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8章接战

    <---凤舞文学网--->

    1o276战国杂家吕不韦第268章接战

    蒋涛站右在全军!。--凤-舞-文-学-网--最右侧的位置手凡搭在横刀凶一下下轻叩着刀尾的兽头之上。

    看到冲来敌人那癫狂红的双眼。狰狞的嘴脸还有那丑陋的神。蒋涛的心里却是无比的冷静下来。

    说起来也难怪对面的燕军没有动静之时蒋涛会心内万分的紧张。如今见到敌人疯了般的冲来。他的心跳却愈的平和下来。

    不错这就如同赌局之上一般开始赌博之前谁也不知道对方的赌技如何但只要开始赌博之时。就会观察到对方的赌技就能清楚的看到对手的优势与缺陷。

    赌场之上需要冷静的头脑。只有头脑冷静的赌徒才能真正的立于不败之地。

    战场之上同样也需要头脑冷静。只有头脑冷静的统军之人才能带领着士兵不断的从胜利走向胜利。

    蒋涛虽然站在全军之但他却没有丝毫的惊惧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后有着万余的原阳军士。更有着数十万的原阳百姓。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武戈矛与子同仇。

    蒋涛的声音响起如啸似歌。赛吟盖颂。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俏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储行。”蒋涛所带背兔军的五百士兵。都跟随着蒋涛的声音开始咆哮起来。

    接着是整个背麾军三千士兵。而后更是蔓延至所有的原阳军阵地

    。

    浑重而激昂的《大风颂》似是把所有原阳将士的鲜血都点燃沸腾了一般。

    “原阳!万胜!原阳!万胜!万万胜!!!”所有原阳勇敢的将士们。都伴随着节奏自内心地向着玉空向着大地怒吼!

    在这些骄傲而不知怯懦为何物的原阳悍卒心中原阳不败的荣耀已经深深铭刻在他们的灵魂之上。

    “怎么回事?这些骑兵怎么一不箭、二不弩呢?!”蒋涛好奇起来。望着面前这群拔出腰上的大剑如同步兵一般径直往前冲来的燕军不是找死是什么?对了。他们与步兵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他们的度更快一些。

    对于这种愚蠢的将骑兵当成步兵来使用之事蒋涛不由摇头苦笑起来。

    不过越是如此蒋涛的心里却越是平静并轻轻的松了口气。

    这些愚蠢的家伙难道认为骑兵是如此用的成?蒋涛虽然对于骑兵的运用也是一知半解。但庞暖与李牧对此道却是深有研究。每每蒋涛与金浩听两人讲起骑兵马战之事时那种痛快淋漓的感觉让人一想起来都忍不住血沸腾起来。

    与这两位中意于骑战的将军不同原阳头号大将雷霆将军王剪他所喜的却是徒兵步战之法。

    蒋涛也曾经问过师傅吕不韦这骑兵与步兵在战争之中孰胜孰劣?

    师傅吕不韦却是笑着告诉他:“战争之中所有的兵种都很重要强弱之分却不是在军种。而是在运用兵种的将领手里。谁能在战争中。充分利用起自己手里士兵的优势谁就将是战争的胜利者!”

    原阳军的每一位士兵都是经历过无数次血与火的洗礼对于原阳、对于吕侯的忠诚还有敢战的勇气都是母庸置疑的。不然吕不韦也不会从原阳周围近三十万的适军人口中只挑选出这五万的精锐之兵。

    近了更近了越来越近了。再近一点!

