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3章兵道

    <---凤舞文学网--->

    1o271战国杂家吕不韦第263章兵道

    平和浩特城有北而行。--凤-舞-文-学-网--路卜绿草青青。天高云淡苍甲、沃野千里。

    这里风景虽好却是处于草原和中原的交汇之处近年来中原诸侯与草原匈奴的关系益交恶不时的有匈奴人南下掠夺当这是肥羊所在戍守边陲的秦、赵、燕士兵也是多有反击双方互有损伤之下苦了的却是这里的边地百姓与牧民。

    只是这里虽苦百姓们还是担惊受怕的留在这里因为他们已经找不到一方属于自己的乐土。中原诸侯混战带来的苛政兵役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比双方交战掠夺。还要让他们胆颤心惊。

    队大约五百多人左右的骑军。个个盔甲鲜明骏马大刀不急不缓的向动行进在晌午时分已经到了大黑河畔。

    大黑河虽名黑河但河水却是一如既往的明亮清澈静静的向东流淌。

    远方的大青山巍峨连绵起伏。龙居蛇盘般的拓展而去马上一员着明亮耀眼铠甲的将军手上丈来长的大戟轻挥沉声喝道:“全军下马歇息一斤小时辰!”

    五百名骑兵齐刷刷的勒马几乎同时开始下马动作一致如同一人。

    骑兵们下马后如同练百遍般有条不紊地拿锅生火做饭取水更有数人负责放马喂养卸下辐重。有一伍骑兵却是纵马飞奔向前驰去接替前哨的兵士。

    每个人都是默然做事却是做得都是一丝不苟。不过倒还有数十个人没有下马不望那银甲红缨的将军却是望向另外一斤小骑着巨大青驴的紫衣人。

    吕不韦笑骂着道:“这里没有吕侯。行军在外负责指挥的庞将军最大。以后你们这些宫内侍卫也都要听从庞将军的指挥清楚了没有?”

    那个几个着漆黑铠甲的侍卫轰然应了一声稀稀落落的开始下马。

    众人在盘膝坐下的吕不韦边。形成了数到屏障在他边布防起来。

    吕梁摇头骂道:“这千里沃野之的。周围都是我原阳士兵你们不用如此谨慎。看你这些家伙吃喝享受地习惯了就等着吃饭呢?还不过去帮手收集取火的枯枝?”

    众侍卫当然都是王剪亲自给吕不韦挑选的精锐。无一不是人境顶阶。通脉达阶段修为之人其中的队长吕朝阳更是达到地境筑内阶段实力已是不在吕梁之下。

    实际上王剪和吕梁当初在山内的基地里练的最精锐的百来手下如今倒是大多数都跟在吕不韦的边作为侍卫人员却是少有留在军中之人。

    众卫虽然跟随吕不韦的时间已是不短可大多数人却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像吕梁这样家中数口长辈者当然也是有之但却是绝对不多。

    吕不韦周游中原一圈回来之后;倒是许这些侍卫把家人都接来原阳。但是可惜当初王剪招收人时先就是可着那些孤一人毫无累赘者优先招募所以他们机会都没有什么亲人。

    如今有了这些忠心并且实力不弱的侍卫吕梁却是难免地清闲起来。

    但如今大战在即之时吕不韦却独断专行地要同庞暖一起带军出袭。并声称要尽主帅的本分。吕梁闻之马上请求跟随吕不韦他一请求其余的侍卫自然也都是轰然相应知道此行必有大功可建若是留在呼和浩特城的王宫里只怕是寸功皆无。

    跟着吕侯那是大有作为从来到原阳退了匈奴之后这些侍卫已是闲地要命。如今可以跟着吕侯出去临险一圈必然会是冲锋陷阵打杀个痛快。

    如今老吕忠一家已是迁来的呼和浩特城并且还在吕铮的府中居住。但份却早就不是奴隶下人。毕竟如今吕氏家族中除了吕不韦这个原阳与呼和浩特最高长官吕侯大人之外就要算是吕梁的官阶与职务最高那可是正经的轻骑军都尉。还兼着王宫侍卫大统领!

    从三天前巳不韦制订出本次对燕军的作战计戈小之后只是经过半天人员调配原阳的军队就已是纷纷开拔而出启程向着各自的指定路线进。

    庞暖带军出来之后却是变得沉默寡言。众侍卫在宫中都见过这位庞老将军知道他本来是个赵国派驻在原阳的监察使属于文官的职务直到吕偻来了原阳之后。才转文职为武职并在前段时间被吕候封为五大将军之一。

    对于这文转武的老家伙本来这些侍卫都有轻视之心可是见到吕不韦对庞暖一路上的亲和恭敬到是不敢再小瞧这老庞暖。

    庞暖有什么本事众侍卫们虽然都不清楚可是吕侯地本事那是有目共睹天下皆知。

    吕不韦当带着十几个侍卫在邯郸凤来仪歼灭禽家襄二并且击杀那地剑巅峰高手之事;以及在初到原阳之时带领原阳士兵抵御匈奴入侵;并于千军万马之中擒下匈奴左屠者王扎尔博等事早已让众侍卫口服心服。

