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章:无耻的道家杨朱学派

    <---凤舞文学网--->

    吕不韦正想着,门口去已出现了一行十几个女子,当先一位头上包裹着碎花头巾,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大步地走了进来她侧还跟随着一男一女两个青年,这绣家宗主杜安娘看到院中的吕不韦,愣了一下,微笑道:"这位少年才俊,想来就是小说家的吕长老了,绣家安娘冒昧来访,还请见谅。--凤-舞-文-学-网--"

    "杜宗主太过客气,这舆居之中,不速之客甚多,也不差您这一家了。"吕不韦微笑道。

    那绣家宗主杜安娘听了,眼睛一亮,"哦,看来吕长老这里是高朋满座啊。"

    这风韵犹存的杜安娘,看到吕不韦边的郭厚毅,客气的行礼,打起了招呼。吕不韦见了,心下龌龊的想到,这绣家宗主虽然年纪已是不小,但却依然是风华艳丽之人,想来年轻的时候,也必是美人一位。难道和咱这巨商老丈人,过去年轻之时,有过一腿?打算借此机会,再死灰复燃不成。

    吕不韦心里想着龌龊之事,却打量起杜安娘后的两位弟子来。

    两人都很是大异常人,那年轻女子一头金黄色的长发,皮肤白皙,胜似色,一双明眸更是淡蓝之色,整个人冰冷不可亲近。

    西方白人!吕不韦大奇起来,这战国时代难道也有留学之人?不知她是何国籍,办不办理签证?

    这女子让吕不韦已是惊奇,但那脸如敷粉,正站在他的对面,对他微笑的绝色少年,却更让吕不韦迷茫。

    之所以用绝色二字,是因为这位少年确实当得起。

    细柳眉,丹凤眼,唇如绛点,眸如晨星,手持一柄短剑,着一袭淡黄色深衣,站在那里有如细柳扶风,说不出来的俊俏味道。

    吕不韦虽然没见过宋玉和潘安,但是据他估计,那俩小子加起来,也绝对比不过眼前这位绝色少年。

    吕不韦虽然也自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但跟人家一比起来,却是相形见拙了。这小子上有股子脂粉气,一看就知道,是喜欢整天在帷内厮混的富家少年,与自己的英明神武比起来,完全是天壤之别。

    吕不韦以为这绝色少年在对自己微笑,也善意的点了点头,却见他没有反应,还在含笑望向这边。吕不韦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却见这色坯正紧盯后的冰冰。要不是今聚集的大人物太多,吕不韦狠不得给他两个耳光,虽然吕不韦极力克制自己的绪,但还是妒火中烧,怒哼一声,"冰冰,咱们进去!岳丈您老慢聊。"

    郭厚毅见吕不韦打断自己叙旧,很是奇怪,望着吕不韦和女儿返回厅中的背影,想说什么,又犹豫着咽了回去。

    杜安娘却很是聪明,扫了眼自己带来的那绝色男弟子,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郭兄,不如咱们进厅找个案几,坐下再叙如何?"

    郭厚毅自是点头答应下来,两人并肩进了神话堂。

    ……

    神话堂内,众宗家学派的大人物们,见到吕不韦出去这许久才回返,心里无不嘀咕几句,对吕不韦重商轻贤的行为深为感慨。

    但见吕不韦回转时,未与郭厚毅同行,却牵着一个女子的手归来,心下无不明朗起来。

    感这吕不韦好的是女色,这郭厚毅不愧是商人,倒真是明白其心意,投其所好,送礼送对了门路,要知吕不韦好这调调,自己早就……

    吕不韦带着郭婷柔坐下,无奈的应付起在座的战国精英大佬们,这酒宴都进行了两个多时辰,却也没见他们有厌倦的意思,吕不韦实在是忍无可忍,"各位宗主,各国使者们,不知来此‘盖居‘,所为得何事?"

    算你们狠!不说是吧,不说我问,总可以了吧!