    背麾军之后整整一千具钢弩被选锋军的士兵们齐齐撑开弩弦。

    钢弩在吱呀之声中撑成了椭圆。伴着命令与口号前后两排士兵手中的钢弩出细密的尖啸向着面前的燕军骑兵飙而去。

    前排放过弩箭之后马上蹲退后后排的士兵在他们退下的同时却是跨前一步。

    又是一拨弩箭如同暴雨一般击打在对面的燕军骑兵阵中。

    只是一瞬间就到下了百来名疾奔的燕军骑兵然后他们后的骑兵中那些骑术不精者更是紧接着被绊倒了不少。

    骑兵不愧是在蒸汽时代出现之前最迅捷的兵种顶过了暴雨一般的箭雨之后仅仅距离背克军的头阵不过二十余丈。

    燕军的骑兵队形猛然收束形成了尖锐而有力的突击阵型原本高举如山的长剑开始向下压来狼牙一般锐利的剑尖散着刺目的

    光。

    而在这时候背麾军原阳最强悍的步战王者已经全军持刀微蹲最前排的背冤军士兵。手中的陌刀却是放在左手之内另一只手则是捏着一个地瓜大小的表面跟石块一般的黑色物件凑到了立于畔的火把边上点燃引线之后向前用力掷去。

    轰然如同雷鸣的巨响在冲过了两排燕军骑兵之后猛然开始炸响。碎裂的石块雷鸣般的巨响。让战马与马背上的燕军骑士们都在一瞬间呆滞了。

    瞬息之间到下的战马与马背上的骑兵被后面继续朝前疾奔的巨蹄践踏如泥。

    就在第一排投出去的黑物件炸响的瞬间又是一排背冤军士兵也点燃了手中奇怪的事物奋力朝前掷了过去。

    原本被头第一批黑石炸弹炸得有些训比灼阵形更加显得混乱不堪起来。轰鸣之声过后前三排的骑兵突出部位还能继续冲击者由三百人左右迅的减少到寥寥数十人。

    尖锥般的阵型瞬间变得空旷了许多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却又没时间进行重新组织队伍而后排的燕军骑兵们更是无奈地收束了马缰。以免重蹈覆辙。

    如此一来这个形成的冲锋阵形已经渐渐变得散乱起来后方的选锋军士兵们自然不会放过这美妙的狙击机会。又是两轮弩箭出这一次造成的伤害更比上一次巨大甚至有些燕军骑兵如同刺猬一般被插满了无尾的弩箭。低叫了两声就已是无力地倒下。

    燕军骑兵也终于明白过来无论怎样也必须冲入原阳军的战阵。不然如此下去光是受挫的士气就难以再维持下一波攻击。特别是那可怕的如同石头一般的黑家伙那玩意实在是太容易让战马失控了。

    中军位置的王剪点了点头对于开战以来原阳军士兵所表现出的战力和有条不紊的协作令他心中万分满意。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面上也有了笑的模样。

    蒋涛横刀高举他侧的背克军士兵们也都随之勇敢的执起了陌刀刀尾的三棱锥拄地双手紧握刀柄腰紧紧地靠在刀柄之上。仿佛是那坚硬无匹的花岗岩岩等待着那无数像浪涛一般的燕军骑兵拍击。

    就在距离背麾军还有数丈的距离处燕军骑兵毫无征兆至少倒下了百多人。倒下去的战马嘶鸣着不甘地奋力哉动着四蹄马背上压倒的骑兵同样着凄厉的吼声。

    地面上那每一端都长盈近寸的铁蒺藜杀伤力那可是非同一般。有骑术精湛的燕军骑兵飞下了马。企图逃命但他们却同样逃不开。被掩盖在枯黄色草地之下的铁蒺藜。狠狠没入肌肤或者脚底的悲惨命运。

    终于历经艰难干辛万苦冲到背克军跟前的燕军骑兵连叫侥幸的机会都没有等待他们的却是那锋利冰冷的陌刀。

    杀

    整齐的吼叫声暴起五百柄陌刀扫出燕军骑兵面对这无坚不摧的凶器竟然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手中那本也算利器的宽大长剑在那近乎变态的铠甲面前还有那沉重无匹锐利无双的亮银色的怪刀面前。就如同是小孩的木头玩具一般。

    长剑击出陌刀进!一碎长剑再断马!燕军骑兵竟然被陌刀连人带马由马颈处斩开划开了骑兵的腹在骑兵不甘与惊惧的目光之中带起了血线的陌刀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圆弧”

    强悍的背楚军披着那如同城墙一般坚实的盔甲每一次怒吼挥舞起手中的陌刀总会有一至两名燕军骑兵或者是战马被他们手中那强大的步战武器所绞碎。

    地面之上堆满了无数令人惊惧的敌军尸。被溅起的鲜血淋个通透的背军士兵们就像是从地狱最深处的血海里攀爬到了人间的恶魔。嗜血是他们的本能收割生命才能让他们感到内心片刻的

    宁。

    强悍的背危军士兵们声声怒吼咆哮之声响起。

    刀山胜卷千堆雪!

