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4章缠绵

    <---凤舞文学网--->

    1o191战国杂家吕不韦第184章缠绵

    简相如神煮复杂的。--凤-舞-文-学-网--扫了吕不韦一眼婚使吊然看唾“一七光。但实际却是凶险得很。齐秦等国可并不希望见到赵燕的联合啊!而儿呵呵看她的态度。就是不想嫁到燕国到燕后只怕就会耍些手段出来好让燕王对其厌烦。那样的话你就要做大王的便宜女婿喽!“

    蔺相如的声音很是冷清吕不韦听了却是心里一颤。

    要说他不懂婉儿的心思那纯属是在自欺欺人。几次见面。婉儿对他毫无保留的调戏他岂能体会不到。

    虽然婉儿出王家又是惠文王与王后的嫡出看上去风光荣耀无比可在这种风光的背后所隐藏着的东西却是世人难以想象和理

    。

    帝王家中女往往都已是注定的政治牺牲品。这一点历朝历代都是如此。把女人当做是合作的筹码这种手段在二十一世纪时也依然被广泛的沿用。

    “志吧!里面还有人在等着你呢。而且我想明天之后你只怕也将不得清闲了。“蔺相如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目光却扫了眼那来到的墨家三宗十派的宗主们。

    吕不韦默默地点了家的问题看来已走到了解决的时候。

    柜子令内的那份可以直接从的境突破天境的秘籍恐怕是他们这十三位宗主都想要居为己有的吧。

    吕不韦躬一礼“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不韦先退下了爷爷保重!“

    吕不韦说完转而去。却在无意中用眼角的余光见到王剪正与一个着蓝色狐裘的女子亲交谈他不由心下大奇起来。本想过去帮王剪的忙却又怕破坏了两人间的温馨气氛犹豫了下才回了后院。

    吕不韦望着四个房间的门心里却郁闷了起来。自己还真是没经验。这一起娶四个老婆太麻烦了先去谁的房间都将得罪另外三人!这可如何是好啊!早知道就一天一斤小的娶。那就谁也不得罪了。但却会给人敛财的嫌疑!

    犹豫再三吕不韦还是决定先去水湄的房间毕竟水湄的肚子里还有个小的呢自己先去看她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到了水湄的门口推上一把。却见房门紧紧的关闭起来无论吕不韦再怎么敲门水湄就是不肯开门。

    “二少爷您先去看看其他的姐妹吧你也知道我子不方便!“水湄背靠在门上小声怯怯地说道:“先去墨小姐那吧她孤单一人过去最亲的也只是姨娘现在有了你你可不能亏待人家啊!

    吕不韦苦笑一声。“水湄你先开门我有话要跟你讲。“

    水湄犹豫了一下才轻轻打开了房门。吕不韦进得门去。望着眼前这个容颜胜过天仙的美娘。不由分说就将她拥入了怀里吻了下去。虽然两人相处最是长久但吕不韦对她的那份依恋之却是毫无半分遮掩。

    今成婚之夜吕不韦最想见的人就是毛怀了孩子的水湄。这一瞬间他很想搂住面前自己来到战国后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女人入眠。

    水湄又何尝不想?但她尽管也是动却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初衷。

    她满面羞红的从吕不韦怀里挣脱出来又将吕不韦探到她脯上的手推开嗔道:“夫君。你骗我!“

    吕不韦长吸了一口气笑了笑无奈的摇头道:“水湄这怎能怪的了我我这是这是难自己。走你随我来!“

    不由分说的吕不韦牵着水湄的玉手一路将她拖出门来。然后就到了隔壁墨静儿的房间。墨静儿早已在侍女的侍侯下脱去了婚礼的盛装只留小衣正准备安歇。

    这头一晚她可没有奢望过。吕不韦会先到自己的房中。毕竟两人的姻缘算得上是患难而生比起一直陪在吕不韦边的水湄以及婚约数月的郭大小姐自然是要差上些许。就算是蔺惜儿那妮子要是细论起来的话只怕也要排在自己头里。

    但当她见到吕不韦拉着水湄一起来到自己房间时墨静儿本能的一惊忙羞涩的用大红色的丝绸被子。掩住自己毕现的光。颤声道:“夫君你你们怎么没有歇息!“

    吕不韦今已是喝了不少的酒。现在头也开始晕呼起来上前一掀被子拉起墨静儿说道:“走去把她们两斤。也叫起来今天是咱家的大喜子咱们一起好好聊聊!“

    虽然吕不韦如此说但他嘴上说的那所谓“聊聊”却实在很是耐人寻味人深思!

