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1章楼烦贼寇

    <---凤舞文学网--->

    1o228战国杂家吕不韦第221章楼烦贼寇

    案几前众人围坐成一团昌粱急忙将糕点涕到昌不韦田”

    吕不韦摇摇头无奈地道:“这个时候。--凤-舞-文-学-网--我怎么吃得下啊!都三更天了水湄怎么还不生啊?!急死我了!”

    他颓然地坐在案几旁眼巴巴的望着屋子里面一旁的老爹吕铸见了。笑道:“生地越久说明娃子的劲力越大将来一定不凡!你娘生你地时候还是从早晨生到夜里的呢!”

    “所以夫君才会如现在般非凡啊!”惜儿眨着眼道一旁地冰冰也是轻声笑。

    “啊屋内一声惊天动地的痛呼把人地魂都吓掉了一半。吕不韦刷地站了起来脸色煞白地道:“水湄你怎样了?”

    “夫君夫君那一声声泣血痛呼像要割入他地中。

    产婆子们焦急地叫唤着道:“快。快。使劲使劲要出来了!”

    水湄地叫声一下惨过一下吕不韦听得心惊胆颤手不断地哆嗦。

    “哇声清脆响亮地婴儿啼哭仿佛上天降临地福音瞬间响彻了整个吕家大院。

    吕不韦愣了愣蓦然觉得自己的心都被那一声婴儿的啼哭抽走了。

    “恭喜将军添丁添丁啊!”几个产婆子疯狂地涌了出来那婴儿上的血迹都来不及洗就塞进了他的怀中。

    吕不韦颤抖着将襁褓接过仔细地打量着自己地儿子。儿子老子又有了儿子!

    众人都围了上来纷纷争着目睹王剪更是急的地道:“快妹夫。快给我来抱抱!”

    秦越人却对几名产婆子说道:“我让你们准备的东西可曾都准备妥当了?”

    那几名产婆子忙点头应是。

    秦越人转对吕不韦道:“兄长。快把孩子给我我要用师门药物给他清洗一下。这人之初临世上正是感受天地灵气最强之时这些药物会让他的体一直能够保持在这样的状态之下。”

    吕不韦虽然还没有稀罕够儿子但听秦越人所言也知此是儿子的终生大事忙把儿子交给秦越人。

    秦越人抱着孩子向旁边另一间房内行去。吕不韦的十三铁卫都不用人招呼纷纷手握腰攀地横刀之柄立在那房间周围全神警惕着。

    “不韦还不快点给我孙儿取个名字!”吕镶兴奋万分地道。

    虽然昌不承成婚多年但却只得一女儿这让吕铸心中一直耿耿于怀如今见到吕家终于有后兴奋之劲自是不可言喻。

    吕不韦还在思考要让孩子叫什么好。却听吕镶已是一拍额头道:“就叫吕岩吧!山石之顽强坚实!”

    吕不韦听老爹了话只能无奈地点头却又听一旁的王剪道:“娘亲舅大小名我起了就叫吕煜!”

    吕岩吕煜?怎么听着有些耳朵熟?

    吕不韦却也懒地去多想忙冲进屋中关心起水湄来。

    屋内檀香幽幽静谧如水。

    水湄无力的躺在上容颜消瘦了许多脸颊苍白往鲜艳的红唇。看不到几分血色那丰满地酥时起时伏呼吸急促秀全部湿透凌乱地披落在枕上。虽已收拾妥当却依然可以望见她生产中承受地巨大痛苦。

    “水湄!”吕不韦鼻子一酸。三步并作两步撵到头趴在她前握紧了她的双手。

    水湄手背苍白纤莹她颤抖着摩挲他的脸颊晶莹的水雾笼罩了双眼却是温柔的微笑着道:“夫君。我很好不要为我担心”。

    “嗯嗯!”吕不韦拼命的点头。将脸颊埋在她温暖地掌心里久久不肯抬起头来。

    水湄细细的擦去他脸上地灰清。心疼地叹道:“看把你急的现在我和孩子不都安好嘛莫要担心有是”。

    吕不韦嘿嘿笑道:“你毕竟是头胎我怎能不担心啊!”

