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5章母女双飞的诱惑

    <---凤舞文学网--->

    1o2o2战国杂家吕不韦第19章母女双飞的

    当然对千她们而耸除了给昌不韦做个暖的贴侍喜乏”其实也没有别的出路。--凤-舞-文-学-网--

    能够与主人生关系并一直保持下去是无数她们这等份的女子求之不得之事。但很多的婢女的命运却都是在被主人玩弄够了后弃之如草芥。

    在这战国纵的时代开放的民俗风气之下不会有人相信吕不韦会跟他的侍女们清清白白。也不可能会去相信。

    听说女人头一次是会很疼的!杏想到这里不由心头乱跳起来。

    虽然她难免会对将要生的事内心有些恐惧。但却更是希望和期盼着被主人宠的那一刻到来。无论是轻怜蜜意地抚摸和亲近。还是肆虐地侵犯和疯狂地蹂躏

    杏那颗揪揪着的心终于落了地整斤人也都变得风化雨脚步也变得轻盈了起来。

    进了书房与往不同的是杏今的动作变得更加细致和温柔。那羞红着的脸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隐隐投出一股子浓浓的意。

    吕不韦如此深明此道之人怎能看不出这丫头的心事。心里不由叹息一声但旋即他就又坦然起来。这既然是战国的规则自己这穿越之人虽然应该坦然受之何必那么拘谨和虚伪?没有必要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将活得太累了。

    杏一边轻柔的磨着墨一边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杏?有话就尽管说吧何必这样吞吞吐吐的呢。“吕不韦轻轻握了握她的柔夷。“说吧我都听着呢。“

    “少爷这里是书房奴婢奴婢害怕。不若不若去我的房间

    “杏柔媚的双眼向门口处瞥了一眼见左右无人便小声道。

    吕不韦苦笑着道:“其实其实我只是想让你帮我临摹些东西而已”“说着吕不韦就拿出了那张。得于匈奴处的黑灰色羊皮卷。

    这几吕不韦的心十分的不美丽。原因无他只因那子楚之事后搞得自己与静儿、惜儿的关系很是紧张。不桂的圆;击蚀蛤云素巫”7引肌小

    更令他没郁闷地是冰冰竟然也站在两人那边完全不顾自己的感受。所以吕不韦一气之下天天只流连于水湄房中却不去理会其他三位夫人而是美其名曰这是为了贴近下一代培养出良好的父子关系。

    当吕不韦听到下人禀告公子婉儿竟然微服来访。他大吃一惊赶紧向正厅跑去网走到门口却听见公子婉儿那招牌式的婉约细语。正在厅中回着。

    她正在用非常柔和的语调向吕季氏询问着吕不韦的一些生活琐细。譬如吕不韦喜欢吃什么平里喜欢做什么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等等。

    吕季氏本是一小奴隶主家的女儿何曾见过份这么高贵地人大赵国的堂堂女公子。当赵王最宠的女公子坐到自己面前时吕季氏激动地脸色涨红子微微颤抖着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你是吕不韦的嫂子吧?你不要害怕”不要拿我当公子就好了。

    “公子婉儿笑了笑“快跟我说说你家小叔平里都喜欢做些什么?“

    吕季氏一怔憋了牛天才吞吞吐吐地道“回公子下的话我家小叔平无事最是喜欢习武。

    “习武?“公子婉儿先是大讶。而后却是释然地道:“这也难怪他是做将军的不习练好了本事怎好带兵统军呢。“

    公子婉儿的温和与平易近人。渐渐打消了吕季氏的紧张和害怕见这位大赵女公子这么和气她也渐渐放松下来不由笑着干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八卦地说道:“其实我家小叔还喜欢吊嗓子呢!“

    “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咦“吕季氏刚刚学了两句便涨红了脸。支支吾吾扭扭捏捏地小声道:“公子下这东西很不好学和咱们熟悉的音律实在是不相通却不知小叔如何能吼得那般娴熟。“

    厅外的吕不韦差点没晕倒过去。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平里有事没事。哼上两句的流行音乐怎么就被这吕季氏给听在了耳中学了过去呢?

    他再也听不下去了重重地咳嗽了一声闯进厅去。

    公子婉儿被吕季氏那怪声怪气的歌整逗得前俯后仰笑得捧腹。突见吕不韦进门。不由嘴角一抿生生止住笑声。脸色有些涨红地站起来。

    “吕不韦拜见公子婉儿下。公子驾临寒舍吕不韦迎接来迟请公子恕罪!“吕不韦一股脑地说着心里却暗暗嘀咕这婉儿可别拿那双截棍当回事。否则的话自己还真没法解释。

    好在公子婉儿根本就没把这双截棍放在心上她今天偷偷地跑来吕不韦府上主要是她心底里压着一件心事让她昨夜一宿都没有睡好。所以今儿个一早就再也按捺不住悄悄换上便服带着几个侍女出宫直奔吕不韦府上而来。

    “吕不韦你怎么还跟我这么客气收起你这些客圆诬最斩童节语至腼曰肌肌口尘四水。我今天来是有话要与你说。“公子婉儿的笑颜中甲用“丝薄嗔让这穿着简单服饰的大赵女公子别生出几分柔媚和风韵。

    吕不韦心里咯噔一声心道。莫不是又是提起关于惠文王让她嫁去燕国之事吧?

