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6章:战歌一曲

    <---凤舞文学网--->

    妖孽实在无语,茶叶,陶瓷,丝绸,啥时候出现的都不知道吗?可以去摆渡下嘛!

    懒的解释,毫无意义!这些东西,别说战国,秋时就已是有了的

    印刷条件的成熟期,书里已是介绍了,这不是妖孽杜撰的,是史实!

    实在……

    看过书再来发表意见吧,妖孽无语了——

    妖孽兄弟建的读者群,群号:22138025

    从两个多月前,秦军开始大举进攻上党到现在,六十多天过去了。--凤-舞-文-学-网--阏于城外的地形,已经被秦军挖得面目全非。听城中的韩国守军说,在以前西门外是一大片茂密的松树里,还有一片绵延数里的坟山。

    秦军攻来的时候,阏于君命人将所有的松树都砍回城中,免得给敌人留下制造器械的材料。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正确的抉择,到现在,秦军要想制造冲车和投石机等设备,都得渡过漳水,去到太行山上砍树。

    城墙之上,斑斑点点,都是黑色的血迹。据说为了守住阏于城,城中三万多青壮都被编进了军队,而妇女也都被组织起来,担任救护、修葺等工作。可以说,现在的阏于城已是全民皆兵。但即便如此,长达二个月的围城战,也让阏于人付出了惨重代价,超过一万人永远地闭上了眼睛,莫援当初带进来地近万韩国正规军,到现在只剩不足四千之数。阏于城中百姓,阵亡的总人口达到七千,这里还包括一千多妇女和老人。

    再往旁边看,城墙的垛口后,坐着一群浑血污,满面黑灰的士兵。蓬乱的头发,绝望地眼神,褴缕的衣衫。

    李牧拍了拍头上的泥土,摇晃着体站起来。刚一起,所有的听觉,都回来了——

    羽箭地咻咻声、炮石击中城墙的轰隆声、受伤士兵的惨叫声……无不在提醒他,这是一个酷烈到极致地修罗杀场。

    体还在发飘,脚像是踩在棉花上,每走出去一步,他都想就此倒下去,再也不起来了。

    阏于虽然是韩国北部重镇,但面积并不太大,周长不到十里,单面城长度也就两里多地样子,城中街道也短,就是一横一纵几条条街。此城地建设主要是为了防备北方南下入侵,已变成了韩国北方防线地第一道屏障。

    因此,阏于新城在建立地那一天起,就作为一个军事要塞而存在。城中地商业并不发达,自然也没有什么存粮。

    围城已经二个多月,粮食已快要怠尽。城中牛马羊猪等牲畜,早就被公孙路下令统一控制起来。

    连续二个多月的高强度战争,让韩军士兵都几乎要累倒下去,上的甲,也早就贡献出去锻造羽箭和弩矢。到现在,所有的韩军士兵,都已经破烂得像一群乞丐。

    可就这样,他们依旧在咬牙坚持。没有退路了,一旦被俘,秦人必定要全部屠尽,他们这些青壮的抵抗者。

    "都尉大人,你怎么了?"大概是发觉李牧形有些飘忽,边的卒长严明伸手过来,扶在他的手上。

    "没事,被震了一下!"李牧推了他一把,这一用力,两个人都同时摔倒在地上。再看看四周,已经没有人能够站起来,所有的人都有气无力地瘫软在地。

    "敌人进攻了,敌人进攻了!"韩军哨兵沙哑着嗓子喊。

    "这秦军攻城还真有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牧也只能苦笑,转头想找寻吕不韦,却早已没有了影子。想来是跟着公孙路,去其他的地方组织防御去了吧。

    "呜呜!咚咚!"秦军的角号凄厉地吹响,战鼓声声催促士兵进攻。

    严明边的一个赵军士兵,哑哑地叹息一声,"李都尉,能不能和韩人商量下,让咱们兄弟休息一晚,弟兄们这傍晚厮杀的太凶了,几乎都要脱了力气。"

    严明也叹息道:"是啊,哪怕是休整一个时辰,兄弟们就都能恢复些力气,杀秦兵啊!"

