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7章雪袭

    <---凤舞文学网--->

    1o194战国杂家吕不韦第187章雪袭

    斤了吕不韦之言。--凤-舞-文-学-网--卓家父子同时眼亮了起来。卓太行更是忙着说道:“吕将军实在是高义之人以后旦有用得到我卓家之事尽管开口莫敢不从!“

    吕不韦并不是一个豁达之人。虽然来到这战国时代已是开朗了许多。但前世不顺的落魄生活却还是对他的心理造成了一定的暗效果。他之所以能如此大方的抛去与卓家过去的恩怨。实在是因为他猛然间见到了蔺相如那深邃而耐人寻味的目光。

    这大赵名相的眼界绝对高远。目光自然也很是意味深长。吕不韦猛然醒悟过来自己马上就要去往原阳。如果自己一味完全依靠郭家的话。那将来却很可能令郭家持宠而傲成为自己不能驾驭的一个难题。

    现在自己与卓家接触的话就可以令郭家谨小慎微起来免得以为自己只有依靠他们才能展壮大!

    面对两个同样强大的势力必须要并重并用而且要让他们互相牵制。这才是真正的王者霸主的手段。

    在这点七武灵王与惠文王父子。可谓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卓家主有此心就已是足够的了吕某就算有事也不好轻易开口求助于您卓家啊!“吕不韦意味深长地笑道:“我要是与您交往过密的话只怕我那岳父大人就该恼火于我了!哈哈“

    “难道只有郭家有漂亮女儿吗?我卓家女子也是各个美艳只要吕将军点头我几个堂妹就算同时嫁给吕将军也是一句话之事!“卓一行对郭家的成见极深听到吕不韦的话马上沉声道。眼里更是充满了跃跃试的神采。

    “怎么?你郭卓两家争风却要让我孙女独守空不成?“蔺相如神凄苦地说道但话里玩笑的意味却是任何人都能听得出来的。

    公子寂也点了点头笑道:“老相要是怕惜儿人单力薄吕家内院之中缺少助力的话我可以怂恿婉儿!让父王把她赐婚给吕将军!

    听了公子寂之言其余四人都愣了下来各个神古怪。

    半晌蔺相如扑的笑了起来。而且笑得异常夸张几乎都要背过气去。卓太行与卓一行也是笑出声来。感这父子两人也都晓得吕不韦大婚之公子婉儿在吕府之上惠文王与王后面前上演的那出闹剧。

    吕不韦这当事之人脸色尴尬瞪了为老不尊的蔺相如一眼。向众人抱拳施礼霍然转无奈的大踏步离去。

    吕不韦边走边在心中苦笑;看来自己与公子婉儿那暧昧的关系只怕现在邯郸有些份之人已是都已知晓的了但自己却要如何面对此事才好呢?

    “令妹在不韦大婚之已走向大王提议要大王和王后把她赐婚给不韦了。“蔺相如望着吕不韦离去的背影向依然还不明所以冉惑之中的公子寂解释道。

    “妹妹真是”“轻轻叹息声。公子寂说道:“此等大事怎么也不等我回来再从长计议一番呢实在是太过卤莽草率了!“

    厅中三人见公子寂那抱怨的语气同时沉默下来。

    吕不韦行走在街上心中依然在忖度历史上的战国到底和如今的战国是不是不同为什么自己边的这些历史人物都与自己熟知地相差太远。

    历史上的第一杀神白起竟然是位豪气的武道高手而且对武道的衷要越过对军队和战争的。按照白起的行为来说他绝对不是一位合格的将军到是一位杰出的侠客!

    网刚的公子寂看起来要比他的几位兄弟淳朴得多而且军事上也很是干练是位很不错的王位继承者。比起那嘻嘻哈啥的赵丹来要强上数倍。但为什么他却没成为赵王而是那不懂事、不着调的赵丹。成为了赵王呢?

    想到这里吕不韦不由郁闷地摇起头来乱太乱了!

    吕不韦摇头之际不过是为了驱赶脑海中那些纷杂的念头。可是从沉思中醒转过来的那一刻他的心里警觉突升徒然间大步向前跨了两步然后向左前斜穿了过去。

    那一玄他只觉得自己处于前所未有的危险之中。不自觉地进行着接近于本能地闪躲。

    后疾风一道划过吕不韦也不回头脚下用力转瞬已经奔到一颗大树之前形一转已经到了大树之后。

    “扑的一声轻响后吕不韦再次斜窜数丈已经从树后闪而出。转冷眼凝望着这个想要自己命地杀手。

    有人想要杀他是谁是不是禽家之人?吕不韦想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有喝问。实际他很少做什么无用之功。眼前的杀手眼罩蒙面盖住鼻梁眼角地位置材中等脸上一个好大的刀疤就在耳下一点还长了一撮黑毛。见到吕不韦躲开他地致命一击刺客眼中也满是诧异

    色。

    拔出插在树上的长剑那人也是默然并不退走显然是在继续寻思着如何取了吕

    他方才见到吕不韦神色恍惚早就蓄谋已久。却没有想到自己刺出那剑的瞬间吕不韦竟然好像背后长了眼睛般头也不回间就借大树地势躲开他必杀的一击这让杀手更是大惑不解起来。虽然他知道。吕不韦的实战经验是极为丰富的但却不敢相信吕不韦竟然会高明到如此地步。

    二人相对而望中间隔着几丈的距离这里本来幽静大雪虽停了几但邯郸在银装素裹的装点之下却更为壮丽也更显寒冷。

    此处更是接近内城附近远离闹市人迹稀少杀手有恃无恐的刺杀就是因为这点!

