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8章教习访

    <---凤舞文学网--->

    1o296战国杂家吕不韦第288章教习访

    只不韦说的很是平淡。--凤-舞-文-学-网--但内政司内的官员却都是听得乱”直。

    谁说原阳的官家饭就是旱满保守的行当?这不吕侯自己都说了。这官职都是要经过实践考核的没有真正本事的人想要在原阳官场混迹只怕将是全无可能之事。

    这时早有内政司的官员将对醪宏远的评定文卷呈上。

    吕不韦接过文卷在手见众官员都已退下这才沉声问道:“李大司寇不要多心你做事的认真态度。和你对本侯的忠心本侯心里都很清楚

    听了这话李斯面上的愤然之色才彻底退去慌忙上前道:“昌侯言重了这些都是斯份内之事不敢有其不满之处。”

    吕不韦这才笑着展开卷宗却不去查看只是递给侧的醪宏远说道:“你把这评论自己念来听听。”

    醪宏远展开看了几眼脸色有些异样转瞬朗朗念了起来读道:“醪宏远其人狂放不羁不合礼法。贪酒误事行事任意妄为不堪大用!”

    卷宗最后打了个叉显然是在大司寇李斯心中其连及格历练的资格都不够。这一个红叉其实就已对醪宏远宣判了在原阳政治的死刑。醪宏远见到此番评判心里微微惊凛。

    评语倒是简单明了醪宏远那一刻心中不知道是何感想。

    虽然他不赞同这番评语可却知道李斯并非是针对他的为人而是他的行事之上却有不合道理之处。

    实际上他却不知闯天下诸国多年得到这种评语他已是并非第一次!只是李斯把心里的话都写到了纸上而其他诸国官宦对他的评价却都记在了心里。

    “韩大司马到!”门外有侍卫高声喊道。

    韩非快步走了进来李斯见在原阳束军的师兄来到忙站起来相迎。虽在这内政司中表面他为最高官员可是原阳讲究武重于文。负责兵马的韩非在原阳高层中。实际比他职务要高上一筹。

    吕不韦却并不起坐于案后笑道:“韩大司马请坐。”

    这战后之时原阳要补充士兵的不足并要刮练新兵韩非实在是颇为忙碌但他人却还是神采奕奕施礼笑道:“吕侯相召。臣下来迟还请吕侯恕罪!”

    吕不韦微笑着道:“来得迟。总比不来要好只是本侯有一事不明倒是想询问你一下。”

    韩非肃然道:“吕侯有时尽管讲来

    “咱们自从会商之后决定开始招贤纳士到如今算来也是有两月光景。据我所知每去你们几位府上自荐之人也是不少可如今能提拔录用之人却还是寥寥无几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

    韩非苦笑着道:“回吕侯我等自当为我原阳掘人才而且早就竭尽所能只是这有真材实学之人实在是太过有限。”

    李斯上前接口说道:“韩师兄说的不错这每来的多是口若悬河之人。听着冠冕堂皇可是真让其到任上办事十小核之时却少有人能够几个这等秀外中空之人咱原阳却是不能使用。另外就是放不羁子浮躁之人这样的人太过毛躁不堪大用啊

    李斯说完抬头似是无意地望了醪宏远一眼。

    吕不韦把李斯的行为看在眼里;略有不悦地冷哼一声说道:“李大司寇此言差矣大有大能者往往都不注重表面之事。当韩大司马有口吃之症被扁鹊先生治疗之前他人望之可能认为其无甚才能。但本侯确是晓得虽然其有表疾在但却是旷世大有。

    所以说人不可貌相”。

    李斯见到吕不韦不悦心里已先是惧了再一细想也确实如此。当邯郸之时自己与韩非都只是荀师座下的弟子虽是被人称为孙氏八杰但却也是戏称罢了。

    如今当与自己等人齐名的师兄弟除了郭纵师兄、韩非师兄与自己在原阳混得风声水起之外。其余的师兄弟却是没有一个能及得上自己三人的成就。

    想到这里李斯歉然地道:“斯错了请吕侯刮示!”

