息传来?”

    李牧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他也担心灭法掌握敌人的动向而使着后数千的游骑军士兵再在野外雪夜中过夜。他没有自己回答吕不韦。而是神紧张地东张西望着。

    “回来了!”李牧突然高兴地喊道。

    五匹快马从远处的树林里飞出迎着原阳军的骑兵大队斜斜地飞奔而来。

    “吕侯洪盗的部队已经快到治水了距离我们大约三十里。”

    吕不韦终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紧张的心顿时消失无踪。

    “可现他们的斥候?”

    “来了两批都让我们杀了。”

    王剪金浩和蒋涛三人也从后面策马赶来。

    “吕侯战场摆在平邑城外如何?”王剪先请示道。

    “你熟悉周围的地形你自己说说吧?“8不韦笑着说道。

    “这治水周围的地形很是复杂。山林不大却非常之多适合埋伏人马。但是由此往前十几里都没有开阔地带骑兵很难展开。”王剪毫不犹豫地说道:“我认为还是在平邑荐近作战的好那里地势开阔利于我骑兵的突袭。”

    李牧也点头道:“王将军说得很对。我也赞成在平邑城外歼灭洪盗。”

    “主意是我想的!”王剪生怕李牧抢去主攻任务立即急了起来。瞪大了双眼说道:“这正面对敌。谁也都别想和我抢!”

    “谁说和你抢了?”李牧摇头笑道。

    “好了好了两位将军大人我们都是小都尉可不敢招惹两位

    军。

    蒋涛赶忙上前打圆场笑着说道。

    周围的人同后都是笑了起来。

    “你们怎么看?”吕不韦望着弟子金浩和蒋涛问道。

    “如果地形狭窄骑兵失去作用伏击就很可能变成一场遭遇战。我们的损失就大了。”金浩先说道。

    “十几年前中山国好象和赵军在治算西岸时战过一次。”蒋忽然说道:“当时由于中山国的战车不能充分挥冲击的作用他们的损失非常大。我们可以仿效当年赵军的作法弃马不用以步军迎敌。”

    “步战迎敌我们的损失就更大了。”喜欢骑战以骑军为傲的冈山说道。

    吕不韦转头望着王剪笑着问道:“可有什么地方既适合我们的骑兵展开冲锋又可以束缚敌人不能四散而逃充分挥我军的优势?若是想到此战主将由你担任。”

    王剪点点头得意的笑了起来。

    田武望着前方黑漆漆的山林心里犹豫不决。

    按照斥候们的侦察。过了治水直到平邑城南四十里处这一段路程非常的安全没有现任何敌人的踪迹。

    但是田武的心里却总是觉得不安最早派出侦察的斥候兵不知为什么还是没有回来。他们都是在洪盗中厮混了多年的老人不可能无故的临阵逃逸。如果是被杀了的话。为什么在他们后边出的斥候。却都没有出事呢?

    田震微微吁了一口气小声对田武说道:“只要过了治水再北上十几里我们就彻底摆脱危险了。只要我们在平邑城前突然转向任他吕不韦如何智谋通天也不可能洞察我们这绕了大半圈的袭击。”

    田武勉强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走吧到了赵北长城才一切都有机会。”

    洪盗贼寇五人一排如同一字长蛇般迅而安静地过了治水向着北地最后的山林地带行进。

    完多人的队伍稀稀拉拉地连在一起起码有里许多长。

    田武严令士兵们不准点火照明。大家就着白雪辉映出的淡色小心翼翼地行走在蜿蜒崎岖的路上。

    贼寇们剑出鞘长矛前指一个个神紧张不停地四下张望着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预防被原阳

    万人的洪盗大军行进的度非常缓慢。

    田震对此个分的不满一脸的不妹之色。

    他驱马跑到田武边大声说道:“这么走下去明天早上都到不了平邑有必要这样神经兮兮的嘛

    田武不安地望着四周轻声说道:“小心点好这地方地形复杂山林茂密一旦中伏就会全军覆没死无葬之地。”

    他不再理睬田震对边的传令兵吩咐道:“传令下去把阵形拉的再长一些。让兄弟们打起精神。加强警戒。告诉大家。我们出了这林地到了平原之后就立即宿营休息。”