    见吕不韦问起,道家杨朱学派宗主薄近西,先站了出来,"吕长老,我等到此,其实是有求于您,希望您可把那造纸之术与印刷之术,公之于众,也好扩大天下间文化的传播……"

    吕不韦才听几句,心下就火了起来!你们这道家都他娘的是孙子!那威德惦记我吕家酿酒之法在先,你今也来惦记我这造纸之术与印刷之术在后,你道家之人,难道都如此的臭不要脸!

    "这是你道家杨朱学派的意思,还是道家各宗的意思,或者……是在场诸位的意思?"吕不韦还没等开口,轲骆客就冷着声音问道,语气之中,甚是愤怒。

    "老朽可不知薄宗主,是抱此目的而来。老朽只是打算让吕小哥帮忙,把我五德宗的珍贵书籍,印刷出来而已!"邹衍第一个站了出来,很是不给薄近西面子的说道。

    农家宗主邱上农也站起,很是憨厚淳朴的声音说道:"老夫也是与邹宗主的意思一样。希望可以让我农家的几卷农经,印刷出来,好让天下万民食饱穿暖,还望吕小哥多多帮忙。"

    孙氏之儒宗主荀况,随着老友邱上农也站了出来。他说的话与其推崇的思想论调,几乎一模一样,最是直接了当,"我早就说了,人本恶!今一闻薄宗主之言,却是充分验证了老夫之推断。这人天生的恶劣,要是依然顺其格发展下去,必然将要恶贯满盈。所以希望吕长老,可以帮我孙氏之儒印刷一些书籍,好教化这些天恶劣之徒!"

    吕不韦见三人出言,心好转不少,而且加上邹衍的传功之贿,当下忙站也站了起来,对三位宗主拱手,甚是谦谨的道,"三位之请,吕某自当竭尽全力为之,但……这造纸和印刷,颇为费力,而且耗资甚巨,这……"

    你们人品不错,而且名声显赫,这俺都知道。但咱搞这造纸、印刷出来,也不是慈善事业,总不能白忙活,你们总要意思一下吧?收你们点钱,也不算是过份吧!

    三人听吕不韦如此说,知道事已经谈妥,心里欢喜,自然不会计较金钱之事。邹衍忙道:"这等高深之技,自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搞出来的,而且也不能让吕小兄白帮这忙。这样,我五德家打算按一册一页十钱来酬谢如何!"

    一页十钱,一册书怎么都要几十、上百页。那一册书印刷出来,不就是近千的金钱?这也太暴利了吧!

    见吕不韦一时没有答话,邹大宗主却误会自己开出的酬劳太少,吕不韦心里为难,忙补充道:"另外我五德家,还准备了上等丝绸百匹,以为吕小兄升任都尉之贺礼。"

    吕不韦见自己一犹豫,这邹子却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却也不去解释。毕竟白给的好处,谁也不会闲多,忙笑着说道:"客气,客气,既然如此,那邹宗主的书籍印刷之事,就这样说定了!"

    荀况见邹衍之事已是谈成,心里焦急了起来,灵机一动,"我孙氏之儒,也勘照邹宗主的建议行酬!另外,为了恭贺吕长老即将到来的大婚之喜,我孙氏之儒献上金千两以贺之!"大婚一事,自然是郭纵出卖的报,来讨好自己的师傅。

    吕不韦听了,忙道谢起来。

    邱上农犹豫了下,这酬劳之事,按照两家给出的价钱,我农家也出的起。但……其他礼物,我农家却是没有如此财力。等到秋后,送给吕小哥万石粮食吧!想到这里,邱宗主道:"我也按这价钱出资,另外秋收之后,馈赠吕小哥万石粮食,算是我农人的一份心意吧!"

    吕不韦听到万石粮食,忙谢道:"邱宗主难道知道,不韦家里是开酒坊的?这礼物要是让家父知道了,必然是会喜欢得很,多谢,多谢邱宗主了!"

    邱上农见自己本以为拿不出手的东西,吕不韦却最是喜欢,心里好生得意,忙又客气几句。

    吕不韦答应下三家之请,环顾厅中其他宗家学派的宗主、长老等人,"不知道家杨朱学派薄宗主所提之事,各位宗主可也是都有此意?"