    吕不韦沉声道:“大贤之人。待人如使器物取其长处才是正理。比如我原阳装备的钢戈虽然锋利无比。近战之时屡见其优但若是远战。怎敌弓弩之利?”

    李斯听后摇头苦笑道:“吕侯妙语点醒梦中之斯。”

    吕不韦继续说道:“选拔人才其实和作战一样在合适的时候使用合适的兵种使用合适的武器才是制胜之道。其实如今我原阳虽然只得两城但从退了燕军之后周围城池却是多有投靠之意。等明年我原阳新军练成拥有了十万可战之兵时定然会将周围城池皆哉于我原阳治下。若走到了那时需要的官员我们却是要到何处找寻?李斯啊咱们原阳求的是贤这贤者却不一定只是宗家学派出的弟子啊!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他凛然而说虽然是对李斯所言实际也是说给韩非所听。

    李斯羞愧地颤声道:“斯知道自己错了。耽误了吕侯选拔人才的大事请吕侯重重责罚

    吕不韦却是从案几后面站起。缓步走了下来拍着李斯地肩膀微笑着道:“此事咱们也是刚刚开始行之。难免有做的不妥之处李大司寇你…联明过干自招贤纳十是个办法另外的那科举执吃”行。李斯、纬非啊本侯很希望。你们可以成为吕太公般的人物帮助本侯一统尖下啊!”

    李斯听后却是一下愣住自己确实很是投入目前的角色但却没有向吕太公看齐的志向。如今听到吕不韦对自己的期望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心中百感交集既是激动又是惭愧。

    “其实我当初和李师弟是一样的看法韩非一旁说道:“醪宏远这人放浪形骸实在是让人一见之下。难生好感。李师弟每接待人数众多过目之下有失偏颇也是正常。若非吕侯提及我也不见得会对他留意。”

    醪宏远一旁听到很是诧异。没有想到自己一人竟然把原阳三位大人物都惊动了尤其是原阳之主吕不韦。

    李斯忙说道:“韩师兄休要为师弟辩护斯确实是一时疏漏实在有负吕侯的厚望

    “醪宏远其人。狂放不羁不合礼法贪酒误事行事任意妄为。不堪大用!”韩非从醪宏远手上接过了那份卷宗沉声念道:“想醪宏远衣冠不整举止不恭不明为人处世之道前来应征之际不忘喝酒。得个贪酒误事的评语倒是有可原。”

    醪宏远脖子梗起涩然说道:“这个敞人不敢认同!”

    他虽知道眼下对他来说是个极大的机会却还是不忘记抗争也算得是格倔强。

    吕不韦微笑着道:“醪先生或许不认同可只要韩司马和李司寇认同你就连不认同的机会都没有!”

    醪宏远听后略一琢磨只得默然收声若有所思。

    韩非却已是微笑着道:“好在还有个认同的吕侯!其实我虽觉得李师弟的评语公正可见到醪宏远写地时政文章却是极佳倒也是觉得此人有才可又怕这人真的喝酒误事难免有负吕侯所托。正犹豫地时候吕侯出了个方法说带着醪宏远考察几若是真地误事有才也是不能用之!”

    醪宏远恍然大悟惊道:“原来吕侯这几是对我进行试探?”

    吕不韦欣然地点头道:“醪先生说的不错你若一耐不住子撇弃那些阵亡士兵的孤儿寡母于不顾我吕不韦都不会在两位面前给你说上一句好话。”

    醪宏远心中凛然微有不满。只觉得这行考察多少有些不信任的嫌疑。

    吕不韦却不理只是正色说道:“两位大人都是怕醪宏远醉酒误事。我就带他从最辛苦的兵士家眷安抚工作做起。半同时间已过醪宏远喝酒也喝了数十个可事非但没有耽误而且进展奇。我私下询问共事之人那些人都说了一点醪宏远此人格孤僻生活不拘小节。可大是大非之上不含糊不误事。虽是书生和那些孤儿寡母原阳阵亡兵士素不相识可对他们却是一腔诚肝胆相照此人非但可用。而且应该大用!”

