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5章弈

    <---凤舞文学网--->

    1o232战国杂家吕不韦第22章弈

    北面竟然没有人”昌不韦喃喃地道。--凤-舞-文-学-网--神葳点间。秘一:丑半分焦虑之色。

    众人纷纷暗想北面靠山想必对手调动人手不利如果要是撤离地话翻山而走对众人并不算是什么难事。

    陈夭见了吕不韦的神反应。不由被吕不韦的镇定大为佩服。

    网刚吕不韦见到密报之时他的焦虑担忧和常人无异可到了这种紧要关头吕不韦地过人之处也就显示出来。

    在吕不韦喃喃自语之时陈天突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而且越来越

    。

    他不是没有经过大阵仗地人。相反在草原上的出生入死让他已经处变不惊。更何况他是感激吕不韦这才过来帮他成事其实内心中对于草原往事地死结还是没有消饵而散。

    有时候他甚至渴望去死但是听到那种声音的时候他第一的时间不是死亡而是感觉到惊妹。

    惊妹并非怕死而是作为人的一种本能反应。

    听到那种声音的时候陈天好像听到无数的毒蛇在放肆地撕咬着世间地万物又像是感觉无数蚂蚁。爬到了人的上在吸着人的肌肤。

    那种感觉更可以说是恶心与战栗。

    陈夭听到声音的时候王剪也是随即听到他那本就浓粗地眉毛不由拧到了一起。放在案上的双拳却是握紧随后屋子中的暗部士兵也都慢慢开始变了脸毛

    可这一刻他们还是没有惊惧因为他们的将军还是淡静自若的坐在那里他们在等待着吕不韦的吩咐。

    此刻交手与两军交战其实并没有什么两样有信心不一定会赢可若是没有信心那崩溃只是瞬间的事

    可他们真地从来没有听到过。那种恐怖的渗人声音。

    吕不韦也没有听过但是他瞬间已经做了决定事态的展已是由不得他去害怕在这斤小时候他唯一想到的就是带着这些暗部的士兵兄弟们活着冲出去!

    这一刻他不是野心勃勃的原阳之主、更不是心机重重的不臣将军他又恢复到以前长刀在手睥睨四方的吕不韦!

    “从东面杀出去切莫缠斗。我来断后!”

    简简单的几个字给手下的士兵带来了无边的信心就算是陈天见到。也是心中狂跳豪徒升。

    无论他如何想死可是这一刻他一定要和众人杀出去。

    “走!”吕不韦话音一落已经从酒肆里窜了出去直奔正东王剪和陈天毫不犹豫的起跟随。后的十几名暗部士兵也都是各持兵刃跟上。

    王剪拿着逆水蛟牙斩陈天也已经抽出了腰间的全钢横刀其实的暗部士兵都是清一色的宽刃长剑。

    临大敌所有的人都是不敢懈怠可等到众人冲出酒肆之时吕不韦已经在数丈开外的远处。

    众暗部士兵虽然知道吕将军手高强可见到他行走如飞暗夜中直如鬼魅一般不由都是骇然。谁都知道以吕不韦现在的手天下之大尽可去得。

    敌人虽众却还是挡不住吕不韦地兜头一刀!

    吕不韦如鬼魅般急行如天神施法霍然从酒肆杀出向东攻去对手还是来得及霍然而起急急的阻拦。毕竟他们从远处而来目标只有酒肆中的人物对手虽快他们却是早有准备。

    陈天等人见到不由吸了口凉气。因为远方本来看似只有野草灌木。卜溪大石。可吕不韦一动对面的灌木暴涨大石滚动本来开阔之地蓦然竖起了无数的屏障。

    人影憧憧果如吕不韦所言除了北方的山脉外东、南、西均有敌人出现。

    吕不韦一动已经将对手全部牵动!

