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2章:阏于决战二

    <---凤舞文学网--->

    秦军徒兵纷纷用手中的长戈,勾住栏杆,向上攀登然而栏杆后等待他们的,却是已经调拨过来的赵队一排排的弩兵,无的弩机飚着,弩箭疯狂地掠夺着秦军士兵的生命,单方面的屠杀持续着,凭借高度落差的优势,赵国的军队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凤-舞-文-学-网--

    那带头冲锋的五大夫,奇迹般的驾着那中了数支火箭,还钉了根粗大弩矢的战车,无的抽打着前面的马背,两匹马儿无辜地悲嘶一声,带着烟火缭绕着的战车,奋力向前冲去,重重地撞在栏杆之上,然而除了一丝微微的颤动之外,就再无任何效果。

    拉着战车的马躺在了地上,八条马腿痉挛地抽搐了几下,慢慢地僵硬了起来,两匹马也随之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那五大夫的目光中,没有丝毫地怜惜,更没有对前方赵军敌人的愤怒。他迅速地抽出剑来,把马尸从战车上御下,在其余几个士兵的帮助下,把马的尸体推倒在栏杆之侧,并俯下趴在马尸之上,高声道:"踏着我的肩,都爬过去!"

    后面跟上的,还没彻底燃烧起来的战车,也不约而同的学着这五大夫,做出了同样的抉择。

    平里,他们这些依然保留下来的战车兵,是秦军的骄傲,各兵种间的贵族,但在这一刻,他们甘愿成为后面徒兵,向上攀登的垫脚石。

    一辆辆的战车,撞在栏杆之上,一匹匹的战马哀嘶而毙,一个个的高傲地战车兵,组成了一座血与的阶梯!

    疯狂,战场之上,到处弥漫着狂暴的气息;微笑,山丘径上,到处都辉映着死亡的微笑。

    当第一百个由后冲上山丘地巨盾兵,终于攀过栏杆之时,那个带头趴在地上的五大夫已是双眼翻白,七窍流血。他并非死于刀兵,而是被自己的同伴生生的踩死。只是他那鱼肚白一般,突凸在眼眶外的两只眼珠子,依旧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栏杆,他的双手,紧紧的抱着那两匹陪伴了他多年的战车军马,他的牙关紧咬,二排牙齿早已因为用力过大而迸碎,但至死他都未曾发出过一丝惨叫。

    越过障碍,踏着同伴们用尸体堆积而成的阶梯,千多名举着一人多高巨盾地秦军盾牌兵,终于攀过了那高达二丈的栏杆,他们的脸上狰狞恐怖,他们口中高声厉喝,他们前赴后继,永不退缩。

    在盾牌兵的后,长矛兵,大戈兵,战戟兵,以及剑盾兵、弓箭兵,也都相继的跨过栏杆。在距离赵军大营前,百丈的距离处,收拢着部队,企图再次发起一论猛冲,一举攻进赵军的营盘。

    赵军士兵们的眼中,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的畏惧,面对这些已然疯狂了的野兽,他们坚定的意志,和被阏于城下一千赵军敢死之士,鼓舞起的士气,终于有了一丝动摇。这些秦军与过去的敌人相比,已是迥然不同,这样的战斗力,纵然是当年那声名显赫的中山狼师,只怕也是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西北之秦,生活条件比之中原艰辛十倍,公孙鞅变法之后,虽然使秦国百姓生活略有好转,但人口的不断增加,却使压力越发的大了起来。为了拥有更多的土地与奴隶,西秦之国不得不征战四方,百姓为了生存,也不得不加入军队,对于这些曾经淳朴的农民来讲,战争给大秦和自己,都将带来巨额的财富。

    他们的生活需要依靠战争来改变,人类向来生存就都满是无奈,尤其是这混乱的战国时代。肥沃的土地上,长出的庄稼终究有限。掠夺——才是最好的一条改变自己及家庭生活的捷径。秦国四出征战,也是迫于无奈,西北苦寒之地,比之繁华似锦的中原,贫穷得太多太多。

