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4章:禽家宗主

    <---凤舞文学网--->

    吕不韦才跳出窗外,十几支劲箭,就朝他来,吕不韦拨落向他头面的几箭,却不去管上的箭矢。--凤-舞-文-学-网--

    楼下的禽家屠者,见到吕不韦中十来箭,都放下了手中的强弓。

    那背吴钩之人,见到吕不韦落了地,却向着墙边那些持弓的禽家屠者蹿去,忙喝道:"放箭,他有内甲!"

    可惜他的提醒太晚了,那些禽门屠者的弓,还没等撑开一半,吕不韦已是冲进了人群。

    螳螂点太阳,虎爪摧天灵,鹤啄破咽喉,鹰爪毁其目……

    吕不韦在人群中,不停地变换着象形拳,力求一招挫敌。

    而二楼中的禽家屠者,已是皆被吕梁毒杀干净。这时王翦、秦越人战亥猪使者,郭纵、吕梁敌巳蛇使者,都已渐占上风,而受伤的寅虎却已萎倒在地,失去了再战之力。

    在高举的火炬下,凤来仪院中,十多股禽门屠者围拢上前,井然有序的分布在四方,把吕不韦围在中心处,正在那背着吴钩者地指挥下,不断派人出手加入围攻的战圈去。

    吕不韦上有两三片血渍,神虽略见疲倦,但仍是行动如风,在七、八人围攻下进退自如,手上蓝鳞逆水刀早已出鞘,反映着火炬的光芒,闪跳不已,刀芒到处,总有人要吃亏。

    地上已伏了十多条尸体,当然是他的杰作。不过敌人后援无穷,若他不能突围逃走,始终会力竭亡。

    当-当--当----

    吕不韦刀光忽盛,挥刀进斩,声势暴涨,漩飞一匝,两名与他对手的禽家屠者,凌空抛飞出去,又为地上添加了两具死状可怖的尸骸。

    那背负吴钩者低沉冰冷地声音道:"他手上兵刃厉害,不要和他硬拼!戈组进,拉开距离!"

    在他命令声中,其中一组举着长戈的人,冲了出去。

    "矛组三人,下路!斧手二人进击!"

    在那吴钩者的命令声中,立即又有五人加入战团,三矛两斧,按照他的指挥,展开联手攻击的招数,把正要寻找机会上墙的吕不韦,硬是困在原处。

    吕不韦循声望去,骂道,"你娘地,有本事下来自己和爷爷过招!"

    那吴钩者冷哼道:"等你力竭之时,我自然会亲自下去结果你!"

    正在这时,一队人从凤来仪正门方向行来,一位秀发垂肩的白衣女子,形匀称,风姿绰约,在熊熊火光下,双眉细长入鬓,肤色如玉,颜容如画,煞是好看。

    她旁也跟着四名年青女子,各个着白衣,英气凛凛,背挂长剑,把她护在中间。

    "鼠老大,怎么还没完事!再不杀了目标的话,我就只好让他们先把这院子里,所有的人杀干净了。"

    鼠老大?禽家十二使者之首--子鼠!

    难怪这家伙胆小怯战,只让手下使用人海战术了。

    子鼠使者不去理会那白衣女子,只是对下面的禽家屠者发令道:"戈组抵挡,近战换人!"

    近距离围攻吕不韦的那三矛两斧着已是退下来,只剩下那十几个拿长戈地缠死吕不韦,而另外又有三矛两斧,立即加入了战圈,杀得吕不韦连喘一口气的时间也欠奉。

    吕不韦因在楼内连翻动手,也是耗用了不少气力,冲到楼外时,又杀尽那十几个弓手,一时竟也无法趁机脱出战圈,只能陷入苦战之中。

    "啊--"一声惨叫。

    吕不韦蓝鳞逆水刀向左方掣动一下,刀芒闪处,一名使矛的禽家屠者已是应刀毙命。

    吕不韦才嘘口气,却又有一名矛手补了上来。吕不韦见到这禽家之人,奋不顾命,只能暗叫自己倒霉,抵挡之时已是险象横生。

    那白衣女子叫道:"鼠老大,让我来!"