    水湄也有些尴尬的红着脸垂下头去吕不韦长出了一口气心知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脸皮却还应更厚些才好!他嘿嘿一笑拉着两人又去了冰冰的房间

    当吕不韦一把将冰冰与静儿。拉到在蔺惜儿的上时水湄已是无力的倒在了他的怀里。

    吕不韦走到的榻前无视几个美女的羞愤难堪径自将水湄也放在了榻上然后自己也一股坐了下去。

    四张卸去浓妆的俏脸上涨得通红都羞涩地使劲往榻的角

    “五一下。蜷缩起冰大着胆子。颤声询问道:“夫。夫毛。小小你要做什么

    吕不韦定了定神一把抓住冰冰有些颤抖的小手“冰冰今晚是我们五人的洞房花烛夜我早已说过在家里没有先后大小之分咱们都是最最亲近的一家人”既然。咱们都已是最最亲近的人那大家何不一起“

    吕不韦的话还没说完冰冰就已掩面低声尖叫了一下而同样未经吕不韦开垦的墨静儿也羞得不敢抬头“夫君这么荒唐的事你也想得出来你疯癫了不成?这事如何可以一起啊?“

    吕不韦被两人抢白心中汗颜不已但脸上却仍是装出一片平静之色。也懒得再说什么废话而是以实际行动代替了尴尬。

    他匆匆脱掉大红色的喜袍然后掀开冰冰的被窝猛地就钻了进去。在紧紧挨着冰冰那微微有些瑟瑟抖躯的同时把墨静儿也拉倒在自己旁。墨静儿滑嫩的肌肤散着淡淡的温和幽香昌不韦一时间意乱迷之下探手向墨静儿那丰腴的上抚去。

    墨静儿显然对此毫无防备略微哆嗦了一下。想要抗拒又怕吕不韦生气就只得任由那只充满力的大手在自己酥软的脯上来回抚摸着。

    每一次轻轻的拂动都让她全颤栗羞红得能掐出水来的俏脸上。眉目如画渐渐浮起淡淡的意。

    墨静儿与冰冰的初次见面可谓是很不愉快。吕不韦如此先对两人下手为得也是使两人抛去往的不快后好能和睦相处。冰冰见吕不韦压着自己半个子手却在墨静儿的上抓捏着。羞得掩面低呼一声就要溜下榻逃去。但吕不韦哪里肯放过她既然面皮已经撕去也懒得再装什么君子何不放浪形骸的荒唐一回什么礼仪礼法什么道德准则都统统见鬼去吧!反正儒家思想在这战国时代也只是一般平平之论没有多少人去响应其学。

    吕不韦的手在墨静儿的上逡巡着。渐渐从丰腴的脯滑向了那纤细的腰肢而他烈的一记吻却又把他下的冰冰给吻了一个死去活来。

    几前就已被耸不韦采哉了的蔺惜儿很是大胆地加入到这秽的行列中来附在吕不韦的背上用自己的。在吕不韦的背上按摩

    水湄被蔺惜儿如此大胆的行为。显然吓了一跳。

    她很难想象大赵相邦的孙女竟然会有如此放的一面。但随后她却嫣然一笑对于蔺惜儿更是升起了许多的亲近之感。

    昏黄的烛光在充满大红色地。旖旎喜庆气氛中摇曳着五条忽上忽下纠缠在一起的暧昧影。倒影在红色的窗纱上。一声声嘤咛和一声声喘呻吟让这个冬夜变得意浓浓似火。

    从一开始的尴尬、羞涩难当。到后来被吕不韦抚挑逗得。喘吁吁动而起。

    冰冰已经无法再保持她的矜持和雍容而静儿更加地不堪衣裙全部在缠绵中被吕不韦解掉。大红色地喜裙和粉红色的小衣扔满了一地。在昏黄的烛光里泛着淡淡地浮华。

    “夫君羞羞死人呐。“墨静儿半宛若玉雕一般晶莹绝美像一条美女蛇一般在吕不韦的怀里扭动了一下。突然抬头瞥见躺在榻上的冰冰那不怀好意的眼神不由羞得嘤咛一声撩起被子遮掩在了自己上。

    冰冰地小衣虽然已被吕不韦扯开了带子但总算还是散乱地挂在上。她一见事已至此只得面带潮红默默地承受着吕不韦这种近乎秽地多人游戏。虽然还没有真正切入到主题但吕不韦的一双手总是在几女上地敏感处。忽而粗野地揉搓。忽而轻轻地充满感地抚摸。几女深藏心里地。已是被他完全地激挑逗了出来。

    蔺惜儿将贴在吕不韦背上自己的淑挪开红着脸平了去导不韦轻轻呼了一声“惜儿!“

    蔺惜儿回神色暧昧地嗔声道:“我去吹熄了灯。“

    她前一阵漾粉红色的小衣顾得了前面遮不住后面。那丰满地翘修长而丰腴地。粉嫩地纤纤玉足”那无尽地光。和别样地妩媚看得吕不韦心里一

    吕不韦被窝里地手忍不住抚向了下冰冰地羞处。这一举动又引起冰冰的一阵轻轻地尖叫和呻吟

    谦的玉体横陈一番漏点之后。吕不韦心满意足地到在四女的玉体环绕之下。地相互坦诚相对但已经消散了满腹地隔阂取而代之地是浓浓地温和深深地意。

    “我吕不韦能娶贤妻如斯实在是人生大幸苍天赐福与吾啊!“昌不韦喃喃自语着。“你们都是上天赐给我地恩物。“

    蔺惜儿的柔荑。在吕不韦地前轻轻地戈着圈圈柔声道:“失君。你是我们的恩物才是!“

    冰冰将自己粉嫩地脸蛋儿依在水湄的肩上一只手却抓住了冰冰地小手“静儿姐姐咱们一家人生死不离活地过这一辈子好不好?“听了冰冰的话本就玲珑剔透的墨静儿怎能不知道她意之所指。蓝宝石般的大眼睛眨了几眨对着她了然地笑了笑。

