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2章挡人财路

    <---凤舞文学网--->

    1o219战国杂家吕不韦第212章挡人财路

    那势如破竹的火带着一股洞穿地刺痛利激地冰冰嘤地一声喊叫出声。--凤-舞-文-学-网--

    似是痛苦更多地却是快活。她红唇紧咬媚眼如丝搂住他雄壮地躯。修长地十指深深掐进他地背肿柳腰摆动纵体承欢欢喜地泪珠欣然溢出脸颊。

    冰冰终于双腿屈跪在榻上学那草原上羔羊跪的姿势玉手握住吕不韦昂然火的所在张开小嘴用舌尖轻头部不停用两片樱唇。狂地吸咙弄着。纤纤玉手轻轻揉弄其下的弹药匣。

    吕不韦眼看着自己下被冰冰吹喇叭似的吸吭这般新奇、刺激。使他浑酥麻从喉咙出一声低吼

    梦无眠冰冰搂着他有力地臂膀眼角泪珠犹存欢喜而又欣慰地睡去。

    翌一早吕不韦正睡得舒坦。

    却听门外传来一声呼:“二少爷。二少爷你起来了么?”

    “是桃那丫头。”吕不韦懒懒的翻了个搂住旁边的躯在那丰满地上轻轻揉搓打了个呵欠。无奈地道:“我是现自从到了这原阳想要偷得浮生半闲。已都是毫无可能之事。”

    冰冰与夫君恩缠绵正浓哪舍得放他离开。俏脸火间紧紧拉住他。将滚烫地脸颊贴在他前温柔无限地轻嗔一口:“不要理她夫君。我要你再陪我多睡一会儿人家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

    冰冰眉目间地蜜意掩也掩不住盈盈秋水缓缓流转。似有说不尽地恩

    吕不韦心中火焰熊熊在她的翘上轻捏了一把笑着道:“冰冰。你是不是想勾引地夫君起不了啊。也好趁着天色尚早我们再来些新鲜的花式如何?”

    冰冰啊了一声俏脸火烧一般地了起来躯抖的滑入被中。

    拿丝被蒙住面颊只露出两只脉脉含的眼睛羞声说道:“夫君。人家昨夜都已被你弄出了五六回现在实在是受不得了不若等我休息一天明

    她目光流转眉宇间地点点意。使得这房内地温度顿时又升高了许多。

    吕不韦咽了口口水将她躯抱入怀里缓缓抚摸着她的翘嘿嘿笑道:“冰冰昨天真是辛苦你了你仅凭一人之力就让我舒坦了两次实在是厉害得“紧。!”

    “你坏死了不许说”冰冰嘤地一声脸颊飞霞青葱似地玉指掩住吕不韦的嘴唇浑更是又酥软了下来。

    这丫头还真是斤。敏感的体质吕不韦哈哈笑了两声。

    冰冰羞笑着白他一眼叱声道:“莫要得了好处还卖乖!”

    “我对你可也算是鞠躬尽瘁的了可却还是被你数落实在是胡人难做!”吕不韦叹了一声脸上满是遗憾之色。

    冰冰在他脸上拍了一下咯咯笑道:“说地好听你这第间的本事我看比起你那地境结丹阶段的修为也是毫不逊色而且隐隐还有越之势。我看下次还是叫几位姐姐一起来陪你才好不然只怕夫君不能尽兴。”

    “这个主意很好”昌不韦兴奋起来嚷道:“这样晚上之事就由冰冰你来安排好了我就辛苦些。满足你的高级想法好了。”

    冰冰摇头笑道:“看看又来了不是分明心里盼望喜欢得很。却装成勉为其难的样子。””吕不韦大叫一声刷地跳了起来上地被子完全脱落露出个精壮的体。

    “二少爷出了何事?你起来了没有?”桃寻找吕不韦多时闻听房中出吕不韦的声音也忘记了去看这是谁的房间已是急忙叫了一声。

    吕不韦马上答道:“你先稍等我有大事要办待会儿就出来了!”他拉住冰冰小手惑万分地道:“冰冰晚上之事就全拜托你了。我现从新婚之夜后她们几人根本就不给我机会所以小全靠你了!”

    冰冰吃吃的笑着望见他的子忙羞红着脸将他拉回被中。嗔一声说道:“我如此帮你总应给些好处才是不然我岂不是很是吃亏。”

    “好处?我除了在你上多卖些力气还真不知能给你什么好处。”吕不韦嘟哝了一句目露犹豫之色小心地问道:“冰冰你不会是有什么心事吧你们夫妻同体你有事尽管说来就是没有如此遮掩的必要。”

    冰冰咯咯一笑。妩媚地白了他一眼幽幽地道:“你我虽是夫妻。但你却更是原阳的将军若单纯地是家中之事我就早与你说了。这

    吕不韦听了之后心里很是有些不适想来此事必然是与郭家有关。不然冰冰也不会如此吞吞吐吐。这种后宫干政之事是千古的大忌。吕不韦熟悉的历史上有着无数这种后宫干政之事而且都是生在昏庸之主的卓上。

