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6章:召见

    <---凤舞文学网--->

    在豪华宽大的宫厅堂之中,跟着赵国的王后肥鸾与婉儿公子一起用过早膳,吕不韦可谓是归心似箭,一刻也不愿在此深宫之中停留。--凤-舞-文-学-网--

    但显然赵王后,是没有放他马上离去的想法,她挥挥手让舍人宫女们撤去了宴席,见吕不韦皱着眉头,烦闷之态,赵王后不奇道:"吕不韦,等下大王还有事,要和你私谈,吩咐本宫不要让你离去。"

    吕不韦还没说什么,婉儿却笑着插话道:"母后,父王现在还没醒来吗?看来昨父王确实很是欢喜。"

    赵王后听了,略微颔了颔首,"不错!这还要多谢吕不韦啊,要是昨没有他来助兴,你父王也不见得会如此开心。"

    宫女送上茶来,三人又说了会儿闲话。但多是吕不韦保持沉默,静静地聆听这两位赵国内宫之中,极有地位的母女两人在说着一些隐晦、无聊之语,偶尔也回答几句赵王后,关于他自地一些问题。

    "吕不韦,昨夜你那几首诗赋,我已经派人开始配曲了,一会咱们就可以观赏一二。只是我很好奇,你小小年纪,中何来这般苍凉的怀?佳句竟然如牍而出,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实在没有什么可赞之处,倒是让王后与公子见笑了。"吕不韦万分小心的回道。

    "佳句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本就是上好的佳句,吕不韦,你以佳句喻佳句,本公子很是喜欢呐。"婉儿陶醉着道。

    赵王后也是眼睛亮了起来,望向吕不韦的目光,也变得柔和媚人。

    "王后娘娘,大王有请吕都尉大人。"一个舍人的声音,在外响起。

    美艳地赵王后听了,有些疲倦地摆了摆手,妩媚的脸上,浮起淡淡的黯然和落寞。眼角的那一抹,象征年龄的鱼尾纹,更加地深重了。叹了口气,她幽幽道:"既然大王召见,吕都尉就快过有时间再听你的妙语玑珠。"

    吕不韦如蒙大赦,缓缓起,深深向赵王后躬为礼,"王后的教诲,吕不韦铭记在心!"

    婉儿却是踱到吕不韦边,俯在他耳边妩媚一笑,"吕不韦,等本公子有时间,会去探看于你,你可别忘了本公子喔。"

    赵王后见婉儿之态,厌恶的皱起了眉头,接着又是落寞地一声低叹。

    ……

    陶舍人带着吕不韦在内宫中穿梭,过宫越。一路上人影绰绰,无数的舍人宫女忙碌而行,闹异常。见吕不韦四处打量,一副游览四顾的样子,陶舍人讨好的笑着,"吕都尉恐怕还是首次进内宫来吧。这鸣衾宫过了,便是大王居住的昭合宫了。"

    吕不韦愣了下,摇头道:"上次大王中毒之时,来过一次,但走的不是这条路。"

    那陶舍人忙道:"那是由外宫进入的辚道,这是内宫的枰道。要是说起来,吕都尉还是这邯郸内宫几十年来,头一位被留宿的非王族男子呢。"

    听着陶舍人讨好之言,吕不韦心头却紧了一紧。自己留宿内宫,就算什么事都没做,但后在别人嘴里,想必也是有所绯闻。况且自己并不是什么都没做,而是与王妃韩嫣,缠绵交欢甚久,这事……看来要小心为上!

    昭合宫位于鸣衾宫之北,下有白石台基,宫外形为面阔九开间,重檐庑式屋顶,左右还有励仁和弘秩,两座小相连。

    到了门口,只见里面安静异常,来往穿梭的舍人宫女,皆是小心翼翼,恨不得踮起脚尖走路。

    "到了,吕都尉!"陶舍人轻轻言道,带着吕不韦行了进去。

    这昭合宫地方甚大,走了几步,到了一处幔帘处,陶舍人停住脚步,尖声道:"启禀大王,中大夫吕都尉带到!"

    里面传来一阵轻轻的咳嗽,接着惠文王那变得,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让他进来吧!"