    话声才落,那白衣女子已是腾跃而起,飞临吕不韦上方,长剑已是出鞘,向着吕不韦头顶刺到,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

    战圈中的吕不韦见了,也不由为白衣女高明的眼光,咋舌不已。

    吕不韦冷哼一声,幻出重重刀幕,硬把围攻的人迫退半步,接着举刀向上反击。

    呛--

    白衣女子连人带剑,被吕不韦震得抛飞出去,落回原处。

    不过吕不韦亦是好景不长,围攻他的屠者趁机合拢过来,一阵刀兵交击的声音后,两人中刀跌毙,吕不韦亦一个踉跄,被人在肩背处戳了一戈。

    三矛一斧,分由四个不同的角度,朝失了势子的吕不韦劈去,都是力量十足,劲道凌厉。

    在别人看俩吕不韦就要命丧当场,可他却忽然雄躯一,画出一圈虹芒,护着全,敌人的兵器只能劈中刀光,随即跄踉后退。

    另有六个持长戈的屠者,立即补上,不给他任何休息的机会。

    白衣女子退下后,一挥手,她边跟随的那四个女子,纷纷握住剑柄,向着吕不韦迎去,她们着一加入,吕不韦连叱叫怒喝的气力都失去了。

    二楼房间中--

    郭纵一剑退巳蛇使者,凑到吕梁耳旁道:"招呼王翦他们俩,准备冲下去!"

    吕梁点了点头,"你先退,我挡她!"

    郭纵一闪,已是到了那亥猪使者的左侧,一剑刺向他挥锤而出的右肋下。

    扑--

    亥猪使者本就在王翦、秦越人的夹击下,艰难抵挡,再加上突然而至的郭纵,慌乱中,没来得急收锤,就已是中剑。

    咣当--

    亥猪使者的右手锤落地,跌宕着退了两步,举起左手锤,防备着三人随之而来的攻击。

    郭纵喊道:"冲--"

    人已转,从窗口跃下了二楼,秦越人也随在他后,跃了下去。

    王翦却用脚挑起亥猪使者的大铜锤子,踢向巳蛇使者,"小梁,走!"

    巳蛇使者躲避着铜锤,根本不及阻挡,只能望着吕梁跟着王翦一同,跳出了窗口。

    四人落下之时,外面的吕不韦,此时一改先前硬拚抢攻的打法,刀法变得精微奥妙,紧密防守,觑隙而进。

    不片刻,又有两名禽家屠者,溅血倒地,但王翦四人却都知道,吕不韦只怕是没有余力再进行突围,才会转采守势,希冀能延长被击倒的时间。

    王翦低着声音道:"你们三人袭扰敌人,我去助不韦!"

    几人虽然都想帮忙,但却知道除了吕不韦,几人中王翦功夫最是高明,只好对视一眼,分开方向,对那些禽家屠者疾冲而去。

    王翦一声大喝,手中铁剑,划过一名禽家屠者的喉咙,并抢步上前,夺了他手中的长斧。

    那些围攻吕不韦的禽家屠者,像早知楼上几人会跳下救援般,在子鼠使者的一声令下,最接近围墙的三组人,分向郭纵三人迎了上来。

    而那些观战的持斧、矛的屠者,却对着王翦围去。

    吕不韦见几人已冲下了楼,手腕一翻,蓝鳞逆水刀化作漫天刀光,怒潮般往敌人卷去,刀芒气势如虹。

    王翦则大叫一声,"我来了!"纵斜冲天上,向吕不韦的战圈投去。

    吕不韦闻声见到王翦跃来,精神大振,刀芒更盛先前,把四周的禽家屠者迫得慌忙跌退,进手一劈,又一人应刀抛跌,死于非命。

    迎往王翦那禽家屠者人,面对王翦手中大斧的劈扫,无不泛起被对方攻势笼罩,无法进攻的可怖感觉。

    最使他们吃惊的是,王翦的斧头上竟然夹带风雷之声,劲道威猛,极之难测难御,吓得纷纷退避。

    王翦飞起一脚,踢翻了一个敌人后,已深入敌阵之内,与吕不韦只有几步之遥。

    禽家的狙杀计划,再也不能保持先前的从容姿态,乱作一团,毫无法度的朝吕不韦与王翦杀过来。

    吕不韦脚踏实地,踢开了贴地扫来的一戈,左掌飘忽无力的,拍在一持斧屠者地面门上,持戈屠者立即喷血倒地。

    吕不韦在王翦冲过来后,压力骤松之下,蓝鳞逆水刀若风雷迸发,又磕飞了一把大斧,接着切入另一人矛光里,以刀背把一名屠者打出丈许开外,长笑道:"在不下来帮忙,我就不住了!"