    不对!应该叫做刀山胜卷千堆血才对!

    这一切仅仅只生在短短的数息之间战场上双方所有的人都已是瞪圆了双眼甚至差点就忘记了呼吸。

    那些原阳背军的士兵们无畏勇往的英姿怎能不让人为之赞叹!怎能不让人为原阳的强盛而期待!

    两侧的骑兵也已经位于接触的边缘。

    这个时候伴看着原阳游骑军师帅冈山的喝令声数千支钢头短矛。带着呼啸之声幻化成一片亮银色的光彩恶狠狠地窜出迎上燕军骑兵的人潮之中。

    立时之间燕军骑兵的前沿受到了强烈的重创。但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第二排的短矛就以同样的飞行方式吞噬了无数燕军骑兵的生命。

    顷刻之间两翼就有近千的燕军骑兵无助的嘶喊着伏尸于大地之上。前线之上一片鬼哭狼嚎之声响彻天空大地。

    蒋涛带领的五百背克军士兵。虽然强悍无比。但毕竟他们的数量。相比起正面冲击的近千的燕军骑兵来说人数却还是太少了些。

    就在前排的阵型就要被燕军骑兵用生命与体撞散之前。伴着陈天的吼叫再次响起哗啦啦的甲叶撞击声。

    整整两旅一千名背军士兵一声齐吼前冲数步。

    “前排斩!”

    士兵们手中的陌刀就像是一道道的银白色闪电戈小破了空气的阻隔眨眼之间就斩断了前排燕军骑兵的体。

    前排的背克军士兵方一停顿。“后排斩!”陈天的声音再次响起后排的背军士兵马上上前跃过前排的士兵一刀劈砍下去。

    两排背冤军士兵的连斩之后燕军骑兵的攻势被阻了一阻。原本已经略显疲惫的蒋涛之旅得到了强力的援手之后飞快地向后退去。

    第二与第三排的背危军士兵举起了手中那沉重的陌刀在安喊声中。齐步朝前拍击在正涌过来的燕军骑兵那脆弱如纸的衣甲之上”

    语言已经不足以描述王剪灯曰心的激动。眼前的场面凡是比他想象中的坏要震先”百倍。

    王剪兴奋的绪已经接近了极限。手指已经捏得白粗重气息喷吐的白气差点儿将他的视线笼罩。

    若不是还清楚记得自己是这一万多原阳军士兵的最高统帅王剪很有可能已是压抑不住自己沸腾的血挥舞起逆水蛟牙斩直接冲入敌阵之中。进行面对面的厮杀去了。

    “那些那些都是什么?!”对面燕军主帅燕国都尉燕令统已经再也看不下去了。眼睛瞪得差点儿就脱出了眼眶会爆炸的神奇黑色石头还有那些莫名奇妙倒下的骑兵还有那短矛双手持着的斩马劈马的怪异兵器这一切的一切都已是让他的心中对这些原阳军的装备产生了无尽的恐惧。

    这位指挥着攻击的燕军主帅燕国都尉燕令统总算明白过来。他面前的是原阳的精锐是有别于这个时代任何一处诸侯的军队。

    此战必败!这是燕县都尉燕令统。刻下心头上的烙印!

