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6章贤醪氏

    <---凤舞文学网--->

    1o294战国杂家吕不韦第286章贤醪氏

    占不韦原阳独揽大权。--凤-舞-文-学-网--被天子周赧王姬延封为诸侯姗“五风以少胜多大败燕军消息早就传到了黄河两岸各赵国北地郡县都是精神大振多少看到了些新的希望。

    大赵自从武灵王死后、惠文王执掌赵国开始南方的贵族逐渐独揽大权后赵国北地是一不如一。除了邯郸附近赵惠文王已是无暇顾及其他地域。

    赵国北地周边的郡县都是自保为主这下听说吕不韦大败燕军。不但原阳治下的百姓振奋就算其他郡县的百姓也是欢心鼓舞很多地方官员已是有了投靠原阳地念头。

    醪宏远起的时候愣了半晌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的好。

    他自幼家贫出寒门可是奋勤读博学赶赴诸国本以为可凭自己的才学和智慧能在乱世之中一举成名。

    哪里想到任何的诸侯国内都要凭借卿大夫的举荐或是士阶层的出才能有面见到诸侯王的资格。他落魄天下之时却听闻吕不韦被天子封了诸侯匆忙赶来希望可以在这原阳打拼出一番天地。却不料才到原阳就已是盘缠用尽偏偏遇到燕国大军来袭吕不韦已是带军出征他只好无奈的在呼和浩特城中流浪。

    可恰他认满腹经纶偏偏换不来一枚铜钱就算他卓省着用渡终于也走到了山穷水复的地步。

    这些子见到吕不韦感动其治下的百姓对于吕不韦这位吕侯他已是愈地期待起来。

    听到原阳与呼和浩特在吕不韦的命令下都在举行招贤纳士他不由大为振奋熬了几夜借纸写出数十页的时政得失呈到了大司寇李斯的府上哪里想到过了多。却是全无音讯。

    他心中愤懑这才在吕不韦凯旋之说出什么沽名钓誉之说暗想昌不韦说是纳贤可那些贤士还是要靠原阳官员的举荐才好自己在原阳举目无亲自然不会受到重用。

    当初他见到吕不韦望过来之时心中激动莫名可见到吕不韦若无其事的离去不由满是失落这些子难熬至极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只想着再无消息不如另图他路地好。

    见到店老板醪宏远有些殷切地问道:“老板有人找我吗?”

    他在文章后标注了住址只盼着喜从天降老板白了他一眼后淡淡说道:“有!”

    醪宏远一听激动万分地道:“是谁?”

    “当然是债主你以为还有谁来找你?”老板话音才落几个大汉已经横眉立目站在醪宏远前满脸的冷笑……

    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本是人生的乐事。不过若是在久早逢甘雨后缀上滴;他乡遇故知后加上债主;如此的话任凭这人的神经再大条也会呜呼哀哉!

    醪宏远在呼和浩特城也不是两眼摸黑还算认识几斤小人这寥寥几个人之中一个是客横老板。一个就是酒肆的老板。

    他饭可以不吃但是酒不能不喝见到几个汉子横眉立目正是酒肆的伙计也就是他乡的故知心中难免有些悲哀。

    他虽是狂。可却不是蛮不讲理知道欠账还钱的道理。见到伙计抱着膀子走过来狂妄的脸上露出点笑容说道:“几位兄弟请了。不知可是找我?”

    个伙计点头冷声道:“醪先生果然有才一眼就着出来了我们要找你。来这个麻烦你先过过目。”

    他伸手递过了一张账单态度还算客气。

    醪宏远看了半晌上面哪天除酒多少历历在目他脸臊的恨不得有个地缝可让自己钻进去。

    “醪先生不知道这账单可有错漏?”

    “应该应该没没没有吧。可是兄弟请借一步说话。”醪宏远见到客栈老板那鄙夷的目光。只能拉着酒肆伙计走到人少的地方。低声道:“这些酒其实是你们云叠酒肆的老板送给我的。”

    那伙计上下打量着醪宏远沉声道:“送给你?你是他女婿不成?”

    醪宏远苦笑道:“这这还不如他老人家真有女儿未嫁!”

    “有女儿好像也轮不到你吧。”伙计大咧咧道。

    “那是那是”醪宏远连点头说道:“可送的酒似乎不用付账吧?”

    伙计摇头叹息道:“那我不清楚老板只是把账单给我然后让我请先生去酒肆一趟不知道醪先生可有闲暇?”