    两人回合一处,围攻吕不韦的战圈登时冰消瓦解。

    王翦格挡着四方八面攻来的刀矛剑戟,大叫道:"不宜久留,冲出去!"

    吕不韦答应一声,杀得四周的禽家屠者人仰马翻,剎那间已和王翦,向郭纵地方面冲杀过去。

    整个院中乱作一团,由先前的井井有条,变得各自为战,连子鼠使者的发令也没人有闲去听。

    王翦和吕不韦并肩作战,真是挡者披靡,何况他们是全心逃走,谁能阻止。剎那间已和郭纵会合,声势陡增,向着秦越人接应过去。

    接应完秦越人与吕梁后,更是实力叠增,倏忽间已突破包围。

    这时,楼上的巳蛇使者,已搀扶着亥猪使者与寅虎使者,到得楼下院中,站在那白衣女子边。

    子鼠使者也跃下墙来,站在四人之前,"卯兔,让你别乱来,偏不听话,你……"

    那白衣女子卯兔使者大眼一翻,玉唇张启,"怕什么,未羊和申猴带着三组人手,在院前看着那些无关人等。量他们五人也逃不出去!"

    子鼠皱了下眉:"亥猪与寅虎受伤了,通知午马和戌狗过来接应!"

    巳蛇使者点了点头,捏唇吹起了口哨。

    吕不韦仰首望天,夜空已是繁星点点,月儿当空,已快深夜,吕不韦淡淡道:"这里五个,前面两个,再招来两个,十二使者还却三人,怎么不一起叫来?"

    那子鼠使者解下背上吴钩,向前一步,以威压天下之势,指着吕不韦,哈哈笑道:"放心,我禽家十二使者尽在邯郸,你死后自然就都会见到。"

    顿了一顿,双目寒芒闪闪,盯着朝他看来的吕不韦昂然道:"但见全十二使者时,却只会是你那被割下的人头!"

    吕不韦点了点头,笑道:"我明白了,另外三人本就是邯郸人士,而且还有些份,我不死他们不敢露面相见!"

    五名禽家使者听了,都是面色一变,却谁也没有接口。

    吕不韦得意的道:"看来,却如我之所料!走--"

    吕不韦一声‘走‘才一出口,王翦就已举起手里那抢来的长斧,吕梁在斧面上一借力,已是跃过了围墙,到了合街的后街之上,接着是郭纵、秦越人。

    "拦住吕不韦!"子鼠使者大喝道。

    数几名禽家屠者还没等围上来,吕不韦已是举刀向左前方的院门冲去。

    ‘唰--‘

    一名持矛的屠者,被吕不韦割掉头颅,吕不韦空着的左手一伸,已是夺下他手里的矛,用力掷向王翦旁围墙的中部,"撤!"

    王翦举斧一轮,撒手后退,铁剑归鞘,一拉那钉进墙壁的矛杆,人已高高倒跃而起,上了墙头。

    "不韦,南面接应你!"

    子鼠使者见到王翦四人都已逃去,对后院赶来的两人吼道:"都去外面拦截那四人,吕不韦交给我!"

    一说完,追着吕不韦后冲去,猛拔吴钩在手,急刺过去!

    吕不韦一惊,滚地躲过一刺,手中蓝鳞逆水刀猛挥,‘叮‘地一声,两刀交击。

    其实所谓地吴钩,是指刀刃为曲线形的吴国刀。这种刀刃呈曲线状的曲刀,是秋时代由吴王(相传为阖闾)下令制造的。因其锋利无比,所以留下这个美称。说白了它也算是刀的一种,呈曲翘状,单侧有刃,没有锋刃的一侧,称之为钩背。因刀刃形状似柳叶,故此后世又得名柳叶刀。

    两人各自一声冷哼,手中刀加快,这时凤来仪院门附近,已是没有了那些举着火炬地禽家屠者,已是变得漆黑起来,两人刀芒闪动,反而映得周围一片肃杀之亮影。

    两人一攻一守,一进一退,越打越快,刀来钩往,煞是好看。

    那白衣卯兔使者看得眉飞色舞,拍手叫好。巳蛇使者却瞧得暗自惊心,她实在想不到吕不韦的武艺竟然如此之高。独有寅虎使者一面看,一面叫‘可惜‘,仿佛可惜搏击吕不韦的,不是自己而是子鼠使者一般。

    子鼠使者出招辛辣迅急,吕不韦刀法倏忽有度,两人交手了几十刀后,竟是不分上下。

    子鼠使者忽然‘咄‘地一声大喝道:"看我绝招!"