    吕侯如此了得的人物都敬重的人他们耸然也要敬重。

    不过他们毕竟是吕不韦边之人。忠于的只是吕侯一人庞暖手下的兵士对庞暖虽是言出法随莫敢有违他们却还是不以为然

    “庞将军又要休息了吗?”吕不韦笑着问道。

    “此次我们这支轻骑军旅队。作为先头部认为了随时接触敌草都是一人独马并未带多马匹所以渐行渐歇。”庞暖下马说道顺便卸下了马鞍其余士兵也亦然如此。

    吕不韦知道庞暖是惜马力。很多地方都是亲力亲为只因为骑兵交战蓄积马力最为重要庞暖每次休息的时候都要卸下马鞍看似麻烦却只是为了马匹可以更好的征战远行。

    “离开呼和浩特已是三了。”吕不韦盘膝坐下来望着远方“我估计两之内必可碰到燕军的先头部队。”

    “恩吕侯的判断我也很是赞同!燕国与草原接壤我也问过网山都尉燕人的确过去在东胡人手里收购过马匹。虽然燕人每年收购的马匹数量不大而且都是比匈奴马略逊的东胡马但这些年下来怎么也会有着万多人的骑兵军队。”庞暖也是坐了下来望了眼那些高傲的侍卫皱了下眉头。

    “庞将军莫要介意他们都是王将军当年精心挑选的死士”吕不韦苦笑着道:“他们心里只有我一人。其他人都是不放在眼里只有见到练他们的王将军才会客气几分旁人都是不以为然。庞老将军莫要见怪才是。

    庞暖摇头叹道:“见怪倒是不会见怪只是吕侯这些侍卫单打独斗可能手不错但要说到行军作战却与乌合之众无疑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吕不韦点头赞同地道:“庞老将军说得极是我也是深有此有”

    庞暖望着远方意味深长地道:“吕侯我知道您的修为现在已经很是高深但就算是天境的绝顶高手在千军万马之中也是自保有余。获胜不足!领军在外要纪律严明不然就算是孙子再生也不会说有制之兵无能之将不可败也;无制之兵有能之将不可胜也。”

    “庞老将军说的话我也是清楚的很。若是修为高就能带军打胜仗的话那天下间的名将就都是天境修为的高手怎会有其他人的份呢。”吕不韦苦笑着道。

    庞暖解释道:“其实个人的力量再强修为再厉害也只是勇武之人而已!战争靠的是军队的整体武力却绝对不是个人的武力!一支军队若是练有素纪律严明就算是个平庸之将指挥也不会打败仗。可要是自己军队不战自乱即是是天境界高手领军也是难免生危险。修为再高却也不是仙人没有仙人的仙力只是依靠内力难免会有用竭的一刻!”

    吕不半听的津津有味点头赞同道:“庞老将军说的很有道理就算是平庸之人如果能带领一支练有素的军队也有取胜的机会。”

    庞暖笑了笑说道:“的确如此如今我原阳之兵已是达到天下军队之数峰当我建议直接建立两军五万人为得也是以备不虞。现在真地有了仗事咱们不求杀敌自保总是没有问题。孙子兵法有云。教道不明吏卒无常陈兵纵横曰乱。”

    见到吕不韦低头琢磨着什么。庞暖知道定然是自己的话过于高深。吕不韦这并非出于兵家之人。虽然领会起来要麻烦许多于是微笑着解释道:“这句话如果要详细阐明那就是说如果练教习的方法得当兵士就会乐于听从将军命令。但教习不得法的话就算你早晚督促也是无济于事。将无威不行军无纪不胜!自古以来自乱其军自取覆亡的例子数不胜数。当年西周伐商商军数十万之兵。看似强大却在战时一退而溃归根结底不过是一个乱字作怪。若有号令严明的兵士三千破三万并非妄谈。吴起在齐伐越往往能够以少胜多越军虽动辄上万之众。却常常一击之下溃不成军。说穿了就是教道不明的恶果。年初我原阳成军之时我观王将军、司马都尉以及李司寇、韩司马练兵之法虽然新颖怪哉但也算中规中矩。深合教道严明四字如此足可让我原阳之军达到百战百胜的境地。”

    吕不韦轻叹一声道:“庞老将军说得极有道理我虽是明白其事。却只是心里明白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向您说得这样清楚可见庞老将军在军事之上的确是高材之人。”

    庞暖缓缓摇头说道:“吕侯其实你人是极为聪明现在又是原阳之主但却非合格的统帅全军地将领。因为你太过重义说白了就是容易冲动容易感用事。你这种格作为君侯当然可以因为你为人真诚对待下属朋友讲究个义字。为你做事之人自然可以随心所舒畅。可你作为军队的统帅却并不合适因为你太看中感不会为了胜利而牺牲他人。当年的孙脑其实不善谋略却能百战百胜你可知道其中是何原因?”

