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7章为我而来

    <---凤舞文学网--->

    1o214战国杂家吕不韦第2o7章为我而来

    “什么?他是未来的匈奴单于!”吕不韦夫惊失色骇得大叫出声。--凤-舞-文-学-网--

    网山点了点头恩了一声说道:“将军匈奴单于和未来的单于都到了城下想来事并不简单。这事太过让人难于理解。”

    庞暖皱眉道:“吕将军我看事也很是蹊跷匈奴的这种举动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吕不韦望着城下无数的匈奴兵马心里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摇头叹道:“难道是他们想要攻占原阳。做为他们进袭中原的跳板?”

    吕不韦的这种怀疑其实众人心中都有但却没有人愿意承认这种可能。如今由吕不韦说了出来众人的心愈的沉重了起来。匈奴要是真的抱有这种目的那么任凭原阳城再坚固也是于事无补。

    倾城之下安有完卵?

    城破的话所有人面临的结果将只有一斤”那就是死!

    城下的左屠者王扎尔博说了一通匈奴语叽里咕噜的话吕不韦是一句也听不懂。却见到他在说完之后大声吼叫起来手中狼牙棒一挥那些等待多时的匈奴兵马已经开始争先恐后地向原阳城起了攻击。

    吕不韦对网山问道:“刚刚他说得什么你可听到?”

    网止。摇了摇头无奈地道:“回将军刚刚距离太远他说地什么。我真的没有听清!”

    吕不韦只能摇头他的功力很是深厚能够听到左屠者王扎尔博的声音很是正常;但其他之人却没有他如此高的修为听不到左屠者王扎尔博的话也是正常得很。毕竟左屠者博也不是傻子两军对阵之时。自然不可能太过靠近若是靠的太近只怕自己直接就将成为城上赵军士兵的靶子。

    城下匈奴的人马众多左屠者王扎尔博的号令一出负责冲锋的万多奴隶兵已是开始进攻。他们后的匈奴骑兵也纷纷压前并已经拉弓箭乱箭向着城头上来。

    城头上的原阳兵士被乱箭压地抬不起头来只能凭险抗拒。吕不韦等人边早就站了数十名劲卒持盾为他们抵御乱箭。

    吕不韦凛然站在城头眉头紧皱;庞暖也是心压抑得很小但面对乱箭却也是全无惧色。

    其余的原阳官员却没有他们两人那样镇定已是吓得面入土色若不是见吕不韦和庞暖两人依然站立不动。只怕他们已是早就落荒而逃躲进城中去了。

    他们在原阳为官其实也是无奈之举边关之官基本都是没有什么大根基之人。不然也不可能会被派来边境之地。但边境也有边境的好处他们只要贩些中原之物过来。就能换取些草原的马匹虽然这些马匹都是匈奴的下等劣马。但到了中原却也都算得上是好东西其中的利润自然也是不菲。虽然他们不得邯都的大人物们重视但也能捞得一些实惠也算是自得其所。

    但他们哪里想到会有今这种危险的境况盾牌虽然林立但并不是完全能够躲避乱箭时有落网之鱼。会在盾牌的空隙中到他们边周围。

    吕不韦推开前的士兵站到城垛口上马上有数十支箭对着他来。吕不韦根本不会把这些箭矢放在眼里双手略挥已是把那些箭矢纷纷拨落。

    左屠者王扎尔博骑在马背上。见到远远立在城头上的青年心里很是确定此人必是吕不韦。这次攻击赵境他们的确是受到了秦国所托。

    毕竟草原突降大雪损失极大。食物还算好说但草料去是不足。秦国给他们提供了足够过冬的草料和粮食要求只有一斤”那就是攻击赵国吸引赵国的大军两个月。

    两个月的时间眼看已是将要到达。他们本来已是打算回到草原毕竟马上就要开了他们也该回去准备季的放牧了。但是在他们分兵之后却在原阳现了吕不韦这吕不韦的手里。可是有着他们先祖遗下的宝图。

    这宝图关系到匈奴一族是否可以重新夺回中原成为天下霸主的命运!

    吕不韦能够依靠五人之力干净地灭掉千人的匈奴勇士虽然有着计谋的成分在内但想来其武功也必是十分高强。左屠者王扎尔博望着城头上表冷漠的吕不韦显然是对眼下的廖战不以为意扎尔博更是肯定了他的艺高胆大。

    匈奴利用长箭密集的优势压住城头上的原阳赵军奴隶兵们一声喊的功夫已经冲到了城下开始准备向上攀爬。

    原阳城中的军队其实并不算少但城池却更是巨大四面城墙分配下来就已是占去了近万的士兵剩下之兵也要用于换防。骑兵很宝贵当然不可能用于城头上的防御那样消耗下来简直得不偿失。所以如今原阳城头之兵自然就是略显单薄了些。

