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9章:再宿一晚?

    <---凤舞文学网--->

    "死尸?什么死尸?"吕不韦不解问道。--凤-舞-文-学-网--

    肥鸾风万种白他一眼,轻声道:"不是死尸,是死士!这些人都是被喂了刺激药物,使人体的潜力完全爆发出来,同时他们也会失去所有知觉,悍不畏死。难怪他们这么轻易就能冲了出来,有这百多名死士,足可抵挡数千宫中卫。但什么人会舍得让这百多名好手,来做这样疯狂之事呢?"

    吕不韦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些人是吃了兴奋剂,难怪可以这么狂暴勇猛。

    守卫在惠文王前的军,见黑衣死士冲过了头道防线,顿时大声叫道:"护驾,快护驾!"

    一个军带兵尉模样的人,急急跪倒在地,"大王,刺客皆是失去了知觉的死士,十分强悍。此处危险重重,请大王迅速移驾!"

    惠文王大怒,一拍金榻,长而起,"大胆,这是我大赵国,都城邯郸,是本王的内宫地,本王岂有后撤之理?撤去何处!本王倒要是谁要来杀我?陶竹,陶竹——"

    陶舍人急忙拥上前去,声音颤抖着道:"奴才在!"

    "传令下去,今夜战死的军将士,每人抚恤千钱,其家免税十年!"惠文王头上的青筋,都已暴了起来,大声喝道。

    "遵命!"陶舍人急忙领了旨意下去。

    众军本已拼红了眼,又听说惠文王如此厚赐,更是群激奋,人人拼命,与那剩下的百余死士战成一团。军士兵用体,在惠文王面前,挡起一道道的人墙,不时有其他中的军,赶来加入其中。一时之间,大赵内宫之中血横飞,惨叫连绵不绝。

    吕不韦看的直愣神,昨才是惠文王大寿,怎么今就有人要刺杀于他?望着面前死士成堆,血流成河的场面,吕不韦实在不知道,这唱的是什么戏码。

    如此混乱的千载良机,肥鸾怎能错过,拉住吕不韦手,轻道:"我们快走——"她脚步轻点,正要向墙外掠去,却见吕不韦眉头紧皱,一分也不移动。

    "怎么了?"肥鸾急忙回转问道。

    "皇后娘娘,你先走吧。"吕不韦轻轻一叹,指着惠文王道:"我现在还不能离开。"

    "为何?"肥鸾不解说道。

    在吕不韦眼王军虽多,却挤成一团,真正形成战力的,不过百余人而已。黑衣死士人数,虽也只有区区百来人,却都彪悍无比,折损了大半人手后,已是渐渐靠近了惠文王边。如果这时候,有几名功力还说得过去的修炼者,或者是剑客,冲过去的话,完全可以轻易杀掉惠文王。

    陶舍人早已吓得面无血色,惠文王虎目急闪,威严更足,并无丝毫惧意。

    "因为,大王现在还不能死!"吕不韦无奈苦笑道。

    "你,你说他们的刺杀能成功?"肥鸾大吃一惊,却见吕不韦形一闪,已往人堆里冲去。

    一个黑衣死士,一剑砍断了一名军的脖子,抛飞长剑刺死另一军后,向惠文王边踏去。黑衣死士唇角浮现冷笑,眼神闪烁,神志清醒异常。

    眼见惠文王边空无一人,那死士就要靠近,吕不韦心里大急,这人不是死士!惠文王,你可不能死啊!你可还没给我兵权呢。

    他焦急之下,形似电,一闪已挡在惠文王前,同时挥拳砸去。砰的一声大响,那黑衣死士双手虎爪向前迎去,却根本抵挡不住吕不韦的一拳,形倒退冲出三丈远。

    吕不韦后的惠文王气喘吁吁,心惊跳,额头上冷汗刷刷往下流,方才要是吕不韦再晚来片刻,他就真的要死在此处了。

    吕不韦虎目一扫,见那黑衣死士挣扎着要站起,忍不住一阵轻笑,缓缓道:"寅虎使者,你不借此时机逃跑,恐怕就再也离不开这深宫大内了。"

    "是……是你?吕不韦,你怎么会在这里!"那还在挣扎的黑衣死士,体僵了一僵,声音里带着惊惧地道。

    吕不韦听得哈哈大笑,盯着他道:"你们禽家这次下的本钱不小啊,不知酬劳几何?"