    吕不韦沉吟良久才摇头道:“不知。

    他沉吟不是思考孙脑的用兵之法。而是思索庞暖对自己地评价。他不得不承认庞暖说的一针见血。极为准确。自己却是容易被感指控。虽然有时明明知道不该如此去做但却还是会毅然而行。

    “孙腔能够百战百胜。只是在千治军严格。卑罚分明而必六废暖缓缓道:“孙脑每次出军务求驻众严整每到行军打仗之时先寻兵士的小过失而斩之多的时候一次会斩杀百多人少的时候也有十数人。”

    吕不韦听的有些目瞪口呆半晌才道:“他是杀卒立威吗?只是这种手段未免过于残忍了些。”

    庞暖点头沉吟着道:“所以我说要论武功智慧吕侯都是不差要说领军打仗却还是差得太多。孙脑每次出军定要杀兵立威流血盈前之时他却依旧能够谈笑风生。

    对敌之时先令几百人冲锋攻陷则已若是不能攻陷却又生还之人。无论多少都会被尽数斩之。如此一来他手下的将士出战都有必死之心是以战无不胜他才能成为天下兵家中人的典范。只是他虽然法度森然可跟随他的将士。微功必录寸功必赏这比起一些将领带军攻敌将士的功劳却被他们侵占吞没却要强过很多是以将士反到更愿相随孙脑。”

    吕不韦轻轻叹息着道:“我现在才现有些事有些人是永远做不到地。”

    庞暖笑了笑拍了拍膝盖上的甲叶安慰道:“好在你做地事有些人却也是永远也做不到!吕侯如今品为侯为王足矣但要是想为天下之主却还需要变得冷酷无一些!”

    庞暖与吕不韦交谈良久从兵法战阵到统军御人之道无所不讲。

    对于这老庞暖的见识如今吕不韦更是钦佩万分。吕不韦很是感慨。惠文王实在是个愚蠢之主这庞暖见识如此厉害对于军事更是万分娴熟若是能够善用这个庞暖的话赵国开疆扩土之事怕是早已做到。望着满头白的庞暖吕不韦心里不由为其唏嘘不已。

    用过午饭之后军队收拾停当。开始拔寨继续前行。

    庞暖做事素来有条不紊不急不缓众人虽然迎敌赶路却是很少感觉疲倦不由都是暗自佩服庞暖的调度得法。

    吕梁虽然嬉笑玩劣但私下里。却也是对吕不韦挑起大拇指说二少爷果然有识人之明这个老朽的原阳监察使更不简单。当初吕不韦重用庞暖之时众人心里不说。但都甚不看好这糟老头子但今得见其能才觉得吕不韦识人甚端这庞暖更是名不虚传。

    吕不韦暗自好笑心道自己识得庞暖进而结交重用庞暖多少还是因为知道历史上庞暖功绩的缘故这和什么识人之明半点瓜葛都没有。对于能够在秦国最是强盛之时仍然能够阻碍其前进脚步的人吕不韦心里是甚为佩服。

    吕不韦所熟知的历史上李牧是秦国的心腹大患再将其除掉之后。嚣张万分地开始攻击赵国而这时已是年近八旬的庞暖却跳了出来。不仅挡住了秦军前进的脚步更是成功干掉了秦国大将蒙骜。

    吕不韦想到这里心中更是一动。李牧虽猛庞暖虽悍但最后却都栽到了王剪手上如此来看这大舅子王剪才是战国后期最最厉害的牛人!

    想到这里吕不韦自嘲一笑。自己所熟知的那些都走过去的历史。如今自己穿越而来历史已是生了无限的变化。但不变得却是历史上那些留名之人他们的才智依然是不可改变。起码自己所知晓被王剪干掉的李牧和庞暖这两位赵国名将如今已是与王剪同为臣。并列为原阳五大将军。名人依然会是名人但命运却已是改变!

    庞暖的格在吕不韦看来。最是可怕。他那任人褒贬喜怒不形于色的子简直就是隐忍蓄势而者的典范。二十多年的原阳文职下来如今可以带军为将他并没有任何的欣喜有的只是谨慎用兵。卜心行进。

    众人过了格楞河在庞暖的带领下却是径直向东进。

    庞暖二十多年久在原阳可算是上是北地的一张活地图。但他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深入过草原对匈奴领土的地貌并不熟悉一切所知不过是书籍上的记载或着询问他人而知这是他的一大憾事。

    庞暖是年近六十的人了他的相貌与其他的老人并无二致。但庞暖却又与之有别这区别就在于他那健硕的体魄在头盔的遮挡平没人会看出他实际的年纪都会认为他是个三十来岁的壮年之人。

    吕不韦没有任由庞暖带军走在前面吕不韦与之并骑更是经常低声询问几句询问之后更是会沉吟思索片刻似乎要把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要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这里已走出了原阳的势力范围。进入了匈奴与燕国、赵国间的三不管地段。

    这种任何势力都没有完全控制的地方比起其他之处来自然是要荒凉许多。但却还是会偶尔见到草原的牧民驱赶着牛羊在这最后的时节里放牧。

    当牧民见到众人那明亮的铠甲雄壮的战马之时都是会惶恐不安起来但当见到那面大旗上写原阳两字的时候却都是心下释然脸上也会挂出笑容。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