    已经有近百人冲上了城头下面的匈奴士兵见到士气大振号角响亮。短兵相接最为激烈片刻后双方已经死伤惨重。

    这些匈奴奴隶兵虽然也算世但怎奈原阳的十兵也是精锐!师。毛练极为精数绝对处于劣势但也都明白一旦城破。自己等人皆无活命之机所以纷纷向前顽强地与敌人进行拼杀。

    如此一来赵军装备上的精良就开始体现了出来。片刻后匈奴的奴隶兵在城头之上的人数就越来越少而且也都开始连连后退。呈显不支之势。

    庞暖有些紧张快步走到吕不韦边急声道:“吕将军咱们是不是应该采取守城之法如此下去我军伤亡必将惨重。

    郭纵也是劝道:“对啊咱们这样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城下十几万的匈奴我们的士兵很是有限。如此打下去我们没有好处的。”

    他话未说完吕不韦已经冷冷地道:“忙着什么匈奴现在根本不知我们的守城之法所以我们才应该与其如此硬拼。匈奴的这些奴隶军队与我们的士兵比起来相差甚远。凭着硬抗也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的守城之法要是此事用出不是杀鸡用牛刀嘛!我们的厉害着数是用来对付他们的!”

    吕不韦说着手指远处一望无边的匈奴骑兵。庞暖脸上有了羞愧。郭纵却是脸色大变“嚓的一声拔出了长剑已是带领着边的士兵向交兵之处冲了去。庞暖虽然老迈但也从兵士手中抢过一杆长戈吼吼大叫着冲了下去。

    吕不韦倒没有想到庞暖也如此勇猛见到他手持长戈杀入城头的敌军之中竟然无人能与之匹敌。吕不韦摇了摇头这老家伙起码已是达到了地境的修为却也算是个勇猛的老头啊!

    郭纵此时长剑一闪砍死了敌军一名士兵长创再闪退了数名敌人他后的士兵见到郭都尉都是如此勇猛更是奋勇向前片刻就把敌人到了城垛口处。

    敌军见到城头上的自己人已是被了回来差点就要被下城头。不由士气顿时低落起来赵军的兵士见到都尉大人和老朽的文官庞暖都如此勇猛了一声喊奋勇当先。个个以一当十。

    古来征战都是守利于攻!尤其是攻击城池冲锋一方更为不利。加上目前赵军纷纷勇猛向前匈奴奴隶兵被其威势所摄无不纷纷向后退去。

    片刻儿赵军就已是把冲上城头的敌人赶了下去抢回城墙上的阵地吕不韦手臂一挥尾随而上的弓箭兵和努兵羽箭齐落城下的敌军溃败地更快。

    转瞬赵军已经击退了匈奴组织起的第一轮进攻。

    墨静儿与蔺惜儿在不远处看地目瞪口呆匈奴的第一轮进攻无功而返。这是她们应该高兴地事可是看到遍地的尸体城头几乎都被鲜血染红不由愕然对之。空气中浓重的血腥气令人有了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她们两人虽是绣家弟子虽然也见识过他人搏杀可是如此短兵相接伤亡如此之多的况。还是第一次见到。

    尤其是与吕不韦并肩战斗过的墨静儿相对当面对八荒以及与禽家太上的战斗而言面前的场面同样是撼人心弦而且更加的残酷与血腥。

    这种惨烈的厮杀在这个时代。已经太过寻常人命有如草芥强权才能立足。不想死地法子就只有变的比别人更强!

    “哈哈我们的机会来了!”吕不韦望着面前的惨烈却是毫不为之所动战争难免会有死伤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悯天忧人。所以他倒是表平静安详仿佛面前的杀戮与之毫无关系。

    “机会什么机会?”郭纵抹了把面上的血愕然地问道。

    “当然是刺杀匈奴单于和未来单于的机会只看咱们有没有信心和勇气去做。”吕不韦微笑着道。

    郭纵苦笑着摇头道:“这下面可是十几万大军啊!若是真能在十几万大军之中擒得敌军主帅这事若是传扬出去只怕天下都要为之大惊。成就千古美名!”

    此时庞暖也安排好了人手负责安置死伤的士兵后返回到城楼之前。

    吕不韦低声在他边耳语了几句。庞暖有些诧异地抬起头来半晌才道:“这事可有把握?”

    他话音未落吕不韦就神秘地笑道:“把握当然有不过却是不多!”

    庞暖看了吕不韦一眼见到他微笑不语心中钦佩又有些惴惴。吕不韦地4法听起来胆大包天骇人听闻直接去擒下左屠者王扎尔博。威胁匈奴单于退兵!这法子听起来实在是太过惊险刺激。

    庞暖丝毫不怀疑吕不韦有这本事可他却是原阳城的将军是全军的主将如此行险实在是让人担心不已!