    吕不韦从他的脸上移到他的手上找不出任何的妹丝马迹杀手青衣脸上刀疤吕不韦搜索记忆后确定自己从未见过如此特征之人。

    此次出门吕不韦是赤手空拳蓝鳞逆水刀都没有带在上面对对手明晃晃地长剑他不敢有丝毫大意。

    寒风一吹地上积雪霍然而起。团团打转呼的一声已经向昌不韦兜头盖到。

    吕不韦虽然闪避开杀手的一剑究竟还是忘记了一点杀手背风而立他却是顶风。

    风雪里面一吹吕不韦人虽不动却是不由眯缝起了眼睛这在寻常的时候倒也罢了只是这杀手的经验极为丰富如何能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杀手人随风起霍然而动徒然一剑直奔吕不韦口刺来招式凌厉。他这一剑刺出已经留了极为厉害的杀招只等吕不韦闪避。他就会使出连环后招势必要取了吕不韦地命。

    杀手一剑刺出双眸宛如鹰隼背风一霎不霎捕捉着吕不韦细微举动留心他的手足变化想要判断出吕不韦躲避何方。

    他的经验丰富这些对他而言都是必修的功课他甚至都替吕不韦想集了几种躲避的方法。

    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吕不韦根本没有躲他竟然闭上了

    !

    杀手愕然杀招没有任何变化地径直向前刺了出去这对他而言是个机会可吕不韦束手待毙却实在是让他想不到更想不通。

    他的长剑堪堪刺到吕不韦的襟吕不韦却依然眼不睁开很是突兀地迈上一步一掌切在长剑的无锋剑脊之处。

    他出手极快杀手招式已老。变化不及被吕不韦掌缘切中长剑。霍然前已经门户大开。

    吕不韦开长剑蓦然睁开双眸。手掌不停翻掌拍向那人的口。他一招一式好像算定杀手低吼一声长剑在外竟然躲闪不开昌不韦这简单地一掌被他结结实实的拍在口。

    “砰的一声大响后杀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人已被吕不韦打的到飞出去。

    吕不韦一掌击飞了杀手自己都是一怔。他回到邯郸后虽然每依然刻苦修习但体内的那混沌内丹却没任何的变化。只是自己本的感观、直觉、敏锐度等都是成倍地上升平不能做到的动作。如今已经是轻而易举。

    若是在以前杀手一剑刺过来他手无寸铁先的念头当然就是逃命。可方才在杀手刺来地那一刻。虽然是风雪漫天他却觉得杀手的一举一动尽在他的掌握之中。甚至杀手手肘变化中一刺不中就要横抹的后招都被他猜了出来。

    这种感觉奇妙非常就像一个镜头突然缓慢了十倍让他有闲暇思考对策。凭借感觉敏锐昌不韦假意闭眼出掌挡开敌手的长剑看似胆大却是因为看清长剑的来势。稳妥一击。

    他本待一掌击中杀手然后趁他心神不定之际夺过他地长剑克敌。翻掌一拍已经用尽了全力。

    可他没有想到不等他夺剑。那人已经被他一掌击飞了起来他这一掌击出怎么会有如此的大力?

    杀手到飞而出堪堪就要撞到墙上的时候突然撤剑回刺长剑点到墙上剑微弯那人借势弹起。却是上了高墙。形再闪已经不见了踪影。

    吕不韦见到他动作灵敏变化极快也是暗自心惊。这是一名地剑裳峰之人啊!

    不知道在这青天白之下是谁要明目张胆的派出地剑高手来刺杀自己!四下望过去的时候只见狂风怒号雪花翻涌。若非地上的痕迹。吕不韦几乎都要以为方才生的事是在梦中!

    廉颇府后园深处的密室之中一

    个中年男人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在长剑的带动之下整个密室中天地灵气缭绕几乎眼都可见到。

    “冉师弟你感觉可好些了吗?“廉颇命人取了暖炉放进屋内这才关切地对手持长剑不断挥舞之人说道:“你已是施了六趟剑法了!这昌不韦竟然已是能把你伤得如此之重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好像你很仇视吕不韦他就那么让你厌烦吗?“那人终于收住了剑。踱到几旁垂头端起茶杯却不去饮之。

    廉颇见收住了剑势众才放心下息一声说道一及叭派夺取大赵的巨大业障此人不除。我派根本不可能夺取赵国的政权!