    果然公子婉儿脸色微红略一犹豫但还是说出了心底里盘旋了整整一夜让她寝食难安的事:“吕不韦听说前几你建议出兵协助燕国守卫其西地而且父王也已经把这重任交托于你。但不知

    看着公子婉儿脸上微显的羞涩和焦急吕不韦心里着实叹息了一声。对于这个对自己愫越来越深的大赵公子吕不韦的心里复杂

    这战国时代多妻乃是寻常之事。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坚守什么一夫一妻制不然也就不会一下子娶进四位夫人。处于什么时代。就应该顺应这个时代的社会潮流如果公子婉儿不是赵国的女公子惠文王与王后肥鸾的女儿或许吕不韦也就接受了她。但她却偏偏是一个赵国的女公子而且还是那种很受宠、举国关注的。将要远嫁为燕后的女公子这如何能使得?

    然而人非圣贤孰能无何况是吕不韦这在后世天天谈的世界里成长出来之人。公子婉儿人长得俏媚端庄格恬静温和。毫无高高在上的品。看她从来在吕不韦面前很少自称本公子。就可以看得出来她的

    要说吕不韦对公子婉儿毫方感觉那是不可能的!这种极具传统古典美与现在挑脱格的女孩子没有男子会不喜欢。但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那道巨大的障碍却又不得不令吕不韦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一定要把持住自己。

    吕不韦微微有些失神公子婉儿见了却以为自己所料不差面色便有些黯然幽幽说道:“我就知道你不肯帮我难道让你对燕王叙说不娶我就如此的为难吗?“

    吕不韦将心神收了回来神色复杂的看了公子婉儿一眼缓缓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

    此事我去对燕王说下。却也没有什么但说完之后的后果呢?燕王婚定之后谁人敢娶呢?搞不好惠文王那老东西一怒就把你真的许配给了我。那我将来如何在原阳整兵。如何去实现自己的霸业!

    可是公子婉儿却不知道吕不韦的心中所想。只看到吕不韦点头摇头便脸色变得煞白起来背转过柔地子颤声道:“吕不韦你知道吗?婉儿很喜欢你既喜欢你的才气更喜欢你的豪气!除了你之外天地下的男子婉儿绝无一人会看在眼中。我现在也不奢望你能够娶我只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不要让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那儿是会生不如死的!“

    听到两人竟然谈到这婚娶之事。而且见这个漂亮地大赵女公子竟然对小叔吕不韦如此痴一片吕季氏几乎差点昏了过去。这下面的言谈自己实在是不能再听下去了忙转落荒而逃。

    吕不韦见到吕季氏那惊慌失措。狼狈而去的背影轻笑了笑说道:“此事虽然关系到公子的终生幸福但却更涉及到赵燕两国的关系。我确实不能答应你。若是我真的如此做了的话只怕大王杀我之心都有。但是我却可以试着去与燕王谈谈让他缓上几年再迎娶你去燕地!“

    公子婉儿听到吕不韦前面的话。芳心已是如同坠入了冰窟。但见吕不韦却是话锋一转想出了这暂时的折中之法扑腾腾的心脏这才嘎然而停。

    这个喜乍惊的绪变化差点没让这自幼养尊处优大赵女公子下晕厥过去。婉儿直觉眼前一阵晕眩所幸吕不韦就站在她的侧见状忙一伸手算是扶住了这摇摇坠的公子婉儿。

    子被吕不韦一触虽是隔着厚厚的冬衣但公子婉儿还是可以清晰感觉到吕不韦手上传来的那火的男子气息嘤咛一声差点就呻吟出声。

    吕不韦见她只是轻轻一触就已走动若斯忙丁嘱道:“公子小心。莫要跌着。“说完就松来了扶着婉儿的手臂。

    公子婉儿心头一阵失落片刻神色方才恢复平静淡淡说道:“昨夜。赵穆已是回到了邯郸而且听说在父王面前与我哥哥好生争吵而且而且还说我哥哥不是父王亲生乃是母后偷人而来的野种。更说说你与我母后早已有了那乱纲废常之事只是瞒着父王而已。

    什么!?吕不韦听到公子寂不是惠文王的种时还在心里想着此事还确是难说谁知道王后肥鸾除了自己之外还偷过些什么人。

    但听到最后却吓得差点跳了起来。这公子穆竟然会说出自己与肥鸾有。这消息他是捕风捉影还是确有实据!