    水湄噗嗤一笑轻拂去他额边乱说道:“难道下次你就不再担心了吗你这没良心地!”

    “哇!”清脆的婴儿啼哭响起。顿叫水湄神色一紧她握紧了吕不韦的手疾声叫道:“孩子我们的孩子呢?”

    “水湄嫂子大侄子在这里呢!”秦越人怀里紧抱着孩子急忙送到她的前。

    水湄呆呆望住。子颤动瞬间欣喜的泪染双颊手指紧紧抠入了吕不韦地中喃喃地道:“夫君。这是我们的孩子这是我们的孩子!”

    秦越人撞了吕不韦肩头一下。说道:“兄长你这长子可是由兄弟我开地光后习练吸纳天地灵气之法必然会是事半功倍。作为奖励。能不能让我给孩子起个名字啊?”

    吕不韦嘿嘿笑道:“晚了晚了。两个名字一斤。他爷爷起的一个是他舅舅起的我这当爹的还没份呢怎能轮得到你!”

    秦越人满面失望之色却随之大喜道:“还好没人给起字号我来起个吧!就叫洞宾吧!”

    哦洞宾!吕洞宾!!!

    我靠难怪先前咱儿子的大名小名。都是如此耳熟这不就是八仙之一吕洞宾的俗名嘛!

    我儿子是仙人?还是道家子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陈天那小子把我儿子带上了

    “什么你是说如今云中附近。有楼烦之人的山贼出没?”吕不韦奇声问道。

    寅虎点了点头说道:“将军我们游奕军暗部成员来报在开云山上起码有楼烦千多人的武装。占山为贼。这眼看着秋收已近我新城呼和浩特也就要竣工了草原与我中原的贸易也将开始。我看这伙突然出现的楼烦山贼实在走出现得太过突兀了些能不能是小

    吕不韦冷着声音道:“不管是不是我们都要通过歼灭这伙山贼让那些别有用心地人知道我们原阳可绝对不是好招惹地!”

    “您的意思是”

    “让司马尚进来这千多人的山贼。要走动用大军剿灭也显不出我原阳军士之勇更可能打草惊蛇。等下就让司马尚带一旅之兵将其连根拔除就当是我原阳军的实战演习好了!”昱不韦笑着说道根本不将这千多的山贼放在眼中。

    “先祖保佑我楼烦一族!秦王答应。只要我们楼烦能破坏原阳的新城就会把毛乌素沙漠周围的土地都交给我们楼烦。虽然那里贫瘾荒芜了些但好歹也算是个安立命之地啊!”楼烦花差纳低低的祈祷着关住了卧室的门。

    走到墙边的暗格前用那还带着女人体温的手扭开了暗门。数百罐铜钱冉迷离的光花差纳迷着眼睛望着。

    金钱和女人是他的最

    他们楼烦人的生活已是每况愈下。毕竟生存在匈奴、秦国和赵国夹缝中的他们实在是非常地尴尬面对三个强大的对手他们根本毫无任何反抗的能力。

    金钱可以成为贡品送给三个强大的邻居女人也能得到三国高个者的喜欢。

    作为楼烦西部领的花差纳。不能比东部领察达达做得太落后。不然自己掌握的部落就都将投到东部那里去了所以他才欣然接受了秦王的命令打算去捻一捻大赵的虎须好得到一块满眼沙漠的土地。

    “沙漠又怎么样?沙漠里也有绿州更有着那神秘高大的骆耻!”花差纳打着如意算盘面孔被兴奋之色照得通红。

    草原茂盛但那却是匈奴的私人牧场中原繁华那却是中原人的花花世界。

    夹缝中求生的其他民族只能是依附双方中的一边又或者是远远地逃开两者的视线。但他花差纳却不如此想早在几年前他就把目光锁定在了西方广阔地沙漠处那里才是躲避强敌的真正乐土!