    醪宏远听到这里刚才的疑惑与不满立时一扫而空鼻子已是微微开始酸昂起头来只是他的眼中却已是泪光盈盈感动莫名。

    吕不韦语锋一转说道:“其实我既然委派四位大人负责纳贤本不该越俎代庖现在只是说出实至于定夺一事还请两位大人做主。”

    韩非望向边的李斯笑道:“李师弟这内政司可是你说了算师兄我可不能越界行事不知道你对醪宏远先生有何建议安排?”

    李斯本已是承认了自己的疏忽和错误知道现在吕侯和师兄是在给自己台阶下略一思考点头说道:“吕侯明察秋毫斯佩服得五体投地。斯失察的错误虽然由吕侯纠正过来斯心里虽然是感激不尽。但是我每事物实在繁忙实在是”醪宏远既然并无喝酒误事之嫌可毕竟为人处世差的太远不过此人格耿直见识不凡依斯之所见暂时任他为招贤纳士的专职官员并准备后科举的具体适宜。他本是寒门出又非是宗家学派弟子对于来自荐之人小与科举的应考之人想来必能一视同仁。却是不知道吕侯与师兄意下如何?”

    吕不韦欣慰地点头道:“好!李司寇能量才使用果然眼光不差。过几等蒋涛带着将士归来之时对于这段时间我原阳战事和政务之事本侯当对李司寇有所封赏。只盼以后能够再接再厉成为我原阳的一块柱石!”

    李斯听后心下感激暗想自己失察于先吕不韦却不去井较自己的过错而是依然如此厚待实在是让自己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吕不韦望向醪宏远询问道:“不知道醪先生可有异议?”

    醪宏远忙上前施礼道:“醪宏远并无异议吕侯宽厚待人实乃世间明主醪宏远自当竭力效从!”

    吕不韦微笑着道:“既然如此剩下的事就由李司寇向你交代吧我就先走一步了。若有什么事。可径直去王宫找我

    醪宏远知道吕不韦言下之意。心中既有振奋又是惶惶连连点头

    众人恭送吕不韦出了内政司吕不韦心中舒畅正和打了场胜仗一般。既得了新的人才又没伤害老手下的心实为最完美的结局。

    吕不韦才走出没有多远突然窜出一个人物。讨着昌不韦大声叫道:“昌侯别数月。安荐?”吕不韦见到来人已走到了自己面前三丈远处若非其主动出声自己却还没有现其的存在心里骇了一跳。高手!

    吕不韦抬头谨慎望去却见此人一麻衣花白的头一张笑盈盈的慈祥面孔正是齐国稷下学馆的教习颜悲回。

    见到颜悲回前来吕不韦多少有些惊喜笑着拱手道:“颜先生您怎么有空到了这呼和浩特?”

    见到有人瞬间窜出眨眼间已走到了昌不韦的面前早就有侍卫靠拢过来虎视眈眈盯看来人只怕他突然出手伤到了吕侯。

    但见到吕侯对其没有怒意反而很是亲近侍卫们忙都是知趣地退了下去。

    颜悲回见到吕不韦的笑容大为振奋笑道:“吕侯真乃世间之豪杰!当初见之时我就没有低看你之意但却没有想到四万原阳之军能败去四倍之敌而且歼其十万精锐。吕侯啊老夫现还是小看了你啊!”

    吕不韦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暖暖笑着摆手客气地道:“颜先生过讲吕某只是行份内之事。为了我治下的百姓着想而已。”

    见到吕不韦那谦虚的申请颜悲回忍不住的点头道:“有吕侯这等品之主是原阳百姓之福啊!”

