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4章局

    <---凤舞文学网--->

    1o231战国杂家吕不韦第224章局

    特顿听了昌不韦的话。--凤-舞-文-学-网--并不以为念略哈大笑几声。转甩…曰!“有资格进入这三层的客人整个麦丘不会过十人全齐也只是百人之数而已而这百人之中可以做到常来常往的不过区区数人!毕竟很多人都是在齐都临淄展厮混。”看他得意的样子自然就是那区区几人中的一员。

    两名垂慧少女在两人入座之后婷婷袅袅离开了房间。

    绮顿轻轻击了击手掌四位穿白色薄纱的少女自花丛之中缓缓走出吕不韦不由得睁大了双目一时间竟猜测不出她们刚才究竟藏在哪里。

    四位少女俱是人间绝色更难的的是各有各的美态各有各的妖娆。望着眼前的活色生香只要是正常男人便会心动。所以吕不韦无需过多的伪装便在椅顿的面前。自然流露出一幅好色的模样。

    绮顿微笑着向吕不韦一一介绍。

    材纤长的田妮和田蓉偎依在椅顿的边坐下看来男人越是肥胖越是喜欢骨感的美女。

    纪美和纪姿盈盈来到了吕不韦的边落座吕不韦噢着由她们躯上传来的衣香香暗忖女人的惑力果真不可小觑。

    绮顿双手揽住两名美女的躯大笑着道:“这位万先生是椅某的贵客你们可要好生的招待他!”

    纪美和纪姿不等他这句话说完。已经竞相向吕不韦的怀中偎依而来。吕不韦揽住两女的纤腰。两女高耸丰满的脯一左一右压迫着他。俏脸之上更是充满了洋溢的动人表

    吕不韦也不由得一阵心动低下头去在她们两人艳的嘴唇上分别吻了一口。

    绮顿大声笑道;“当真是有志不在年高没想到万先生命纪轻轻竟然也是游戏花丛的高手。”

    纪美滴滴录了一颗荔枝含在檀口之中捧住了吕不韦的面颊喂食之。

    吕不韦虽然对之事很走了然纯熟可是从来到这战国后几乎一与烟花女子接触就没有完美结尾之事。

    但看着这两女的媚态姿对吕不韦来说的确还真是一种无法抵挡的惑。

    纪美小巧的香舌将荔枝推入吕不韦的口中两人的唇舌更是趁机纠缠在了一起。

    听着那啧啧有声的吻纪姿似乎也有些心动纤手轻轻拉开吕不韦的衣襟香舌恰到好处的着吕不韦的躯。

    这简直是对自制力的一种考验如果不是顾及绮顿在场吕不韦肯定会撕去二女的薄纱马上就剑履及地。

    绮顿那边的景象更加的二女已经脱掉轻纱卸下内衣露出全的雪白凝脂白玉般柔润光滑的肌肤在墙灯下闪闪生辉。

    纪美和纪姿似乎也不愿落在姐妹的后面在阵阵的呻吟声中也撩起轻纱将围轻轻除去前的两点樱红在薄纱下若隐若现比起田妮和田蓉的让人更加的血脉贲张。

    吕不韦的双手分别落在纪美和纪姿迷人的部之上。

    绮顿此时却是笑着举杯望着得意舒畅地吕不韦说道:“万先生远路而来绮某先敬你一杯!”

    吕不韦听闻之下。抬手恋恋不舍的从纪姿上暂时离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液呈现出一种翡翠的绿色在白玉杯的掩映中显得格外的碧绿通透。

    吕不韦现在已经无暇顾及品味酒水的甘醇刚刚放下酒杯的右手。重新回落在纪姿弹十足的前。

    吕不韦的头脑。并不像所表现出的那样狂他借着垂下头亲吻纪美部的时机悄悄观察了一下椅顿的表

    这待顿大胖子的双手虽然在两女上四处游走双目却显得异常的冷静和清醒。

    吕不韦的内心不由一凛绮顿为自己接风洗尘的目的显然是志不再此在吕不韦观察他的同时。他也正在全面剖析着吕不韦的一切。

    如果吕不韦继续表现出顽强的自制力肯定会引起绮顿的警觉吕不韦几乎可以断定今晚必有大事要生。

    纪美用夹着白玉小之杯声唤道:“奴家敬万先生一杯。”

    吕不韦笑着用嘴捉住她鲜红的秽声笑道:“且先要容我吃口菜才是如此嗜酒的话岂不是要马上醉去!”

    吕不韦的右手悄然探入纪美用来遮羞的短裙上在她的一声呼中吕不韦将短裙粗暴的扯了下来。将她压倒在厚厚的雪白羊绒地毯

    。

    纪美的脸上拒还迎无限的神让吕不韦看得血液沸腾心跳不断加。

    既然椅顿用此种方式进行试探。那么自己也唯有把戏作足!

