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3章敌

    <---凤舞文学网--->

    1o21战国杂家吕不韦第243章敌

    “吕将军对待卫小姐的态然表面看起来像是得侍妾。--凤-舞-文-学-网--但实际却是救她脱离了苦海。”鲁洋希柔声是道:“还有那几名卫宫中的女子有卫怀君的嫔妃还有他的女儿但她们无不是和我一样。都是命苦的女人。你能让她们逃离出那似海般的深宫实在是件莫大的功德。”

    “是吗?”吕不韦微笑着道:“听公子的口气我吕不韦好象感觉自己成了世上的大善之人而非那屠虐了数万秦军的大恶魔。”

    “这些上大善大恶本却又有何分别?大善之人去行那大恶之事。那他到底是善还是恶?”鲁萍希继续道:“善也好恶也罢都要看站在什么角度去想去看。你用计杀了数万秦军士兵在秦人看来。实是万恶之徒。死去的士兵家眷。更是恨你入骨恨不能食你之。吸你之髓!但对于诸国来说。你却是行了大善之事拯救了无数的黎民免除战火之苦。”

    吕不韦默然望着鲁萍希从不知道她淡漠的外表之下却还有如此细腻的心思。

    “我喜欢和你在一起”鲁落希继续说道:“因为我头一次觉得在一个人的边会有如此安全之感;在一个人的边就算是近在咫尺。却还是会让我牵肠挂肚。吕将军能够陪我继续西行前往洛邑我真的真的很喜欢。”

    气说了这许多终于歇了下来并轻轻的咳着吕不韦坐了过来帮她拍打着后背。

    鲁萍希嘴角挂起一丝笑意柔声道:“所以我听那医者说我若再次复定然不可活之的时候。我虽然觉得很是气愤可我也很是高兴。因为我知道再次复之时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救我失败二是后你抛弃于我这两种况若是生我却是宁愿死掉”说到这时鲁萍希被剧烈的咳嗽阻碍已经再也无法继续说下去。

    她用手帕捂住嘴唇松开的时候紧紧的攥住手帕不让吕不韦见到。

    吕不韦也是装作没有见到却不想提醒鲁萍希她的嘴角之上还有着一丝没有擦净地血迹。

    病来如山到吕不韦虽然知道这句话却没有想到片刻未见地鲁萍希病症骤然作起来却会虚弱至此。

    “吕将军我若死去的话多年以后你是否还会记得生命中曾经出现过萍希这么一个女子?”鲁萍希突然问道。

    吕不韦正色的望着鲁萍希摇头说道:“我绝对不会记得因为我需要的是你继续活下去而且是幸福快乐的活着!你现在需要的不是想这些而是好好静养快些好起来这样我才能安心带你回原阳。你也不想能够离开洛邑之时却因为你的病而耽误行程再生变故吧?”

    鲁萍希笑了笑淡淡地道:“有着心之人陪伴之时活一天已是就抵得上一辈子了我已经知足了!”

    吕不韦愕然无语。

    鲁萍希也是不说什么二人默默相对想说什么却又都不知从何说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外脚步声传来房门响了几下孔谦地声音在门件响起“吕将军可在?”

    吕不韦起打开房门空谦见到吕不韦在此轻声问道:“公子病现在怎么样了?”

    吕不韦把他让了进来皱眉说道:“她现在感觉不是很好不知道孔少宗主可认识什么良医吗?”

    孔谦有些苦涩地笑道:“齐国名医毕真到是与我宗家学派有旧扁鹊先生和我爹也算是朋友。公子真的很严重吗要不我让宗内弟子。护送她去齐地求医?”

    鲁萍希摇摇头淡然说道:“多谢孔少宗主的好意我还得住。此时折回齐地却是南辕北辙之事还是休提为好。”

    孔谦有些歉然地道:“其实都是我等之过公子病成这般样子我们却不晓得真是太过疏忽大意!”

    鲁萍希话都懒得再说除了吕不韦她现在不想和别人多说什么只觉得自己已是被深深的倦意笼罩。

    她处衰弱的鲁国王宫十几年。当然比别人更明白生死内心中隐约觉得那医者所说可能确是真的。

    想到自己还未等脱离被命运摆布的生涯就要如此死去她的心里不由自怨自艾起来。就算吕不韦并不喜欢自己但自己能够长伴他的边左右却也是甚好之事。

    吕不半却是在想鲁蒋希得的虽是心疾。但对于越人兄弟能否治疗。他心里也是没有个确切的答案。但凭借秦越人那扁鸠的名头就算暂时不能彻底治愈她但稍费些时的话必然也能药到病除。自己是不是应该现在就带上鲁萍希回原阳去呢?