    吕不韦一动已经到了屏障之前。看似就要硬生生的撞上去。

    陈天等人握紧手中地兵刃那一刻实在比自己冲锋陷阵还要紧张。

    夜色已浓无星无月只听的呛的一声大响如龙吟如同鸣然后黑暗之中徒然亮出一道光华。劈开了黑暗劈裂了屏障!

    刀声清越刀光如电带出一抹血红溅出黑夜中分外地妖艳无比。那抹红色如同引路之线笔直地向东而去吕不韦黑夜中跳动有如幽灵转瞬之间奂已经杀了出去。

    敌人无不愣住从来没有想到。世间还有如此彪悍之人。可酒肆处却还有他人放走了一人无妨。只要拦住其余的人还算大功一件。

    敌手从惊骇中镇静下来已经开始对剩下地几人围堵。这一次他们有信心不会让对手再轻易的冲出去。

    陈天等人见到吕不韦孤杀出。也是愣住心道吕不韦倒是杀了出去可他不是说要断后?难道他这个断后是断敌人的后路不成?

    生死关头来不及多想吕不韦劈波斩浪般杀出对手形成的屏障。已经被冲出了一道裂痕。陈天见到其余两个方向地敌人蠢蠢动。若不趁间隙杀出去被困住凶多吉少低声喝道:“跟我来

    他手持横刀当前行走或许他没有昌不韦的鬼魅法可步伐却是奇大只是几步之间已经冲到对手的阵营中。

    见到对手的时候陈天心中微凛只见到所有伏击之人都是包在

    衣肝。格其系脑袋都被头罩住只露出一吸眸子。黑暗中帆有如噬人的饿狼他们手上地兵刃千奇百样有长矛、短剑、斧钱、大戈甚至还有软鞭勾叉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陈夭这才明白方才吕不韦为何会足不沾地的冲出。只是因为昌不韦稍有耽搁只怕就会被这些人缠住。

    横刀劈出一人已被刺了个对穿鲜血迅地溅出陈天怒喝声中。急步前行。死人凌空倒飞撞倒了数人。

    只是这一刻的功夫边的敌人。如同潮水般涌上来众多兵刃纷纷递上来寒光闪烁。

    陈天伸手挥舞横刀刹那之间已经劈出数刀几人惨叫一声捂住伤口倒了下去。

    陈夭这次用巧不用力运用敌卢、兵器上的反弹之力顺势杀敌。

    这时又有数把兵刃已经递到陈天边一柄大刀徒然一横只听到当当当响声不绝数把兵刃飞上了空中。

    王剪出手一刀击飞了袭向陈天的兵刃徒然横扫只听到一片惨叫之声三人已经被他逆水蛟牙斩断成了六截纷纷横死当场。

    二人联手迈步向前推进前行无人能挡其锋陈天百忙之冉回头望去却见到后面的暗部士兵却是没有跟上他们已是被人潮冲断留在了两人后已经陷入苦战之中。

    陈天毫不犹豫的杀回横刀舞动。众人无不后退王剪护在陈天的边却是暗自叫苦虽然只是片刻地功夫他们已经杀了几个名敌人。可是对方竟然全不畏惧前仆后继两侧地敌人也是涌过来这样下去真的凶多弃少。

    两人才与十几名暗部士兵汇合。敌人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包围住了他们。

    陈夭横刀舞动转瞬又杀了数人他和王剪若是杀出还有几分把握可是不舍这些暗部士兵惨死。只能再次陷入苦斗之中。

    陈天竭力抵挡却现几人鬼鬼祟祟的上前手中握着什么心中凛然。侧一名暗部士兵突然闷哼一声已经中了一击脚下踉跄。

    蓦然间天空又是一闪蓝芒刀光一耀数颗人头同时飞起鲜血喷出尺许多高吕不韦却如天神般的杀了回来。

    他遽然从外围杀入敌人纷纷大乱。昌不韦落入众人边低声喝道:“陈都尉、大舅子前面开路!”