    他说的文绉绉让醪宏远听了脸红。醪宏远硬着头皮说道:“你家老板有事来找我敢不从命?”整了整衣冠醪宏远在几个伙计的前呼后拥下捂着半边脸来到酒肆之中。

    自从吕不韦与草原贸易之后。呼和浩特城的商业就极其的繁华虽然贸易已经结束而且燕国大军才刚刚退去但呼和浩特城中却是一如既往地兴盛。尤其是入冬之后。草原民族怀念呼和浩特的美酒、美食、美女自然都趁这停牧之时。来此消遣。

    周围郡县在贸易中赚到好处的商人自然也都来此趁这机会再和草原民族换取些牛羊马匹。

    进了酒肆之中现食客并不”次计将醪宏迄让到角落地一张案后攒尖找老板。哦洲一旦踪影。

    醪宏远人在楼上从早上等到晌午已是等得饥肠辘辘可只能强忍着饿意他现在都是除账过子如何敢在酒肆吃饭。只想下去在街边买两个慢头充饥可又是不能离去摇晃下酒葫芦现里面空空如也想要长叹一声转念却又压了下去只想节省点力气。

    可晌午时分食客慢慢多了起来。饭菜的香气如同讨债的债主般将他包围醪宏远闻了一鼻子闻出了满肚子饥火霍然站了起来喝道:“伙计!”

    “醪先生什么事?”伙计冷眼斜睨着道。

    “我想问问你家老板什么时候能来?”

    “我们老板去收除的酒帐了。醪先生你也知道这除账不还的人很是让我们头痛呀。要不醪先生。我让我家老板先来算算你这面的?”

    醪宏远听后空布袋子一样地软下来声音也低了下来摇头道:“不急不急伙计麻烦你再给这茶卑点水。”

    喝着比水还淡的茶。醪宏远的一颗心已经是比黄连还要苦。

    这时楼梯口现出一人满脸地络腮胡子一见煞是威风只是双眸明亮见到醪宏远地时候眼中露出不易觉察的笑意。

    大胡子径直走到醪宏远前问道:“朋友坐你这里可否方便?”

    醪宏远有些奇怪感觉到周围空位尚有不明白这男子为何一定要坐在自己这里。只是见到大胡子蛮有个。便点了点头笑道:“坐当然可以不过无酒待客。

    “我有!”大胡子伸手拿出两枚刀币放在案机之上呼喝着道:“伙计给我来两坛吕氏酒坊的烧刀子两个海碗!”

    有钱能使鬼推磨酒水已经飞快地上到了案上大胡子伸手倒了两碗酒说道:“无论如何相逢都是缘我敬这位朋友一碗。”

    醪宏远到有些意料不到却也不客气震声道:“恭敬不如从命”。他端起酒碗一饮而尽感觉酒水从咽喉顺下去周的舒泰看对面的大胡子也是更为顺眼了几分。

    “可惜在下囊中羞涩。不然倒要以佳肴回赠朋友的美意!”

    大胡子哈哈笑道:“佳肴你没有。我有!伙计上几道好菜

    他刀币付出去伙计当然没有不听从的道理酒菜片刻就已是上来。大胡子提箸谦让着道:“朋友尽管下筷无论如何相逢都是缘分!”

    醪宏远对于这种事向来不会客气提箸风卷残云的吃下去大胡子只是眯缝着眼看他不时地喝口酒。

    等到醪宏远将案上菜肴吃了化七八八的时候大胡子这才问道:“朋友其实我今请你吃菜喝酒只因为心中高兴。”

    醪宏远打了个饱嗝放下了筷子尽义务的问道:“不知道朋友因何高兴?”

    “朋友可知道吕侯如今招贤纳士。打算任用一批有才能之人为官?”大胡子摸着自己的胡子得意地道:“今我就去了在大司宴的府里百步之外连三箭都中了靶子。大司空打算让我加入游骑军。做个两司马你说这件事。我如何能不高兴?”

    醪宏远见到大汉得意想起自己的事轻叹一声脸色愈地黯然下来。

    大胡子却不识趣只是自己得意地道:“这下可好了一月两石的粮食而且天天有有米可吃养活我一家老小根本是毫无问题。听说这得了军功还可以被赏赐土地”朋友你怎么了?”

    醪宏远心不在焉的听着强笑这道:“没怎么只是听得入神?”

    大胡子有是罗嗦了半天但见其全无听意语气不善地道:“朋友。你什么意思我好生待你你却不理会我。难道你看不起我才是一区区的两司马吗?。

    醪宏远苦笑着道:“朋友说笑了两司马可是管着二十五个士兵。而且原阳军游骑军是一人三马你管理着二十五个人七十五匹”

    “我见朋友你风度翩翩想必文采不差怎么不去给自己谋划个前程呢凭自己的本事应该也会有个一席之地?”

    醪宏远脸上闪过丝得色傲然说道:“若论治天下的本事。我当是不差可是”一言难尽啊!不说也罢。”

    大胡子皱眉问道:“莫非这位朋友已经去过了?”

    醪宏远神色多少有了些愤然。苦笑道:“我的文章投去了大司寇李斯的府上可是至今全无音讯。实在让人失望。我只听说这个李大司寇。对宗门之外的人很是不放在心上。我只怕他言又止大胡子点了点头略有所思地道:“原来如。喝酒”。

    大胡子说了这许多就最后这句喝酒让醪宏远很是认可。

    醪宏远端起酒碗道:“朋友赠酒赠饭之德在下眼下无能为报只想请教朋友高姓大名盼以后能有个机会报答。”

    醪宏远和大胡子颇为投契虽是初次见面倒觉得生平知己一般。

    大胡子听闻之后却是放下海碗并不回答姓

    说道!“其实不台若是想报答眼下就有机

    醪宏远微愕转瞬询问道:“只要非是作犯科在下力所能及之事。无不应从!”