    墨家兼宗宗主冯燎忙道:"我是来恳请吕长老帮着印刷书简的,可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现在事实摆在面前,直接提出印刷书籍的三家都有了着落。而想要谋取吕不韦技术的薄近西,却被晾了半天。用脚后跟想,众宗家学派的大佬们,也是明白吕不韦的态度。所以随着冯燎一开口,众宗家学派的宗主忙透露己意,摘去自己窥视其技的嫌疑。

    道家另外一宗,黄老学派宗主南宫宣,说的话最是恶毒,"我黄老学派秉承老子正统,最是重视道德二字,自然与那些贪婪之人不可同语。要是与其一意的话,又何必分成不同之宗门。"

    其他宗家学派之人,也纷纷开始对那薄近西宗主指责起来。

    吕不韦见到此景,望着面色涨红的薄近西,"薄宗主,请问贵学派之内,可有一威德先生吗?"

    薄近西本是恼火非常,暗骂这些宗主都是软货。但见吕不韦态度和蔼的对自己询问起宗内之事,猛然想起吕不韦与威德都是卫国之人,想来两人有些交,忙欣喜的点头道:"有的,有的。威德是本宗主的师伯门下弟子,按学派内的辈分来说,是薄某的师弟。"

    "哦,师弟啊——这就难怪了!"吕不韦一拍额头,"难怪都是如此无耻、无礼、卑鄙、下流、龌龊、猥琐、狡险、刁顽……你那威德师弟,当初去我吕家酒肆,就想霸占我家酿酒秘方,被我谴责羞愧而去。今你这师兄,更是窥视我造纸之法,印刷之术。令宗上下无耻至斯,实在是让人恶心之极,还请你快滚出我小说家的宗地!"

    薄近西手指吕不韦,浑乱颤,"你……你……你……"这薄大宗主‘你‘了半天,却也没说出一句话来。随之而来的几位长老及核心弟子,却都怒叫着跳了起来,更有不愤的弟子已是拔剑在手。

    嗖——

    一支巨大黑色枪箭,在薄近西脚下的青砖之内,地面大半,只余尺长在外。

    "啊!""哇!""好术!""好力气!"

    叫好之声四起,众人顺着箭来的方向望去。却见一高大魁梧,铁塔般的汉子,持这一张和他一般高的墨色巨弓,站在大厅的角落里,冷冷凝望着道家杨朱学派的众人。

    薄近西望了眼脚下的枪箭,露出的末端,面色大变,一双本就窄小的眼睛眯了起来,"请问阁下是何人?"

    "小说家长老,演义——王翦!"王翦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好家现在还真是人才济济啊,当我道家杨朱学派没有高手不成?"说话的是一位留着花白胡须的老头,他一直坐在薄近西案几的软垫之上,从未有任何表和动作,宛如一座木雕一般。

    哈哈大笑声中,那老头已是站了起来,目光凌厉盯着厅角的王翦,"好手,看到王长老你这等手,老夫也手痒的很呐。不如,咱们切磋切磋。"

    "切磋?"

    厅中众们都看向那老头。

    轲骆客知道吕不韦不认识那老头,忙在他耳边,低声道:"这是道家杨朱学派的护法,名叫蒙繁,手很是了得,据传已是快达地境结丹阶段了。"

    吕不韦听了,神色一变,这等高手王翦怎会是其对手,吕不韦也站了起来,"既然蒙护法有此雅兴,正好我也技痒得很,不如我们切磋一下如何?"

    "师弟,小心。"轲骆客压低声音道,"这蒙繁在外闯多年,肯定有着不少手段,而且内力也很惊人,曾经一拳碎石。在其宗内几乎是无敌之人,如果在切磋的时候,他施展煞手的话,不韦……你要小心。"

    不但轲骆客担心,其他各宗家学派宗主,也极为担心吕不韦。毕竟吕不韦要是有什么意外的话,这印刷一事只怕也要泡汤了。

    在他们看来,那蒙繁就是一个老油条,心机狡诈得很。吕不韦,却是才到邯郸来闯的后生,虽然年轻有为,但却又见识过几个真正的高手。

    "师兄,请看师弟的手段,也好让人知道下,咱们小说家的本事。"吕不韦笑着走过去,拱手道,"听闻蒙护法勇武过人,一拳碎石,我也技痒的很。"

    "哈哈,痛快!"