    这十几里路万多人的洪盗大军。却已是走了大约一斤小多时辰。

    洪盗的贼寇们一路之上精神都处在高度的紧张中心已经万分的疲劳。

    就在这时他们就着白茫茫的雪色依稀见到前面不远处已是出现了洁白一片的平整雪原。

    不知是谁最先出了一声欢呼接着兴奋而激动的喊叫声突然间打破了冬夜的宁静山林里已进入梦乡的小兽被这等巨响吓得惊恐万分慌乱地向四下躲闪逃避而去。

    走在最前面的士兵立即加快了行进的步伐他们快地急行急急忙忙地窜过树林。

    望无际的大平原在皑皑白雪的覆盖之下如同白色的海洋在亮白色光芒地映照下显得格外的深邃和广袤。

    贼寇们紧悬的心突然放了下来。漫长的凶险之旅已经艰难地捱过。前面再无恐惧就象到了安乐净土一般的和谐。

    他们高声狂呼放声大笑向前纵飞奔无忧无虑地尽泄着心中的狂喜。

    尚在后面缓缓行走的士兵们再也控制不住已经脱离危险的喜悦心他们高兴的叫喊着向前狂奔。

    田武也是一脸喜色对着田震笑着说道:“我们现在算是安全了。”

    田震哈哈大笑道:“原阳军总算没有赶到希望风骑能再阻挡他们一段时间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顺利的转到赵国最北的长城处了。”

    两个人心都是大好一边轻松地交谈着一边随着部队加快度。迅行出了树林。

    许多贼寇已经倒在雪地之上。正在等待着宿营的号角吹响他们就可以吃到食物而后更可美美的睡上一觉。

    田武在贼寇们期待的目光下对紧紧尾随在自己后的号角兵做了一个宿营的手势。

    号角声随即响起低沉而悠长的声音久久回在洁白的冬夜里。

    不到半个时辰万来名洪寇的士兵就在空旷的平原边缘处睡熟而且。

    几个名负责警戒的贼寇分布在营地四周。他们抱着兵器昏昏睡者远比清醒的还要多。

    中军大帐外的一匹战马突然警觉地抬起头来睁大了双眼望向平原深处。

    随即更多拥挤在一起休息的战马。好象也受到了什么惊吓都惊恐不安地嘶叫起来。

    然而心都得到极度放松的贼寇们却是睡得太熟。他们横七竖八地裹着各式各样的御寒衣物躺到帐篷内完全没有察觉到帐外战马的异常举动。

    忽然萧瑟冰冷的夜风里传来了隐隐约约的轰鸣声声音不大。但却越来越清晰。

    放哨的贼寇们立即警觉起来。几个胆大者更是随即向前跑去。

    轰鸣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浑厚地面已经有了明显的震动感。

    远方百茫茫地雪海里突然涌出了无数的黑点黑点不断的迅扩大。逐渐地汇聚成滚滚洪流象惊涛骇浪一般呼啸着向洪寇的营寨

    来

    负责警戒的洪寇贼寇们瞪大了双眼一时间无不茫然失措浑然忘记了自己的职责。这如同天降的神兵难道会是自己的敌人吗?

    个贼寇下意识地举起紧紧攥在手上的号角吹响了报警的号声。

    田震已是不再年轻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睡眠已是越来越少越来越轻。他斜躺在营帐中的羊毛毯子上抱着双臂迷迷糊糊间觉的帐外自己的战马。好象有了些什么异动。

    他突然之间惊醒过来非常敏捷地冲到了帐外。

    田震看见自己的战马烦躁不安地蹬蹄一双马眼更是惊恐地望着平原深处好象看到了什么令它恐惧的东西。

    接着急促低沉的号角声由远及近的轰鸣声霎那着间一起传到了他的耳中。

    田震的睡意顿时消失不见面色更是大变。他掉头望向平原恐怖和绝望一时间全部涌上心头得他几乎神经质地放声吼叫起来:“敌袭原阳骑兵敌袭了一。

    惊惧而凄厉的叫声霎时撕破了黑夜的宁静单调而恐怖。

    田武蓦然间惊醒几乎是条件反似的一跃而起右手顺势就拔出了腰间剑鞘内的长剑飞地冲到帐外的雪地中。

    他睁大双眼昏头昏脑地吼道:“吹号吹号迎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