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2章:第一次

    <---凤舞文学网--->

    那个……星期一了,收收票了?

    妖孽是好人,大家说狗血,咱就把它又喝回去了但喝回去是很痛苦地一件事,555555,我要补充……

    推荐票票。--凤-舞-文-学-网--推荐票票

    吕不韦抬头,看了一眼丛林中,那条蜿蜒小道。按照赵奢提供的地图来看,穿过这巍巍太行山,过了漳水,再行四十里就是僚阳,而沿着漳水北上就是阏于城。如果在平原地带,一路飞奔,一也完全可到阏于。但问题是,这太行山中,皆是羊肠小道,而且甚少人行,只容两人并排而行。路边又都是荆棘和树木,加上路上全是雨后的泥泞,走起路来一步三滑。出发已是半个多时辰,也没走多远,后面的大军营寨,还是依稀可见,反将人累得不行。

    前面负责探察的耳目,这时已是折来,拨开一丛灌木,对吕不韦无奈地道,"都尉大人,前面道路也是难行,怕是一之内翻过太行,都是万分的困难!"

    吕不韦在灌木后的一棵树上,用匕首刻上一个小小的箭头,直指西北方向。

    李牧有些意外地问道:"吕兄,你这是……"

    吕不韦四下打量了眼,对李牧低声说道:"这是标记,等我们进入阏于城后,耳目好由原路返回,把消息禀告大将军,也好定出与秦军决战的时机。"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这太行山实在难行,由耳目带回消息,不是十分浪费时间嘛。"

    吕不韦难得地笑笑,"浪费时间就对了,传递消息越慢,却是对我军驱秦越是有利。"

    李牧越听越是疑惑,"那我们在阏于助韩守城的时间,不就要更长上几天吗?"

    吕不韦望着李牧,冷酷地道:"这本就是个置之死敌而后生的险着,李兄要是后悔,完全可以现在回去。"

    李牧愣了下,苦笑道:"死就死吧,反正我李牧也是生无可恋!"

    "真的?府上的那位嫂娘子,你就不惦记?"吕不韦很自然地轻声说道。

    "吕兄!"李牧的声音很大,惊起了一群飞鸟,周围的士兵,心中同时一惊,抬头望向两位都尉大人。头顶依稀的月光,在夜色下投进来,映得林地之上,一片青幽耀眼。透过头顶浓密的树枝看出去,漆黑的天空,皎月明星,给夜增添了不少的颜色。

    这算是一个难得地好天气,虽然寒气还是让人四肢冰冷,但比昨夜的秋雨,却是强上百倍。尤其是这群飞鸟扑簌着,落到人头上肩上时,更是使这死寂的太行山,增添了些许生机。

    "你从何处听来的此事?"李牧面色有些苍白,压低了声音问道。

    吕不韦凝望着他,"其实当你来我府上,说的都是假话。你早就与你嫂有意,并暗通款曲,勾搭成!我说得可对?"

    李牧眼里一片茫然,连连点头,"对对,你说的都对!"

    吕不韦上前,一拍他的肩膀,"你要是连解释都懒得解释,我也只好去相信外间所传之事了。"

    "我说的话,你信?"李牧抬眼望着吕不韦,仿佛看着一根可以救命的稻草。

    "我没有不相信的理由!"吕不韦淡然道:"因为你现在是我的袍泽兄弟,我们之间要是互不相信,恐怕活着回来的希望只能是零!"

    李牧眼神坚定的点了点头,"我在你府上所说的,句句是实。但我与家嫂……的确也是两相悦。"

    吕不韦拍了拍李牧的肩膀,笑了笑,"男女相,本就是天地人伦。而且李震已死,他的妻子改嫁给你,和改嫁给他人,也并无什么区别!只要你我都能活着回来,我会向大王给你邀功,也会设法让大王给你与令嫂赐婚!"