    吕不韦与四女恩缠绵下来她们哪里还能不理解吕不韦今天这番放浪形骸大玩多人游戏的良苦用心所在。

    吕不韦实在是不想在这个特殊的夜晚冷落了她们其中的任何一人。大家一起同眠或许说出去有些惊世骇俗但这是夫妻间的私密而且又是在开化的战国时代却又怕得了什么?

    吕不韦的怜惜让几女心里感动着。这种感动到后来远远越了的快感和的泛滥。得夫如此。吕不韦体贴至此她们作为一个女人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

    几度耕耘数度缠绵这让吕不韦疲倦之极。

    就在几女兴奋地一起躺着说着些夫妻姐妹间的私房话儿时吕不韦已经沉沉睡去只是一双手臂。仍然还恋恋不舍地绕过惜儿和水湄的前分别握住了静儿与冰冰。一人一只丰满的淑

    几女开始还都微觉有些羞意。但这一层窗户纸早已捅开索就都放开了心怀互相一笑闭上美眸也自是沉沉睡去。

    水湄有孕在当然要靠边去睡墨静儿材修长比几人略高一些。而且也丰满一些这可能也是由于血统的原因。她的头枕着吕不韦的胳膊一条雪白泛红的美腿。露在大被之外吐气如兰地进入了的美梦之中;而蔺惜儿的材相对比较小她使劲将子缩进吕不韦的怀里甜甜蜜蜜地闭上双眼。想了一会前尘往事又展望了一番美好的未来也自安然入梦;只有冰冰搂着吕不韦的手臂轻笑着不知想着什么含着笑睡去。

    四个新娘子和一个新郎绾赤条条地睡在一张榻上这意味着什么。就不用明言了。几位新妇清醒过来后自然都是羞得感觉没脸见人梳妆完毕好半天。也不肯出房去拜会公婆伯嫂。倒是吕不韦若无其事地淡淡笑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几女一个个从房里推了出来。

    见到几个媳妇从一个屋子里出来后面还跟着满面红光的儿子。

    这种事吕铮老两口还真不好好当面过问也只能装聋做哑。

    见长辈没有提及此事四女扑腾扑腾直跳的心弦才算渐渐平静下来。纷纷趁吕父吕母不注意的时候狠狠瞪吕不韦地悄悄掐他腰间地。大有其人矣。

    冰冰与墨静儿初为人妇子自然有些不方便。草草吃了些东西。又聊了会儿话便携手回房去歇息。

    看着两女离开蔺惜儿扫了眼水湄嘴角浮起一丝古怪的笑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会吕不韦低声在其耳边说道:“相公她们都不舒服。等下我们两人

    这活着实太过暧味尤其听在吕不韦这心勃勃的人耳中。

    不过这蔺大小姐的暧昧节。早已不是一回半次吕不韦也已是习以为常。他偷笑了笑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在其丰满高脯上扫了一眼。

    “夫君你怎么回房来了“墨静儿感觉到吕不韦眼中的那一抹火面色红红的膘了他一眼又望了眼在吕不韦后坏笑着的蔺惜儿。这才又正色说道:“那藏图昨夜已是被我用血沾过我刚网大概看了下应该是属于齐地泰山之处。“

    吕不韦一怔这才想起墨静儿说的是那神秘高人的藏宝图之事。自己昨夜只顾着风流荒唐却把此等正经之事抛之脑后实在是”

    吕不韦想到这里面上不由尴尬的泛起了红点了点头很是愧疚地道:“亏得静儿你还记得我昨天实在是

    见到吕不韦那副自恼的样子墨静儿却突然笑了起来“你要昨夜之时还想着这藏母的话静儿就要感觉自己所托非人了呢。“

    “那是为什么?“吕不韦一怔。

    墨静儿环顾了下也是满脸好奇的三女突然幽幽地低声道:“欢好之时还能想着宝藏那不是说明在你心里我们姐妹几斤小还不如一张藏图重要?“

    吕不韦呆了一呆忍不住垂下头去暗暗叹息了一声“看来我吕家人还真不是做大事之人一入了温柔乡就不晓得惦记天下事实在是”美人不江山的表率啊!“

    突听边的蔺惜儿幽幽一叹“夫君江山也要美人衬。不然死气沉沉多么的悲戚啊。“

    不知这丫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匆匆掩面奔走声音里已经明显带出了哽咽。

    吕不韦心非常复杂地站在那里。眼睁睁地望着蔺惜儿妩媚而落寞的背影心里百感交集说不出是一个什么滋味。她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见就如此悲切伤心了起来?

    吕不韦略一琢磨对三女交代两句转追了出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