    寅虎使者愁眉道:"吕不韦,你实力进步神速,我不是你对手!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与我禽家作对,我禽家定不会放过你的!"说完,转向后撤去,虎爪功淋漓发挥,军士兵哪里拦得住他,瞬间就已是冲出了包围。也不去管那些死士,一人独自逃远。

    "想逃?没那么容易!"吕不韦说着,就想随后追去。

    却不料后的惠文王,一把拉住吕不韦,声音故作镇定地道:"算了,由他反正知道他们是何方势力,就已经足够了。"

    什么叫知道何方势力就够了,我看你是怕我走了,没有人保护你。怕死就是怕死,找什么借口!

    你以为我真想追啊,这不是对你表表忠心嘛。谁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接应他,虽然对这禽家中人,我现在并不惧怕,但好虎也怕群狼,为了你这赵王和他们拼起来,受上些伤,那可还是不值得地。

    惠文王见吕不韦听了自己的话,没有去追敌,心里稍安,微微一笑,轻叹道:"你这小子——"话语一出,便及时醒悟,眼中再次恢复古井不波的神色,似乎方才那话,并不是出自他口。

    大批的军终于赶来,强弓劲弩连连发,将那一百多死士消灭在弓弩之下。

    吕不韦望着面前,倒在地上的黑衣死士的尸体,心下感慨。俗话说得好‘武功再高,也怕飞刀!‘这上千的箭矢比起飞刀,可是厉害百倍。在这猛烈的打击之下,死士难免要变成死尸了!

    "父王无恙否?"婉儿轻抚耳边秀发,丰姿卓越的微笑道。

    "本王无恙,王儿勿要担心。多亏了吕不韦及时赶到,不然本王的安危还真不好说。"惠文王死里逃生,心大好,哈哈笑道:"不韦,你不是离开了吗?怎么又突然折回来了?"

    吕不韦眼珠一转,"臣本已是快要到得外宫,却突然感觉空中有黑影掠过,臣猜想可能是刺客,担心大王安危,就又返了回来。可惜臣没有武器,倒是让大王受惊了。"

    惠文王听了,也没多疑,点了点头,"亏你有这份忠心。"转对陶舍人道:"吩咐下去,以后吕都尉在宫内可持兵刃,以褒奖今救驾之功!"

    "吕都尉,多谢你救了我父王。"婉儿言罢,深深望他一眼,避过他的目光,脚尖轻点,便如渺渺飞鸿,刹那间走的无影无踪。

    惠文王拍了拍吕不韦的肩头,赞赏道:"你对本王忠心,本王也必不会亏待于你!陶竹,摆驾回宫——"

    望着换去其他宫的惠文王走远,吕不韦无奈摇摇头,陶舍人却悄悄走了过来,望着他,脸上闪过一丝惊恐之色,道:"吕都尉,大王吩咐说,您今天护驾拼杀劳累,特准许您今夜再在宫中歇息一晚——"

    再住一晚?吕不韦一下子跳了起来,这内宫乃是赵王私人领地,非是王亲国戚,谁有胆子住在这里?自己昨夜醉酒,已是住了一晚,要是再住一晚的话,不知外面会传成什么样子!这惠文王心里到底想的什么?吕不韦实在是琢磨不透!

    ……

    丛台

    位于邯郸城外,赵武灵王时作为‘胡服骑‘的推行地,每年秋季,都会于此演兵,以为振兴赵国武风之意。渐渐这秋季丛台演兵,也就成为了赵国的一个传统。

    ……

    吕不韦早早的就已经起,由于王翦和吕梁都不在,水湄又带着杏、桃去了郭府与冰冰聊天,而秦越人又去了小说家宗地,所以府邸里显的冷清得很。

    却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大笑道:"吕师,吕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