    李牧眼眶泛红起来,仿佛不想让吕不韦,见到自己扭捏的样子,转快速寻路向山上行去。

    吕不韦望着李牧的背影,叹息一声。起码李牧与其嫂之间,并无血缘之亲,而且在李震的荒唐行事之下,两人才有了肌肤之亲,就算是相互慕,也属正常之事。现在李震已死,两人结合,也可算是有人终成眷属。惠文王与其亲生之女通的行为,与李牧比起来,却更是荒谬,令人发指。

    ……

    清晨,前夜的水气略小了许多,这支千人的小部队,行进的速度也提高不少。昨夜丰盛的酒,士兵们并没有白食,出发到现在没有一人进食,却都不叫累叫饿。直到了午时,一直翻过了太行山顶,路已是走了将近一半,吕不韦见士兵们都累得不行,很多人脚底都打出了血泡,这才约束部队进行休息,进食之后,再行前进。

    秋风吹来,冷得人发抖,一千名士兵的鼻端,都在急促地喷吐着白气,额上的汗珠子,一颗颗滚落下来,沾在棉衣上,结成晶莹地冰凌子。

    到处都是散乱的脚步声,士兵们的背上,都扛着沉重的兵器与给养,在这样崎岖太行山路上一夜急行。无疑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很多人坐在树下,就一头栽倒在地上,死活也不愿意爬起来。

    吕不韦与李牧也靠在树下,嘶咬着干巴巴地面饼,谈论着下面的计划,与人员的调配。

    约莫休息了一个多时辰,吕不韦才站起来,下令全军进发,继续前进,士兵们都艰难地站了起来,相互扶持着,一步一滑地向太行山的西坡走着。

    这一路之上的道路实在太窄,而且还盘旋在森林和悬崖峭壁之间,一不小心就有落下山崖的危险。

    吕不韦为了加快速度,决定自己在前面开路,由李牧负责缀后,两名旅帅则在中间照应队伍。将为军之魄,只要吕不韦几人不倒下去,队伍就绝对不会慢下去。

    和吕不韦在前一直行进的,是近两百名的剑兵,每人都持着一面锅盖般大的盾牌,腋下插着铜剑。剑兵在战场之上,主要负责冲杀与突击,是锋刃之兵。

    在这两百人之后是百许人的弓箭兵,这战国时代的弓箭兵,无疑是决定战斗胜负的关键,培养起来也最为不易。根据赵军之中的规定,想要成为弓箭兵的条件有三:一、可开八斗以上之弓,二、半百之步外十矢八中,三、可穿三十斤之重甲!而且还要经过,大概三年左右的正规箭阵训练,才算是合格的弓箭兵。他们的装备异常精良,上都是厚重的铜板甲,背上背着大弓,腰间悬挂两壶箭。一走起路来,直踩得地皮都在颤抖,也因为这样优良的装备,他们的行进速度也很慢。

    弓箭兵的后面,是戈、戟混合兵,他们占了军队的大半数,有六百人之数。

    最后的是百名弩兵,弩兵在赵国属于综合兵种,除了携带弩器之外,还配备长剑,以为近战之用。在这一点上,就可见弩比弓强。弓箭兵拉弓放箭,需要消耗大量的体力,等箭尽后,基本已是没有近战之力。而弩兵撑弦只需用脚手间的爆发之力,撑开弦后,却可放松瞄准,使体得到休息,敌近之时,皆有搏之能。

    军队正在行进时,吕不韦边的一位两司马(二十五人的队长),突然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因为边就是都尉大人吕不韦,他也不敢叫出声来,只面色苍白地坐在地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了?"吕不韦微微一皱眉头,走过去问。

    "地上……地上……"那两司马用颤抖的手指,指着地面。

    吕不韦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不住抽了一口凉气。眼前的形,实在是有些吓人,就连他这种屠虐过千人者,一时间也差点被吓得叫出声来。

    却见地上湿土之中,一条孤零零的手臂探了出来,黑漆漆的手消瘦无,像一条光秃秃的树枝一样横在路上。

    而那两司马跟着吕不韦急行许久,甚是疲惫,一时不察,恰好被那条手臂绊翻在地。

    起初他本以为是一条树枝,坐在地上,定睛细看之下,才发现是一具尸体的手臂。这下把他吓得够戗,浑都酸麻了,坐在地上不住发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吕不韦无暇理睬那两司马,指了指那手臂,吩咐边的几名剑兵,"把尸体给我刨出来。"在这么一条太行山的斜道上,居然会出现一具死人的尸体,这一点让他有些惊讶。难道说不久前,有人打此经过?又或者是秦军在这附近出现了。