    这蒙繁大笑一声,"就凭你敢跟老夫切磋这一条,今就留你一条小命。来,吕长老,小心了!"

    说着,这蒙繁已从后道家杨朱学派弟子手中,接过一对赤铜塔鞭,并一跃而起,落在厅中的空旷处。

    "都让开点。"蒙繁大喝一声。

    顿时大厅之中,露出足有十丈长宽的空地。空地中央只有手持两个赤铜塔鞭的蒙繁。

    这蒙繁虽然已是年纪不小,但这一入场中,众人才发现,这蒙繁材极为壮硕。晚霞余辉照耀下,这位老当益壮的蒙繁,整个人宛如铁铸一般,手持赤铜塔鞭,犹如魔神。

    "不韦,别莽撞,多加小心。"

    郭纵见这蒙繁很是威猛,而且浑上下,更是一派高手风范,有些担忧、紧张地道。

    吕不韦向他笑笑,随后抓着那余下尺许长的枪箭之尾,也不见他用力,只是大步向后退去。

    枪箭顿时随着他的脚步,从地上的青砖中,一点点被扯了出来。

    那蒙繁壮硕如魔神,吕不韦材与之一比,勉强不算瘦弱而已。毕竟吕不韦高也近一米八左右,可这蒙繁虽是年老,却也比吕不韦高了半头,腰围更是粗上好几圈。

    二人在厅中空地上对峙着。

    "吕不韦,你现在后悔还来的急,不然——刀剑可是无眼!"蒙繁冷笑道。

    "请!"吕不韦懒得跟他废话,一拱手。

    "看招!"蒙繁脚下一点,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便急速冲向吕不韦,同时右手持着的赤铜塔鞭,已开始舞动起来;左手的另一赤铜塔鞭,宛如风火轮般在蒙繁的头顶,急速旋转了起来。当靠近吕不韦的一瞬间,蒙繁猛地一伸右手。

    呼——

    那赤铜塔鞭,宛如流光闪电,带着一股锐啸声,砸向吕不韦。

    一直站立未动的吕不韦,眼眸中寒光一闪,手中白蜡杆枪、铁质枪头的枪箭。仿佛一条蛟龙,划过一道圆弧,和那赤铜塔鞭略微一碰触,赤铜塔鞭就立即改变方向,朝一侧偏去。

    脚一蹬地!

    呼——吕不韦形前冲,手中枪箭仿佛一道黑色闪电,直刺蒙繁口。

    "好枪法!"蒙繁大喝一声,手中赤铜塔鞭一绕,竟然卷住吕不韦的枪箭。同时形前冲,挥舞着另一手上的赤铜塔鞭,砸向吕不韦的脑袋。

    "嗯?"

    吕不韦也为对手这单鞭一绕,而感到惊讶,看似简单的一绕,却能够在不影响另一赤铜塔鞭的基础上,做到如此迅捷,没有数年苦功,难!

    "破!"吕不韦大喝一声。

    手中枪箭猛地巨震,携着那塔鞭,直接砸在蒙繁腰部,将蒙繁砸得不由飞抛起来,吕不韦趁势收回枪箭,脚下一点,整个人飞起,直接一枪刺向空中的蒙繁。

    "崩天七鞭!"蒙繁满脸通红,猛地一声暴喝,右手上的赤铜塔鞭,带着古怪的声响,划破空气,砸向枪箭。这一鞭砸下,仿佛千斤巨石轰下,让人感到无法反抗。

    吕不韦人在半空,手中枪却犹如毒蛇,刺在赤铜塔鞭的鞭尖之上,锵的一声,枪箭却在接触一瞬间,顺势一转——

    不韦技击术!

    "噗!"枪箭直刺蒙繁膛。

    可是谁想到,这蒙繁在砸出一赤铜塔鞭的同时,左手的赤铜塔鞭同样轰下。

    锵——

    待得吕不韦卸开这一鞭的时候,那蒙繁在半空中直接一侧,趁机右手一把抓住吕不韦的枪箭之杆。

    "撒手!"蒙繁暴喝一声。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