    孔谦却是在想这个鲁萍希和吕先生之间到底生了什么。难道两人真的已是相好在一起了?那样的话却是有些麻烦。对于此事。孔谦是怎么也看不透彻私下也曾问过了父亲说起来鲁萍希和吕不韦的关系来父亲却只是笑着摇头并不至可否。

    孔谦虽然面上看起来很和善。却是骨子里面却是高傲得很平时很少服人。

    当初遇到吕不韦之时是因其名头太响所以才与之交往。

    常言道多个朋友多条路多

    …多堵墙!笑面仰人。就能多结交个朋友众总是没有摒“小石

    只是和吕不韦相处的久了无形中孔谦却被吕不韦的才华和那知识的渊博所打动。

    又觉得此人颇有能力化解麻烦不动声色想必以后定如父亲所说。必然是天下间一等一的厉害角色!是以才是竭力的拉近关系以备后振兴子思之儒所用。

    三人都是各有所思一时之间沉默下来只听到红烛燃着的

    声。

    孔谦有些感慨心道这蜡烛有燃尽的时候人也如此蜡炬成灰留下点光亮没有谁会记住人呢是否也是如此?

    屉外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三人都是同时惊觉扭头望向门口。

    来人拍打着房门低声说道:“孔师兄在吗?”

    孔谦起开门见到是子思之儒的弟子蔡志不由微微皱眉问道:“幕师弟什么事吗?”

    蔡志瞥眼一看惊喜地道:“吕将军原来也在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吕不韦听到他提及自己向鲁萍希点头示意走到房门问道:“找我有事?”

    孔谦不满地责备道:“蔡师弟。你越来越不懂得规矩吕将军正忙呢有事不能自己解决。一定要麻烦吕将军吗?”

    蔡志满是姜愧地道:“孔师兄我我”

    吕不韦笑着说道:“无妨既是孔宗主的弟子大家也就都算是自己人要是能帮得上的我吕某当然会帮难道是手头紧了。我还带着点钱

    “出去再说莫打扰公子休息。”孔谦拉着寥志走出去带上了房门。

    他和这些师兄弟一起久了见到寥志表急促。绝非缺钱之事而且眼角青肿一块好像是被人打了。难道是惹了什么事?可他是宗家学派门下弟子不惹别人已经是好事。又怎么会有人惹上他呢?

    孔谦出去后随手带上了房门。带幕志到了院中的大接树下这才问道:“什么事?”

    “孔师兄。我们给宗派丢人了。”幕志惭愧的道。

    孔谦皱眉道:“你们这些家伙。难道真的出去闹事了?我告诉过你们。这次出来是受大王之托是办正经事。你们出门自己丢人不要紧。你们怎能给我子思之儒丢人!此事若是让我爹知道定然不会饶了你们。”

    “孔少家主还是让他先说说什么事吧!事既然已是生再来责怪他们也是没有用处。如今还是先了解事始末想办法弥补才是上策。”吕不韦淡然说道。

    幕志有些喏喏看了一眼孔谦。孔谦低声呵斥道:“吕先生叫你说你就说好了婆婆妈妈的好不干脆!”

    “事是这样的”寥志满脸通红地道:“今天公子染病不起兄弟们都觉得心下不安更是觉得对不起师傅的器重这才出去喝酒顺便赌了两把。”

    孔谦气急反笑咒骂道:“你这混蛋简直就是胡扯!你们要赌就赌。和心不好、过意不去有甚关系?不要以为扯上公子和我爹。我就不骂你们了。大丈夫做事最重要地一点就是敢作敢当做事总是牵扯理由。毫不干脆之人我孔谦心里只有鄙夷!”

    幕志更是羞愧难堪地道:“孔师兄我们知道错了。扈三奇和我喝完酒说憋得久了要去赌上几把。我也是有那个心思这才找了家赌坊。没有想到我们两个手气不好片刻就输得精光我本来说回来算了。可是扈三苛却是了脾气说赌坊捣鬼要人家赔钱才肯罢休。没有想到那赌坊里居然有两个好手愣是扣住了扈三奇说让我回来拿钱赎人。我是打也打不过越想越憋气这才来求助孔师兄。”

    “你以后莫要叫我师兄我就是你们这帮家伙的厕纸。”孔谦叹息着道:“这种事才来找我难道我孔谦就是给你等搽股的吗?这魏境之地却是处处透着不同就算那赌坊有些势力却也不敢如此扣押宗家学派弟子当我子思之儒是好欺负的吗我看他们实在是天做的胆子!”

    “孔师兄我没敢说我们是子思之儒的弟子当然也没敢报咱宗家学派的字号只怕给师傅和师兄丢脸。”幕志苦笑着道:“我想这种丢人的事要是惊动了彰都尉。那才真是给师傅丢脸连带着吕将军也要落了面子要不怎么悄悄地来找您呢。”

    孔谦这次到是点头连连冷笑着道:“那好我和你去看看也好见识下哪家赌坊有什么能耐和势力!”

    “孔师兄对右手头很硬。”幕志喏喏地道。

    孔谦愕然奇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也打不过他们?”