    几名剑兵忙行出队来,摘下剑鞘,用剑鞘当铲,在地上刨了起来。土地并不坚硬,想来这死人是才埋不久,挖着甚是轻松。

    很快,一具已经略显得干瘪地尸体,被众士兵挖了出来。他体微微蜷缩着,像一只死了很久的虾米。死者上的衣服,俨然就是赵军的服装,背上有着一道箭痕与两处矛类的伤痕,显然这就是他的死因,但却没见他的铠甲和可以表明份的徽章。

    "死了大概快一天了。"赶上来的一位旅帅肯定地说道。

    "这个人,好象是我家那条村子的。"一个士兵惊讶地说:"他好象在乐后将军处当骑兵呢,当时我爹羡慕了他家好久,毕竟能出个骑兵,在村子里是很光荣的事,却不想他会死在这里。"这个士兵是名弓箭兵,材高大威猛,虽然弓箭兵的装备也很是精良,但仍然掩盖不了他对骑兵的羡慕。毕竟在赵国,骑兵不只是一个兵种,而更接近是一种荣誉与份的象征。

    按照这弓箭兵所说,这死者不只是骑兵,而且还是后将军乐毅的亲兵精锐,但他却为何会死在此处呢?

    想到这里,吕不韦心中一动,难道他就是乐毅,得到秦军围攻阏于后,派出侦察敌的骑兵之一?

    "我明白了!大家立即动,警惕周围况,耳目马上前行,与敌接触就在今!"吕不韦说完,就向下山的道路行去,拍了拍那两司马地肩膀,"你立功了!"

    吕不韦沿途之上,都仔细地留下标志,一支支刻在树皮和岩石上的箭头,标释着行军的路线。

    黄昏时分,火红的夕阳,将整个太行山的西坡,都映得红通通。远远望去,霞光如同浇灌在枯黄树叶上的血液。

    下山腰处,在夕阳的光辉,照耀不到的地方,树木呈现出一种浓墨般的黑色,森林中在这一刻,显得格外森可怖。

    没有任何声音,一千名赵军精锐,都坐在地上,瞪着眼睛,望着下方远处的漳水。

    几乎一天一夜的急行军,总算是按照预定的时间,赶到了这预定的地点,再前行半个多时辰,就是太行山西侧,那宽阔平坦的谷地。

    眼前出现的营盘,看起来已经修建了有一段时间。大营外面围着一圈木栅栏,栅栏上还修有两座简陋的箭楼,上面有两个秦军士兵提着长矛正在警戒。

    营盘中有诺大一片,用原木建成的小木屋,一缕缕炊烟从屋顶升起,显得异常的安静。几面破烂的大旗,在山风中飘扬,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秦"字。

    看来,这就是秦军戒备赵国的一处营盘。那些屋子的木材,看来十分的崭新,有这还可见其上白色的木丫,估计是几天以前才搭建好了的。这一处营盘,位于太行山与漳水之间,附近地势平坦,只要有人在谷地中行进,必然会被警戒的秦军士兵发现。最麻烦的也就在此,根据地图所示,太行山与漳水之间,竟然完全是一整块的冲击平原。

    一阵冰寒刺骨的秋风,夹带着炊烟吹来,吕不韦站在下风口,使劲地着鼻翼,转走进树林。树林中,士兵们正在一手抓着面饼,一手抓着皮囊,吃着简陋的晚饭。还有不少士兵,却连晚饭都懒得吃,径直倒在地上树干处。呼呼大睡,十来个时辰地山地行军,已经将他们的体力完全透支。

    李牧将脖子缩在铠甲领口中,一口水一口面饼地,慢慢的咀嚼着食物。

    见去前面了望的吕不韦走了回来,两名旅帅忙都凑了过来,四人围绕成圈,开始商议起来。

    吕不韦着脸把水囊拧开,灌了一口后,递给了李牧,"尝尝我吕家酒坊新酿的三原浆!"