    忽然掷钩而出,吴钩划个诡异地弧线,疾快无可匹比,旁观的禽门之人,忍不住失声叫好起来!

    吕不韦大喝道:"回敬你地绝招!"忽然蓝鳞逆水刀,挑在吴钩柄上,吕不韦手腕转动,那吴钩已是片片碎裂,犹如花雨,向着子鼠使者回。

    碎片飞而回,子鼠使者始料不及,拨落一半,另一半碎片却暴在他上、脸上,子鼠使者退了七八步,顺着搀扶地禽家屠者,滑落于地。

    亥猪使者失声叫道:"鼠老大!"

    子鼠使者一倒下,吕不韦连忙什么都不顾,冲出院门,向着前面百步处地合大街奔去--

    巳蛇使者一扶起子鼠使者,却见他已一都是血,却仍喘息道:"好……好个吕不韦,竟然已到聚液阶段!"

    巳蛇使者痛恨地道:"我要杀了他!"

    她后的卯兔使者,却展露出一丝微笑,道:"单打独斗的话,我们还真不是他对手,但可惜我们是十二使者,我们,追!"

    却在这时,一楼大厅却行出三人,其中一个蓝色深衣地英俊男子低沉着声音道:"算了,马上兵所就会来人,你们都下自然有对付他的人!"

    那英俊男子边的老头,却嘿嘿笑道:"卓少家主说地不错,有缪老出手,吕不韦必死无疑!"

    那英俊男子,正是三大铸造卓家的少家主卓一行,他长叹道:"可惜了他手里铸造铁剑的技术!"

    那没有发言的火红深衣之人,这时才转过来,疑惑地道:"难道郭家的铁剑,真是他帮着铸造的?"

    如果吕不韦没有离去地话,定会惊呼出这火红深衣之人的名字--赵穆!

    卓一行点头道:"就是他帮郭家搞出的铁剑!而且我想不用一年的时间,郭家铸造的各种铁器,就会开始取缔现行的所有铜器,那时……"

    赵穆冷笑道:"只要吕不韦一死!然后你们卓家和禽家联手,全力支持我完成心愿。那时,我就可派大军去灭了长平郭家,这铁器铸造之法,也自然归卓兄你了。"

    那老头点头称是,狠地笑道:"你本就是我禽家扶持之人,我不支持你,还能支持谁?但你登了王位之后……"

    赵穆忙抱拳对那老头拱手,"只要师傅襄助我登上王位,咱禽家学派就将成为大赵之国学……"

    三人边说,边走到院中,那子鼠使者见到三人,忽然子一,大汗涔涔而下,咬牙忍了好一会儿,道:"师傅,弟子死在吕不韦手里,实在是技不如人,师傅一定要给弟子报仇啊!"

    那老头佝偻着子,望着地上一鲜血的子鼠使者,恨声道:"放心,吕不韦死定了!"

    子鼠惨笑道:"不,师傅,他们根本就没指望,我们禽家能杀了吕不韦,我们,我们只是他们的棋子而已。我禽家……已死了怎么多弟子,不知……不知还将有多少弟子……喔……也像我一样,唉……"

    赵穆不耐烦地道:"大师兄,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也希望你们可以杀掉吕不韦,谁知你们……"

    子鼠摇头道:"我禽家十二使者,虽然号称十二人,但实际,却只有我九人行走在外,你们三人却……师傅,不要再帮辰龙了,这样下去,是会害得我禽家灭宗绝派啊!"

    忽然一阵急喘,那禽家宗主老头已踏前一步,大声喝道:"你懂什么,去死吧!"

    一抹红光飞过,那子鼠使者双眼圆瞪,头颅滚离体数尺,已是死得不能再死。

    其余的几位禽家的十二使者,呆视了良久,好一会儿才慢慢凑过去,把子鼠失去了头颅的体,平放在地上。

    禽家宗主的眼睛,如同刀芒,在几人脸上缓缓划过之后,背负双手,"都退下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战国杂家吕不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