    若是不知道吕不韦的本事他多半会认为这是个疯狂的念头可就算知道吕不韦的本事他也被这个念头震骇不已。

    等到匈奴的败军都退得远了的时候庞暖才回过神来。

    方才一仗极为惨烈虽然击退了敌军但司马尚与弗非也受了点轻伤郭纵、李斯等人倒没有受伤但再诬诬四友布凹肌肌o

    众人虽然胜仗但看到敌方声势不减毫不例外都是有些沮丧。庞暖考虑良久才冷静地沉声道:“吕将军实在不行你就试上一试吧但是定要多加小心啊

    吕不韦微笑着对其抱拳道:“庞大人吕某从都尉胜任将军可还不到一同时间大婚也才不久怎能舍得这官爵美色呢

    众人愕然本是庞暖关切的随口一说却没想到吕不韦竟然振振有辞。而且全无严肃之意竟然在此言及生死之时依然谈笑风生于众人开起了玩笑。

    庞暖见此点点头“想来吕将军是信心十足那么能不能说得详细些呢。”

    “匈奴前来我原阳看来并无侵占之意只能是打打秋风看看有没有便宜可占吕不韦这一玄到是清醒异常接着说道:“但前他们战败之后却没有马上退兵更没有继续进攻而是用了一时间来在城下扎营。今四面八方所来的匈奴精锐看来是有目的而来。”

    庞暖点了点头声音有些末落地道:“事应该就如先前吕将军所说的那样他们应该是打算占领原阳好为继续袭扰中原的跳板。看

    。

    吕不韦却挥手止住庞暖的话淡然说道:“开始我确实是如此想象。但现在却并不再如此认为了。刚刚那匈奴的左屠者王扎尔博在城下叫嚷了半玉。我虽然听得清楚。但却听不明白匈奴的话语但有几斤字我却还是听得明白!”

    “哦不知吕将军听到的是什么呢?”庞暖问道众人也都好奇地望着吕不韦。

    吕不韦嘴叫浮现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一字一顿地说道:“吕、不、韦!”

    听到吕不韦说的竟然是自己的名字众人都是疑惑万分。

    吕不韦转对郭纵道:“可还记得我与王剪、吕梁三人一起离开大队。让你们等候之事?”

    郭纵困惑地点了点头。

    “若是我想的不错他们应该就是为此而来!”吕不韦转对网山道:“可敢与我一起出城擒下扎尔博吗?。

    网山一愣接着满脸兴奋地单膝跪地声音亢奋地道:“将军有命。属下万死不辞!”

    见到吕不韦要和网山一起去。郭纵等人纷纷劝阻。

    吕不韦摇了摇头“我带网山去并不是因为他的手如何比起手此处除了我恐怕就要算是庞大人了你等却还差了一些

    庞暖听了吕不韦之言点了点头说道:“吕将军要是不嫌弃我这把老骨头老朽倒是想陪吕将军去完成着十万敌军之中擒拿对方主将的光荣任务

    吕不韦笑了笑说道:“庞将军你不成!虽然你修为很高但却不懂匈奴之语我需要的是精通匈奴之语的人所以你不成!””庞暖担忧地道。

    吕不韦笑了笑:“我若带得人多。匈奴自然会加倍提防所以只能带一人前去行使通泽之责咱们这里精通匈奴之语的人而且手最好的怕只有网山了吧。

    这时一为瘦弱的原阳官员却怯懦地上前声音颤抖地道:“其实其实精通匈奴语而且手高明的人我原阳却还有一人比网山强上十倍不止!”

    “哦?”吕不韦动容起来忙问道:“这位大人说的那人到底是谁现在何处啊?”

    那官员望了望庞暖犹豫了下。却没有接口。

    庞暖想了想才想起这官员说的是什么人连连摇头道:“不可不可万万不可此人来路不明。份可以吕将军万万不用考虑此人”。

    吕不韦更是疑惑起来问道:“庞大人可否说得详细些?”

    庞暖犹豫再三终于说道:“这人名叫陈天自说是道家宋尹学派弟子流落草原是为了寻找什么书籍。却在草原上被匈奴擒获。关押了两年多才侥幸逃了出来。赵将军在时很是怀疑他的份。就将他关押了起来现在还在牢中。”

    吕不韦想了想说道:“将他带来我见见他人再说!”

    片刻一个衣衫褴褛地青年。篷头土面地被押上了城头吕不韦望着他带着的坚实的枷锁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此人无用”。

    那青年猛地抬头望着对面的吕不韦冷着声音说道:“这位好大的口气我无用你很有用吗?”

    周围的众人一听都大声斥道:“放肆这是我原阳镇守吕将军休得无理!”

    吕不韦挥手让众人安静下来对庞暖道:“此人手也是一般竟然能被这枷锁所困修为实在也算不上高明!”

    那陈天却冷哼一声“我是为了表示我的清白证明自己是中原百姓并非匈奴的探子不然你以为这枷锁能困得住我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