    “轰!”晴空里突然打了个霹雳。吓了花差纳一哆嗦。没等他回过神卧室门突然被冲开一个百夫长冲进门来气喘吁吁的报告道:“报赵军来攻已经打到山塞门口了!”

    “啊!”卧在上的女奴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叫声震得花差纳。耳朵嗡嗡直响。

    花差纳跳起抬手给了女奴和那百夫长一人一个耳光怒声喝骂道:“慌什么赵军敢进攻咱们。借他们个胆子!说是云中的那几只三脚猫还是先俞来找粮饷的?”

    “是是原阳军打打着的是吕不韦的旗号!”挨了耳光的百夫长。委屈的说道。

    刚才借了火光他拼了命才看清对手是谁没想到用命换来的报得不到花差纳的半点赏识。

    “吕不韦不可能是他!他儿子还没满月怎么可能带兵来此必然是你看花了眼!到有可能是他手下那些不知死活的小子。呵呵爷爷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花差纳轻蔑地披戴好铠甲不慌不忙地锁好了暗柜的门。

    如果是吕不韦带兵前来那况的确必将是危机万分。如果是其他的原阳之人带兵前来来多少也不必惧怕。

    吕不韦的确厉害这是如今战国各国公认之事。毕竟先有阏于战秦之胜后又有一城退十数万匈奴的辉煌如今吕不韦已是成为战国时代一颗冉冉的将星!

    至于吕不韦的部曲嘛在花差纳的眼里根本就是不值一提除了那李牧还算是赵阀兵家出来之人外。其余都是些半道出家的野路数。况且此处山塞地处险要打不过关起山寨大门来高大的寨墙足够让里边的千余楼烦士兵坚持上一天。

    天过后秦国的鹫军应该就会得到消息自然会来救援自己的。

    轰又一声霹雳炸响惊断花差纳的美梦。

    山墙之上一向骁勇善战的楼烦士兵们鬼哭狼嚎。

    叫骂声呻吟声恐惧的呐喊声用楼烦语言说冉来。

    乱纷纷的恐惧信息在士兵之中。不断弥漫扩散。

    “跟老子出去看看看看这些吕不韦手下的野小子们如何来破爷爷的山寨!”花差纳皱了皱眉头拎起他的一双短柄大斧就向着外面走去伤兵们充满恐惧的议论声。已是让他的心里无法平静起来。

    敌人的确是从原阳而来主攻方向是他们这山寨正东位置。一向术娴熟的楼烦士兵趴在寨墙的垛口后被漫天箭雨压得抬不起头来。

    花差纳网要呵斥忽见白光一闪。一个士兵从塞墙上落下重重地跌在他脚下。脑门上一根短箭灶瑕、白过白色的脑浆和血水一块流了出来。失去自制力的士兵抽搐着挣扎着。骂着楼烦人词汇中最最恶毒的语言眼见着那士兵已走出气多进气少了。

    好强的弩器!

    花差纳最后一点对敌军的轻视。被这一弩击散于无形。

    稳准狠居然透过垛口。中里边的士兵匈奴哲别教导出的神箭手们也不过如此箭术而已啊。

    “弟兄们。他们用的是中原人的弩机得度慢趁他们装箭矢。把他们回弃!”一个老百夫长站起来高声鼓舞士气。

    作为百战老兵他自认为有对付中原人弩机的经验。可是没等他的话喊完三根短弩同时插进了他的口。

    那百夫长惨叫着从寨墙头上掉落。到被鼓起勇气的士兵们又立刻卧倒在地连垛口都不肯靠近。

    有人试探着想放冷箭网一露头。一排弩箭如同下雨一般将他的脑袋扎成了刺猬壳。

    这是投石机特有的声音经百战的花差纳对这种声音特别敏感。秦人当年一路北袭用此物毁了无数草原民族的部落。

    但没等他做出反应半空中几个流星带着火花坠落比他多了一点实战经验的亲兵扑过去将花差纳牢牢地护在子底下。

    轰小

    天崩地裂之后花差纳亲眼看见几个士兵在自己不远处栽倒上裂开了无数血口子。用手推了推掩护自己的亲兵。网想开口许诺赏赐。却摸了一手鲜血。忠心的卫士用体护住他早已被炸得气绝。