    哦这赵穆实在无耻!大王听后怎么说的?“吕不韦忙问起最最关键之事想知道当时惠文王的反应如行!

    “还能怎么说自然是把他安出了王宫!耸

    ““2小口。婉儿问你你是不是与我母舟真的“公子婉儿鸠”关神刹那变得暧昧不已“你要真与我母后有了那事的话下次能不能。让婉儿与母后一起服侍于你呢!“

    我靠这主意好!这主意妙!这个主意呱呱叫!

    艳妇王后外带青公主而且还是母女双飞这比起后世的那些什么女王、制服、熟女、落莉、少妇、人妻之流来简直要高级无数倍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享受。

    吕不韦心里虽然一百万个愿意。但他也知道此事绝对不能表现出一点期待。只得故意清咳一声说道:“公子言语要多加注意免得给昌某惹来麻烦。“

    “看你那虚伪的样子定是心里想着那动人的场面却装出大气凛然之态。“公子婉儿又是一笑“你只要让燕王退婚我就恳求父王将我许配给你。这样母后就经常可用探望的我名义而来岂不是能满足你这美好的期许。“

    眼前的公子婉儿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

    吕不韦心下不由一阵动摇要不就和燕王谈谈这退婚之事?才一想到此处吕不韦却猛然从脑海的香艳憧憬里清醒过来。并装出沉稳的样子顾左右而言他的道:“公子莫开玩笑了这笑话太过不雅还是莫要再说下去!还是说些别的事吧!“

    “别的事你能答应我吗?“公子婉儿仿佛一只狡猾的小狐狸。眨着眼望着吕不韦。

    “什么事只要不太荒唐的话我就答应公子所请!“吕不韦犹豫了下低声说道。

    “帮我杀了赵穆!“公子婉儿笑颜开的面上瞬间变得冰冷肃

    吕不韦心中一惊“这一“

    公子婉儿不愿意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犹豫了一会才缓缓道:

    “只要你答应此事办成之后必会给你个交代!这事的原委你杀了赵穆后可以直接去问我母后。“

    吕不韦一怔但看着公子婉儿那一脸地期待之色心下不由一软。反正这赵穆是禽家的辰龙使者自己除之也算是免去了后患。所以吕不韦略一沉吟点头说道:“既然如此不韦就答应了!“

    公子婉儿大喜急匆匆地起就要离去她要赶紧回宫把这好消息通知给母后肥鸾。

    见公子婉儿兴冲冲地走了吕不韦才从门口慢腾腾地向回转。

    这时吕梁却神色忧郁急匆匆地从外面的回廊那端走来。

    “二少爷。“吕粱见到吕不韦忙行了一礼附到吕不韦耳边轻语了起来。

    “哦?竟然会有此事可能肯定下来吗?“吕不韦听了吕梁的话先是眉头一蹙接着嘴角之上却挂起了笑容。

    吕良肯定地点了点头“二少爷放心小梁岂是道听途说之人此事千真万确!“

    吕不韦皱了皱眉哈哈笑道:“网答应了公子婉儿之事我正在愁苦。如何才能掌握那赵穆的行踪却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他竟然自己送上了门来!哈哈一“

    两人正在说话间突然一个下人惊慌失色地奔了过来大老远地就呼道:“二少爷不好了大少爷被郑朱右相家的人给抓了去!“

    “什么?“吕不韦徒然一惊。急急问道“怎么回事?“

    这下人吕不韦认的是吕家当初在濮阳时的老人一直跟在大哥吕不承边名叫吕柴。

    吕柴惶然地道:“今小地跟大少爷一起邯郸的酒肆送酒。却没成想半路上大少爷冒犯了郑相家的侍妾被那侍妾带着的十几斤小门客给抓进了郑府去。“

    “靠!“吕不韦暗暗爆了一句粗口。但转念又一想大哥吕不承虽然稳重为人谨小慎微。但却是见了美女就难挪步的子。想来也是由此冲撞了郑朱的枕边人吧?郑朱的门客们不会不知昌不系是自己兄长的吧既然他们知道是自己兄长却还动手拿人实在是诡异得很。

    但吕不韦马上便反应过来吕不乘可能并没透露自己的份。想必应该是不愿意给自己惹上麻烦连累自己和吕家。

    沉吟了一会他摆了摆手匆匆出府向郑府而去。

    到了郑朱家之时天色已近黄昏吕不韦刚刚报出名号说要求见郑右相后不多时一个妖娆的女子。便兴奋地冲出府来。人还没到门口。脆生生如黄莺一般的声音就已是传了出来“吕不韦吕将军吗?

    郑府守门的下人心里一个激灵。心道:莫不成这邯郭城里横空出世的头号猛人吕不韦就是老爷打算送去姬妾之知

    等那妖娆女子喘息着带着一阵香风冲到门口时。下人们几乎就知道这个猜测大概是不会有太大的出入了。

    “在下正是吕不韦不知您是“吕不韦耐着子行礼。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