    更何况美色当前自己本非柳下惠般坐怀不乱之士何不趁此机会享受一下这齐国美人的温柔呢。

    吕不韦和纪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缠绵了起来纪美人心魄的呻吟声不但让吕不韦的兴致高涨还引得其余三女心中动。

    纪姿心痒难忍。动手自己除去衣衫在吕不韦的后厮磨起来人的嘘呻吟在吕不韦耳边断断续续的响起。

    绮顿显然没有想到鼎鼎大名的赵国将星吕不韦竟然会当众。

    他看到吕不韦和两女大战的形不免也是心痒难忍可是毕竟还有些顾及颜面带着田妮急不可待的向花丛后行去原来花丛之后有着两间隐匿的卧房。

    临席之上只剩下田蓉一人。坐立不安的留在那里看来待顿的能力不过尔尔。他离开以后吕不韦更加无所顾忌全的投入到和两女的大战之中一时间两女愉悦的呼和吕不韦浓重的呼吸声组成了完美的乐章。

    椅顿花这么大的代价对吕不韦进行试探。吕不韦自然不会让他的苦心白费。在把两女制服之后。吕不韦又成功将田蓉变为胯下之臣。初初一算房中四女。吕不韦竟然独占其三等于椅顿凭空送给了他。三斤齐国的艳女任其玩弄。

    三女也没有料到吕不韦会神勇如斯每个人在他的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当晚吕不韦就在意阁住下这一夜之中又免不了奉三女交锋数场屡战通宵。

    清晨醒来的时候三位美女的粉玉股仍旧纠缠在吕不韦的上。

    经过昨晚的屡战她们一个个都已经筋疲力尽吕不韦悄悄从香艳的脂粉堆中脱开来在件厅的水池内草草洗净子穿上衣服向门外走去。

    门前的婢女见到吕不韦微笑着行礼道:“万先生早椅大商在楼下等您呢!”

    不韦按照她们的指引向着楼下行去椅顿正在和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谈笑风生。

    那女子因为是背朝着楼梯所以吕不韦一时还看不到她的容貌。

    不过单单只从她那无限美好的背影来瞧此女定然是位难得一见的绝代佳人。她穿白色长裙纤细的腰间束着一根绿色的绸带这看似随意的装饰更强调出她丰满圆润的部。

    吕不韦的脑子里正在想入非非的时候椅顿向他挥手笑道:“万先生起得好早啊!”

    那女子此时也回过头来她的脸庞明艳照人深嵌在两弯秀眉下的一对明眸像两潭香冽的美酒充满惊人的吸引力撩人遐思。在那巧的鼻梁之下配着的是温软而充满格的红色樱唇唇角微微翘起。使她的俏脸愈显得生动起来。

    吕不韦来到椅顿的面前椅顿向他介绍道:“这位就是意阁的老板。语台月枝姑娘。”

    吕不韦心中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座名满天下的齐境三大青楼的老板居然会是如此年轻的一个女子。

    涯台月枝美目之中谦着矜持的笑意她给吕不韦的第一眼感觉。就是极其的理和聪慧这种女往往也是最难驾驻的尤物。

    语台月枝轻声淡言道:“月枝今晨方从临淄返回麦丘若有怠慢之处。还望万先生海涵!”

    她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却更有一种与众不同的韵味她虽然表现出应有的客可是对吕不韦。并没有显现出太多的

    毕竟吕不韦在她的眼里只是一个普通地秦国之荐;恐怕如果不是看在绮顿的面子上她连话都懒的跟吕不韦讲。

    绮顿似乎并不想让吕不韦和涯台月枝过多的接触借口还有其他的事要做就和吕不韦一起离开了意阁。

    外面已经是艳阳高照吕不韦回看了看意阁的招牌正遇上椅顿满怀深意的眼神彼此都露出了笑容。

    绮顿摇头叹道:“自古英雄出少年看来人不服老是不行的了!”

    吕不韦恭维地笑了笑意有荆旨的道:“椅大商起得可是比我还早呢!”

    绮顿神色一凝转而略带嗔怪的说道:“若是椅某也如吕将军般左右逢源三幽环寻的本丰恐怕此刻还要躺在上呢。”

    听他的言谈之中竟然有着一丝责备吕不韦昨夜横刀夺美之意。

    但吕不韦却相信这绮顿只是在遮掩而已对于其背后的目的和原由。吕不韦虽然现在不知但却是颇为怀疑。

    回到客栈看到吕不韦回来。陈天一脸笑容的迎了上来低声说道:“将军一夜未归那位椅大商却还真的没有闲着。深夜出了麦丘去郊外一处庄园与人秘会。那处庄园戒备森严我们的游奕军暗部士兵。无法靠近观察!椅顿离开后。他们还在那处庄园之外观察若是有什么新的动向会马上回来禀告!”

    吕不韦听了陈天的汇报后先是沉默片刻随后微微一笑转开了这个话题说道:“申猴使者去平原了?”

    陈天笑道:“是啊我想现在已经走了大半的路了而且他离去之后外面窥视我们的耳目已是少了不少呢!”

    他看了看吕不韦又说道:“王都尉已走出了三天了。我想那里也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咱们什么时候去与之汇合呢?”

    吕不韦微笑着道:“咱们怎么都要带着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在这齐境麦丘之地转上就转也好才去做正经事啊!”