    "是!"陶舍人轻推门,对吕不韦轻声嘱咐,"吕都尉,大王叫您进去呢。"

    "有劳陶宦了。"吕不韦笑着一抱拳,跨过门槛,就往里面行去。

    中烛台高筑,烛火通明,将大映的如同白昼一般。地上竹席之上,铺着光洁地动物皮毛毯子,雕栏画案,四处檀香袅袅,显得分外幽静。

    他边走边看,方才行了几步,就听一个沙哑地声音传入耳中,"吕不韦——"

    吕不韦抬头一看,就见前面不远处,置着一张宽大的檀木书案,后面摆着一个巨大的虎皮软垫。书案镀着金边轮廓,华贵无比,两边案角上镶嵌着美丽的玉石,在灯火照耀下,熠熠生辉。软垫上,正坐着神态疲惫的惠文王,一团簇黑色裹金深衣,面色尚算红润,正微笑望着他。

    "大王?"吕不韦故作一惊,急急忙忙走上前去,双手长拘,单膝着地,"大王在上,不韦昨酒后轻狂,胡言乱语。而且还留宿内宫地,实在罪该万死,还望大王赎罪!"

    这是吕不韦早就想好的说辞,想把后可能出现的危机,先一步扼杀在惠文王的嘴下。

    惠文王微微一笑,"吕不韦,你这酒后虽然略有轻狂,但本王心中却正是喜欢你这份轻狂!狼烟起,江山北望——"惠文王才唱一句,就轻咳了起来,嗓子越发的沙哑,"好曲啊好曲!正是我大赵精神之所在!"

    "对,对。"吕不韦接道:"此曲,正是不韦因我大赵武风之盛,才有感而发。纵横天下,何人可与我大赵尚武之风相比。"

    惠文王在整个战国时代,虽然比起其父武灵王逊色许多,但也算是位略有作为的君主,自然对吕不韦这恭维之言,不会放在心里,摇头叹息道:"这话要是放在二十年之前说,却也贴切。但可惜……现在西秦在公孙鞅变法后,国力愈发强盛,民风也是彪悍强蛮。而且其又与我大赵比邻,有如此一位恶邻在侧,实如在我赵国颈上,悬了一口利剑。"

    惠文王说的都是事实,强秦的崛起,受到威胁最直接的就是赵国,而且两国几十年来,相互间恩怨纠缠,一强一弱,一弱一强,不断转换着两者间的地位。

    赵肃侯时,秦强欺凌赵国。而等到了赵武灵王初年时,秦国宗室名将樗里子、赵疾,更是大败五国联军于修鱼,斩首八万。这次惨败,使得年轻的赵武灵王痛定思痛,奋发图强,终成为一代明君。等到赵武灵王因‘胡服骑‘,而使赵国强大起来后,又开始欺凌秦国,连现在的秦昭襄王,都是由赵武灵王所立。

    吕不韦深深一叹道:"大王所言甚是!但这持强凌弱,本就是人之天,于国也是如此;所以只要够强大,就可以去欺凌别国,也可消除这一顾虑。只要我大赵可恢复鼎盛时的强骑天下,那西秦却又有何可惧!"

    吕不韦这几句话,他说的轻松,手心里却是攥满了汗珠,与这君临大赵的诸侯王说话,必须要摸准其脉门。自古帝王皆寂寞,他们没有朋友,甚至连儿女,也与他们有着深深的隔阂。外表看起来灿烂无比,但其中的凄苦,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厅内一阵沉寂,惠文王也不说话,就那样静静看着他,眼中掠过淡淡的光芒。吕不韦心里,噗通噗通乱跳,天威难测,他现在才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你坐下吧。"良久之后,惠文王一声轻叹道:"你说的不错,但本王却……嗨!自本王登上王位以来,能与本王肺腑而言之人,就没有几个了。平原君、平阳君,昔年都是助本王平叛的肱骨之臣,如今在本王面前,一样畏畏缩缩。倒是你,颇有些胆色,让本王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惠文王最后一句话,若是平原君等人听见了,怕早就惊骇于死。这惠文王年轻时,可是处心积虑的为登王位,而不择手段。唯独吕不韦,对这些事不甚了解,脑子里就少了这个计较,根本就没什么觉悟。事实上,惠文王也知他不了解自己的过往,所以才有此一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