    幕志求救的望向吕不韦苦着脸道:“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就算西秦双修高不过吕将军。我想吕将军若走过去露上一手必然费不了什么周折他们定然会服软。”

    “那好我跟你们过去!”吕不韦笑道。

    幕志大喜孔谦却是皱起了眉头犹豫着道:“寥师弟你弈把其他的师兄弟都叫上跟着我们一起”

    蔡志不解地道:“叫那么多人干什么我觉得有吕将军和孔师兄两个人已是足矣。吕将军武功盖世孔师兄足智多谋你们两斤不能摆平。泣天下估计办没有谁能摆平孔谦微笑起来笑骂道:“你小子就会说话哎呦我肚子有点疼。好像吃坏了东西要先去茅厕你和吕先生在外边等我我一会儿就到。”

    孔谦说着捂着肚子向茅厕的方向跑了过去吕不韦却是问道:“幕兄弟你等等我和公子的侍女们说一声让她们好生照料公子随后就来。”

    他走进鲁萍希侍女们的房间片刻之后已是走了回来和蔡志到了宅远的外边随口问道:“幕兄弟在孔宗主门下学艺几年了?小。

    “也有五六年了。”蔡志答道:“吕将军听说你打算介绍我们子思之儒经商以后我可还要指望您多多栽培呢。吕将军仗义以后有话只管说一声我蔡志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吕不韦笑着说道:“好!没有问题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对了你说赌场有两斤。高手武功到底如何?”

    幕志犹豫了下皱眉说道:“比我们高明一些不过我想也是高明地有限顶天也就是地境筑内阶段的修为当然是和吕将军是不能比了。我想吕将军只要出手断然没有任何问题!”

    耸不韦点了点头微笑着道:“原来如此。”

    这时孔谦也赶了出来边系着裤带。边嘀咕道:“快走快走网网差点被我爹现若是他老人家知道了你们干的好事还不打得你们躺不下。”

    三人都是笑了起来并肩没入了黑暗之中。

    鲁萍希人在房间却是沉吟不语。双眉紧锁好像想着什么。

    房门外突然传来响动鲁萍希凝神问道:“是谁?”

    彭都尉客气地道:“鲁公子是我彭皓

    “彰都尉?!请进。”鲁萍希轻声说道。

    门开处却是孔集和彰都尉。并肩走了进来。

    鲁萍希却是笑道:“两位怎么同时来了可是有什么事吗?”

    二人见到鲁萍希微笑颇有暖意。互望了一眼孔穿却说道:“是吕兄弟让我们过来的。”

    “哦?”鲁萍希不动声色心中暖意上涌。

    “他说你体不舒服自己又要出去做事这才找了我们过来看看。只怕你有什么吩咐又是没人知道!”彭都尉解释道:“我和孔宗主怕惊动了你就打算在你门口处守着等候没想到却被公子觉了

    鲁萍希指了指地席客气地道:“吕将军也真是二位请坐都站着干什么。”

    孔穿沉声道:“吕兄弟如此安排必是有其深意我们静待片刻必会有所觉。”

    “难道还会有人打咱们的主意不成?”鲁蒋希笑道。

    孔穿愕然彭都尉却是摇头道:“此事确不好说!现在我魏境之内。尤其是大梁城中却是有些混乱。”

    鲁鼻希痴痴的听着半晌才道:“过来坐吧我想多听听大梁的事不知道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彭都尉笑了起来说道:“吕将军是我们君侯的好朋友他对公子如此关心”呵呵反正不是外人就是。”

    听了彰都尉嘴里吕不韦与鲁萍希的关系后孔穿的面色有些异样起来。

    鲁萍希却是笑道:“我们只是泛泛之交比不了吕将军和信陵君的交。所谈要是太过隐秘彭都尉还请慎言!”

    听到鲁萍希的解释后三人都是笑了起来一时之间没有了尴尬和猜忌。

    曾萍希才要再说什么孔穿却是突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房门处传来敲门之声。

    孔穿打了个眼色鲁萍希喃喃的道:“今天我这儿到也闹。”

    房门打开却是一斤。侍女端着竹篮走了进来卑谦地道:“几位大人这是吕将军走时吩咐送来的宵夜还请你们慢用。”

    “这个吕将军想得还真是周到!”彭都尉微笑着道:“既然这是吕将军地好意我们也就盛难却了你先下去吧!”

    那侍女放下茶点倒退着出去。

    鲁蒋希正是口渴坐起来到了杯茶水要喝彭都尉却是低声道:“公子这茶不能喝”。

    鲁萍希愣住好奇问道:“为什么不能喝?”

    “茶水有问题。”孔穿皱眉接口道:“刚刚的侍女进来之时一直低垂着头公子必然也是没有看清她的容貌。而我却注意观察了下她的脚下鞋底泥垢甚多。若真是公子的侍女难道她刚刚下地挖菜去了不成?”

    听了孔穿的分析两人都是又惊又佩暗道不亏是宗家学派的宗主。闯天下的高人观察细微那是自己远远不及。

    彭都尉是皱眉道:“是什么人派来的呢?若是我魏境之人两位与我魏国没有接触何必算计你们!若是对付二位之人又怎敢同时对我这魏国都尉下手。”

    孔穿皱眉说道:“到杯茶水给我。

    两人都是不解其意但彭都尉还是倒了杯茶给孔穿送了过去。

    孔穿闻了下笑道:“茶中放的只是咱们不如将计就计!”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