    陈夭却是叹了口气摇头道:“只怕我们留得越久后的尾巴却是越缀越多难以脱啊。

    吕不韦想了想说道:“后!只希望田单快些跟来不然怕是另有变数!”

    吕不韦拿出那份前段时间分别由乖门琳奕军暗部。提供的齐境高层各单。仔细地研读分析了只

    这份资料非常的详细从各方收集了齐国风云人物的世履历甚至包括彼此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虽然很多东西都是道听途说并无真实证据验证不过对昌不韦初步了解齐国的政治结构来说已经是大有稗益。

    对于齐国之人吕不韦最早接触的要算是齐襄王田法章和田单两人。但却一直都是遥遥交手并未见过其面。

    对于齐国的名人仅有与椅顿的这次短暂接触算是初次见识到齐之人杰。可是吕不韦已经看出此人心中城府极深对吕不韦抱有强烈的窥探之心吕不韦很难取信于他。但由于原阳的需求昱不韦想要敬而远之都是毫无可能之事。

    吕不韦审视着这本已经被他背得滚不烂熟的报齐人网慢自大。喜欢奢华与恭维这在很多人的上都得到了体现。只从昨夜的意阁就能体会到齐人对于消费的理念。

    吕不韦却在报的第二页留意到了耸外一个名字詹台月枝!

    这位貌美而善于生财的女子据报上所载:是齐襄王妹妹田沫傻之女年芳双十为人多谋善智慷慨好客。琴棋书画无所不通。

    说到这齐襄王妹妹田沫傻多少和田单之间还有些关系据传田单大破燕军前就吃住在寡居的田沫偻府中却并非是食客而应该是面之流。

    据民间所传当时齐被燕国召集的联军攻击只余两城之时。田沫嗯带着田单觐见齐襄王并言明想要破除联军并夺回齐之失地非田单不可成其事。

    齐裳王无路可行之下只好孤注一掷令田单为帅田单果然利用火牛阵大破联军收复齐国失地。

    在田单大破联军之后短短的几年之间田沫俱更是脱颖而出依靠田单的关系凭借她的美貌智慧和外交手腕隐隐成为齐国临淄的女中豪杰。

    隔了一天还是不见齐国方面有所动静吕不韦没有耐心再与其浪费时间。

    大早吕不韦就带着陈天。两人跨马出了麦丘向着城外打马而去赶往事前与王剪约定好的地点。

    在泰山脚下的齐国官道旁一间简陋的酒肆之中两人见到了先来此地的王剪。

    王剪并不是一个人在此他的边竟然有着十几名游奕暗部的士兵。众士兵见到吕不韦到来忙都上前见礼。

    那负责此地信息的卒长手里拿着一封密报呈到吕不韦的面前。

    吕不韦打开密报看去却见是自己离开麦丘当就已是出的紧急飞鸽传书。

    内容大致是说在吕不韦离开麦丘当那处神秘的庄园里行出了三男一女并随着吕不韦离去的方向而来。应该是根据监视吕不韦的耳目得到了吕不韦离去的信息才匆忙尾随而行。

    吕不韦望着上面对三人面貌的描述先前两人却是毫无印象但另外的一男一女却是让他不由想起。与墨静儿初遇时那八荒中的百毒谷谷主林雷花魁涧魁主花媚。

    吕不韦确定了其中两人份。就能联想到另外两人是什么来路就算不是八荒中人必然也是邪修的散人隐士。

    八荒之人除了在嗜血蜂洞中被自己突下杀手干掉的藤青山。还有在凤来仪外被自己斩成了碎末的赖吉蔑外。其余之人也都晓得当年那神秘高手交托给墨子的藏宝图。如今在自己的手中。

    想来自己才一离开原阳就已是被这八荒之人觉虽然他们不能确妄宝藏的位置但大体也应知道是处于齐境之内。看来那齐之大弃待顿接近自己也是受了林雷几人的托付。

    吕不韦心里有了个大概的轮廓。嘴角不由浮现出笑容。既然林雷等人能掌握自己的行踪那么想来其余的八荒之人也必是能够摸到自己的踪迹。看来这寻找追天灭箭的旅程自己想要寂寞。都是困难之事。

    众人才要起吕不韦突然压低了声音道:“等等。”

    众人止步只见到吕不韦认真的倾听着什么不由皆是一副错愕的神。如今已是入夜泰山边的这简陋酒肆之地

    除了工风声、溪水流淌之声外静地让人心悸不知道吕不韦又在听着什么?

    “有几个人从南面掩过来离这里已是不到三箭之地的距离吕不韦突然说道。

    众人惊凛忙都侧耳听去却还是静寂如旧。想要不信可却都知道吕不韦绝对不会无地放矢与大家开此玩笑。

    “等等西面、东面也有人”吕不韦闭上了眼睛脸色微变地道。随后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两面也都是围来几个人!”

    众人听后更是大惊没想到这些窥伺宝物之人动作竟然如此快捷。而且一次就能调动百来人之多。

    如果吕不韦所言不错这些人却都应是属于一方势力显然是准备毕其功于一役直接将吕不韦抚杀在这泰山脚下并夺取宝图。

    这运谋谴兵之人的野心手段。恶毒如斯实在是让人心寒不已!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