    呀

    黑夜里投石机启动的声音令人听得毛骨悚然。被吓破了胆子的楼烦士兵们惊慌的叫着到处找地方躲藏。

    以往作战匈奴有轻骑兵赵人有精甲兵秦人有战车队但那都是面对面的对手!就算偶尔有投石机、巨弩机的出现但那些东西的打击面也只是打一个点而已不像今晚这原阳来的投石机落下来竟然还能炸开成花。

    “上马上马冲出去砍掉那投石机!”花差纳跳了起来挥舞着一双短斧严肃着军纪。

    砍倒几个乱兵之后楼烦山贼的士气才稍有振奋。接着都乱哄哄地冲向马厩把惊恐不安的战马用力安抚住并都牵了出来。

    花差纳的判断很正确照这种事态这个临时的山寨肯定坚持不到秦人的援军到来。与其窝在狭小的山寨里等死不如冲出去利用草原民族的骑兵优势将外面步战的赵军敌人驱散。

    百余个穿着牛皮盔甲的骑兵。终于在寨门前整好了队残破的塞门边。到处是被炸死和死的楼烦士兵尸体原阳军好像吃定了花差纳。只用弩机击和用投石机会四裂着火地石弹却并不忙于攻城。

    “大家小心山贼的骑兵!”被圈的捋掠来的奴隶们有人扯着嗓子大喊。

    花差纳携了携嘴几个如狼似虎的楼烦士兵冲向了那些木头搭建的牢笼前引了一片惨呼哀叫之声。

    惨呼声里塞门轰然打开四个楼烦族骑兵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梆梆

    弦声嘈切如琴武士和战马同时到地。后边的楼烦士兵收缰不及。继续前冲没出五步跟着仆到。人和马的尸体堵住了寨门。

    血如溪流般向道路两边的草地上淌去。

    原阳军得势不饶人两卒士兵弩手排着队二段叠牢牢地封锁住了大门口。敞开的塞门如同恶魔张开的大口吞噬着附近的一切生命。

    会儿寨门之处已经没有了活着的楼烦恼骑兵原阳军中各伍中的盾牌兵全部集合起来举着一人来高的包铁大盾排着整齐的队伍。在“一二一的喊声中向着山寨大门逐渐的推去。

    几个楼烦士兵想要扑过去拦截却还没等扑到近前已经被盾牌兵后的钢头长戈挑飞起来落地前就已是纷纷气绝而毙。

    “啊!”一个盾牌兵到在了地上寨内的敌人的弓箭从黑暗的角落里出以极其刁钻的角度中了他的大腿盾墙出现了一个缺口。

    寨内的楼烦人见之忙抓紧时机。将羽箭从那缺口处不断过去。

    缺口后的原阳士兵中数箭。屈膝跪倒却挣扎着不肯倒下用尽全力气将手中一个点燃了的黑棍子投向楼烦手的方向。

    毒:

    塞子被爆炸燃起的火光照亮。黑暗中显现出楼烦弓箭手惊慌的眼睛。那垂死的原阳士兵笑了笑倒地一

    血流在征战的土地上油油成河。

    冒着火星的黑色棍子成排从原阳军的队伍内抛出扩大着他们的战果。

    楼烦人从没见过如此恐怖的东西。惊恐地叫着被炸得抱头鼠窜。

    更多原阳军的士兵冲进了山寨在盾墙掩护下与楼烦的山贼们对。装备低下数个层次地楼烦人不断有人惨呼看到下队伍也在不停地退缩。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