    “夫君你怎么了?”见吕不韦脸色怪异神犹豫却听不到他的声音冰冰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悄声问道。

    “哦没“了我只是好奇。你我之间到底有什么事。会让你难千吭剧。”吕不韦尴尬地笑了一声旋即面色却愈地沉重了起来严肃地说道:“冰冰现在你和我谈事还算是家事。说些什么那都毫无所谓。但若是有一天你对我说的话却已是关系到了一国命运的话我希望你到时一定要慎重。咱们夫妻间的感莫要让那些世间的琐事给影响了。”

    虽然见吕不韦神严肃冰冰却也不以为意嘻嘻笑道:“知道了!那么严重的事我怎么会贸然提出呢。我要说的事其实是我几位嫂托付于我让我和夫君打个商量的

    哦?嫂嫂?那不就是郭纵那厮的老婆?这夫人路线玩得到是通透而且还带着亲戚之实在是让人难以拒绝。但不知这郭纵老婆或者说是郭纵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呢?

    吕不韦想到这里张口说道:“冰冰你尽管说来听听我也好有番计较不是?”

    冰冰脸带轻笑柔声说道:“其实也算不得什么要紧之事只是几位嫂嫂多虑。毕竟这原阳属于边陲之地常有战事生所以几位嫂怕大哥这军中都尉难免有带兵作战之时怕他生什么意外这也是人之常不知夫君可否”

    吕不韦听到冰冰说完却是愣了半天犹豫着问道:“这事你大哥可否知道?”

    见自己夫君面带难色甚是烦恼的模样冰冰摇头微笑拉住吕不韦的手笑道:“其实这事大哥并不知道这也是我难于对夫君开口的缘故。其实大哥跟着荀老先生学的多是治世之道对于带兵打仗他却知之甚少。而且大哥的修为也是平平莫说与他人比之就是比起他的那两个师弟李斯和韩非还都略要逊色一些。所以嫂嫂们提起此事之时我也感觉大哥的确不适合统兵。夫君你看能不能给大哥安排个文职官位呢?”

    “这个这斤”吕不韦听后大喜过望毕竟他也不喜欢看到财大气粗的郭家之人掌控军队。如今这郭家的女眷。居然主动提出此事。那自己自然是要顺水推舟成全此事的了。

    想到这里不韦故作为难地道:“既然你们都是如此意见我就与庞大人谈谈。看看给舅兄安排个什么职务的差使比较好些。”

    “嗯?!!”冰冰疑惑地看他一眼好奇问道:“夫君这原阳之事。不是你说了算吗怎么还要去问别人?那庞暖只是监察史之职这地方官员的任命你有必要征求他的意见吗?”

    “哎这你就不懂了虽然这原阳是我做主但庞大人却是负有监察之责他要点头同意后就算有人不满他也自会为我开脱。多一个替咱们说话的人总比多一个阻碍咱们的人强你说可是如此?”吕不韦笑着说道心里却是为了录夺郭纵的兵权而乐开了花。

    论起搞政治斗争吕不韦虽然不算是行家里手但也可以说是位见多识广之人。自然明白如何才能把他人绑上自己战车的手段。自己也可以借郭纵之事再次的试探下庞暖这老头的心意也好为自己巩固在原阳的势力打打基础试探下这原阳水的深浅。

    桃在房外又叫了数声二人磨蹭半天才推门而出。桃容颜清减。眼中略见血丝似是昨晚睡得不太好。

    “桃你这是怎么了?”吕不韦看地心疼正要去拉她玉手冰冰却抢先一步拦在二人前握着桃柔滑地小手亲切地道:“是啊。桃你怎的了昨夜睡得不好么?。

    这丫头倒还是改不了吃醋地小子啊!就算是对自己最信任的贴卓奴婢也是如此。吕不韦不由微微一笑也不介意。

    见他二人一起出门吕不韦脸上风得意笑意吟吟的样子与冰冰秀目含、眉间如花绽放段一夜之间更似注了水般化为一斤。狐媚人的少妇美艳异常。

    桃哪还不知生了何事她的面色不由羞红起来忐忑不安地道:“奴婢实在不知不知。

    她缓缓低下头耳根燃起一片人地粉色红唇轻启羞涩地低声道:“其实是庞大人来访多时奴婢焦急之下才四下寻找二少爷。坏了少爷与夫人的好事实在并非桃的本意。”

    冰冰嘤咛低下头去脸上地欣喜与得意却是掩饰不住。

    “哦原来是庞大人来了那想来必是急事!桃还不前头带路!”吕不韦听到是庞暖来拜访。神马上肃然起来正色说道。

    望着桃婀娜远去地影吕不韦猛然醒起这桃和杏的年纪。都已是不小。而且都是冰冰过去的贴侍女份等同于是自己的侍妾而自己却还没给她们开过苞。也难怪两女会终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看来自己实是应该找个时间。给她们两女好好的上上人生关键地一课了。