    秦国甚至为了得到肥沃的土地,甚至曾经发兵西垂的月氏,想要把那包括沙漠在内的土地,都据为己有。战争在秦国,上至贵族大臣,下到百姓奴隶,都对此不会抱有任何异议。在他们的心大的心愿,就是能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拥有更多肥沃的土地。为了这个愿望,无数西北最纯朴的秦人汉子,都变成地狱深处而来的最凶残的野兽。

    "中更大人,五大夫胡敬好象是……"左庶长王进犹豫了下,却没有把话说完。

    是的,那驾御战车,带领全军起冲锋的五大夫,就是中更胡阳之弟胡敬。面对这种两军间的大决战,胡阳不得不让自己最信任的弟弟,第一个冲在前头。只有弟弟才永远不会退却,才会为了胡家的将来,勇往直前,死而无悔!

    "他是我弟弟,但他也是大秦的军人,是五大夫!"惨烈的战场后面胡阳的大手,紧紧地握着剑柄,由于过份用力而突起的青筋,显示出他激汹涌的心,以及那澎湃的伤痛。

    "中更大人,让我去把五大夫的尸体带回来吧!"胡阳边的侍卫队长,上前跪禀道。

    胡阳默默的摇头,否决了侍卫队长的提议。

    "为什么?我们英勇的秦军士兵,已经攻上了山丘,跨过了栅栏,马上就会攻进赵军的大营。我只是去把五大夫的尸体带下来而已!"侍卫队长低声咆哮着,对于自己一向崇敬的中更大人,他第一次从心中,涌起反抗命令之意。

    "战争还没有结束!而且前面死去的都是我大秦的勇士,只取胡敬的尸体,是会让战士寒心的!战场之上,没有私人感,我是中更胡阳,下面都是我的勇兵悍卒!这里没有我的弟弟,有的只是秦军勇士!"胡阳的声音依旧平淡而高亢,连他的目光,都是一样的淡然而激动。

    "大少爷,那……那是二少爷啊!"侍卫队长本就是胡家过去的奴隶,他的声音压抑,有着重重的不甘。

    冷静的看了眼,口出怨言的侍卫长,胡阳的目光在瞬间变得犀利起来,"你是我胡家出来的人,所有的行为都代表我胡家和我胡阳。你给我记住,任何时候,任何况下,都不能冲动,因为你是个秦军勇士!"

    侍卫长的嘴唇一抖,过了片刻,他急促地道:"大少爷,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现在我请求带队进攻,拿下赵军大营!"

    胡阳转过头去,他的目光掠过战场,看向那无边无际的远方,仿佛透过无穷的时间长河,看穿了错综复杂的局面,触摸到了那隐匿在虚无之间的未来。

    "战争不会这么快就结束,赵奢要是只有这几下子,也不可能成为赵国的大将军!"

    ……

    赵军大营,十余里外太行山脉中,一座无名山峰之上——

    山并不高大,更是远远称不上巍峨二字,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山势颇为险峻,其上怪石嶙峋,难以攀登。

    吕不韦大步而行,来到山峰之下,嘴角上挂起了一丝微微的笑容,自言自语地道:"这个位置实在不错,武安君还真会挑地方。"

    吕不韦的脚步,并未有片刻的停留,顺着那几乎笔直,成一条直线的山坡,运用起愈发娴熟的《五德始终行》法向上攀去。他并未低头,看似随意而行,但每一个落脚点,都恰到好处,借力御力向上而行,如履平地,丝毫不见踌躇丝毫。若是被人看到现在的吕不韦,必然会以为,他是在一条康庄大道之上,信步而行。

    片刻之后,吕不韦已是登上山顶峰巅之处,然而就在他的脑袋,超过山顶的那一瞬间,一道寒光,夹杂着呼啸的劲风,向他笔直飞来。

    吕不韦体内的内力以及那古怪的恒力,同时在脚下疾发,他的形不减,却更是迅猛的高高跃起,流星陨落般,跃至山颠之上。

    "吕不韦,你终于来了!"白起淡笑着,右手的剑指收回,摘下腰上的酒葫芦,抛向吕不韦。

    吕不韦的双目愈发明亮起来,他呵呵朗声笑道:"多谢武安君之酒!"