    "我也想啊!"李牧喃喃地说,"但可惜,现在不是你我和韩人能作得了主的,要看人家西秦的意思!他们现在又有了新的攻城器械,我们一撤下去,不知韩人还能不能顶的住一次进攻啊!"

    "娘的,死也要多杀几个秦人,让他们知道,我们赵军士兵,不比他们秦军差!"严明听了李牧的话,再望了望边,落魄得一塌糊涂的韩军士兵,咒骂道。

    "卒长,咱们一卒兄弟,剩下不到三十人了啊!"那个赵军士兵张开嘴想哭,却只能干嚎一声,也看不到有眼泪落下。

    "嚎你娘个x!就是都死光了,也要一人拉上两个秦人陪葬!"严明歪斜着体站起来。

    秦军的攻击部队,还在向前推进,冲车的轮子,在地面上磨出两道长长的轨迹。

    所谓冲车,形状像是一个小的木头房间。下面装上几个轱辘,上蒙数层厚实的皮革,寻常弓箭和石块对它毫无办法。起初,这东西是用来保护步兵地。但等它一开到壕沟前,里面的士兵就拥而出,将手上装满泥土的口袋往壕沟里填。

    仗打到现在,阏于城外的壕沟早已被填平。于是,秦军就将洞屋的顶上,装了一具云梯,用来攻城。等这东西开到城墙下面,屋中地士兵,就可顺着云梯爬上城头。

    很显然这种攻城器械,给阏于城中的韩军,曾经制造了巨大麻烦。

    因此,一看到城下那辆步履蹒跚的冲车,韩军都有些慌乱起来。

    冲车旁边,还跟着密密麻麻的秦军士兵。

    "来了,来了。动手呀!"李牧提起全的力气,大声的怒喝道。

    随着他这一声呐喊,城墙上半死不活的韩军,好象从梦中被惊醒一样,猛地站了起来,拣起堆在边的巨石就往下扔去。一时之间,石如雨下。

    不断有秦军士兵被石头砸中,惨烈的叫声和肢体断裂地声音传来,却不能让韩军士兵,有任何的一丝怜悯。在阏于城这么久了,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经历这样的战斗,他们的神经已经彻底麻木了。

    在被暴风雨一样滚石的袭击之后,超过三千的秦军士兵扑到阏于城墙下面。他们在经过短暂的混乱后,突然散开,人与人地间隔很开,这无形中减少了不少伤亡。秦军地攻城部队,大部分是由辅兵组成,战斗力比起精锐的秦军常规军来,差了一大截,尽管如此,对付阏于的韩军,也是绰绰有余。

    秦国的辅兵,都是以正兵的奴隶俘虏为主,虽然战斗力不行,但兵种之间的配合却也十分妥帖。绝大多数人躲开了城墙上的攻击,平安地冲到阏于城,韩人的眼皮子底下。

    突然之间,松散的秦军,同时往中间一聚,一面面盾牌举到半空,在李牧等人所在的城墙脚下,连成一片。从城墙上扔下去的石头和出的箭矢,在上面留下一连串沉闷的声响。

    "碰!"一声,冲车上地云梯,终于搭上了垛口,从里面冲出来一群秦军正兵的精锐。他们口中咬着铜剑,手脚麻利地朝上面爬来。

    同时,秦军地撞车,也推到城门口,巨大的轰隆声,笼罩了喧嚣地战场。

    "他姥姥!"边的韩人都已是面色苍白。

    而就在这一个呼吸之间,秦军的精锐正兵,已经爬上雉堞,一颗黑糊糊的头颅,从剁口处探了出来。

    "死!"李牧一剑刺出去,那个秦兵一惊,头一缩,铜剑剑尖把他头上的发髻挑破。

    李牧暗叫可惜,若是能休息片刻的话,凭他的力气和速度,这一剑定能将这秦兵刺死。这一剑费尽了李牧体残余之力,还待要刺出第二剑,却觉得眼前一黑,手有些不听使唤了。

    "难道要战死在这里?"这个念头从李牧的脑海里闪过。

    还好,醒过神来的韩军士兵,抬起一根巨大的原木,顺着云梯放了下去,将那一串附着在云梯上的秦军士兵,像拍苍蝇一样拍了下去。到处都是秦军士兵的惨叫声,几条人影如秋天的落叶一样,从梯子上飘落。

    "把下面的车都搞掉啊,你们这些笨蛋!"深吸一口气,李牧沙哑着喉咙大骂。

    "来了,来了!"有人在大叫,"都尉大人,低头!"