    听到是酒,李牧眼里神采飞扬起来,猛灌一口,却呛出了眼泪。咳嗽几声,才一撇嘴,"这酒真带劲,比你家以前的那茅台酒还要霸道!"

    李牧喘了两口气,又小小的来上一口,把酒囊转给了一位旅帅,"你们兄弟俩也来尝尝!"

    那旅帅忙接了过去,来上两口后,递给另一旅帅,"都尉大人家所酿的这酒,是我林屈这辈子,喝过最好的酒了,能饮一回如此美酒,就算战死也是值了!"

    "呵呵,林老哥说得不错,这酒真他娘的带劲!"另一旅帅也小声地笑了起来,"喝上两口,上暖和多了!我起初还不明白都尉大人,为什么带这么大个水囊,原来装的是他娘的仙家琼酿啊!"

    见周围的几个士兵,都希怡地望来,吕不韦笑了笑,"是酒。"接着沉声道:"想喝的都过来尝尝,也好暖和缓和子。"

    "谢都尉大人!"一个卒长笑着跑过来,接过了酒囊。

    李牧终于抵住了酒力,但还是忍不住咳出声来,"吕兄,接着我们该如何破去下面的秦军?"

    "等到三更之后再现在这时候,秦军必然戒备森严,只能夜袭。"沉默了会,吕不韦突然提议,"我需要二十个手好的士兵,跟我一起摸过去。"

    "不行!吕兄是此行的统帅,万万不可犯险,还是我"李牧连忙反对,两位旅帅也都争着要去。

    吕不韦沉吟片刻,拿起地上一个士兵的戈来,食中两指一夹横着的铜枝,‘啪‘的一声轻响,先前还是良好的一支长戈,就变成了一支长矛。"我手好,解决哨兵容易些。我处理掉哨兵后,就会给你们信号,你们带军悄悄摸上去,千万莫要跑了一个秦兵!"

    "营中大约有多少秦兵?"李牧几人见了吕不韦的手段,自然不好再与他争,却问起了关键的问题。

    吕不韦站起来,"我约莫下面应有一旅左右秦军!凭我们这一千人,又是以有心算无心,全部杀尽他们,困难也并不大!只要把他们全部除去,我们明天早上就还可以吃上口呼的饭菜!"

    那接去酒囊的卒长凑了过来,"都尉大人,小的严明!挑选二十个敢死之士,随您一起下去走他一遭,如何?"

    吕不韦点了点头,接回空了的皮囊,笑道:"告诉兄弟们,只要败了秦兵,回转邯郸。我每人赠上一坛三原浆,让兄弟们喝个痛快!"

    严明嬉笑着道:"到时候都尉大人可别心疼哦!"说完,他对众士兵说出了吕不韦的承诺。士兵们听了,纷纷轻笑起来,对吕不韦的许诺,很是欢喜。

    一千多人,除了几名负责警戒的耳目,其余之人全都倒在树林中的地上,睡起觉来,为夜里的奇袭之战,尽力恢复着体力。

    靠在树干上打坐的吕不韦,功行三周天后,已是体力完全恢复过来,睁开双眼向天上望了望,正见一片乌云飘过,把空中的月亮遮挡个干净,吕不韦忙拍了边的林屈一把。"让弟兄们都起来,准备奇袭敌营!"

    林屈站了起来,抹了把脸,开始招呼起士兵。

    片刻儿,所有人都已醒了过来,纷纷整理着准备,并一人折了根树枝含在口中,以防止不慎发出声音,被下面营中的敌人警觉。随后千来赵军士兵,都静静地站在坡上。

    吕不韦指了指山下,谷地里的寨子,"看到了吧,下面就是西秦的营地。今天晚上我们就要把它拿下,下半夜,我们就有温暖的火堆和房子睡觉,明天更有腾腾的饭菜。但是,首先我们得将敌人全部消灭。只有将他们全部杀死,我们才能睡一个安稳觉。你们中间,应该有人第一次上战场吧?没关系,我也是第一次!对,是第一次!"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