    大胡子笑道:“只凭这句话也不枉我请你喝酒。既然如此等朋友你喝好了咱们就去做事。”

    醪宏远却已经站起。朗声道:“喝酒随时都可以。我不想耽误了朋友的事。”

    大胡子暗自点头伸手拎过一坛子酒说道:“那好我们就边走边喝!”

    他当先大踏步出了酒肆醪宏远毫不犹豫的跟随伙计见到不由暗自摇头心道:这个醪先生不知逝世道险恶一顿饭就被人卖了此行多半是凶多吉少。

    醪宏远喝了几碗酒豪勃一时间倒忘记了自己地自的。

    等到下楼后被风一吹突然想起目的奇怪为何伙计没有拦阻。可眼下当求做事报答下大胡子赶回来再向酒肆老板道歉也是不迟。

    他本来就不是拘束之人做事随意。见到大胡子将酒坛子递过来。捧起喝了几口。更是意兴勃地道:“朋友妥奢如此在下生平仅见!”

    那大胡子却不答他只是大笑。

    和大胡子穿街走巷一直到了王宫之西各处衙门之地醪宏远有些皱眉于是问道:“朋友带我到这里做什么?”

    醪宏远酒量不小虽是喝了不少头脑却还是清醒。

    大胡子微笑着道:“怎么还没到地方朋友就先惧了不成?”

    醪宏远虽是疑惑但却摇头依然义无反顾地跟随而去。

    大胡子带着醪宏远走进一条巷子之内那里人流如潮竟然比四位原阳大文臣的府邸前还要闹几分。

    只是四个大人门前都是贤人勇士。这个巷子前却都是些孤儿寡母居多。

    醪宏远倒满是诧异跟随大胡子走了过去见到巷子的尽头是斤。诺大的庭院有几个士兵把守却并不严峻。

    庭院中摆放数张案几案前都有官吏微笑问话对孤儿寡母的到来。没有丝毫的不耐轻声询问。时不时的挥笔疾书忙碌非常。

    见到二人前来所有地人都是视若着物也没有人呼喝更没有人搭理。

    见到醪宏远地目光满是诧异大胡子突然问道:“不知道朋友对吕不韦这个人有什么看法?”

    醪宏远思考半晌才真诚地道:“我只是远观过此人听闻此人武艺非凡智慧过人作战果敢而且威名、贤名远播他在这呼和浩特与草原交易利了中原百姓也解了草原牧人之需更率原阳精兵抗击燕国大军安宁这些事都做得极为漂亮。”

    大胡子淡淡地道:“那想必还是有差的地方。”

    醪宏远喝了口酒沉吟着道:“若从我的角度来看当然还有些欠缺之处。”

    大胡子伸手一指庭院问道:“朋友可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醪宏远摇了摇头答道:“这我倒真是不知道。”

    大胡子沉声道:“吕不韦带兵抗击燕军虽然杀敌十万但原阳士兵死伤也是极多。他统战之时虽然看似辉煌可这大战下来不算受伤之人只是已死的士兵就有一千四百一十七人之多可以说是惨烈非常!”

    醪宏远听后一怔问道:“朋友怎么知道的如此详细?”

    他询问之时心中又觉得有些古怪暗想吕不韦威名赫赫现在为昌侯掌握着原阳与呼和浩特周围百里之内的生杀大权别人提及都是尊称声吕侯这人直呼其名。倒有些很是不敬。

    大胡子轻叹一口气恰然说道:“我怎么知道已是无关紧要可你知道为何这些兵士能舍生忘死慷慨赴义吗?”

    醪宏远轻叹道:“这个我倒知晓。这里毕竟是他们家所在为了妻儿老小他们才是奋勇当先。”

    “那过去原阳将军赵而乐也是带兵万余人出战匈奴为何落败而归?”

    醪宏远皱眉道:“那只因为他统战不得其法。”

    大胡子先是点头接着又是摇头。之后才说道:“也对也不对匈奴兵力强盛是比燕军厉害许多。更加上匈奴是全骑兵军队这度和机动都很走了得要想以少胜多也非易事。吕不韦胜出只因为这些兵士能够轻生重义各个以一当十!可这些兵士如此勇敢只因为吕不韦曾经答应过他们让他们后顾无忧!此处就是专门为这些兵士的家眷解决问题务求第一时间做好。这里无论是哪个来求助均会公平对待绝不怠慢。”

    醪宏远听后有些激动地道:“原来如此吕侯此等仁义之举实乃造福军民是为原阳治下的一大幸事。”

    大胡子脸色却是肃然望着醪宏远说道:“只是这里还缺人手。更缺大有之人坐阵不知道朋友能否在此屈尊做事三?不过在这里做事。并无俸禄可领朋友可愿?”

    醪宏远微愕好奇问道:“你请我喝酒就为让我做此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