    李牧下意识地将体埋下去,只感觉一道狂风从背上刮过。须臾,传来一声沉闷的轰击声。

    李牧直起子,将脑袋从垛口出探出去,下面那辆可恶的冲车,如喝醉了酒一样,摇晃几下,轰隆一声倒在人群当中。一口气砸死了三个秦军士兵,鲜血和着破碎的盾牌,弹上空中。

    原来,为了对付敌人的冲车,城中墨家弟子设计出一种巧妙的机械,先在绳网装满巨石,等到敌人的冲车靠上城墙之后,用吊臂钩起绳网往冲车上一,使其重心上升,如此一来,失去平衡的冲车,立即就倒在一边。

    见一辆辆冲车倒下,秦军的那些辅兵,也失去了进攻的勇气,呼啸一声,都快捷地撤了回去。

    但很快,他们又在远处被秦军正军聚拢在一起,准备着下一轮的攻势。

    "哈哈,哈哈!"李牧大笑起来,周围的赵军士兵,也都跟着他一起欢呼起来。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城上的韩军士兵们,却没有一人欢呼,皆满面泪光地看着天空。

    "我没站起来的力气……看来,真要死在这里了。"有人突然悄悄地说。他是莫援带进阏于的韩国正规军士兵,当初被分配到这面城墙时,有着二千多的袍泽兄弟,但现在……一眼望去,所以活着的人,可以尽收眼底。已是三百不足!

    一个阏于城周边村子里的民夫,挣扎着站起来,面对阏于城外,西北的方向深深地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响头,面无表地说:"爹娘,儿子今天被派上第一线,与西秦凶人作战,儿已经杀了两个秦人,已经替你们报完仇了。爹娘,儿子马上就要战死在这里……儿子没有给你们丢人。等着我,我马上就来服侍你们。"

    不断有人跟着跪下。

    李牧和几百个赵军士兵,呆呆地站在人群中,望着眼前的这一切。

    一个疑问在他们心里升起,对啊!他们韩人在此作战,是为了国恨家仇,我们是赵人啊!我们在这里拼死拼活的,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为了……

    正在赵军士兵们疑惑之时,耳边响起了嘹亮的歌声: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这一曲由吕不韦在惠文王寿宴所作之曲,最得赵国高层人士喜。更是在短短数月间,流传于赵军之中,隐隐已成为赵国的军歌。无论是李牧这种军官,还是普通的赵军士兵,对此歌曲,都能朗朗上口。现在听闻此曲,众人纷纷和之。

    李牧好奇的向歌声来处望去,却见吕不韦衣衫褴褛,混血污地持刀,从西侧城墙方向而来,他那秦军衣甲内的铠甲,却散发着明亮耀眼的光芒……

    韩人显然是头一次听到这么好听,而且又与自己的心境,如此搭调之曲,听了两遍,都能跟着歌之。

    片刻儿,先前还死气沉沉的阏于城上,数万之人,一起唱起了这《精忠报国》。越唱,众人心中的意念也越是坚决,意念越是坚决,体的疲劳就越少,人的精神和体力纷纷亢奋起来。

    秦军统帅胡阳听着阏于城上,那气回肠的战歌,摇头苦笑道:"完了,今夜就算把全部精锐派上去,除非杀光阏于城所有之人,不然别想拿下此城!"

    边的几名军官,都相互望来望后不得不点头,同意了胡阳之言。

    民心可用!军心可用!

    在这首战歌唱起的时候,就已是把阏于城中,所有之人团结到一起,再也不分彼此,共御外敌!