    那人嘴角一抿露出微笑。

    廉颇望着他的侧脸说道:“师弟师兄我也是为了剑派才想要除去此人的你与他交过了手你觉得吕不韦的手到底如何?你我再加上襄二我们三人联手是否能够除掉他!“

    那冉姓之人轻咳两声掏出一右手帕捂住嘴半晌才放下手帕攥在手心“我见到吕不韦的第一眼的感觉就是此人作为朋友必然会是明智的选择;但要做敌人的话只怕会给自己带来厄运!“

    “难道以师弟你这地剑巅峰高手也会有如此的感觉?“廉颇很是烦闷地说道。

    “吕不韦一直让人注重的是智慧、是兵法、是统御之能武功反到是让人忽略了能杀死禽家那老东西的人岂能是泛泛之辈。“冉姓之人转过头来面上一条从左眉到右面颊的狰狞伤口恐怖之极。正是刺杀吕不韦的杀手。

    冉姓之人凝望廉颇一眼沉吟道:“吕不韦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的所学却竭力遮掩自己的内心。通常这种人都是极有野心之人。“

    “我觉得他和蔺相如很像韬光养晦少求得失。赵王边若多是他们这种人熏陶之下可能会少了些浮躁和暴躁若是赵王能有吕不韦心境的十分之一赵国之大幸我们剑派之悲哀啊”廉颇叹息道。

    那冉姓之人点头“看来这吕不韦的野心也很大啊很可能到最后会与我们剑派争锋啊!“

    “这样说师弟是同意和禽家襄二一起“廉颇斜睨着冉师弟。

    那冉姓之人嘴角浮现一丝微笑。一字一顿地道:“阻我剑派夺取赵国者杀无赦!“

    廉颇听后眼睛亮了起来大笑着道:“冉师弟此言不错很有师傅的气势啊!“

    “师兄不要拿我和师傅来比较。咱们这些弟子忙碌多年为的是师傅他老人家的宏愿为了扬我剑派而已!“冉姓之人又咳嗽了起来。脸颊两团殷红红的如血。如此来看他被吕不韦伤得实在不轻。甚至可以说是严重之极。

    可是他眼中的勃勃杀机却是更旺。从眼神来看他无疑是个很杀戮与战斗的人。

    “可有些话还是说出来的好。师弟我们兄弟几个年了彼此都很熟悉其实师兄很想你能成为新的剑派掌门。“廉颇轻抿了一口茶。竭力想要自己平静些可是看起来他毛经很是疲惫而且也十分的厌恶。

    “剑派内斗独木难撑啊!“冉姓之人叹息着道:“师兄剑派内达到地剑顶峰的五人中我们这一支只有我与白师兄两人白师兄又是刚忧自用我看”“

    “师兄我一定支持你!“廉颇垂头下去眼角突然有了一丝杀机可他不想让边的冉师弟知道自己的心事极力地遮掩着内心。

    “师兄我寻的是剑道你求的是仕途!“那冉姓之人轻声说道:“我若是为剑派掌门的话师兄你就是新的赵王!“

    “师弟此言当真?师兄我要是做了赵王保证让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开创盛世。让大赵境内男子。都来修习我剑派之法使我剑派成为天下第一剑派!“廉颇嘴角挂着一丝嘲弄冷着声音道:“让那些狗的宗家学派都去见鬼去吧等我带着赵兵统一天下之时我要灭了所有的宗家学派让我蔡花剑派。成为天下唯一的学识正统大道之巅!“

    吕不韦回到家中马上唤过来王剪与吕梁。三人低声计较片刻就穿戴整齐椅上了武器向着邯郸城中的红灯区合大街而去凤来仪大门前彩旗飘扬灯笼高挂光鲜明亮富丽堂皇。还没走近便可以听见男人们的欢笑声和姑娘们的笑。

    三江、已是来过此地一次自然不用人来带路径自越过门口地龟奴。直往内里的阁楼而去。

    “吕”将军您可算是来了。奴家还以为您大婚后就忘了海棠呢。“洋溢的海棠扭着丰满的段凑到吕不韦跟前。眼见其压到了吕不韦臂上这才媚声笑着说道。妩媚的眼神差点让吕不韦忘记此来的目的。

    边的王剪见吕不韦瞬间迷茫的神态忙清咳一声以提醒吕不韦此来的目的。吕不韦一愣之下眼里泛起了笑意也毫不避嫌的在海棠的股上摸了一把笑着说道:“海棠姐你可想死小弟我了上次没能一亲芳泽。实在是吕家人生的一大憾事。

    今你我二人不如

    “哎哟我的吕大将军啊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奴家一来就想要上人家的你还真是急色哩。“海棠笑容满面地回道接着更是对昌不韦媚眼乱抛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