    他陡然一伸手已经抓住陈天的腰带手臂用力陈天已经临空飞起。跃过包围落在外边。

    吕不韦手不停歇转瞬又是抓住王剪的腰带用力抡了出去。

    王剪人在空中宛如硬弩般出。只觉得脸颊风声急劲不由骇然昌不韦的修为又见深厚。

    吕不韦掷出两人的功夫冲来的敌人又是近了几分吕不韦长刀一展退几人。又是抓住了边的暗部卒长不等用力敌手突然掷出几个弹丸。弹丸落地白雾升起。那烟雾来的好快吕不韦手臂一振已经又把那卒长从烟霎中扔了出去。

    那卒长落地之时却是滚了几滚。接着就晕了过去陈天一把拎起他。见到其双目紧闭大声喝道:“烟雾有毒。”

    他的喝声之中场上已经是烟雾弥漫其余的暗部士兵已是晃了几下纷纷软软倒下去。敌手如潮。不受烟雾的影响已将吕不韦等人湮没在人潮之中!

    王尊见到烟雾弥漫那卒长昏迷不醒吕不韦于其余的暗部士兵陷重围不由目眦裂。他们被吕不韦送出了包围可吕不韦却是置险境而且毒烟弥漫这些人显然是有备而来。

    王剪才要杀回去无论生死都耍于吕不韦站到一处陈天却是一把拉住王剪急声道:“等等”。

    “等什么?”王剪嘶声怒吼。用力挣开陈天的手臂“那是我妹婿。他若有个三长两短我如何有面目去见妹子和外甥

    陈夭眼中突然露出怪异之色。指着前方说道:“王兄你看!”

    王剪抬头一望也是错愕莫名。敌手蜂拥而来准备充足小利用人海战术再放迷烟手段无不用极。

    那卒长只是片刻的功夫已经昏迷不醒若不是被吕不韦投掷了出来说不定已经被朵成酱。

    吕不韦连助三人突出包围却是把自己置于险地之中。

    迷烟升起的极快转瞬把他那些暗部士兵再加上一帮凶顽之敌罩在其中朦朦胧胧。

    这时候那些暗部士兵晕倒已经是不足为奇之事可王剪小陈天二人抬眼望过去却见到那些敌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

    本来林立如屏障的敌人居然四散倒下生死未卜黑夜之中更是有着说不出的怪异。

    这些人到地绝非是被吕不韦杀死。因为二人清清楚楚的看到以昌不韦为中心四周的敌人一层层的倒下去吕不韦甚至根本没有出刀。形诡异非常不能用道理来解释敌人之中也终于有了乱的迹来

    这些敌人最可怕之处不是武功高强因为他们那人境的修为在昌不韦三人眼中实在是算不得如何高明!令人困惑地却是他们那前仆后继的赴死精神。

    吕不韦蓝鳞逆水刀虽利更是杀人如麻可却还是骇不退这些围攻之敌。就算吕不韦再次杀回众人也没有

    愕而散。所有的敌人。看起来都是铁打地神经一经过非常咖……一练。

    但是他们显然还是人是人就有着人类的惊恐和惧怕!

    释放迷烟毒雾本来就是擒拿吕不韦等人的关键步骤他们早就在鼻端抹了解药倒下的应该是敌人。而不是自己!

    但是迷烟升起敌人纷纷晕倒。吕不韦却是屹然而立。出刀如电丝毫不受迷烟的影响。相反地却是自己边的同僚一个接着一个中毒软倒下去这如何不让他们惊骇绝?

    吕不韦虽然刀若奔雷毕竟尚可抵挡但是同伴诡异倒下好像黑暗中有着索命的无常这让他们终于兴起了惊骇之意。

    徒然间呼的一声响吕不韦又把抓起地上的一名暗部士兵向着陈天两人处扔了出来。

    那士兵半空之中双目紧闭昏迷不醒陈天看准了去势上前接住将其放到地上。

    王剪已走向着马匹处冲去打算牵过马匹好把这些昏迷的暗部士兵。全部运送出去。

    “走。”陈天连续接过吕不韦掷出的十几名士兵后低声喝道。

    王剪却是抢过马匹将士兵一个个搭在马匹之上人在马前手横夫刀向东冲去他们都已经看出眼下救人要紧留下却只能是吕不韦的累赘。以吕不韦如今的修为手这些人绝难留得住他!