    白起摇头道:"谢我就不用了,这就是你家酿的‘三原液‘。"

    喝了几口后,吕不韦吧嗒了下嘴巴,笑道:"好久没有喝到自家的酒液了,多谢多谢!"

    白起转到了大石之后,拿出一个比酒瓮还要大些的木桶,放于两人之间,"这是我早上烤好的羔羊,咱们吃过再打!"

    吕不韦一愣,随后明白过来白起的用意,也不推托,打开木桶,撕了两条羊腿下来,丢给白起一条,自己拿了一条,就坐到地上吃喝起来。

    ……

    赵军大营之前,两军的将士,已是奋勇的搏杀在一处。他们希望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换来属于己方辉煌胜利的曙光,赵军大营到栅栏百多丈的距离,超过两万的秦赵两国的血士兵们,舍生忘死的拼杀着。

    无数的秦军后继士兵们,挥舞着手中寒光凛冽的矛、戟、戈、剑等武器,口中呼喝着狂啸之声,疯狂的向前冲杀过去。

    赵军列于营外的军队,正在不住的后退,他们是赵国的勇士,虽然不惧怕秦军那些嗜血的士兵,但他们却不能不遵循大将军赵奢的命令!

    秦军之雄,在于掠夺和酷刑;赵军之强,在于军规严谨,令行止。

    嗖——

    一道长箭破空之声,从赵军大营高高的将台传出,一名彪悍的秦军官大夫,随之颓然倒地,他的额头之上,插着一只犹自颤抖着的白色雕翎大箭。

    大将军赵奢持弓站在台上,他口中厉声吩咐道:"盾牌兵前压,长戈兵随后,弩兵立于营门之前,弓箭兵其后,前军从两翼归营!"

    赵奢的命令下达完毕,马上就有尉官下去,传达着大将军的命令。

    二千多名高举尖低大盾的赵军士兵,大步向前迎去,他们的步伐坚定不移。轰隆的步调宏亮震耳,他们后的二千赵军长戈兵,挥舞着长戈,一下下收割着前面企图阻挡盾牌兵的秦军士兵,一朵朵致命的血色莲花梦幻般地绽放着,赵军盾牌兵在长戈兵的护卫下,无惧无畏的向前,一步一个脚印的迎了上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赵军士兵以自己的悍勇,提醒着世人,秦军之外,还有着无畏地大赵雄师。

    一个接一个的秦军士兵倒地而死,但他们后的秦军士兵,却绝对不会退缩,他们踏着战友们的尸体,冒着四处绽放地血色莲花,勇敢地向前迎了上去。

    "冲上把赵人统统杀掉,让他们知道我秦军之勇!"一个秦军的公乘师帅,声竭力撕地喝道。

    "前进,把这些秦人都压回去,让他们知道我赵军之威!"一位赵军师帅都尉,同样竭尽全力的大吼着。

    二军士兵,在两位指挥的咆哮声中,纷纷大吼了起来,象二个巨大的无比坚硬的铁锤,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绽出了无数绚丽耀眼的灼火花。

    一个秦军士兵,刚刚将手中的长矛,捅入对面拿着巨大盾牌赵兵的膛,还没有等他拔出自己的武器,就觉得脖子之上一阵剧痛,他的意识也随之模糊,直至消散无踪。

    他临终之前,只看到眼前一片琉璃光亮,我还要杀敌,这已是他最后的一股意念,只是,却再也无法完成了。

    他的脖子已经离开了肩膀,在半空之中翻着滚儿,远远的落到了地上,数息之后,又有无数只大脚,无的在上面践踏着,直至血模糊,深陷草地,再也无法辨识。

    然而那被他刺死,拿着巨大盾牌的赵军士兵,所空出的位置并未曾失去,另外一位赵军盾牌兵,跨上几步,接替了死去者的位置。

    两军士兵都已绝对地疯狂了起来,不计个人生死的奋力搏杀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