    "收兵回营!"胡阳很不甘心的下令道。他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武安君白起。当年伊阙之战时,年不足二十的白起,只是一个左庶长而已,比起现在的胡阳,还要低了三级的爵位。但伊阙之战,却使白起迅速的从左庶长,被提升为左更,而且在战后被封为国尉。九年前攻楚,更是所向披靡,如今已是大秦威风无二的武安君。

    为什么武安君的运气就如此之好,而我却怎么倒霉,一个阏于,竟然屡攻不下,还招来了赵军,当先锋的还是这声名动诸国的吕不韦!

    看来,人的运气比能力还要重要,可能我这一辈子,也不可能有武安君那样好的运气吧!

    ……

    二个月的鏖战,让韩国总共付出了二万多条人命,但秦国却也不太好受,也死伤了近万人,虽然多是辅兵,但损失也已很是巨大。

    秦军士兵死后,还可以就地掩埋,但阏于城里却为了死去之人,烦恼得不行。

    死了这么多人,总得要掩埋。可整个阏于城,已经被秦军围得水泄不通,根本就出不去。于是,城中的百姓就到处挖坑,屋子里,花园中,街道上。但凡有空位,就见缝隙插针地往下埋。

    刚开始时,入葬仪式还正规,严格按照葬礼来进行,但到得后来,死得人实在太多,多得让人根本忙不过来,于是大家就心照不宣地开始马虎起来。

    大量的尸体往墙角一放,往上面撒一层土就算了事,一场大雨过后,腐烂的人体就被冲了出来。

    虽然已是深秋,但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却还是散发出了恶臭之气,这恶心的气味弥漫在整个阏于城中。

    打退完当晚的进攻,所有的士兵,无论是赵军还是韩军,都实在太过疲惫,当秦军一撤退,所有的人就都倒在城墙的战场上,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一亮,正在打坐恢复元气的吕不韦,就被满城的尸臭,熏得眼泪直流。忙向阏于君的府邸赶去,昨夜可以守下阏于城,吕不韦和他的赵军功不可末,阏于君对吕不韦的态度分外的亲和睦。但当吕不韦提到街上臭得厉害时,阏于君只能无奈的苦笑。

    最后,还是公孙路说出了阏于君的难处,"吕都尉不知道,我阏于城在两月之中,死去了多少人!两万四千人,这还不算昨夜死去的士兵人数。我们也不想让这些韩国的勇士和百姓,暴尸荒野,但……我们实在没有可以抽调的人手啊!所有能作战的都被调上了城头,城内剩下的只是儿童和花甲老人,就连妇女都被调配起来,负责救护和辅助之事!"

    听到这里,吕不韦无奈的一笑,想了半天,才道:"这样下去很容易发生瘟疫,我建议把所有尸首都烧掉,然后归拢起来,建立一个忠烈祀进行供奉!"

    其实吕不韦也是无奈之举,他本是打算直接焚烧尸体,然后丢弃了事。但却怕被城中之人责备自己不尊重死者,所以才想了这建祀祭奠的法子。

    听了吕不韦的建议,阏于君和公孙路都眼睛一亮,这实在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主意了。阏于君笑了笑,"盛名之下无虚士啊!吕先生大才,实在让人敬佩,可惜……为何你去了赵国,而没有来我大韩。你要是肯来我大韩,本君之位,甘愿让给吕先生来坐!"

    吕不韦无语一笑,继续说道:"阏于还要坚守二十余,当然我们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死守。我的意见是把全城之人都组织起来,无分老幼男女,轮流上城作战。留下生力之军,成为机动部队,一旦城危,马上上城救助。"

    "我同意!就以赵军为机动部队的核心,我再挑选些人手补充,凑够两千之数!"公孙路马上接口说道。

    吕不韦很明白公孙路的意思,自己的赵军,只是来援的友军部队,要是把这些人都拼死,那是对韩军和阏于人的侮辱。所以吕不韦并没有反对公孙路的建议,只是半建议半命令的道:"四面城墙,南面是秦军主攻之地,就由我负责了!西面让李牧去守,北、东两面,就要劳烦君侯和二位公孙兄了!"

    听了吕不韦的话,公孙路竟凝起了目光,眼睛通红的道:"吕先生可是看不起我韩人,瞧不上我公孙家的子孙!"

    推荐《我们的中华》,一本不错的二战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