    此刻两翼的骑兵部队已经彻底的猛烈碰撞到了一起无数位原阳骑兵已是挥舞着手中的斩马刀。平直而灵动的斩马刀此刻展现出它令人惊惧的杀伤力轻而薄的刀刃轻易地就剖开了燕军骑兵那脆弱得不堪一击的皮甲。

    燕军的骑兵们瞪大了双眼无助地吼叫着手中的长歹却已是无力的挥落眼睁睁望见血液从被剖开的腹间激而出。

    仿佛在瞬间就被抽干了体上所有的力气一般微微一晃旋即倒下。瞬息之间就被疾驰的战马践踏得血模糊人马难辨。

    后队的燕军总算是明白他们撞上了真正的铁柜那些失去了冲击力的骑兵比之原阳军的步兵更是缺乏勇气。

    甚至有些燕军骑兵干脆就勒住勒战马想在远处依靠弓箭来收割这些可怕的原阳魔鬼的生命。

    但很可惜的是他们遇上了一群比魔鬼还要凶狠百倍的骑兵。原阳游骑兵们手中的斩马刀挥击而下。总有无数的断臂残肢飞上半空。

    吕不韦“明的背陌刀阵果然就像是山岩一般的坚韧任由一浪一浪的燕军骑兵冲击。待得他们退下去之后所能留下来的无非是那一地的碎尸与血浆。

    那些隐藏于背军后的选锋军。虽然没有正式与敌军接战但是他们那不断出的弩箭造成的杀伤力更是令后边的燕军骑兵遭到无比沉重的打击。不停的撑开弩弦扣动扳机无数的弩箭随着指令。一排排地倾落在燕军骑兵的阵中。

    燕军骑兵同样也想以弓箭还击但是他们的鸟弓远比原阳军钢弩出的没羽箭杀伤力低上了数个档次。就算偶尔能到对面装备精良的原阳军士兵上时多也只能是在铠甲上留下几个四洞至于伤原阳军士兵的体那都是极为罕见的况。

    这时燕国都尉燕令统已是彻底的横下心来今之战必败无疑!但就算是败也不能败得如此窝囊。如此的丢脸!

    既然双方兵力相等谁也占不到优势这样的况之下不求杀敌一千只求自损八百也就走了!

    燕令统咬着牙下达了他一生之中最错误的命令!

    连声的号角之后约近万人的燕军开始全军涌动起来向着已经被原阳军取得了绝对上风的战场上。倾巢而出全线迫而来。

    “看来敌人是打算拼命了!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先击溃对方不然等燕军后续的大军一到我军就怕是要危矣啊!”王剪凝望远方。缓缓动起来的燕军沉吟着道。

    没办法看来必须要以攻对攻了!

    “擂鼓”。王剪朝着后大吼了一声接过侍卫手里的逆水蛟牙斩。望着后那跃跃试的五百护骑。

    这护骑是吕不韦给五位将军。每人配的一旅游骑兵。属于公家派遣来的私军。

    “原阳!”王剪仰头暴吼了一声。

    “万胜!万胜!万万胜!!!”后面的护骑士兵们每一声吼叫之后。中阵的背军两翼的游骑军就几乎同时地狠狠挥劈下手中的武器!

    王剪拍了拍跨下黑魅马那优雅的长颈朗声道:“匈奴小子别给你匈奴的祖宗丢脸跑得稳当一些。跟本将军一起去斩杀了对面狂妄的燕狗。出!”

    最后一句王剪几乎是吼了出来。之后持着逆水蛟牙斩朝着已经渐显颓势的右翼燕军骑兵冲去。

    个燕军骑兵见许多原阳骑兵护送着一斤。穿华丽铠甲之人而来。忙朝着王剪冲了过来。

    王剪只是单手紧握缰绳右手把逆水蛟牙斩往前轻轻一伸对面的燕军骑兵只来得急怪叫半声就连人带马被王剪这一刀挑了起来。随后被抛到丈外眼见落地之前已是没了呼吸彻底的丢掉了命。

    王剪后的五百护骑更是因为自己将军的悍勇而兴奋得难以名状。纷纷高声地吼叫着挥舞起手中的大刀。

    五百杆丈多长的大刀刀刃上闪烁着卢的寒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