    王剪、陈天虽然拉扯着数个马匹可依然健步如飞更是本已处在外围之地敌手已经难以阻拦他们的脚步。

    这些神秘的黑衣人准备良久想要将昌不韦等人一网成擒但还是低估了这几人的战斗力。被王剪、陈天二人并肩一冲黑衣人都是已经落在了后。

    刀光再闪吕不韦已走了无牵挂。如同下山猛虎般凶恶无比向前杀去。

    对算围上他陡然向南一冲。南面的人潮霍然被其劈开。可远处却是人影绰绰数层包围已经要了上来。

    吕不韦对敌手倒下并没有丝毫奇怪此刻地他感官触觉都已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每次激战他的修为都被激到新的高峰顶点虽是处于乱战之中可对于敌手的强弱。稀疏还走了若指掌。

    他已经知道三面的敌手都已经向自己汇聚只是南侧还是稍显薄弱。敌人如麻而至但仍旧没有什么高手出现。

    他知道自己当初的判断暂时还是正确。

    这伏击自己之人采用三面包围之法却只留下北面入泰山的缺口。这绝非由于地势所限。

    实际上在昌不韦看来北方更像是个陷阱等着他吕不韦去跳这些背后隐藏地高手很有可能全部埋伏在北方!

    这和兵道的攻城之法是同样的一个道理每次攻打城池之时攻方都会故意留下个缺口出来这个缺口的意义远比围攻更要深远。有着逃离的希望守卫之方自然不可能一力死守生命对于任何人都很是宝贵能活着谁也不愿死去。

    敌手如麻西方的敌人实力和人数却是最强!

    西方是吕不韦来时的方向人逢危难之际当然第一念头就是回转后撤。派遣这些黑衣人的背后主使之人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是以在这西方埋伏的敌人最是强悍。

    吕不韦在由南转西的时候与敌人接战数刀之后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了这点。

    北方可能会有埋伏、西方肯定耍有硬仗对手既然已是准备了这伏击之法当然不会让吕不韦轻易逃脱亦会在西方布下极大的阻力。

    对方显然是想要将吕不韦擒拿。可吕不韦离开麦丘说走就走非常的干脆果断他们一时之间也还是调动不了太多的人手。

    更何况对付吕不韦这等修为高深之人寻常的兵士前来那是根本没有什么作用所以说眼下的缺口是!

    却是齐都临淡的方向两处必然没有吕不韦的手下接应对方派遣的人手也自然应该弱些。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最危险的地方反倒是最可能有着生机之处!

    吕不韦在酒肆中瞬间已是想明白了形退路所以当先探路只怕自己误判会让众多手下失陷。但是结果印证了他的猜想他这一赌。居然轻易的杀出重围。

    杀出重围再杀回来吕不韦并没有耗费太多的力气但是往西一冲他却敏锐的感觉到阻力在不住地急剧加大增强。

    刀光如蓝幕幕色之中带着落红片片矛断剑折呛咖丁当之声响个不停虽然对手实力不弱可吕不韦的刀是快刀招是快招只是这一刻地功夫又是斩杀了十几个人。

    里面而来的黑衣人中竟是没有人能挡住他地一刀!

    围攻之人虽还是一如既往地悍不畏死;可是眼中却终于也露出了惊骇之色。他们感觉面对的不是人。而是一头凶猛地猎豹噬人的妖兽疯狂地咆哮着撕裂着对手!

    比:恭祝大大们元宵佳节快乐!团团圆圆贺元宵!

    另外二月最后一天明月票利新请出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