    “颜先生莫要如此来说再如此说下去的话吕某会惭愧得找个洞钻进去。不知道颜先生此来到底有何要事呢?”吕不韦微笑着询问道。

    颜悲回琢磨了半天瞪着吕不韦。说道:“我说要是为我齐国之事来此不知吕侯会作何感想!”

    吕不韦听后淡然点头道:“这也是人知常为了养育自己的故乡。做些事放到任何人的上。都是可以理解之事。”

    “若是我此来是奉了齐王之命。来取吕侯的命呢?”颜悲回神色如常但谈论的话题却是令人清然。

    吕不韦只能翻着白眼突然想到了什么笑道:“颜先生是在提醒我。有人会来暗杀我时吗?”

    颜悲回点了点头赞道:“吕侯真乃聪明之人!老夫是打算提醒吕侯一点如今你也算是一方诸侯。但原阳却没有天境之人坐镇怕是容易引起别有用心之人的惦记啊。”

    吕不韦无奈地摇头叹息道:“此事我却是全然没有办法总不能凭空捏造些天境修为之人成为我吕氏的王族长老吧!”

    吕不韦说的确是实话。颜悲回提到的问题。也正是他心里最无奈之事。毕竟如今原阳境内要是说到修为之事实在是没有人比自己高的了。虽然庞暖、王剪、陈天等人都是地境修为但是天境之人若是全力挥能抵挡得了数名地境之人。自己的原阳如今文治已是开始筹措武功上也打算再练新兵。扩充军队。展和财物等事上那更是毫无问题。只有这修为之事上确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见吕不韦如此神颜悲回安慰道:“其实吕侯可以打打墨家的主意啊墨家的十三位宗主如今不全是天境之人吗。只要你的修为能战胜他们凭你是墨子女婿的份。整顿墨家四宗九派使其十三分支合一也并非是不可为之事!”

    吕不韦止步回头问道:“哦这却是个好主意但颜先生为何会如此为我吕某着想呢?”

    颜悲回带着得意地笑容说道:“其实原因有二。先老夫曾经的了一位前辈的帮助他让老夫多加照顾他的弟子。这二嘛却是因为有位齐国的巾烟人物让我多加照拂于你。”

    “你说的齐国巾烟难道是涯台月枝?”吕不韦有些意外之喜眼前蓦然又浮出那个智慧过人的女子。她每说一句话的时候都会琢磨再三言语无失更是能够洞察他人的内心之想。

    “说是的话也不算有错若说不是呢却也并不为过。因为与她同来的还有一位她的至亲之人。”颜悲回望着神色凝重起来的昌不韦笑着说道:“她对老夫说是她那至亲之人如此嘱咐让她转咐老夫但具体其内幕如何老夫却是不甚了了若是吕不韦有心可以亲自去问下便知。”

    他说的若有深意吕不韦却好像没有听懂只是问道:“郡主和涪台小姐同来的吗?但不知她们现在何处我正有所打算找涯台小姐商议。不知道颜先生是不是”

    “呵呵其实老夫来此就是打算请吕侯过去的。还好在这王宫之外遇到吕侯不然老夫就要潜入你的王宫之内去了!不知吕侯想没想过。郡主为何要亲来原阳呢?”

    吕不韦点点头沉声道:“我明白!”

    颜悲回却摇头道:“我看吕侯是不明白!涯台月枝这几个月来一直留于呼和浩特虽然她说是为了照顾这边的生意实际却不断把各地消息报通过她麾下的青楼。不断的收集起来并送到呼和浩特。其中的意义吕侯你应该比老夫还明白吧?”

    吕不韦微一愕然他却实在没有想到台月枝对自己竟然会如此的上心。但他更清楚谤台月枝后的那个女人想要把涯台月枝嫁给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