    吕不韦沉思一会儿迈开大步向前厅走去。网行到门口就见庞暖面带愁色眼中布满血丝正在厅中来来回回地走动旁边放着地茶盅一动未

    “哎呀吕将军你可算走出来了!”一见吕不韦地影庞暖急忙奔了过来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庞大人早啊。”吕不韦笑着抱了抱拳方才说道:“战事昨方才停息你怎么也不多睡一会儿。怎么有空跑到我这里来串门了

    庞暖见到吕不韦随洒脱地样子。苦笑摇头道:“老朽命苦从寅时到现在一直担心万分哪像吕将军你这般逍遥自在啊。”他微微一顿四周打量了一下见无人经过。便缓缓压低声音道:“今晨老朽得到消息有人已是书写了密信派遣府下门客送往邯郸打算向大王举报吕将军的罪行。”

    “罪行?。吕不韦微微一笑好奇问道:“却是不知我吕不韦到底有何罪状要令家人不远万里。派遣心腹跋涉邯郸直达大王天听啊。”

    见吕不韦神态如常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庞暖脸上更是焦急起来。叹息了两声才继续说道:“吕将军你太大意也太疏忽了!你昨所说的用武器与匈奴置换马匹之事在原阳之北再筑新城之事。那一件不是国之大事那一件不是令大王闻之。而不勃然大怒之事!而且所得的五万健马你根本就没打算送回邯郸给大王落而是打算私自处理这要说起岂不就是打算忤逆之举!”

    “瞧庞大人说地你看我这副忠厚老实地模样是像那背主而立自为诸侯之人嘛!”吕不韦干笑了几声面色却已没有到才那般镇定。

    不错自己实在还是不够稳重只想得算计匈奴却忘记了邯郸的

    度。

    这实在是个重大的疏忽吕不韦心里现在很难预料本就生多疑地惠文王听到这些重大的消息后。会如何对待自己。

    乐毅的数十万大军在侧难道自己这原阳要在匈奴方退之后再被赵军所围不成?匈奴是蛮夷番邦之人他们前来攻击原阳原阳城中上下自然会万众一心抵御敌人的侵袭。

    但赵军来了呢?

    这原阳本就是赵之城池更是大赵的北方重镇卫敌之郡。若是赵队来此辑拿自己这个叛逆之人到时别说城中之人与自己一起抵御赵军若是不里应外合擒下自己那都已是要谢天谢地了。

    庞暖和吕不韦交虽浅但能于此时把这事告之自己也算是没拿自己当成敌对之人反而有着投靠报效之意这让吕不韦心里很是好奇。难道是自己的人格魅力已经上升到了王者的霸气?也不对啊就算自己有了那王霸之气也要先抖上几抖才会有人前来依附效忠的啊。

    庞暖见吕不韦脸上沉不定。却是做出一个和蔼地笑容幽幽说道:“吕将军还请略为宽心老朽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已是命人追出让他们去追击那送信之人。”他朝外面看了一眼小声说道:“而且打算陷害吕将军之人的府邸。我也令人监视起来只等拿到证据。就可将其一网打尽!”

    吕不韦惯地点了点头不慌不忙地道:“不知是那位大人对我昌不韦如此仇视奂然打算在我这才接管原阳之时就把我拉下马来呢!”

    庞暖凝望吕不韦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才淡然说道:“吕将军可知道。你的那打算用于作为与匈奴交易的新筑之城其实已是挡住了许多人的财路!”

    “财路”。吕不韦笑了笑轻声问道:“这话听得我是愈的莫名其妙了起来还请庞大人说得明白些。”

    庞暖笑了笑瞅准四处无人。这才言道:“吕将军啊你好生糊涂!这北陲之地荒凉冷清而且还要经常受到草原民族的龚扰随时都有命之忧。但这为官的众人。却为何能够忍受甘愿在此苦寒之地为官而不托人调动回南方之地?”

    对啊?这是为什么呢!吕不韦轻咦一声隐隐觉得不对劲其中定然有着什么隐。想来他们再次都是有所得所以才会甘心留在原阳。闷声着自己的大财。

    吕不韦似乎有些明白过来望着庞暖神秘一笑问道:“庞大人还要请教他们到底有何财路!”

    “若是别的财路吕将军没有干扰到他们出动到他们的利妾他们自然也不会行此险着打算把吕将军弄走去了庞暖哼了一声咬牙切齿地道:“我原阳为北地第一大城自然是军事重镇需要的是能带军打仗驱除匈奴的将帅之主!他等却利用此地偷着与匈奴进行私下交易以为自己获得丰厚的利润实在是损害国之大计而成其卑劣的蛇头小利这等小人实在该杀!”

    庞暖话到这里便嘎然而止吕不韦哦了一声心有所悟笑道:“原来他们也是用茶叶、丝绸、布匹、食盐、香料等物换取匈奴的马匹。再贩往中原啊。但我这修建新城。不是可以扩大他们的交易量嘛。对他们算得上是好事他们又何必如此仇视于我呢?”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